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
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

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舒服亿点

标签: 林洁 舒服亿点 都市小说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舒服亿点,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林洁舒服亿点。简要概述:天,亮了二人又回到了废弃管道内,林洁现如今是练气一层比较挨饿,大弟子有老鼠,所以并不会对食物上心,二人现在着急的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原先并没有这么多出口的,可能是炸药震荡出的,林洁也想过这方面,不过林洁现在担心的是自己妹妹这几天过得如何了“师父今天是我们下来的第三十八天了,还是没有找到通往二号仓库的路”“再找吧!来先吃,最近厨艺见长啊特别是这烤蛇”“谢师父”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四面八方游荡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4 15: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是啊!大哥,这少女看来需要大哥的援手施救了”

哈哈哈哈

林洁起身,转过身看了过去,可以想得到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的,这样语气的,一定是地痞流氓。

果然,林洁接着火光与月光的衬托看到了两位穿着看起来就很流氓的衣服,以前有个词可以用来形容他们林洁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哦!对非主流。”

林洁说出来的声音不大,但是对面那两人距离也不是很远,大家都听到了。

“什么非主流?我大哥和我这叫做时尚”

“嗯嗯嗯。”

菊月塘这个时候出奇的回应了,这让林洁有点小尴尬这就像两个农民其中一位就要带着大家赢了,结果另一位农民出了个炸弹。

“你瞅瞅,这还是有聪明的嘛!怎样你们是自己走呢?还是我们打到你走?”

林洁听到这句话以为自己三人占了他们的地盘而已,这两位是巡逻人员。

“啊!这样啊!那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徒儿,带上小女友,走吧!我们占了人家的地方了。”

“哦!哦!是是师父”

就在三人已经都转过身继续走的时候,三人背后有一一道语气不善的话传出。

“走,可以,把她留下”

这次柳青青被这二人中的一位似是老大的人,指着道。

三人转过身都看到了,这下林洁也没有什么别的以为了。

“徒儿,处理干净点”

“师父,他们不能吃吧!”

额,想来自己徒弟大概以为自己想让他去吃饭。

自己地下一月里平时看到一些挡路的蛇,鼠就这样说的。

“当然不能吃了,会得病的。我只是让你处理一下。让他们消失就好。”

林洁说这话十分冷酷,面无表情。

菊月塘答应的也是十分干脆利落

二人的举动让柳青青有点疑惑,但是眼睛中流露出来的只有坚定不移的相信。

“哈哈哈哈!居然想处理我们?我看你毛都没长齐吧!”

这人虽是说着,但也是从背后拿出了一把砍刀,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一旁的小弟拿出了一个破烂布子,显然这是要准备加油助威的啦啦队了。

林洁看到对面拿出砍刀,行,这也算是手上有铁之人了。

菊月塘深知战斗必须要速战速决,以一层练气的速度就可以比拟博尔特的速度。

于是一个闪身,已经到了两流氓的身前。

“什么?怎会?”

流氓老大楞了神,但是回过神后抬起了手中拿着的砍刀准备从上往下砍一刀。

还未抬起。

菊月塘便已是一拳打出,这一拳带着略微一点妖气,妖气中夹杂着仙灵之气。

砰!

一拳打飞了流氓头子并且把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小弟。

这一过程,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柳青青看到刚刚还在自己面前的菊月塘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对面,并且一个人已经倒飞出去,柳青青看着这一幕脸上写满了惊讶的样子。

“别别过来!”

