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霍少专宠小作精
霍少专宠小作精

霍少专宠小作精月落星河

标签: 夏如槿 现代言情 霍言深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霍少专宠小作精》,这是“月落星河”写的,人物夏如槿霍言深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夏如槿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安静的站在书桌前。霍言深坐在办公椅上,抬眸示意旁边的椅子,低声吩咐,“坐。”夏如槿犹豫了几秒,缓缓坐下。她面色平静,但屁股只挨着椅子一点点,身子绷得很紧...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3 16:5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薄唇微抿,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我书房。”

“……”

夏如槿略微不情愿,但想着面前这位是金大腿,还是堆满笑容跟了上去。

书房的摆设低调奢华,触目可见的是庞大的檀木书桌,以及那一整面墙的书柜,琳琅满目。

夏如槿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安静的站在书桌前。

霍言深坐在办公椅上,抬眸示意旁边的椅子,低声吩咐,“坐。”

夏如槿犹豫了几秒,缓缓坐下。

她面色平静,但屁股只挨着椅子一点点,身子绷得很紧。

对面那张清冷隽逸的面孔,此刻覆上了一层亘古不变的冷漠。不知道为什么,对上这样认真的霍言深,夏如槿有些害怕。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更像是审判的环节。

而她,就是被审判的犯人。

霍言深看着她,视线落在她手上的那只布偶,眸色沉了下去。

那种如置身火海的感觉,他仿若亲身经历,这女人揭露出来的事情,一次次刷新他的认知。

如果上午抛出银行的事情是想吸引他的注意,那完全成功了,没必要再揭穿巫术,还毁掉本家那边安插过来的棋子。

而且能看出来,那女佣不是跟她一伙的……

“解释一下。”他嗓音漫不经心。

夏如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像是想起了什么,“刚刚这东西被扔到火盆里时,你有没有奇怪的感觉?”

“……”

男人眸光一冷,夏如槿明白了。

眼珠子一转,心底的好奇俨然战胜了此刻的紧张,她拉着椅子坐近了些,“老公,如果你死了,你的遗产是不是都归我了呀?”

那甜腻的嗓音,叫着亲昵的称呼。

但是问出来的问题,让霍言深分分钟想要掐死她。

“不会,我死了你一分钱都得不到。而且夏家也会失去靠山,彻底落败下去。”他一字一句,声音轻缓却有力。

夏如槿拧眉,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

“为什么我一分钱都得不到?”

“婚前协议清清楚楚,一旦离婚,你净身出户。”

夏如槿瞪大眼,“还有这种事?”

她在接受这个身份的时候,很多久远的记忆就是模糊的。况且结婚这件事,在原主的内心深处本就是细枝末节,不被在意,她几乎完全不了解。

对上男人那双幽深的眸子,她忙缓和了面部表情,讪笑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好歹夫妻一场,您不会对我这么小气吧?”

“夫妻一场,你会眼睁睁看着我去死?”霍言深意有所指的反问。

“……”

轻飘飘的话,让夏如槿顿时觉得自己不是人。

男人那幽幽的眼神,像是要看向她的灵魂深处,让她无处遁形。

空气压抑得窒息。

夏如槿有点受不了,底气不足的提高声音,“你都不带我,我凭什么要救你!”

霍言深绷紧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看她的眼神像看智障。

“夏如槿……”

“怎么?你还能辩解?你自己不带我,还不让我跟佣人们玩儿!今天在车上也是,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既然不相信,现在凭什么说我不对!我才不管你,我没有做错!”

女孩子鼓着腮帮子,气急败坏的吼道,可能因为着急,眼眶还有些泛红。

如果不是演技太好,那就是真的觉得委屈。

霍言深看了她好一会儿,本来想套问她背后的人给她什么好处,现在愣是一个字都问不出口。

鬼使神差的,他打开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指节分明的指尖敲出一行字,点击搜索,然后将屏幕转到她面前,示意她自己看。

所属类别非法组织。

定义解释指组织者发展成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成员数量或者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成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获得财富的违法行为。

本质骗局,即以后来者的钱发前面人的收益。

一秒。

两秒。

三秒……

女孩子愤怒的小脸染上了可疑的红晕。

原来那就是夸张的一句话讨厌一个人的时候,犯罪都不想带她。

该死的左寒,不能说人话吗?

霍言深本来还觉得自己举动可笑,但是看到她这表情,心里更多的是疑惑。

“你真不知道?”

夏如槿认真思索了几秒,摇头,“我知道,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霍言深,“……”

终于解释清楚了,夏如槿耳根子全是烫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见他对她手上这布偶感兴趣。

忙主动解释,这个属于巫术里的一种,叫厌胜之术。

时常能见到的压胜物,比如桃版、桃人、玉面挂牌、玉兽牌……

是用于诅咒或者是制服人或物。

“昨晚上我就觉得奇怪,都说厉鬼害怕恶人,你这么凶狠,家里怎么还会出现脏东西?很显然,都是这玩意儿在作祟!”

夏如槿看着手上的布偶,像是恍然大悟。

就因为这东西,整个别墅的格局和磁场被改变,所以才有了昨晚上的那一出。

而且这人做的隐秘。

利用花圃里那些东西打掩护,压制住这个的气息。

要不是今晚这一出,还不一定能被发现……

说起来也奇怪。

本来她已经要离婚了,静怡还用这种事情针对她,图什么?

小手拨弄着手上的布偶娃娃,扯着扯着,从衣服里掉出来一个暗黄的纸片。她拿起来,上面画着一些诡异的符号,以及一些字。

夏如槿仔细辨认了一下,眸光逐渐变冷……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