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月前与君伴

>

月前与君伴

相思意著

本文标签:

《月前与君伴》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相思意”的原创精品作,苏璃欢霄长乐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br>杜若领命,请苏若程坐于桌边,伸指给他认真把起脉来。<br>苏章在一旁瞧着,简直心惊肉跳。<br>他忍不住看一眼薛紫苏,在接触到对方投来的安抚的眼神后,才稍稍缓和了些。<br>片刻后,杜若松开苏若程的手,走至霄长乐面前躬身回话道:“回皇上,苏大人的确顽疾缠身,不过从脉象上看,他的病症诊疗得当,不出几日,应当便大好了。”<br>他话落,苏氏父子及薛紫苏均不约而同松了口气。<br>听见苏若程无大恙,霄长乐也甚为高兴。<br>不过看着这满屋成堆的人,他感觉实在是说话不便。<br>于是挥手道:“你们且去外边候着吧,朕再跟苏卿说点事。”<br>“是。”众人于是均躬身退出。<br>绕过屏风走至外堂,还没出清苑,忽听门外廊上一人笑道:“哥哥,我换好了,你快瞧瞧。”<br>是一道极为悦耳动听的声音。<br>然而,听见声音的人,却同时脸色大变。<br>“胡闹!”苏章当先一步冲出门外,朝穿着一身绿衣的苏璃欢怒斥道:“你哥哥正病着,你怎地还来此处扰他?”<br>“爹?”苏璃欢尚未明白发生了何事,她几年未着女装了,正十分高兴,见着苏大学士,忍不住提起裙裾微微转了一个圈,而后笑道:“这是哥哥送给我的,好看么?”<br>自然是好看的。<br>可是,现在哪里是能说这个的时候?<br>苏章心中着急,对着女儿也没什么好脸色。<br>他脸色骤沉,厉声道:“为父方才说的话你没听见么?快回去!”<br>“爹,您怎么了?”苏璃欢不明所以地看着他。<br>恰在此时,李茂全听了片刻,也走了出来。<br>他想着他们父女吵架便吵架,但是影响了皇上和苏大人谈心便不好了。<br>正想着劝他们换个地方,然而一看到苏璃欢的脸,便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忘在了脑后。<br>“这……”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身女装的苏璃欢,“苏……苏大人?”<br>他说完,又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说明明青天白日的,怎么倒像见鬼了?<br>这边,苏璃欢的震惊不比他小。<br>看到李茂全的一瞬间,她立马便明白了爹爹为何对她如此疾言厉色。<br>她下意识地便要脱出喊一句“李公公”,然后话到唇边,她迅速地反应了过来,忙朝李茂全行了个敛衽礼,而后朝苏章撒娇道:“爹,原来是有客人来了,您怎么不早说?那女儿这便先回房了。”<br>说着,也等不及苏章答应了,便忙带着丫环兰馨逃也似地往外跑。<br>等到女儿一走,苏章忙朝李茂全笑道:“叫公公见笑了,这是苏某的女儿,跟犬子乃是龙凤胎,她一直足不出户地在家里,被我夫人宠得没上没下惯了,刚刚冲撞了公公,您别见怪。”<br>苏章这么一说,李茂全才明白过来。<br>“哦,龙凤胎啊?难怪这般像!”<br>说完,他又笑道:“苏大人,您可真是好福气啊。”<br>“是。”苏章强笑着回应。<br>却说外头闹出了这一番的动静,但是里面倒是十分安静。<br>霄长乐离了椅子,踱步在房中走了一圈儿,而后朝苏若程笑道:“苏卿,你这屋子布置得倒甚是雅致。”<br>苏若程此刻其实心中紧张极了,虽然苏章与苏璃欢都在他面前说了皇帝的性情、喜好,但是他还是不敢说话、不敢动作,怕有丝毫的出错。<br>此刻听见霄长乐的话,他忙道:“多谢皇上夸赞。”<br>霄长乐总感觉今日苏若程在他跟前比往日多了一份疏离感,他想了想,以为他还在为那日的事情生气,于是道:“朕那日的话,爱卿千万莫放在心上。”<br>那日的话?<br>这话听得苏若程云里雾里。<br>按理说朝中发生了任何事,妹妹都是一五一十讲给了他听的。<br>怎么此刻他却不懂皇帝的意思呢?<br>还不待他想明白,只见霄长乐轻轻抚着窗前的一盆兰草,淡笑道:“君子不强人所难,爱卿既不愿,朕今后自会断了念想。”<br>说完,他又看一眼垂手站在那里的苏若程,想从他面上看出一丝一毫的难过。<br>但他失望了。<br>听完他的话,苏若程只是微微有些疑惑,但是很快便露出更加恭敬的表情,低头恭声道:“微臣遵旨。”<br>一下子索然无味,霄长乐淡淡道:“爱卿好生歇着吧,盼早归朝堂。”<br>“臣恭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苏若程忙跪下磕头拜送。<br>霄长乐出了清苑,苏章自是各种挽留,想请他在府中用膳。<br>然而他此刻委实情绪不佳,挂在心上的人谨守着君臣之礼,对他没有丝毫的意思,他是有苦难言,又不能为外人道,却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自然是直接推拒了。<br>直到送他出了府门,苏章这才收了一直的强颜欢笑,忙令下人将府门紧闭,而后匆匆走至苏若程的清苑。<br>到了那里,人都聚齐了。<br>除了苏若程,还有苏夫人、苏璃欢。<br>“程儿,刚才没露馅吧?”苏章问道。<br>苏若程摇摇头。<br>“爹,皇上怎么忽然来了?”苏璃欢问。<br>“哎,我也不知他怎么忽然来了兴致。”<br>苏章说完,总觉得哪里不对。<br>于是盯着女儿,沉声道:“欢儿,你老实跟为父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br>本朝皇帝是明君,的确曾探望过病重的臣子。<br>但那臣子是三朝元老,七十多岁的人了。<br>而苏璃欢假扮的苏若程,不过是小小的六品翰林院侍读。<br>怎么想都是说不过去的。<br>苏章话落,苏若程也看着妹妹,神色凝重地道:“欢儿,方才皇上跟我说,‘君子不强人所难,爱卿既不愿,朕今后自会断了念想。’他这话,你可知是何意?”<br>宛如一滴水溅入了滚烫的油锅,苏若程这句话一说完,苏章和苏夫人瞬间更加吃惊起来。<br>“欢儿,”苏夫人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惊慌中眸中已经带了泪,她颤声道:“皇上……皇上已经发现你的身份了?”<br>“娘,不是的。”<br>没想到她苦苦藏着的隐秘,没想到还是被家人知晓了。<br>苏璃欢尴尬地道:“皇上以为女儿是男子,对我……对我有龙阳之好。”<br>房内一下子静了一瞬。<br>很快,苏若程便开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来源:zsy   主角: 苏璃欢霄长乐   更新: 2023-01-25 02:07: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以苏璃欢霄长乐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月前与君伴》,是由网文大神&quot;相思意&quot;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离开苏府的时候,苏璃欢抬头看一眼天空夜空中,繁星满天,月色皎皎,像极了大半月前在京郊那一夜看到的月光她又想到霄长乐不知他的伤怎么样了?知道她是女子,他是何反应呢?愤怒吗?她心中忐忑,忍不住问李茂全:&quot;李公公,皇上他……这几日可好?&quot;&quot;这个稍候您见了便知,恕奴才不便多言&quot;李茂全笑眯眯地道,对她的态度与先前并无二致苏璃欢看他那样子,便知是问不出什么了,于是只好忐忑地上了软轿越靠近皇权的中心......

