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从末世穿来的大佬,她有病,得治
从末世穿来的大佬,她有病,得治

从末世穿来的大佬,她有病,得治储玄

标签: 储玄 古代言情 赵菁
最具潜力佳作《从末世穿来的大佬,她有病,得治》,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赵菁储玄,也是实力作者“储玄”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再讨价还价,他贺铮就是一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不识好歹的……一咬牙,应下了,“好三天就三天”那个树洞很是隐秘,他又留下了足够的食物,只要她不乱跑,不乱发出声音,应该不会被那些坏人发现阿瑶聪明伶俐,应该会藏好的做好思想建设,贺铮又去锅里盛了一大碗鱼丸子汤吃饱喝足,赵菁将筷子和碗推过去,“你洗碗、收拾厨房我出去走走消消食天黑就回来”洗完碗、收拾好厨房,察觉周围都没有赵菁的影子和气息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4 12:5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赵菁甩了甩头,努力保持神智的最后一丝清明,“我救了你的命,我要你以身相许陪我一个月,报恩。”声音低沉、暗哑,像是醉酒后的呓语一样,已然是意/乱//情/迷。

说完这句,她的脑袋里只剩下一团酱酱酿酿的浆糊,眼里全是深色的情/动,再没有一点神智。

白衣人一脸懵逼,啥?

啥以身相许?

微一愣神,便……大意失荆州!

顿时脸和脖子都红了,紧张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手都不知道怎么放,“姑娘,你,松手啊,你你……”

赵菁已经神智不清,只知道酱酱酿酿了。

白衣人看着赵菁的眼睛,疑惑,这姑娘该不会是被下药了吧?摸了摸赵菁的额头,有点烫,但还没他额头烫,应该不是发烧,那是……

“姑娘,你清醒一点,你醒醒啊,我们都不认识,你……”白衣人想要推开赵菁,却根本推不开!想要将她摇醒,却根本摇不动!

眼看就要清白不保,赵菁已经捧着他的脸亲了过来,白衣人脑筋急转,偏过头,“姑娘,我身上有一枚戒指,是空间戒指,价值连城,我用它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快放开我啊!”

戒指就在洗脸盆旁边的置物架上,就在一米开外,他竟然拿不到!!

“那是什么?”赵菁脸颊绯红,迷离的眼神中已是什么也分不清了,只有她想要做的事。

第二天午后,赵菁幽幽醒来,看到被她捏住手腕脉门、生人勿近、杀气逼人的白衣人,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到底做了什么!

完了,她坏人清白了!

病发了!

赵菁左右看了看,还好,不是闹市区,周围也没有其他人,不会有人知道她病发的事!

万幸!

白衣人生气,很生气,他保守了二十年的清白,竟然就这样被坏掉了!早知道,还不如在几天前……至少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可恶!

可恶的女人!

赵菁松手,尴尬地笑了笑,“别生气嘛。不是有句古话说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嘛。”

白衣人迅速坐起,目光在床上的那幅梅花图和梅花中的湖泊停留了一秒,看清楚那是什么,动作迅速地下楼去浴室,关上了门。

赵菁拧开门把手,看着清洗身子的白衣人,“生气啦?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气的?你又不会怀孕……”

白衣人一个眼刀过来,赵菁闭嘴,耸肩,“好吧。你赢了。”

赵菁走到白衣人面前,用自己的身高量了量白衣人的身高,她一米六三,他应该是有一米九一,确实高挑、挺拔!

白衣人恼怒道“你还想怎么样?”

赵菁将白衣人往旁边推了推,“让开一点,我也要洗。”

一个小时后,白衣人又气又恼又敢怒不敢言地找到戒指,从空间戒指里拿出衣裳来穿。

赵菁找回自己的T恤和牛仔裤来穿,一边穿,一边奇怪,这白衣人昨天那身白衣和今天这身白衣裳,都是内衣分上下两件,外衣都是长袍,怎么看怎么像是古代的衣裳,他穿得极为自然、熟络,难不成她穿越了?

“那个,我昨天是怎么跟你说的,是让你以身相许陪我一个月还一年来着?我有点记不太清了。”

“一个月!”

可恶的女人,休想他多陪她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

要不是这个女人力大无穷,又有某种神奇的让他就范的能力,他打不过,不然,一刻钟都休想!

不过,这个女人这身穿着,短袖、破洞牛仔裤,怎么看怎么另类、奇葩。

好人家的姑娘会露脖子、露心口、露胳膊还有腿的部分肌肤?怎么可能!但那幅梅花图又明明白白的……

白衣人摇了摇头,从浴室出来,找到疑似的房子大门,上下左右都检查了,竟然没有机关,也没有门栓,要怎样开?

赵菁看白衣人出去了,赶紧将刚穿了一半的没洗的衣服脱了,从空间里拿出同款的T恤和牛仔裤来穿上。

白衣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才看到赵菁从浴室出来,想也没想的丢了个眼刀过去,“开门!”

赵菁找到皮鞋穿上,并不想这么快开门,“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白衣人咬牙,“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不是我的谁!”

“噫 ,你这么健忘的呀。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你……”有这么强买强卖、不识好歹的救命恩人?连价值连城的空间戒指都不要的救命恩人!

赵菁突然想起这座房子被她睡梦中给移到了秘境里,他这会出去,看到的将会是秘境的内容。

“别生气嘛。生气老得快!”赵菁走过去,双手抱住极力避嫌、想要躲开的白衣人脖颈,看着他的眼睛,精神力发动幻境,让他只能看到他最想看到的人,其余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

同时,火速出秘境,在之前的半山腰、原房子所在的位置,再造一座一模一样的建筑,挂上牌匾,“安逸居”。

解除白衣人的幻境,抱着他脖子,掂着脚凑上去,笑道“我叫赵菁,十二月初七生辰,二十岁。你呢?”

白衣人甩了甩头,刚刚他是怎么了,好像看到了还在某个树洞里孤苦伶仃地等着他的阿瑶。一把扯下赵菁的胳膊,推开她,“别动手动脚的。我叫贺铮,十二月初六生辰,二十岁。开门,我有事要离开!”

赵菁也不尴尬,笑道“差一点就同年同月同日生呢。缘分,真是妙不可言。我没让你走之前,你不能离开!”赵菁抬手,门咔嚓一声,开了。

白衣人,也就是贺铮咬牙,该死的女人!趁她不注意,跑掉,她应该也不会追的吧?

出门,看到院子里被切成块的木板、木材和平整、干净的院子,疑惑地摸了摸后脑勺昨天,这里好像是原始森林,不是这样子的。

走在院子里,四处望了望,心里更加疑惑了,昨天第一次和何景丞打斗到这里时,这里根本没有房子。这被切成块的木板,好像是头天二十多米粗的树干的一部分。

走了几步,看到树桩,贺铮更肯定了。

看来,不是他记忆出错,是这个赵菁有问题!该不会是妖怪啊?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