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置酒宴所欢
置酒宴所欢

置酒宴所欢相思意

标签: 古代言情 秦茂华 花紫溪
古代言情小说《置酒宴所欢》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花紫溪秦茂华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相思意”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堂堂的大离天子,居然为救她这么一个普通女子而受伤---------------------见霄长乐受伤,激战中的李茂全马上召集众多侍卫杀出一条安全的出路来“外头有马,公子,你们快走!”他朝两人喊道被他一吼,苏璃欢也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她再不迟疑,忙上前扶住霄长乐,两人一起朝着门外奔去外头果然停了两匹好马,苏璃欢是不会骑马的,便任由霄长乐抱着自己上了其中一匹见霄长乐双腿一夹马腹便要驾......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5 01:2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按照以往对霄长乐的了解,苏璃欢径自去了御书房。

她猜测他此时应当在批阅奏折。

果不其然,刚走到台阶下,她便看到了守在门口的李茂全的小徒弟。

苏璃欢于是含笑道“公公,麻烦您代为通报一声,便说玉露殿苏璃欢求见皇上。”

别人不知道,但是这小太监却已经从师父那里得了第一手的情报,知道眼前这位是皇上挂在心尖儿上的人。

他当下忙躬身笑道“不敢,小主请稍候,奴才这便为您通禀。”

苏璃欢含笑颔首,候在原地。

没多久那小太监就出来了,看着苏璃欢,他面露难色道“小主,皇上说他此刻政务繁忙,任何人都不得叨扰,您要不先回去,等明日皇上空了,您再过来吧?”

闻言,苏璃欢眸色微黯。

她能等得,但哥哥却是等不得了。

想到此,她浅笑道“无妨,既皇上忙,那我便在此等候,公公且忙去吧。”

小太监见她坚决,也不敢再多劝了。

如此过了一个时辰,眼看着到中午了,忽听得有脚步声自殿内传来,苏璃欢一喜,慌忙抬头。

待看到来人是李茂全,她略有失望,但很快便掩了下去,道“李公公,多谢您送来的药。”

李茂全笑道“小主客气了。那药原也是旁人拿来送我的,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说着,他看一眼苏璃欢身后正烈的日头,道“小主,皇上批了一个上午的奏折,此刻刚刚空下来,正在用午膳,您要不也先回玉露殿用膳吧?”

苏璃欢此时其实难受得厉害,她昨夜被那个刺客用强,狠狠地折腾了一番,晚上又睡得不好。早上虽吃了点,但体力依旧不支。

御书房门口比不得别处,不仅不能坐,还要站得直直的,否则便是对圣上不尊,她强撑着站了一上午,早已经觉得头晕眼花了。

她知道李茂全是好意,先前她还是苏若程的时候,这位大内总管也没少帮过她。

可是,今日她却没办法领情。

“多谢公公关心,璃欢还不饿。”

“唉……”见她那倔强的模样,李茂全长叹了一口气,“小主认识皇上也有三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明白吗?上午虽说奏折颇多,可是皇上若是想见您,总归是能挤得出时间的。”

他的言外之意是霄长乐不想见她,故意晾着她。

这个苏璃欢又何尝不明白?

先前她还是苏大人的时候,每次在御书房伺候,即便他再忙,也总是有跟她说话的空闲的。

往事不可再追。越想,越觉酸涩。

“李公公,”苏璃欢咬唇,轻声道“我知道皇上因为先前我欺骗他的事生气,现在我已经知错了,也付出了代价,我只想见他一面,亲自跟他认错。”

这下,李茂全也是没法子了。

这两个人,一个人有意的时候,另一个人无心。现在无心的那个人终于有心了,可是里头那位,却又开始过不去了。

可怜他们这些当奴才的唷!

夹在中间,两边都要小心伺候着。一个不当心,便要小命不保。

李茂全于是道“那奴才再进去瞧瞧。”

苏璃欢明白,他这是要替她再传话了,当下感激道谢。

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里头一个小太监出来道“皇上口谕,宣苏小主觐见。”

苏璃欢闻言,松了一口气,忙让兰馨给她整理一下着装,这才随着小太监进去了。

多日未见,御书房还是老样子,一应陈设均跟先前毫无二致。

只是这殿中的主人,却有些不同了。

苏璃欢一步步走入殿内,悄悄地打量正坐在桌前的霄长乐。

他穿着一袭宝蓝色交领直身式龙袍,领上和前襟绣着四团龙,不过是普通的便服,却衬得整个人洒然出尘、龙章凤姿,俊美得不象话。

只是气色看上去不大好,不知是不是因上次的伤还没恢复的缘故。

“瞧够了么?”蓦地,原本用膳的人抬起头来,淡淡问道。

他的语气,冷淡至极。

苏璃欢心中一阵难受,默默跪下行礼“民女苏璃欢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清醒的时候以本来面目见他。

可是霄长乐看上去毫不吃惊。

他斜瞥她一眼,也不叫她起身,只似笑非笑道“苏卿,好久不见。”

苏卿。

苏卿!

苏璃欢瞬间背上一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慌忙磕头,额头紧贴着地毯,恭声道“民女假冒兄长,欺君罔上,死一万次亦不足惜。只是此事乃民女一人作为,与兄长及家人无关,求皇上明察。”

又是兄长和家人……

假扮男装是为家人!不敢承认身份是为家人!甘愿受死也是为了家人!

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实,但亲耳听她说出来,依旧如此刺耳。

那他呢?

她又将他置于何地?

霄长乐胸中涌出滔天怒意,他蓦地抬手,将一桌尚未动筷的珍馐尽皆掀翻在地。

碗筷坠地的声音让苏璃欢微微一抖,可是很快,她头又埋得更低了。

此前,她在他面前时,何曾有过这般姿态?

霄长乐冷哼一声,淡淡道“原是朕消息不通,不知今日乃是苏小姐与沈大人成亲吉日,时辰也不早了,苏小姐还是先行出宫,准备婚礼吧。”

苏璃欢就是再傻,也知他此刻说的是气话。

他是天子,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耳目?

他分明就早已知晓今日是什么日子,所以才故意选在昨夜将她宣入宫来。

来之前,苏璃欢本来还有些担忧,可是此刻,她倒是放心了。

既然他还在意,那么就说明她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席之地的。

既如此,她便曲意讨好就是了。

于是苏璃欢抬起头来,睁着一双澄澈的眸子看着他,含羞带怯地道“皇上,与沈公子的婚事,民女也是被逼无奈。民女一直心悦皇上,只是不敢表露自己的身份,故而才一直苦苦压抑。”

她话落,霄长乐薄唇微勾,轻笑道“哦~是么?”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