小弟颤抖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怪物,这个速度自己并没有见过,便是只有怪物才可以做到了。看着这怪物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又看到菊月塘他那抬起来的手上有紫金色的光芒流转。

这一伸奇的现象还没有等小弟跪下求饶。

菊月塘便已经出手。

又是一击。又飞了一个。

“好弱。”

菊月塘评价了一下,之后走过去双手各提起一个人,向着树林走去。

林洁看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

就在刚刚看到菊月塘把那小弟也打飞出去后,系统提示音响起

(大徒弟菊月塘,战斗(已出师),生活(炉火纯青),修炼(炉火纯青))

嗯~很可以。

看这数据自己的大徒弟是战斗先满级,待以后收了徒弟,让自己的大徒弟教导新徒弟去教导就好,自己也可以闲下来一点了。

就在林洁还在欣慰的时候,一旁的柳青青对着林洁问道

“你是他的什么老师?”

林洁停下欣慰的笑容,转头看向柳青青

“嗯…对,是老师,武术老师。”

就在这时柳青青看到远处的树林里出来了一道影子,过了一会仔细看,是菊月塘,于是柳青青跑了过去并抱住了菊月塘。

林洁看着跑过去的人,看着他们在哪里停下,看着柳青青转着圈看着菊月塘,这无外乎就是虚寒问暖了。

待二人回来,三人又一次的坐在了火堆旁。

“嗯,罐头已经很好了,开吃吧!”

“好的,师父”

“嗯,谢谢。”

柳青青接过菊月塘手中的罐头,一下子有叫了起来,罐头被柳青青丢在了空中,菊月塘距离最近,以他的反应在林洁看来是可以接到的。但是

罐头还是掉在地上。

菊月塘担心得看着柳青青的白嫩小手,手上有一小点被烫的很红的疤痕。

不断地用嘴里吹出的微弱气流吹着。

气流里被灵气降了温。

林洁看到这,有点怀疑自己没有拆散这两人的当时心理了。

这狗粮措不及防。

林洁只好被过身去,拿着手中捧起的罐头用捡来的木棍当做筷子吃着罐头。

吧唧!

吧唧!

吧唧!

吃完之后,林洁放下了手中的罐头,站起身。撇过头看到他们还在吃着,于是转过身,靠在车头,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吹着不热也不凉的冷风。

【嗯!还是修炼吧!在不努力徒弟都要练气二层了】

林洁如是想到,便收起腿,坐在了车顶上。

陷入了修炼的无我之境。

柳青青看到这一举动看向了菊月塘。

“武侠小说看过没?,师父说他叫我的算是武侠小说之上的武功”

柳青青听到吃惊一脸。

“那不就是内力?”

菊月塘听到内力这两字,与灵力二字中都有个力,想来也差不多于是便没有反驳。

“嗯!”

二人吃完之后,钻入了车子中拉平座椅,躺倒睡觉。

至于二人有没有发生什么,抱歉,林洁没有看到,所以在这里我也不好描述了。

。。。

。。。

叽叽喳喳的鸟叫,与第一娄阳光的照射唤醒了半睡半醒的林洁。

从修炼的状态中退出,林洁睁开眼睛。

看到天还有点暗。但是天空却很好看。

跳下车顶,便看到车门的一旁靠着一个人,是自己的大徒弟,也在修炼。

并没有打扰,而是去树林里捡来了一些干爽的柴火,点起后,又从书库中拿出了三罐鱼罐头,和三罐水果罐头。

通通放在了火堆一旁。

看到柳青青在车子中不雅照睡姿,林洁现在真的很想吧这一幕用手机拍下来,但是自己的手机早不知道落哪了。

嗯!

【以后我久远的生活,我要学习画画,记录一些美景,用来消磨时间也不错】

幻想来,林洁的脸上漏出猥琐的笑容。

“啊!!!变态。”

???

???

林洁回过神,看到车子中一脸慌张的柳青青,和车对面站起来的菊月塘。

呃…

林洁没有理,只是转过头,说道

“我只是拿罐头”

???

???

