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凤白泠

标签: 凤白泠 白雪 穿越重生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中的人物凤白泠白雪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小说,“凤白泠”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内容概括:凤白泠明白,让娘认清楚凤展连的真面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凤白泠担心东方莲华的身体,没有再多说密旨之事,看东方莲华的神情,她的确不知道此事吃了药后,东方莲华睡下了凤白泠回到一旁的暖阁,念着宫竺给她的聚印口诀她在软塌上打坐,感受着体内的气息“你体内的纯阳之气既然要不了你的命,你就将纯阳之气往丹田引这个过程需要一些时日,不用心急,等到你丹田里有气就成了”一夜......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3 17:5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一切刚刚开始,历史的车轮偏离既定的轨迹,凤香雪没有成为郡主,独孤鹜到底会不会残废呢?

口中的巧克力化开了,微微有些苦涩,回味起来,却是微甜。

凤白泠面无表情地吃完,体力恢复了一些。

不知不觉中,她走到漪园附近,刺客的尸骸已经清理过,周围没有什么人。

经过了一场刺杀,皇宫的戒备更严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四处可见侍卫。

皇宫很大,漫无目的地找下去不是法子,凤白泠寻思着,得找个人问问。

湖畔假山下,有吵闹声。

“独孤小锦,把它给我。”

小孩娇纵的声音传来。

凤白泠走近一看,就见一个穿着华服的小女孩正怒气冲冲,堵住一个小男孩。

今日颂春宴,带着孩子来的人也不少。

因为怕扰了太后清净,所以都由各自奶娘带到偏殿去照料。

按理说,这个时辰,孩童们应该都随各家大人回去了,还是说,这几个孩子本就是宫里的?

小女孩个头小小的,长得珠圆玉润,一身的贵气,大概三四岁。

她手上拿着一个金制的弹弓,对着小男孩。

小男孩背对着凤白泠,风白泠看不清他的长相,他个头比小女孩高些,衣着看上去并不是什么显赫人家的孩子。

他没有说话,将怀里的小家伙抱得更紧了。

“它是我养的狗,我要用弹弓打死它,那是它的福气。你快还给我,否则,我连你一起打。”

小女孩挥了挥手里的弹弓,一副蛮横的模样,看样子就知道平日在家也是个小霸王。

她见小男孩还不回答,上前推了他一把,小男孩纹丝不动,小女孩反倒被撞得摔倒在地。

她自出生就是个呼风唤雨的主,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冷待过,看着小男孩那张漂亮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也不拉自己一把,顿时气不打一处。

她抓起一把石头,对准小男孩弹了过去。

小姑娘刚弹出石头,小男孩身子一侧,石头从他身边飞过。

石头接二连三被他避开,他年纪小,可显然是练过武的,对方根本奈何不了他。

“独孤小锦,我以皇长孙女的身份命令你,站在挨打,否则,我就让皇帝爷爷砍你脑袋,砍你一家人的脑袋。”

小姑娘又急又气,趾高气扬指着小男孩,满满一副上位者的嘴脸。

她年纪不大,可威胁起人来却是嚣张跋扈得很。

小男孩嘴抿了抿,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可是一想到出门前,顺亲王妃拉长着脸警告他,他的拳头不由又松开了。

“独孤小锦,你进了皇宫,两位皇孙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是君,你是臣,这是注定了的事。你若是不听话,小心你爹又给你找个后娘来管教你。”

他不要后娘!

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经历,小男孩的眼眸黯了下来,不再避闪。

一颗石头打在他的额头上,额头破了皮渗出血来。

“打死你,让你不听我的话,让你不理我,让你不陪我玩。”

小姑娘气鼓鼓着,一颗石头接着一颗,毫不手软。

噗——

一颗石头飞了过来,击中小姑娘的额头,顿时起了个大包。

又是一颗石头,飞了过来,这次击中了小姑娘的另外一边额头,破了皮,出了血。

小姑娘吓了一跳,看看四周,没有人。

四面八方,石头嗖嗖嗖飞了过来。

“母妃,哥哥,快来救小绣。”

小姑娘吓得丢下弹弓,哭着跑开了。

小男孩皱着眉望着四周。

“哪里的小呆头鹅,她让你不还手,你就不还手。”

假山后,走出一道红影,对方戏谑道。

独孤小锦见是个女人,拔腿就想跑。

“哎,别跑啊,你跑了,你怀里的小家伙就没命了。”

凤白泠留意到,小男孩刚才被打时,一直护着怀里的小家伙。

那是只浑身长着白毛的小崽子,洁白的毛发被血染红了一片,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不少,看样子是被刚才那个骄纵成性的小姑娘给打的。

小姑娘嘴里嚷着皇爷爷,她是纳兰湮儿的女儿。

小男孩迟疑了下,顿住了脚步,回过头。

凤白泠看清了小孩的容貌。

她愣住了。

那是个小糯米团子,睫毛浓密,鼻子小而挺,有一双深邃的棕眸,他似乎很紧张,连正眼都不敢看凤白泠。

是他。

脑中,浮光掠影般闪过了一幕幕。

街头,小男孩涩生生的放下馒头,她冲着他笑了笑,他红着脸跑开了……

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凤白泠半晌说不出话。

家破人亡后,她失去了一切,犹如行尸走肉。

在最后那段日子里,她人生的唯一的一点温暖,就来自眼前的小男孩。

她们素味平生,只在街头偶遇。

他不嫌弃她又脏又丑,每天都会在那个时辰给她留下几个馒头。

只可惜,她直到死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你叫独孤小锦?”

凤白泠鼻子很酸,走上前。

她这一笑,一双眼如同会说话,看得独孤小锦愣了愣。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可他平生第一次,觉得女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

他轻轻点了点头。

“你过来,我帮它看看。”

凤白泠冲着他招招手,独孤小锦迟疑了下,走到她身旁一步开外,将小白狗递给他。

“这是狼。”

凤白泠一检查,发现这根本不是狗,而是一头狼。

幼年的狼崽子和狗差不多,只是爪有些不同。

她取出碘酒和剪刀、纱布,开始给小狼崽包扎。

不过一会儿,小狼崽就被包扎好了,它呼吸平稳,被凤白泠喂了半包混合的消炎药和止疼药后,睡着了。

独孤小锦看到凤白泠的熟练动作,忽时想到了什么,大眼睛亮了亮,他一把拉起凤白泠,就往不远处的一座侧殿跑去。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