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丹皇武帝
丹皇武帝

丹皇武帝姜毅

标签: 奇幻玄幻 姜婉儿 姜毅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丹皇武帝》,是以姜毅姜婉儿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姜毅”,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你是谁?我没见过你”燕轻舞留意着对面这个少年的钨钢弓她生在白虎关,长在白虎关,很清楚钨钢弓的重量想要拉开不容易,四连发更难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几乎不可能除非是受到特别的培养,天天服用各种炼体丹药燕轻舞想了又想,都没想起八大要塞哪位副将武将有这样的孩子“小人物”姜毅扔下钨钢弓,开始脱上衣“你干什么?”燕轻舞立刻警惕着后退两步“披上,我发育了”姜毅把自己的上衣扔给了燕轻舞......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3 19: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你是谁?我没见过你。”
燕轻舞留意着对面这个少年的钨钢弓。
她生在白虎关,长在白虎关,很清楚钨钢弓的重量。
想要拉开不容易,四连发更难。
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几乎不可能。
除非是受到特别的培养,天天服用各种炼体丹药。
燕轻舞想了又想,都没想起八大要塞哪位副将武将有这样的孩子。
“小人物。”
姜毅扔下钨钢弓,开始脱上衣。
“你干什么?”
燕轻舞立刻警惕着后退两步。
“披上,我发育了。”
姜毅把自己的上衣扔给了燕轻舞。
燕轻舞低头一看,刚刚只顾着逃跑厮杀了,衣服凌乱不堪,身后被利爪撕开,连带着前面都垮下来了,里面的美妙看的清清楚楚。
她惊呼一声,赶紧裹住衣服,羞愤的瞪着少年。
什么叫你发育了。
姜毅守着燕轻舞不方便把钨钢弓收进青铜小塔,便背在身上,握着钨钢短刀往回走。
燕轻舞服下一颗疗伤丹药,追上姜毅“你多大了?”
“十三岁。”
“你怎么能拉开钨钢弓?”
“天天锻炼就能了。”

姜毅走在前面,明亮的目光警惕着周围昏暗的森林,偶尔还会停下,盯住暗处潜伏的猛兽。
“你经常进大荒?”
燕轻舞越看越觉着奇怪,这人好像只是模样像孩子,气势神情等等更像是那些刀口舔血的散修。
“很多年了。”
“你叫什么名字?”
“不重要。”
“你救了我,我应该谢谢你。告诉我名字,我可以让我父亲以后多照顾你。”
“我救你,就是因为敬重你父亲。”
“你跟我父亲很熟?”
“不熟,但敬重他。”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走着,没多久就都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姜毅眉头微微一皱,感到一阵头晕。
“先等等,我累了。”
燕轻舞忽然踉跄几步,扶住了旁边的大树,她晃了晃头,可就这么一会儿,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模糊。
有毒?
姜毅立刻警觉,也感到了强烈的虚弱感。这时候,气海里的火鸟竟然苏醒了,掀起烈焰形成漩涡,牵引经脉里的灵力吞炼着毒气,血管里的血液都开始加速流淌,消除着疲惫感。
圣灵纹竟然还有这功效?
姜毅没有逃走,而是假装虚弱的停住,扶着旁边的石头慢慢坐下。
这条路上没有毒瘴,更没有毒草,突然的中毒只有一种可能,周围有埋伏!