柳青青看着地上火堆旁的确是有罐头,而菊月塘却是看起了车中希望自己也可以找到罐头。

地下生活的一个月,并没有什么可以装的物品,所以林洁有书库,这个事情菊月塘是不知道的。因为地下没有东西装,自己也就没有演示过了。

而林洁想来,这书库的存在还是别让别人知道了。做个底牌。关键时候可以出其不意。

三人又围坐在火堆旁,吃着手中的罐头,值得一说的是,柳青青没有吃鱼罐头,而是只吃了水果罐头,但是林洁二人,没有这样。

菊月塘装起了柳青青没有吃的鱼肉罐头。

对一只猫来说,这已经很厉害了,可以挡得住诱惑。

林洁是这样想的。

还是率先吃完,林洁站起。灭了火。

“走吧!边走边吃,这附近也没有什么人。”

“好的师父”

“唉~这就要走了吗?”

嗯“走了。”

菊月塘又重复了一遍。

三人又一次的起身走路。

这一次走的很长,时间很长,快下午三四点钟了才停下,看着柳青青被菊月塘背起。

林洁突然有点羡慕与希望。

唉~

三人看到面前不远有个村子。

但是远,也不远,但是不远的话,还是很远的,那村子在三人的眼中是在目光的地平线里的。

“到了到了到了,就是那个,以前学校组织春游的时候就是在那个村子落的脚,而那村子的后山就是火锅岛了”

柳青青从菊月塘的背上下来,指着远处的那村庄的虚幻影子说道。

“你确定?”

林洁问道

“那,只能去看看了嘛,好不容易有人家,终于可以休息了。”

“嗯,也可以洗澡了”

林洁接着说道。

菊月塘看着远处那显的淡蓝色的村子又看了看柳青青的腿。

“师父,路还很远,要不我去找个车子来?”

“算了吧!这那儿里来的车子,继续走吧!”

林洁没有看到自己大弟子刚刚的举动,于是这样说着。

二人继续走,菊月塘背起了柳青青。

林洁看到没说什么。

毕竟刚刚也是一直背着柳青青,现在这只不过是启程就背而已。

三人走的路过了一个加气站。

这里还有和小超市,和在加气的无人车辆。

看到这一幕,林洁吩咐二人不要见火。

之后三人便去了超市。

林洁拿着一瓶水,走出了超市向着那不知道还加不加气的车辆走去。

走到近前发现自己也看不懂这个机器,不过还是把这加气的管道从车上拔掉,之后丢在了地上。

目光移向车子中。

看起来没有什么用,想来也是,被一个月的大学冻的,怎么可能会好着。

好着才叫奇怪。

等二人从超市走出,大小包又提在手里,这下林洁没有说什么。

想来他们也应该知道的吧!

“师父”

“那我们走吧!?”

“唉等等,那车能吗?算了,对于你们连个不会开车的人问了也白问,我自己去看看。”

菊月塘看了林洁一眼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跟着走过去。

林洁就站在原地。

看着那不远处的身影捣鼓着。

不一会儿,柳青青沮丧的回来。

“继续走吧!”

林洁看到这样子,心中有点欢喜,毕竟懂的人还比不上自己不懂的人,心里有点搞笑。

三人继续启程,向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临近晚上,三人终于到了。

本以为这里有人,结果没有人,不过还好东西没少的,有米有面。配上自己三人从超市拿来的食物,也可以吃一次丰盛的晚餐了。

夜晚,一间屋子里。

三人看着桌子上的搭配

柳青青漏出了惊喜的神色

“没想到你的审美观还挺好的嘛!”

林洁回答道

“小时候家里没人,就自己做的吃喽!”

