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
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

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青纱菀

标签: 宋无邵 武侠修真 许渺渺
网文大咖“青纱菀”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武侠修真,许渺渺宋无邵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春雨绵绵,微风轻拂,院中湿润的土壤让金色的花瓣点点绽放许渺渺盯着开花的地金莲,心中暗喜,小心翼翼的摘下几个花瓣碾碎,小宝扒着眼睛看着她“这是地金莲有解毒的功效”许渺渺一变制作一变向小宝解释“宋娘子,地里的棉花长出来了”吴壮架着牛车,边走边吆喝,许渺渺回应一声知道了手上的金莲已经碾的稀碎,许渺渺从空间中拿出辅料放在一起,朝屋内走去男人禁闭双眼,长久未曾见到阳......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3 14:0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宋娘子,要走了吗?”

许渺渺刚一出门就与李媒婆打了个正着,李媒婆将她神秘兮兮的拉倒一旁低声说到“渺渺,你家那个都这么久还没醒来,要不我在给你张罗一个。”

许渺渺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连忙摆手拒绝“不了不了,多谢好意。”

见李媒婆还要拉着她说话,许渺渺干脆开口“我此生为宋无邵一人而已。”

见她如此固执,李媒婆也不好在说什么。

只是自那天起,村子的人都在夸赞许渺渺情深义重。

清晨的阳光避开云层照在地面之上,薄薄的初雪有了消散的痕迹。

许渺渺伸了个拦腰,拿起装好的兔毛准备拿到集市去买。

“啊,救命啊!救命啊!”

刚一走到村口,许渺渺就被一阵求救声吵到。

顺着看去,发出声音的正是刘瘸子家的房子。

“哎,宋娘子,你也去集市?”

吴壮驾着驴车看着许渺渺。

许渺渺点点头。

“那你上来,我捎你一程。”

“多谢了。”

许渺渺将背篓放在车上,一点也不客气,又自己翻身上去。

随着驴车摇摇晃晃,许渺渺的身体也随之晃动。

耳边只有吴壮驱使驴的声音,良久许渺渺开口询问“我刚刚路过,听见刘瘸子家里惨叫不停,怎么会事啊?”

“唉。”吴壮叹了口气,故作沉思的开口说道“那个刘庄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小气的狠,王杏儿她哥又买了个媳妇花钱大,王杏儿就偷钱隔三差五给自己娘家铺贴,结果被发现了,就天天打骂。”

许渺渺低着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王杏儿也怪不了别人。

到了集市,许渺渺对着吴壮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去。

许渺渺顺着记忆找到那家绸缎庄,可原本门庭若市得道店铺如今空无一人,甚至将门紧紧关上。

反倒是街上多了许多买兔子挂坠的小商贩。

许渺渺心中一沉,带着好奇敲响了绸缎庄的门。

良久,里面暴烈的声音传来“还有完没完,我们都已经关门了还要怎样!”

许渺渺眉间皱起,试探性的开口“老板是我。”

不一会,门被推开俩一个小缝,男人狐疑的探着一只眼睛,见真的是许渺渺才松了口气,将许渺渺一把拉进来,又将门死死关住。

许渺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原本富丽的店铺如今穷困潦倒,木架倒在一旁都没有扶起,销量甚好的兔尾挂饰被扔在地上无人问津。

“老板,怎么回事。”

男人叹了口气,摇摇头开口说道“生意太好,被人嫉妒了。”

“有人来闹事?”许渺渺试探的开口。

“何止!”男人语气带着愤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们诬陷我的东西有问题,找了一会

伙人砸了我店,又天天派人上门辱骂,自己却在外面卖劣质品。”

“报官了吗?”

男人摇了摇头“报了,没有证据官服也不好下定论。”

许渺渺沉思一番开口说道“你可知这幕后主使是何人?”

男人摇了摇头。

许渺渺心下了然,拿起掉在地上的兔毛首饰察看,捏起兔毛放在鼻尖仔细闻了一番。

“这上面被人人了痒痒粉。”

“什么?”男人着急的上前开口“娘子可不能胡说,我这东西可都是严格制作,绝对干净。”

“老板某急,这上面东西显然是被下上去的。”许渺渺思索一番继续看口“这店里可曾来过什么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老板边走边想,脚步一顿开口说道“想起来了,之前几日总有几个男人鬼鬼祟祟的来我铺子,也不买东西,奇怪的很。”

“那在见着他们,老板可能认出来?”

老板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口,说道“肯定呢!”

许渺渺点点头,会心一笑“那我们就一同去看看下药的到底是何人。”

二人在集市上打量众人,突然老板神情一顿,拉着许渺渺指着前方“是他们,就是他们。”

顺着方向看去,正是段家的绸缎庄,里面几个年纪轻轻的男人正在极力推销自己的产品。

许渺渺递给老板一个兔子挂件,开口说道“等会我做这个手势,你就进来见机行事。”

老板点了点头。

许渺渺刚一踏进绸缎庄,就被人围了起来,拿着一个兔尾吊坠宣传。

“娘子,这可是我们当红新品,销量很好的。”

许渺渺轻笑一声将东西戴上照着镜子,不一会自己脖子上竟泛起小红疙瘩。

“好痒啊。”许渺渺便抓便开口指着老板说到“你们这东西有问题。”

那个小伙计大惊失措,连忙喊来老板。

男人陪笑开口说道“娘子是不是对什么过敏或者误食了什么?”

“你们这兔子吊坠不干净啊,到底是不是兔毛的?”

许渺渺大声询问,不一会就招了很多人围观。

老板面色一变,语气有些颤抖“这位娘子,你不要胡说!”

许渺渺委屈的挤出几滴眼泪“我从小对这些就敏感,若是纯正的兔毛,我是怎么也不会过敏的,你这明显不是。”

“你胡说!”老板大惊失措,气的说不出话来。

“前几日,我在另一家绸缎庄买的就没有丝毫问题。”

许渺渺继续开口。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连忙附和“是啊,我之前买的也没有问题,这里毛色确实不像之前的那般柔顺。”

老板有些着急的拿起自己的兔毛挂饰,嘴里念念有词“不可能下错啊,明明是他们家的才下了。”

听见他的念叨,许渺渺挽嘴一笑“下什么啊老板,你不会在这上面下毒了吧!”

男人情绪激动,连忙抬头看向许渺渺“别胡说,下毒的是他们家!不是我们家!”

“你怎么知道他们家的被下毒,不会是你干的吧。”

“你!”老板气急败坏的指着许渺渺。

许渺渺朝后面打了个收拾,男人拿着兔毛早就迫不及待的上前。

“好啊段实,我一直都不敢相信,原来就是你在我家东西里下的毒。”

“你有什么证据!”

“这个好办。”许渺渺拍了拍手说到“搜一下有没有痒痒粉就知道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