如果不是冲着燕轻舞来的,目标就是他。
他今天一直都很警惕,但刚刚救下燕轻舞的时候,可能闹出了点声势,然后就被盯住了。
“小废物,我们又见面了。”
前面林地里传来一道冷森森的声音。
“焦奎?”
姜毅假装很虚弱的抬了抬眼帘,看清楚了来人。
焦奎粗壮肥硕,满脸的横肉,看到姜毅后,脸都扭曲了。
“你……你……在空气里放了毒?”
燕轻舞虚弱的靠坐在老树下,浑身难受又使不出半分力气,这显然是中毒的症状。
“燕轻舞姑娘,幸会了。”
焦奎只是伏击姜毅的,没想到会碰到燕轻舞这位白虎关的美女天才。
“你想干什么?”
燕轻舞努力想要站起来,却越挣扎越虚弱,眼前的景象更模糊了。
“我想干什么?呵呵,我想弄死这废物。”
焦奎被踢碎的下巴没有痊愈,还紧紧缠着绷带。
每说一个字都能感到刺痛,这让他的表情更加狰狞。
“这里距离白虎关不到三十里。如果被人发现,焦胜勇保不住你。”
燕轻舞虚弱的警告着焦奎,却又奇怪,这孩子跟焦奎什么深仇大恨。
“你太看不起我焦奎了,我既然出手了,怎么可能让人发现。”
焦奎说着,身后的树林里逐渐走出了一男一女。
女人风姿绰约,丰腴貌美,手里托着个玉盘,上面正冒着淡淡的青雾,飘到空气里后很快变得无色无味。
男人雄壮威猛,足有两米高,肩上扛着一个丑陋的盾牌,漆黑厚重,至少得有五六百斤。
“毅公子,幸会了。”两人的目光都盯住了姜毅。
“毅公子?”
燕轻舞不记得白虎关里有什么毅公子,等等,姜毅?
他难道是姜王的养子,那个在风云台打败姜仁还要挑战白华的人?
燕轻舞难以置信的看着前面的少年。
姜毅突然低吼,扶着旁边的钨钢弓撑了起来,但踉跄了几步,又扑在了地上。
“别做挣扎了,你逃不掉的。”
焦奎冷笑,目光却在燕轻舞凹凸有致的身上反复的迅游。
姜毅抬起沉重的钨钢弓,晃晃悠悠的要对准他们。
“小小年纪,竟然能拉开钨钢弓,不简单。”
雄壮的男人走过来,手里盾牌轻轻一甩,就把姜毅的钨钢弓撞到了地上。
“你们住手,八大要塞跟姜王府做了约定,谁都不能杀姜毅。”
燕轻舞着急,浑身却虚弱无力,说话都剧烈喘息。
“我说的还不清楚吗?没人知道是我做的。”
焦奎的注意力全落在了燕轻舞身上,他本来是准备好好折磨姜毅的,但越看燕轻舞目光越火热,心里窜起一股邪火。
这副衣衫凌乱的样子,太诱人了。
“燕姑娘,是你自己倒霉,怨不得别人了。”
“姜毅交给你们了,别让他死的太轻松。燕轻舞,交给我处理。”
焦奎来到燕轻舞面前,捏了捏她的下巴,抓住胳膊一把提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燕轻舞虚弱的推搡着他。
“反正都要死了,别浪费了。”
“不要害怕,我会很温柔的。”
焦奎粗鲁的拖着燕轻舞走向了旁边。
“你个混蛋……”
“你放开我……”
“我是金月宫的上宫弟子,你焦家惹不起。”
“放开我……”
燕轻舞虚弱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密林里。
“这个焦奎,嘴巴都烂了,还有心思玩女人。”
“不过便宜他了。”
托着玉盘的女人看着焦奎离开的方向,红唇勾起一抹笑容。
“小孩儿,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杀你吗?”
雄壮的男人没理会焦奎,凑到姜毅面前,粗狂的大脸显得有些狰狞。
“不就是因为焦奎吗?”
姜毅垂着眼帘,虚弱的低语。
男人冷笑“我们跟你这小东西有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
“明白了,我杀了你们的人。”
姜毅记起了那天那人死时候说的话了。
“呵呵,聪明。敢杀我们的人,今天要让你生不如死。”
男人放下盾牌,粗狂的大手掐住了姜毅的脖子。
“你们不像是要塞的人,你们是谁?”

“知道生死门吗?”
“什么?”
“生……死……门……”男人狰狞的脸又往姜毅面前一凑。
然而……
姜毅一把握住腰间的钨钢短刀,使出浑身力气,噗嗤一声插进了男人的下巴,锋利的尖端直接从天灵盖刺了出来。
男人浑身一僵,瞳孔放大,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姜毅。
“生死门,我记住了。”
姜毅一扫之前的虚弱,眼底寒光迸溅,身体猛地翻腾出去,抄起地上的钨钢弓,顺势拉到满圆。
从起身到抓弓,从搭箭到锁定,一气呵成。
当身体稳稳的半跪在地上的时候,锋利的钨钢箭已经锁定了前面正在看好戏的女人。
“你……”
女人一怔,站在她的位置并没看到那男人被刺穿了脑袋。
此刻突然看到姜毅窜起来,还拉开了钨钢弓,她还以为自己恍惚了。
空气里明明充满着毒气,只有服用了她特殊丹药才能抗住,姜毅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嘭!

一声闷响,钨钢箭脱弓爆射,卷起呼啸的烈风,直取那女人的脑袋。
千钧一发间,女人直接用玉盘硬抗钨钢箭!

钨钢箭锋利又强劲,能刺穿猛兽的鳞甲,但是打在光洁的玉盘上,竟然只是崩开了裂缝!

不过,猛烈地撞击却还是在刹那之间压着玉盘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女人的面门上!
鼻梁塌陷,鲜血飚溅,女人惨叫着翻飞出去。
姜毅沉稳冷静,顺手就要搭上第二支钨钢箭。
但是,那女人反应极快,刚刚倒地便朝着旁边一滚,躲到了一棵老树后面,接着向前狂奔,几个闪烁便消失在了密林里。
“该死的!”
姜毅明明计算好了,却低估了那玉盘的硬度。
但他顾不得追击那女人了,提着钨钢弓就要冲进密林,寻找被焦奎拖走的燕轻舞。
没跑几步又停下了,回头看了眼被他一刀刺穿了脑袋的男人。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