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无边星夜落九川
无边星夜落九川

无边星夜落九川余浮生

标签: 古代言情 沈星眠 洛九川
经典力作《无边星夜落九川》,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星眠洛九川,由作者“余浮生”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什么!小少主不见了!”星辰语气焦急,满是难以置信“是,少主,属下率人找遍了林中,没有寻到小少主的身影”星辰心乱如麻这一个没找到,又丢一个,这是出了一伙儿专门拐小孩儿的神秘组织吗?怎么连皇室的人都敢动?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你们在这里继续寻找小少主,我一个人去凉川待我回来”“是!少主”浓密的夜幕下,一红衣少年策马狂奔,似有万夫莫敌之勇,剑指苍穹,不问前路------您就说这事巧不巧?......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4 15:0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啊,啊….啊..啊嚏!”

沈星眠是被冻醒的。

她还不知道,这一夜间发生了什么事,有多少人忧心忡忡、又有多少人陷入迷茫、不知所措。

她一睁开眼便是一片破败和荒凉,像是掉到了一个冰窟里,浑身僵硬好比冰块。

沈星眠蜷缩成一团,双手合十搓了搓,又反复哈气。

都说入夏天渐暖,不见风雨,见花朝,怎想凉川如此奇怪,入夏渐凉,秋冬更寒,一年唯春少有温存,取名凉川,简直名副其实。

······

这破庙可真冷啊,出来闯荡江湖银子丢了可还行?

没钱可忍,没床不可忍啊!

她好想念挽星殿里柔软舒适的大床,殿内星光四溢,烛火日夜通明,可惜如今身下却只有坚硬粗糙又寒冷的稻草,身旁是萧瑟至极的空旷!

真是难以想象昨天晚上她是如何坚持着来到这里,又是如何入眠的。

原本打算昨天先去秉祝楼准备趁乱“借”点钱,维持一下基本生活。

可谁知道她刚到秉祝楼,不一会儿就关门歇业了,一点钱也没顺到不说,连口茶都没讨上。

······

算了,毕竟是自己打定主意要闯荡江湖,寻找真我。

对!这没什么可值得埋怨的,这只是江湖路上的一个小小的考验罢了!千万不要放弃,要像无霜女侠那样,“将来我杀,水来我挡!”

“咕噜噜…咕…咕噜…噜”

突兀的怪声响起,宛如有一盆凉水迎头浇下,熄灭了沈星眠心中刚要萌芽的小小火苗。

······

沈星眠身心俱疲,摸摸饥肠辘辘的小腹,月眉微蹙,幽怨地叹一口气,眼波微转。

难道…难道真的要使出那招了吗?

师父说,行走江湖,难免囊中羞涩,此举也是理所当然!

但…但非不得已之时,不要出手,容易惹祸上身….

那现在,又冷又困又挨饿,这难道还不算不得已吗?!!

所以,老天鹅,别怪我,是你逼我的!

······

什么声音,悉悉索索,像是脚步声,可又沉稳至极,可见来人内力不凡。

沈星眠坐起身来,趴在窗檐处张望。

密林中仅有的一条狭窄小道上,一少年不紧不慢地走着,沿途还时不时看看风景,好不惬意。

此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一看就很有钱。

“哎呀,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可就不能怪我咯。嘻嘻。”

心中盘算一番后,沈星眠小心翼翼站起来,随意拍了拍身上灰尘,围好黑纱遮面,执起落云,放下包裹,飞出窗去,默默跟在紫袍身后,静待时机。

······

洛九川察觉到什么,眸光一暗,猛一侧首,一只细若无物的银针便飞了出去,直直咬在前方一棵松树上。

沈星眠一闪身到紫袍少年眼前,拦住他的去路,剑架在少年脖子上,奶凶奶凶的嚷道,

“此山是我开,此林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左手还不忘做出一个张手要钱的手势,摩梭几下示意示意后又张开。

