首页> 全部小说> 科幻> 重生1980:养娃宠妻致富日常

>

重生1980:养娃宠妻致富日常

花花少女著

本文标签:

小说《重生1980:养娃宠妻致富日常》“花花少女”的作品之一,谢永飞谢天超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p>郭丽珍深深的瞥了谢永飞一眼,自打两个人相识起,谢永飞就总是自以为是,事事难听劝解,又怎么可能因为她的劝解突然变性子?</p> <p>郭丽珍再次安叹一声,和谢永飞进了里间。</p> <p>小木床上,两个软乎乎白嫩嫩的小娃娃正挂着脚丫,仰头呼呼大睡着。</p> <p>谢永飞恍惚的看着这对二十年未见过的儿女,终于有了现实感。</p> <p>真的重生了!</p> <p>回到一九八零年五月,改变命运的这一天!</p> <p>二十年前的今夜,用母亲离婚时好不容易换来的推荐信,和谢天超换了一张流民巷的进货证。</p> <p>还将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抵押给货主,打算用进货证私贩钢铁大赚一笔。</p> <p>没想到交易被人暗中举报,刚到流民巷拿到货就被抓了起来,判刑三年……</p> <p>等从牢里放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入狱期间两个孩子都被人贩子拐走,妻子也在寻子的路上车祸死亡。</p> <p>老母亲重病缠身,白发苍苍,只交代他以后好好过日子便也跟着去世。</p> <p>自此彻底成了个孤家寡人。</p> <p>虽然打哪那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年仅四十岁成了富甲一方的地产大亨,但一生却没了后代。</p> <p>最可悲的是在成为首富当日,被诊断为胃癌晚期。</p> <p>每每午夜梦回曾不止一次想过,如果那一晚没有去流民巷就不会入狱,孩子不会丢,妻子更不会出事,母亲也不会因为操劳过度早早去世!自己更不会一辈子孤苦伶仃,临死都没有人送终!</p> <p>这一切种种,都是因为今晚!</p> <p>好一个流民巷……</p> <p>只要今晚不出去,顶多损失一笔定金,起码妻子和孩子是安全的。</p> <p>打定主意,谢永飞重重喘了一口气,看向妻子,“珍珍,我改主意了,先不出去。你早点和孩子睡,我还有点事要想。”</p> <p>“想一出是一出。”</p> <p>果然,郭丽珍低沉的笑了笑,一脸的失望,“随你吧,今晚我和孩子睡里间,你呼声太大,就睡外间吧。”</p> <p>自从孩子出生,郭丽珍基本上就在里间陪着孩子一起睡。</p> <p>谢永飞瞥了她一眼,点点头要出门。</p> <p>郭丽珍到底没忍住,又叮嘱一句,“老公,你明天一定要记得去供销社入职啊!”</p> <p>谢永飞沉默了一瞬,郭丽珍不知道介绍信拿去换了进货证,甚至家里所有的积蓄也没了……</p> <p>想到这里,谢永飞囫囵应了一声。</p> <p>这次的牢狱之灾是躲过去了,可要怎么拿回这笔损失?</p> <p>难道还要再和母亲开口借钱吗?</p> <p>以前不懂事还能厚着脸皮收下母亲的钱,可现在已经悔悟彻底,如有可能,绝不会再要母亲的辛苦钱。</p> <p>笃笃笃——忽然有人敲门。</p> <p>“谢永飞在不在?我是老黄,有急事找你。”</p> <p>老黄?</p> <p>谢永飞瞬间想起来这人的身份,正是曾住在巷口的流浪汉,说起来,这人还有另一层身份。</p> <p>但当年的却没抓住机会结识此人,后来锒铛入狱,老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走了……</p> <p>带着回忆打开房门,门口立着一个浑身邋里邋遢,身上扎着乱七八糟一堆木屑的瘦小老头。</p> <p>他就是老黄。</p> <p>老黄面露急色,“永飞,你之前说你有办法搞到流民巷的进货证,是真的吗?”</p> <p>谢永飞听到这里,皱起了眉。</p> <p>能搞到进货证,但必须经过弟弟谢天超,经过上辈子那摊子破事儿,再也不想再和谢天超有仍何关联。</p> <p>只是,难得遇到老黄上门,上辈子不知老黄的身份,可现在的谢永飞却不能轻易放过结交的缘分,因为老黄根本不是什么流浪汉,而是享誉国际的工雕大师,黄鲁齐!</p> <p>他之所以会来边郊巷子当流浪汉,也不过是为了寻找周边造型天然的古木……</p> <p>等等,古木,进货证?</p> <p>倏地,谢永飞眼前一亮。</p> <p>“老黄,你想用进货证?不用搞,我现在就有一张!”</p> <p>五月的天还不算太热,到夜里偶尔还夹杂着一丝未褪尽的微寒。</p> <p>送走了黄鲁齐后,谢永飞换了一件长衫开始收拾东西,打算出去一趟。</p> <p>妻子和儿女都已睡下,谢永飞收拾好东西走到门口,回头再看一眼老婆孩子便暗暗捏紧拳头。</p> <p>“你们放心,这次我一定能平安回来。”</p> <p>那些事绝不会再发生!</p> <p>谢天超的院子就在斜对门,谢永飞过去轻轻敲了三下。</p> <p>片刻后,一个矮胖眼神细长的人悄悄开门出来,正是年轻时候的谢天超。</p> <p>“哥,你准备好去流民巷了?”</p> <p>二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谢永飞的父亲早年出轨,生下了谢天超后就暗中养着,直到去年事情爆发,他们一家子才知道父亲干下的腌臜事儿。</p> <p>母亲性子烈,事发后立刻和谢平涛离了婚,还以此做要挟,给谢永飞挣来了一封工作介绍信。</p> <p>母亲的意思是让儿子干个正式工,好好过日子,可惜谢永飞却因为早就结识了谢天超,觉得他信得过,还拿介绍信和谢天超换了进货证,打算跟着这个“好弟弟”倒卖一批流民巷货物,发大财。</p> <p>苍天无眼,从头到尾就认错了人!</p> <p>这个好弟弟,哪里是给他介绍发大财的机会?</p> <p>分明是看不惯他正室儿子的身份,想让他死在牢里,还想把他一家老小都拖下水!</p> <p>想到这个亲弟弟甚至花钱拐走了他一双儿女,谢永飞就忍不住攥紧拳头,好不容易忍下揍他的欲望才开口道:“是,我准备好了,带路吧。”</p> <p>流民巷里常年倒卖各种私贩货物,八零年初政策开放,大部分交易都不犯法,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未经审批的钢材不得走私。</p> <p>谢天超提到的这批钢材,据说是从废弃钢厂拉来的上等货合规合法,只是手续还没来得及批下来,现在拿到手提前转卖能直接挣三倍。</p> <p>当初谢永飞就是因为这个价钱原因才会心动。</p> <p>两个人穿过茫茫夜市,终于抵达一处仓库外边,门口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将他们拦住,“进货证呢?”</p> <p>谢天超停了下来,看看周围才取出进货证递过去,而后示意谢永飞跟上来。</p> <p>“哥,我只能带你到这了,有进货证你直接去拿东西就行。”</p> <p>谢永飞瞬间看到了谢天超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恶毒,暗暗咬紧了牙根,“行,剩下的我自己看着办,你走吧。”</p> <p>谢天超立刻将脸埋入衣领中低头离开。</p> <p>如果料的不错,谢天超这么快离开应该是去举报了。</p>

