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always
always

always恒痕

标签: 于秋雨 傅时 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always》,是作者“恒痕”写的小说,主角是于秋雨傅时。本书精彩片段:对于于秋雨来说,今天是非常特别的一天,因为她要去参观她的新学校OFG中学,一所私立的封闭高中,这个暑假过后她就会来这里上学,接下来的三年她都会在这里度过“小雨,快点,带你看完学校爸爸还有工作要忙哩”于强在楼下大喊着“来了,Daddy,您等等我于秋雨边喊边往楼下跑,三步并两步,下去的时候碎花裙扣子都没有系上于强催促着唯一的女儿上了车\\\"Daddy,DoIhavetogototh......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4 13:5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那天过后于秋雨就再也没有同傅时说过一句话。

中秋节当晚,傅时一个人在于秋雨宿舍楼下伫立了很久,要离开的时侯白洁打电话约他一起去操场看烟花,傅时拿着手机愣了好几秒,他以为于秋雨会和白洁在一处的,所以十分爽快的答应了白洁。

于秋雨没有和白洁在一起,她早就知道白洁今天会约傅时,所以专门跟着易念去了校外。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易念可以光明正大的随意出入校园,但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她只能选择跟着易念离开。她都已经决定好了要放弃的,可不知为何,看到傅时还是会心痛。

易念带她看了一场电影,尽管影片感动了坐在电影院的所有人,但于秋雨却连一个表情都没有,她只是生硬的坐在座位上,不知道何时开场,也不知道何时散场······

从电影院出来后已经很晚了,易念再三询问于秋雨喜欢吃什么无果之后,便带着于秋雨去了一家高档的法国餐厅。整整一晚上,于秋雨都心不在焉。易念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很是让人心疼。他本来打算同于秋雨一起回学校的,可秘书打来电话说公司又有人闹事了,让他赶紧回去一趟,而于秋雨一个人是没办法进OFG大门的。

于是,他将于秋雨带回了自己的“秘密基地”,这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也是他用来逃避现实的唯一去处。他让于秋雨先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所有东西随便用,自己明天一大早就同他一起回学校。

易念离开后,于秋雨看着这个房间,莫名感到有些眼熟,她很纳闷明明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突然换一个环境,于秋雨感到很不习惯,她认床,所以不怎么能睡得着。挣扎无果后,她决定今晚通宵看电影,于是去书房拿了易念的电脑。

刚刚打开电脑屏幕,她便一整个呆住了——易念怎么会用自己母亲的照片做屏保?

于秋雨僵在原地,久久不得动弹。

傅时在穿衣镜前排练了好几遍,“今晚,一定要同于秋雨将一切都说开!”他暗自想着。

操场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可是傅时没有找到于秋雨。白洁穿着一件桃红色的连衣裙,手里拿着一堆粉红色的氢气球“傅时,你来了。”她说着放飞手里的气球,紧接着伸手抬了抬傅时的脑袋“看天空。”她温柔里夹点期待的说道。

五光十色的烟花里夹带着“傅时,我爱你!”的汉字,“砰,砰,砰”的响声淹没了操场的喧嚣。傅时懵了,他想离开,可不知为何自己浑身上下似乎都变得无法动弹,他感到周围有数千只眼睛盯着自己和白洁。

“傅时,我在和你表白,你看到了吗?”耳边传来白洁温柔甜美的声音。

半晌,傅时才回过神来。他拉着白洁迅速逃离了这里。

他们来到一棵无人的槐树下,傅时郑重说到“就当一切都是一场玩笑吧。”

“为什么?你不是带我离开了吗?”白洁疑问的大喊着,近乎咆哮。

“抱歉,我有女朋友了。”傅时一本正经的胡说道。

“是谁?长什么样,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不会是为了拒绝我而扯谎吧!”白洁不依不饶。

傅时确实还没有女朋友,但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无论何时何地,他的女朋友都只有于秋雨,也只能是于秋雨。

“我从不骗人,是真的,她很可爱,也很温柔,虽然有时候会闹一些小脾气吧!但我很爱她。”傅时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在槐树下泪流满面的白洁。

张浩轩一个人在坐在吧台边发呆,郑江拿着迎新晚会上的监控视频,要挟他天天帮忙买早餐,他感觉自己被狠狠奴役了,可偏偏又拿人家没办法,就很郁闷;更郁闷的是傅时,明明以前天天都和他黏在一起,现在倒好,中秋夜都不见人影。

“小醉包,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郑江拿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张浩轩非常熟练的捂起了耳朵,“怎么最近在那儿都能碰上这人”,他暗自想着。

郑江放下红酒,伸手掰开张浩轩捂耳朵的手,说到“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去告诉傅时你的秘密了。”

听到这里,张浩轩立马怂了,连忙陪着笑脸邀请郑江入座。

两人只是喝了一点儿酒,张浩轩的脸便略带绯红了。

他拿着酒杯,问郑江“你怎么还会坐在这里和我喝酒,不觉得恶心吗?”

郑江疑惑道“恶心什么?你怎么了。”

“同性恋啊,哥!你都知道了,我喜欢男的,不恶心吗?”他说的轻描淡写,可眼角却已然含着泪光。

郑江沉默了,他在思索。

“是吧,哥!”他说着又往自己口里灌了一大杯酒,紧接着装作对一切都毫不在意似的说到”也对,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呢,从小到大都被别的小孩叫做怪物,就只有傅时对我好,可他要是知道我对他怀的是什么心思,估计也会和他们一样吧。”

郑江伸手擦了擦他脸上纵横交错的泪水,缓缓起身抱住他,他在耳边轻声说道“不恶心,你很可爱。”

那一晚,郑江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过往,才能让一个人觉得自己喜欢另一个人很恶心;到底是有多么害怕失去,才能连说出爱的勇气都没有;要有多痛苦,才会选择一直暗恋。郑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如果连爱一个人都要遭受诟病,那么这个世界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