【看的虽然好看,但是吃起来还请你不要说出来】

林洁心中想到。

三人开动了。

而屋子里的灯光却从一个非常巧妙的折射角度,射进了一个盛水的碗中。

林洁看到了并没有理,那碗自己试了试,没有拿起来,那碗的底部是合在锅灶上的,可以转动,但是就是拿不起来,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以为是机关,转了几圈之后,林洁看也没有发生什么。于是就不在去管。

三人吃完之后,还剩了很多,吃的途中柳青青只是觉得味道有点甜的感觉,也没有说什么,可能是三人中午吃的零食有点多吧!零食把自己等人的味觉弄的有些吊了。

吃饱喝足后,便准备睡觉的,这一边的一旁就是土炕,柳青青在擦了嘴之后就睡了上去。上面很软也很热,因为林洁让徒弟去烧过炕了。

土炕上面新铺的东西很多,都是林洁铺的,毕竟雪下之后很是潮湿。

叫自己徒弟去收拾东西洗碗去了。

林洁打算最近在这里先住几天。山路不好走,让菊月塘与柳青青在这里待着,自己一人去看看有没有船之类的。

如果没有,那回来之后自己三人需要做出一个。

书库中有图纸想来是很简单的。

林洁这样想着,并拿起找来的布子,擦起了桌子。

唰!

就在这时,正擦桌子的林洁把目光看向的灶台。

“咦?人吗??”

等了一会,又没有了动静。

“哦!看来是多久不用的灶台烧到老鼠了。”

就在这时,林洁话音刚落。

位于灶台的下方传出一道声音。

“外头的兄弟帮忙把这锅拿开。。。有人吗???幺儿哥!是不是你听错了,没有啊!我耳朵听错了,那镜子的火光还能有错?”

“看来没听错”

林洁小说说了句,之后走了过去抬起了刚刚烧火做饭的大锅。

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额”

“嗨~?”

林洁无语了。

这二人看起来是这村子里的人。就是不知道这地下面有多少人。

等二人从里头出来。

是两男的,穿的还很厚。

一位长得很壮实,一位看起来有点书生意气。

那壮汉对着一边的书生说道。

“哥,这天也不冷了,要不我叫…”

“等等。”

那书生自从出来之后就一直看着对面的林洁

就在这时菊月塘也恰好从外头回来。

刚进来就看到多了两个人,立刻摆起了战斗准备。

只待自己的师父一声令下。

那书生看又进来一人,还这么的看起来不好惹,但是可以看出,是以自己面前的这人为首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钱泽年,这是我弟弟钱泽农,这里是我家,你们是干什么的。”

钱泽年说完还看了一眼处在火炕上的柳青青但是眼神平静,这人的样子在林洁的眼里看起来很是理智。

“我们从京都来的,法律败坏,生活艰难,我们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一直生活下去。”

林洁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毕竟这也没什么。

“你说你是从京都来的,外面怎么样了?”

“嗯!不太好,要不我们坐下说吧!你们两位吃了没有?我们刚刚还有吃剩下没有动过的饭食。”

林洁招手让徒弟放松下来,并且自己拉开了板凳坐下。

钱泽年也拉开板凳坐下,一旁的钱泽农却坐到了炕头边。菊月塘跟着过去。

“放松点,我们怎么说都是客人嘛!以后说不定我还得让你们多关照一下。”

林洁打着呵呵说道。

钱泽年还是有点谨慎。

但是看起来是有点放松。

“你们留下来可以,但是我们家你们不能待,还请明天出去,我会找人给你们在建一个房子。”

“那建房子的途中我们先睡你这里总可以吧!”

林洁看自己对面的书生没有回答,就当是答应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谢谢了!”

嗯!钱泽年点头应到。

并走了出去,钱泽农看到也追了去。

林洁看着这二人离去,心中属实是有些讶异,自己本以为这个村子没有的,结果人家都在地下,呵呵,看起来和自己挺有缘的。

林洁又看向了还在扛边的徒弟

“你先睡吧!接下来的事情我看着就好”

“嗯!好的师父”

林洁走出门,就看到这二人,一间见屋子的进出之后又去别的地方,而他们进去过的地方最多都会出来一两位人影,或许是五六位人影,虽然有月光,但是看的并不是清楚,还有一个并不重要,所以林洁没用灵气灌眼的方式看。

不久的时间,林洁抬头看月亮的位置,现在的时间大概是在晚上八点左右。

远处走动的人影已经很多了。

就在这时出了事。

哥,哥你不能有事啊!哥!