来源:花生小说   主角: 谢永飞谢天超   更新: 2022-12-13 17:56: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完整版科幻小说《重生1980:养娃宠妻致富日常》,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谢永飞谢天超,由作者&quot;花花少女&quot;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quot;谢先生,你的癌细胞已经彻底扩散,剩下的一个月,您确定要停止一切医疗设施吗?&quot;病床上,谢永飞满面疲惫的点了点头他才四十二岁,却因为胃癌只剩一个月生命了人生无常,他去年才成为广市地产龙头首富,却在风光满面的当日被医生告知胃癌晚期,病重难愈几次化疗下来,情况越来越坏,到现在只剩一个月好活病房外落日余晖缓缓透进来,就好像他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谢永飞轻叹了一口气,只觉这一辈子过得太......

第七章 满载而归

大东山乡下的泥路蜿蜒曲折,因梅雨天气的缘故,随处都能看见坑洼泥淖。

拖拉机一路走一路晃,几乎把谢永飞的早餐给颠了出来,人家说想致富先修路,若能改善乡里的运输环境,对以后的发展无疑是有利的,当然这种事暂时也就想想。

拖拉机“突突”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望见了青山下的大片沃野原。

乡间村落错落有致,田埂间几个光屁股的泥孩子放犬嬉闹,两条细猎狗眨眼功夫便咬住了飞速突进的黑点,摇晃着尾巴洋洋得意。

“看来我们能有不错的收获。”

谈明杰点了根烟吞云吐雾。

下乡收的野味,一定要尽快出手才行,恰好他有个发小在饭点帮工,正派上用场。

拖拉机进了村,门前闲聊的妇女们瞧见纷纷侧目,小孩子们听到动静也探头探脑。

谢永飞让谈明杰找个空地将车停住,乐呵呵的招呼那帮妇女。

“这是卖啥的呀?”

