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霸道道士爱上我
霸道道士爱上我

霸道道士爱上我铅色浅浅

标签: 余一洲 古代言情 江姝映
完整版古代言情《霸道道士爱上我》,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江姝映余一洲,是网络作者“铅色浅浅”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江沅来这一趟的用意实在难已查明,不过按她所言,今日去书房是为了给贺贺找书,也对,贺贺闲不住,又养着病,是会找些杂书看的所以说事情的经过是江沅去看贺兰,贺兰拜托她带书给她,江沅偏偏选到了机关所在的那一本,随即找到了密室,这密室偏偏又因为贺老爷的傲慢没有上锁,才被江沅发现我下午去书房,看到的正是这一幕这一切的一切都生于偶然当中,可也太巧合了除非是贺贺有意为之,可贺贺是如何知道这本书就是开启密室......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4 13:3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我随着贺兰来到宴会,厅中人已座无虚席。

我立在贺兰身旁,贺兰少有盛装出席,映得宴厅光彩照人,一入座引来大家的目光,可她本人却沉默惆怅,低头不言。

江沅对贺兰嘘寒问暖,关注她的身子,眼神上下打量,分明是一心扑在女儿上,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心不在焉。

韩念坐在贺兰旁边,两人的关系众所周知,韩念以未婚夫婿的身份,两家亲如一家。韩念也合着沉默,江沅不知缘故,以为两人闹了小别扭。

倒是韩西山,眉眼含风,笑意然然,看上去格外比韩念还似故交。也确实,不过此时的韩西山的笑中,恐怕真心只占十之一二。

上位到还空着,贺家老爷贺书之几日里忙着公务,好不容易团圆夜,却也不得懈怠,姗姗来迟。菜上齐了,却无人动筷,大家都在等待今日的主角。

这个点,不知余一洲到在何处?吃食?

肯定不是。

我暗自左右环顾,不见人影,但我知道,这人一定在某处看戏,只等最后出现。

有小厮匆匆跑来,在江沅侧耳回话,这是贺书之要到了。江沅听罢,便示意大家稍等,要去大厅相迎。

正起身,一道高大身影自回廊快步走来,男人披着雪色鹤氅,大步流星,连夜操劳,却仍然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发丝一丝不乱,正是贺书之。

见到江沅立刻扶住她的手,一面对我们笑道“我来晚了,今日家宴,大家千万别客气,小女之事,实在是劳烦念儿了。这位想必就是韩西山韩公子了,韩家历代皆入天子殿,想必韩公子也定能在科考中拔得头筹!来,都别站着,坐!”

放下披风,便是入桌。

贺书之居正南,韩西山是来客,坐正北,两人正好相对。贺书之看韩西山落落大方,笑意盈盈,又一表人才,便心生了许多欣赏。

“韩公子,听闻你是韩家偏门,远道而来,路途甚远,可有好好整顿一番啊?”

“伯父,我在韩府一切安好。”韩西山只是笑笑,恭敬回道。

问过韩西山,又将话头转道韩念。

“这次兰儿的病来时匆匆,还好有念儿在,我连日忙着,今后也多要劳烦你。”

“这是哪里话?”韩念自嘲笑笑,“伯父,兰儿的病,并非为我所治。”

“哈哈,莫要谦虚!”贺书之不疑有他,只道后生谦虚,捻须一笑,“念儿,你父亲可有来信?何日回来?我这老友啊,对他甚是记挂,那书之亭下埋的酒,就等他回来启了!人上年纪了,得空也得回来了,你和兰儿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没他怎么办得了?”

“对啊,我和你伯父都商量好了,就定在年后。这样,你写信给你父亲,告知与他,请他回来。你父亲若是知道了呀,肯定马不停蹄,日行千里也要赶回来的!”江沅接过话来,含笑道。

“夫人说的对!早年间你父亲在京城时就常常想着我家兰儿,要将这丫头讨来做媳妇,那时候你和兰儿都还没见过,就是两个小娃娃呢,我和你伯母也有此意,就是想着以后你们意思如何,婚事还是要讲究个你情我愿,却没想到你们倒是不要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操心,自个儿安排好了。”

“如此一看,我们韩家和江家,真是有缘的!”江沅说到这里,喜上眉梢,她是一直愿意撮合贺兰和韩念的,只希望早日成婚的好。

“兰儿念儿,你们觉得如何?”言罢,贺书之露出满意的笑容,此事已板上钉钉了。

谁知,韩念却停下筷子,面露难色,一言不发。

贺兰也恍若未闻般自顾自吃饭。

夫妇两人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这才发觉不对劲,贺书之思量片刻,恍然大悟,又转向贺兰“兰儿!你是不是和念儿闹别扭了?这时候可别赌气,两个人以后过日子,这些都是正常的,别看我和你母亲平常和和气气,其实私下也时常有矛盾的!你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江沅立刻劝道。

“我不嫁!”贺兰却猛地站起来,回应他的父亲,“我不嫁,父亲母亲,我想解除与韩念的婚约!”

这一声话语掷地有声,打在贺书之脸上,猝不及防。

江沅也立刻变了脸色,转喜为惊“为何?兰儿?你们两个早已订婚,这门婚事当初也是你同意的。两人相处,难免有点小摩擦,今日我就看出你们不对劲,闹闹别扭也就好了!念儿,你赶紧劝一下!”

她以为是未婚夫妻的小矛盾,忙冲韩念使眼色。

韩念本一直沉默,此时也站起来回答“是的,贺兰与我的婚约,还是解除了的好。”

这一言,却实实在在噎住了江沅和贺书之。

两人好似商量好一般,共同否定了这门亲,即便长辈再咄咄逼人,也无办法了。

“那好!”江沅啪地放下筷子,“兰儿,你得给一个让我和你爹信服的理由。解除婚约是大事,岂能儿戏?你可知这京城里多少人知道你俩的关系,年纪轻轻就被退婚,你可知这会影响你的名声?以后再怎么嫁人?!”

一张脸气地发白,江沅实在没想到今日还有这场大戏。

贺书之也黑了脸,隐着不发。

“因为,”贺兰顿住,一直低着的头突然抬起来,眼神坚定地看着那个人,“因为我和西山,已私定了终生。”

“胡闹 !”话音才落,贺书之已应声而起,怒斥贺兰,“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说,”贺兰一字一顿,准备再次重复。

贺书之的脸黑沉沉,头一次在家中露出这样的表情,若是再说下去,肯定一发不可收拾。

两相对峙,千钧一发之际,我看向韩西山,这人刚刚好好吃着小菜喝着小酒,一点没受影响,这会儿才面露微笑,慢吞吞的站起来。

“伯父伯母,是我,是我影响了兰儿,别对她生气,要发火,冲我来。”

“谁是你伯母?!一个外人,我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江沅叱责道,“来人,送客!”

“慢。”贺书之这才转向韩西山,方才他才对这个年轻人新生了许多好感,这时候那一点好感已经通通作废了,他冷眼看他,“你的用意何在?牵线搭桥?金榜题名?为了这些不顾兰儿的名声,你心中真的有她?那我告诉你,这招没用。离开她,我会考虑帮你。”

“伯父,我爱的是兰儿,而不是这些功名利禄。方才听闻伯父在书之亭下藏有佳酿,在下也是好酒之人,不如,我们移步一叙?“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