人很远,相对于林洁来说是这样的。

见出了事情,林洁动身去看,毕竟,如果是丧尸病毒这里人也很多的如果都被感染了自己也是会很麻烦的。

奔跑着过去,一群人围着那姓钱的两人。

林洁挤进人群只见那叫做钱泽年的一只手直接没了。看那伤口,像是被什么咬断的。

想到自己等人是住在他们家的,自己如果救了他也算是还了情。

林洁上前一步,大家以为这人可以应对这样的情况,就连抱着钱泽年的钱泽农也是这样认为的。

“救救哥,救救哥。救救我哥”

林洁看到这个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被丧尸弄的之能问一旁的钱泽农。

“你哥是怎么弄的我需要对症下药。”

这人群中有个人出手叫道

“大家看他连药箱都没有怎么救啊!”

这一喊叫,让一些急迫的人们也都回过神来,纷纷斥责起来。

“你连个工具都没有,怎么救啊!你怕不是石乐志吧!”

……诸如此类的话语数不胜数。

被人这样说着,林洁都有种想法

但是钱泽农却是认定了林洁可以救自己的哥哥,不理会别人的看法说出自己哥哥是怎么弄的。

“在我赶到的地时候我和踩着一条死狗对我不断地说着丧尸丧尸。这有用吗?”

嗨~我当以为什么事呢,原来就是被狗咬而已。

就是,咱们小时候谁没有被狗咬过,去镇市里打个针就好了。

就是就是。

是啊!说的是。

林洁眼中有光的盯着自己的钱泽农,豪无听得进去,林洁看着这家伙的这样的神情说道

“我有一法子可以救你哥,但是你信我吗?”

“我信,我信,信我哥让我信你”

【怪不得,这家伙】

“那就好”

从书库中拿出一把刀出来,大家都看着地上的钱泽农,都还在疑惑愤恨为什么不信自己等人说的话,但是围观的人或许是由于角度,和事情分了神,但是就在林洁面前的钱泽农看了个真切,并且瞪大了眼睛。

林洁拿出菜刀后在众人惊疑目光中直接砍下了钱泽年的有手臂,这是从肩膀直接砍的。

钱泽年直接被疼醒了过来并且大喊大叫。

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身边一群人,自己面前又是那位市里来的人,又看到了周围那愤怒的抓起了市里来的人。

杀人啦!

杀人了

出人命啦!

这边的举动,吵醒了熟睡中的菊月塘。

菊月塘起身,看了看炕上的柳青青几眼之后出了门看到远处的那一堆人心中也惊讶了下,之后向着林洁的方向跑去。

被架起来的林洁听着这些人要把自己抓起来送给官服的人,林洁脸中露出了不屑的神态。

就在这时,菊月塘感到,看到自己师父被人架起,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就打了过来,林洁看到,大喊道

“轻点,轻点”

不一会,这里的人群被打的一个个的都躺到在了地上,并轻声叫唤着。

钱泽年看到这一幕,眼中漏出惊惧的样子,之后看向了活动手腕的林洁。

“啊!不好意思哈,这我徒弟下手没轻没重的,大家都没啥事吧?”

林洁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对着躺倒在地上的人们问到。

呜呜呜

X﹏X

一个个的都摇着头。

“徒儿,去找点结痂止血的药,这儿有个人需要救。”

“是,师父”

林洁走上前,蹲下之后看着不断朝外冒血的人,和这看不出血色的脸颊。

嗯…想了想

林洁伸手放到钱泽年的伤口上方。

输入了一道带着白色又红色的灵力输入进去。

林洁自己的灵气属性是冰与火,而这自己的冰是水中冰,而火是血下火。水中冰的属性有些弱,血下火的属性较强些。

看着出血量明显小了些,之前是在冒,这时是在滴。

“等我徒弟回来吧!你在撑一会儿”

“谢谢!谢谢!”