洛九川抬眼,一身黑衣的蒙面女子便闯入眼帘。

黑纱蒙面,束发高盘,衣着隐约有些皱褶,又有几根稻草不合时宜地时隐时现。

只望见那一双明眸,小鹿般灵动,清如潭水,亮如晨星,仿佛深海的透亮珍珠,让人采撷不得,只敢远观,不敢亵渎。

不得不让人好奇面纱下是怎样一副容颜,才有这般美得不可方物的双眸。

又见那一只白嫩纤细的手,指尖儿粉嫩,弯曲地弧度意外有些美丽。

······

洛九川对上她故作凶煞地眼瞳,语气淡淡,

“姑娘方才可是想要在下的性命啊,那一针,我若不躲,便要葬身于此了。”

沈星眠眨巴眨巴双眼,眸光疑惑,似在思考。

眼见比他矮了许多的娇小女子长睫如蝶翼微颤,投下的目光清澈又愚蠢,再配上那好笑的握剑动作,招财猫一样的可笑手势,更显娇憨。

“胡说胡说,就算射中,也只是让你昏睡几个时辰而已,怎么可能要你性命,你见识浅薄,不懂就别瞎说,可别冤枉了好人。”

少女语气局促,眉目稍显不悦,神情中却透露着极度诚恳。

洛九川不禁开始仔细审视着眼前人。

虽衣着不像凉川本川人,但似乎也并非来取他性命的……

而是当真,仅仅是一个小毛贼?

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毛贼——

光天化日一袭黑衣蒙面,生怕被人认不出自己是歹徒。

劫道在前却与人据理力争,一股子蠢笨之态。

端着些老掉牙的陈词滥调,到像是个沉迷老版话本子的…呃..呆子……

细想来实在有些惹人发笑,罢了,谁叫他一向惜才呢,此女使得一手好暗器,若是多加雕琢···

······

“姑娘不经世事,怎得干起劫匪的勾当?以此维持生计,实在不是良策啊。”

洛九川把玩着腰间白玉,语气间似有玩味。

“劫匪?不!不对,本公….咳,咳,本小姐才不是劫匪呢!

本小姐乃是江湖女侠,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九川·无霜·栖凤·东方蕊·不败玲珑·毒牡丹·虞仙儿·六不离雪衣·慕容灵·战后浅鸢·莞绝·一颗星!

今日本小姐只是,只是小借钱财,日后江湖再会,必定加倍奉还。

还请少侠也不要小气了才是!”

沈星眠也不甘示弱,得意洋洋地介绍起自己来。

······

洛九川一脸黑线。

他虽有过耳目不忘之才,但被强迫记住这一串无关紧要、乱七八糟的姓名,还忘也忘不掉,真是惹人厌烦。

他生平第一次想,要是没这才能,他聪明的脑子负重会不会减轻一些。

洛九川平复情绪,转头一想,又禁不住嗤笑。

这劫人钱财的强盗之举到是被她歪曲成理所当然的江湖义气,实在是闻所未闻。

“归还,哈哈。天下之大,相逢待几何?我怎知姑娘你不是信口胡说,巧言令色罢了?”洛九川横眉一挑,漫不经心。

沈星眠一式收回落云剑,学着记忆中章夫子的模样,原地打转起来,

“非也非也,这位小少爷,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有缘自会相见,能否归还,也全凭一个缘字罢了。”

“缘。”洛九川垂眼,反复斟酌这个字眼,陷入沉思。

“姑娘认为你我是有缘之人。”洛九川依旧垂眸,晦暗深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当然,否则今日你我怎会相逢于此?所以呀,定是有缘哒。”

沈星眠站定,背过手来,弯下腰回望他的眼眸,却仿佛突然之间跌落寒潭,凉寒至极,广无边际,让她不禁周身一颤。

洛九川呆了一瞬,从回忆里脱出。

他似是没想到这女子竟会主动来寻他的目光,她眼中尽是温软,像是一只渴望爱抚的猫儿,一时间,竟有些许失神,只回望着那水眸,不知举动。

······

他忽而勾勾唇角,取下腰间白玉,玉在空中抛出一个巧妙弧度,顺势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接好”。

沈星眠顺着那方向直起身来,下意识伸手接住,待看清楚后却犹豫了,

“这是..玉佩,啊?我不要玉佩啊,我想要银子!!”