现在不是农忙时节,男人们多去干瓦工匠或抬大窑补贴家用了,剩下的这些老娘们儿自然有时间凑热闹。

谢永飞给了谈明杰一个眼神,他二话不说,“赫拉”一声扯开盖住车斗的三色布,一匹匹良品布料五颜六色,直让那帮女人们看傻了眼。

她们穿着多是单色粗布制作的褂子,用剪子绞开都是小线头,而供销社的这批货色泽鲜亮,工艺自是上品。

“哇,好滑溜啊。”

女人们忍不住上了手,布料触感丝滑细腻,怕是城里人才用得吧!

小孩子们皮猴似的爬上车斗伸出小脏手要摸,谢永飞黑着脸拍开他们的小爪子,跟大家介绍这批货的来源。

“原来是供销社的好东西。”

女人们咋咋呼呼议论开来,供销社的名头她们是知道的,可惜离得远,去不得。

谢永飞微微一笑:“今个下乡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布匹可以卖,也可以拿东西换,比如家里种的蔬菜瓜果或山林野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有就可以拿过来。”

以物换物在乡村并不罕见,但多是乡里乡亲互通有无,而外出购物必须掏票子,此前发放的粮票货票基本没人用了,所以女人们听说能以物顿时炸开了锅,各自风风火火的跑回家拾捯。

“价格怎么算?”

这话谈明杰憋了好一阵没问,谢永飞低语:“按斤来算,肉当然是贵的,蔬菜瓜果相对便宜点。而常见的肉类也便宜,除非是稀罕物。”

谈明杰恍然,不过细分还是有些麻烦。

没多会,女人们陆陆续续的赶回来,有人端着簸箕,里面装的都是蚕豆,有人背着粪箕子塞满了蔬果,还有妇女干脆推了个小车,上头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饶是俩人有心理准备还是吓了一跳,计算工程量有些大,事到如今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接下来让女人们排好队一个个的来,她们可以自行选择喜欢的布料,斤两大差不差,东家不介意让个一尺三寸。

交易热火朝天。

妇女们过于热情,她们对布料挑挑拣拣有些耽误功夫,谢永飞耐着性子让她们挑。

一通忙活下来,半上午也到了下半晌。

俩人灰头土脸连口水都没顾上喝,五脏庙咕咕叫个不停,不过看一车斗的野物蔬果,谢永飞还算满意。

光是野物肉食送到饭店,以布料的进价来说至少翻一番吧。

黄昏将至,布匹终于兑换一空。

谢永飞饿得前胸贴了后背,谈明杰倒是生龙活虎,打眼一瞧才发现他手里还捏着半拉黄瓜。

原来他的嘴一直没闲着,怪不得干劲十足……

“打道回府,饿死我了。”

谢永飞一头扎进果堆里,随手捡起个果子也甭干不干净,上嘴就啃。

谈明杰嘿嘿一笑,甩开膀子摇开拖拉机突突的掉头而去,妇女们杵在路边笑眯眯的招手,还喊着下次再来什么的。

等拖拉机回到家门口,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郭丽珍听到动静迎出门,腰上系着围裙显然还在忙家务,瞧见满车的野物,她一双漂亮的眼睛登时瞪得滚圆,“这么多……”

谈明杰笑着说:“总算没白忙,不过这些东西可不能过夜。”

谢永飞明白他的意思,来不及吃饭,先将常见的蔬果卸下来,剩下半车值钱的野物得赶紧送去饭店处理掉。

“包在我身上。”

卸完货,谈明杰独自开着拖拉机走掉了。

郭丽珍还在盯着堆满地的蔬果打转,有些无言,“吃到什么时候,而且不能长时间存放,会坏掉的。”

谢永飞揉着小肚子吐槽:“可惜没换回来什么特殊的山珍海味,终究是我想多了,好在没白跑,小赚了一笔。至于这些,明天再想办法处理吧。”

现在只想吃老婆亲手做的饭菜。

回到堂屋,郭丽珍端来了两叠家常小菜,一边亲手盛饭盛汤,一边温柔的咕哝:“妈在哄孩子睡觉,你今天累坏了吧?”

短短一句关切的话让谢永飞呆住了,望着她美丽的脸庞,心中不禁五味杂陈。

重回一世不再是孤家寡人,的温馨却让人又爱又怕。

爱的是她和母亲,以及一双儿女还在身边,怕的是上一世的孤零和冰冷的恐惧,依旧萦绕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怎么了?”

郭丽珍擦着手坐在身边,白净的脸颊尽是迷惑。

谢永飞忍不住攥紧了她温软的手,这一抹温暖瞬间将心底的阴霾彻底驱散,轻声说:“有你真好。”

结婚后谢永飞就没再说过这样的话了,郭丽珍听得脸颊绯红,嗔道:“多大了人了,不知羞。”

“嘿嘿,待会吃完了饭,你看外面那些东西,想吃什么就留下,剩下的咱都处理掉。”

谢永飞开始风卷残云,不得不说老婆的手艺就是好!

郭丽珍在旁揉搓着手指,有些纠结的问:“刚才你让谈哥自己去饭店,真的没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