“呵~不用,我这是还你了,毕竟没有你的允许住了你的屋子。有些不正当。”

林洁说完之后站起身,转过头看向了徒弟离去的方向,那边是一片森林,森林后边就是一座座连起来的又说高不高的山。

“能说一下你这是怎么搞的吗?”

林洁低头看着被钱泽农所扶着的钱泽年

“之前,我和弟弟去叫躲在地下的的亲戚去了,有一家人都叫了出来,结果说是有个女孩在狗窝里不想出来,对了,那女娃一定也是丧尸。我知道你厉害快去还请你灭了她。要不然我们这一个村子都要完”

林洁扶额

“那你到时说啊!地点我又不知道。”

“弟弟你去,就,就在你六爷家”

“好,跟我来”

“嗯”

林洁跟上。

距离不远,两三步的时间当然了林洁跑起来的两三步,到了地方,让钱泽农在外头站着自己走了过去。

在这家人的门口的不远看到了一条还活着的黑犬。

林洁想到,这应该就是刚刚说的被踩得狗吧!走过去想也没想,脚上用了一个很巧妙的灵力转动方式。

一脚中踢出去,之后在这狗还没有接近那门的时候,突然炸开。贱的到处都是。

也有几滴飞射到了林洁这里,不过林洁闪了过去。

还好钱泽农站的巧妙,要不然这被飞来几滴有可能会飞到钱泽农的脸上,钱泽农身高大概一米九。

林洁走进门,便有一个声音叫喊着从左边接近。

林洁又是同样的方式,一脚左平踹的出去,在这位女娃还没有到那似是狗窝的地方,林洁看到的这女娃的姿色。

“可惜了。”

感慨了一下,这次并没有爆裂,不是力气不足,也不是出了错,而是自己灵力不够,在用了。

这一脚只是踢的飞了出去,拉远了距离。

林洁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捡起来一两个碎裂的转头。

这可能是盖房子时被打下来的转头边角料。

在手里握了握,还挺顺手的。

抬起头看到那摇摇晃晃的丧尸又站了起来,林洁一全力一扔,扔的时候发出空气的爆裂。

砰!正中,那刚刚转过身来的头颅。

转头直接从头中而过,打出了一个窟窿,丧尸倒下,而转头镶嵌在了丧尸后头的土墙上。

林洁嘴上一笑,之后转过身,出了这里,走近了等待着的钱泽农的身旁

“找人把这里烧了,消毒。”

“哦!哦!”

拍了拍他的肩膀,林洁向着来时的路折返回去。

林洁走着很快看到了,自己徒弟在给钱泽年治疗伤口。而就在这时,林洁身后传来的一股热量。

回过身,抬头看着那冲天的火光与黑烟。

“你这弟弟挺能干的啊!唉~刚刚那些人呢?”

“师父,他们回去了。有几个说是要去市里。”

“呵呵,去呗!也不知道他们去了能回来不?”

林洁笑着说道。

“行了,就这样吧!你等着你弟弟回来,我和我徒儿要去休息一会儿了。”

“好,谢谢!”

“嗐~”

林洁与菊月塘走回了那个在山丘上的小屋子。

进了门林洁看到炕上还在熟睡的柳青青,以及其不雅的睡姿,林洁看着又一次的想要画下来了。不过自己现在有点困,也就只是想了想。也只能想想了。

上炕之后离这两人远远滴。之后躺倒睡下。

撇了一眼,还在深情注视着柳青青的徒弟。

回过头看向屋顶【真舒服】

感受着身体下的热量林洁进入了睡梦中。

菊月塘也很快睡下。

这里的夜晚还是很安静的。

林洁的嘴角不由得漏出笑容。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