洛九川摇摇头道,“没见识的丫头,这玉佩可比那银两值钱多了。”

沈星眠看看玉佩,又看看前人,似是不大相信,

“那,这玉佩可以去凉川第一酒楼醉春堂吃饭吗?可以去妙灵阁赏舞嘛?可以去飞天涧看杂耍嘛?”

洛九川失笑,

“不想你年纪不大,玩性倒不小。我只能说,这玉佩,懂得它的人自然懂,不懂的自然不懂。”

洛九川侧身踱步,边走边言。

“其价值,岂是凉川境内一个小小的酒楼、舞阁、技坊可去衡量的。”

沈星眠感觉眼前这人的动作似有若无的熟悉,不能说毫无关系,简直是一模一样——

就是章夫子的架势,比自己学的还像是怎么那么一回事,好像他才是老章的弟子似的。

一股烦躁之感涌上心头,算了,玉佩就玉佩吧,有总比没有强,沈星眠飞身一跃,携上包裹,沿庙后门溜走。

“这玉佩,可是有能号令九川的势力,区区凉川杂铺而已。”

“你也不看看这玉佩的主······”洛九川缓缓回身,笑容一僵。

人呢!?

洛九川哑然一笑,这小丫头可真不识货,竟是个缺心眼的,倒是有趣得紧。

他竟有点暂时不想返川了,倒是想去看看她会拿这朝环佩去做甚。

······

远处杂草,悄无声息的晃动了一瞬。

洛九川敛睫,收回淡淡笑意,取而代之的是凛冽的杀意。

他向来不信天定,不信缘分,只信人定胜天。

缘分几何,皆是虚妄,人生在世,唯心而已。

一句缘分,不过戏言。

然而刚刚第一次,想看看那女子口中的缘分,有多深浅。

竟给出朝环佩来作尝试,现在想想,刚才莫非是走火入魔了?如此不知轻重。

呵,罢了,朝环佩而已,只要他想,早晚会收回来,不会给她肆意妄为。

······

在此之前,还有一伙真正来取他性命的人,等着收拾呢。

给过你们机会了,要怪只能怪自己命运不济,时运也不济,我本不想理会,谁让你们穷追不舍,实在是,有些烦了。

他抬手一轰树林一处,一垛隐秘草丛中的两道黑影便扑通两声倒地,鲜血喷溅,一命呜呼。

同时又有几道黑影转身欲逃。

“呵,来了就别想走了。”

————————

“父亲,这就是洛九川的原话了。”

星川主星将闭目养神,以手扶额,揉了揉从昨晚开始就不时突突跳动的太阳穴,

“嗯,这样看来确是个乌龙罢了,不必放在心上。下去吧。”

星辰双手作揖,准备告退。

然座上之人话锋一转,“对了,念念呢?快让念念来见我。”

星辰呆滞了一瞬,“啊?父亲这是何意。念念她不是在宫里吗?父亲何故跟我要人?”

星将蓦地坐起,怒目而视,“你、你不是把她带走了吗!?”

星辰赶忙抱拳跪地,

“父亲,这次是儿子一个人去的啊,没带任何人,我提前都跟父亲言明了,念念怎么可能是我带走的!

难道、难道念念她……她、她又偷跑出宫了?”

星辰呼吸一滞,大气不敢喘,生怕父亲把他给生吞活剥了,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可真是不让他少挨一点打,真的太为他着想了!

星将气的胡须飞出老高,三步并两步下殿,一脚踹在大儿子臂膀上,

“找,找啊,还等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若是找不到你妹妹,你也就别回来了!”

星辰吃痛的揉揉左臂,“是,父亲,孩儿这就去。”

临了星将一挥长袖截住他,

“等等,千万记住要秘密地找,让星儿陪你一起去,记住,一定要尽快!

必须赶在八月十五前,把念念平安地带回来。”

“是,父亲。”

星将背过身长袖一甩,星辰方才告退下殿。

······

金碧辉煌的宸宇殿内,空空荡荡。

星将望着星辰走的方向,眉头紧皱,懊悔万分,

“难道,终究还是逃不过天命吗。”。

······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