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官路在前
官路在前

官路在前朱立诚

标签: 孟怀远 小说推荐 朱立诚
小说《官路在前》是作者“朱立诚”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朱立诚孟怀远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第8章“朱立诚,还真的是你啊?”“啊,孟怀远,怎么是你?”朱立诚看到门外站着的一个身穿警服的帅气小伙,赫然就是自己在宁丰中学时的死党孟怀远,昔日,在宁丰中学横行一时的“双铭”组合,居然在泾都重新聚首了中学毕业以后,孟怀远就随着父母搬走了,听说是因为他父亲的工作调动的缘故,两人此后就断了联系“我前几天就听我舅舅说了,有个叫朱立诚的淮江大学的毕业生,要分到泾都来了我就估计可能是你,我记得你上的就......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4 01:4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朱立诚,还真的是你啊?”

“啊,孟怀远,怎么是你?”朱立诚看到门外站着的一个身穿警服的帅气小伙,赫然就是自己在宁丰中学时的死党孟怀远,昔日,在宁丰中学横行一时的“双铭”组合,居然在泾都重新聚首了。中学毕业以后,孟怀远就随着父母搬走了,听说是因为他父亲的工作调动的缘故,两人此后就断了联系。

“我前几天就听我舅舅说了,有个叫朱立诚的淮江大学的毕业生,要分到泾都来了。我就估计可能是你,我记得你上的就是淮江大学,当年可是宁丰中学的独苗啊!”肖明华满脸羡慕地说。

朱立诚他们那届高考,由于数学非常的难,考试结果很不理想,华清、燕大无人中的,就连淮大也不过只有朱立诚一人被录取。

“你舅舅怎么会知道我分到泾都的?”朱立诚把孟怀远让进屋,边说边递给孟怀远一支中华。

“我舅舅就是裘兆财。”

“裘兆财是谁?”朱立诚一愣,脱口问道。

“你,你,亏你还在县委办工作呢?”孟怀远的嘴成了个“O”字形,“裘兆财就是泾都的组织部长啊,你不知道?”

“啊!想不到你还有个这么厉害的舅舅啊!”朱立诚假装崇拜地说,“我今天刚刚报到,只知道县委书记叫陈大成,县长叫苏运杰。”

孟怀远嘴角一扬,得意地说“哼,那当然。”

“你小子这身警服,不会是走的你舅舅的后门吧?”朱立诚一本正经地说。

“放屁,俺可是正儿八经的人民警察,毕业于鄂北警官学院。虽说是个大专,但军事素质过硬,要不要试试?”说着,冲朱立诚扬起了拳头。

朱立诚连忙举手做投降状,在宁丰中学的时候,孟怀远就以下手凶狠而出名。

有一次,校外有个小混子黄毛纠缠他们班的一个女生,这女生又是孟怀远心仪许久的对象。孟怀远一对二,硬是用砖头拍伤了黄毛的腿,并把他扭送进了派出所。现在再经过鄂北警官学院的专业训练,朱立诚更不是其对手了。要知道鄂北警官学院在全国可是赫赫有名,散打功夫堪称一流。

“你现在在公安局哪个大队?”朱立诚问道。

“我哪儿那么好的福气啊,被我老子扔到了田塘镇派出所。”孟怀远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我刚才看见曹明,问起了你,才知道你在宿舍,于是就直接杀过来。”

“我开始还以为谁走错门了呢。”

“你是不是还以为是哪个漂亮女孩呢?”孟怀远淫笑道,“现在是县委领导了,怎么样,请客?”

“请客,没问题,但我算哪门子县委领导啊,今天中午刚刚吃了一鼻子的灰。”朱立诚就把中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孟怀远,这事让朱立诚觉得非常窝囊,倾诉出来,顿觉轻松了许多。

孟怀远听后,仔细地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你说的那瘦高个,别人又称他为林主任,应该是林之泉,县委副书记潘亚东的秘书,也是你们县委办的副主任。至于那个欧阳慕青,泾都人都知道,那是常务副县长欧阳华的女儿,你小子艳福不浅,那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啊!”

“去,去,你小子就不能说点正经的。”

看到朱立诚满腹心思的样子,孟怀远也认真地分析道“你以后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尽量不要得罪林之泉。他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这类小人最是难缠,要是逮着个机会给你上上眼药,够你喝一壶的。不过,他和欧阳慕青掐起来,倒是让人有点看不懂,潘亚东和欧阳华可是一伙的。”

经过孟怀远的分析,朱立诚对目前泾都县的局势有了个大体地了解。

县委常委们基本分成四派,县委书记陈大成眼看就要到点了,只有县委办主任柴庆奎是其铁杆亲信;县长苏运杰的势力最为强大,主管意识形态的县委副书记吕怀诚,宣传部长曾琳,县委县政府所在地邵仙镇党委书记黄利民都是其阵营里的得力干将;副书记潘亚东也不甘示弱,团结了纪委书记常卫国和常务副县长欧阳华;而武装部长,也就是孟怀远的爸爸孟云飞,由于和组长部长裘兆财有姻亲关系,两人自成一派;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李亮是从泯州空降的,到泾都才一年多,他与裘兆财、孟云飞走得较近,三人经常互通有无。

如今,县长苏运杰和党群副书记潘亚东对书记宝座的争夺,已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各种招数层出不穷,都试图找出对方的破绽,以求一击致命。苏运杰在泾都经营多年,关系盘根错节,近期,不知道通过什么路子又搭上了泯州市市长王吉庆的线,隐隐已有控制局势之感,但华夏官场的事情,不过拿到最后的一纸任命,谁又敢说已无变数。近阶段,潘亚东也经常往泯州跑,在各位市委常委的门前转悠,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听完孟怀远的分析,朱立诚也觉得奇怪,按说,欧阳慕青不应该为了自己一个陌生人,和林之泉起冲突,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李倩,但好像这事和李倩也没什么直接关系,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朱立诚干脆摇摇头,不去想了,自己只需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去招惹林之泉,那样的话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

朱立诚想通了这点,一扫之前的郁闷心情。两人喷云吐雾、胡侃乱吹的,不知不觉已经六点多了。朱立诚站起身来说“走,我请你吃饭去,不过前提只能是大排档。”

孟怀远知道朱立诚的家庭情况不是很好,于是连忙嚷道“靠,好久没有酒喝了。吃大排档正合我意,敞开嗓子好好喝几瓶,不过,你丫的酒量行不行啊?”其实作为武装部长的儿子,组织部长的外甥,怎么会没有酒喝呢,今天为了来找朱立诚,他就推掉了两、三处宴请。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