第17章


按照以往对霄长乐的了解,苏璃欢径自去了御书房。



她猜测他此时应当在批阅奏折。



果不其然,刚走到台阶下,她便看到了守在门口的李茂全的小徒弟。



苏璃欢于是含笑道:“公公,麻烦您代为通报一声,便说玉露殿苏璃欢求见皇上。”



别人不知道,但是这小太监却已经从师父那里得了第一手的情报,知道眼前这位是皇上挂在心尖儿上的人。



他当下忙躬身笑道:“不敢,小主请稍候,奴才这便为您通禀。”



苏璃欢含笑颔首,候在原地。



没多久那小太监就出来了,看着苏璃欢,他面露难色道:“小主,皇上说他此刻政务繁忙,任何人都不得叨扰,您要不先回去,等明日皇上空了,您再过来吧?”



闻言,苏璃欢眸色微黯。



她能等得,但哥哥却是等不得了。



想到此,她浅笑道:“无妨,既皇上忙,那我便在此等候,公公且忙去吧。”



小太监见她坚决,也不敢再多劝了。



如此过了一个时辰,眼看着到中午了,忽听得有脚步声自殿内传来,苏璃欢一喜,慌忙抬头。



待看到来人是李茂全,她略有失望,但很快便掩了下去,道:“李公公,多谢您送来的药。”



李茂全笑道:“小主客气了。那药原也是旁人拿来送我的,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说着,他看一眼苏璃欢身后正烈的日头,道:“小主,皇上批了一个上午的奏折,此刻刚刚空下来,正在用午膳,您要不也先回玉露殿用膳吧?”



苏璃欢此时其实难受得厉害,她昨夜被那个刺客用强,狠狠地折腾了一番,晚上又睡得不好。早上虽吃了点,但体力依旧不支。



御书房门口比不得别处,不仅不能坐,还要站得直直的,否则便是对圣上不尊,她强撑着站了一上午,早已经觉得头晕眼花了。



她知道李茂全是好意,先前她还是苏若程的时候,这位大内总管也没少帮过她。



可是,今日她却没办法领情。



“多谢公公关心,璃欢还不饿。”



“唉……”见她那倔强的模样,李茂全长叹了一口气,“小主认识皇上也有三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明白吗?上午虽说奏折颇多,可是皇上若是想见您,总归是能挤得出时间的。”



他的言外之意是霄长乐不想见她,故意晾着她。



这个苏璃欢又何尝不明白?



先前她还是苏大人的时候,每次在御书房伺候,即便他再忙,也总是有跟她说话的空闲的。



往事不可再追。越想,越觉酸涩。



“李公公,”苏璃欢咬唇,轻声道:“我知道皇上因为先前我欺骗他的事生气,现在我已经知错了,也付出了代价,我只想见他一面,亲自跟他认错。”



这下,李茂全也是没法子了。



这两个人,一个人有意的时候,另一个人无心。现在无心的那个人终于有心了,可是里头那位,却又开始过不去了。



可怜他们这些当奴才的唷!



夹在中间,两边都要小心伺候着。一个不当心,便要小命不保。



李茂全于是道:“那奴才再进去瞧瞧。”



苏璃欢明白,他这是要替她再传话了,当下感激道谢。



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里头一个小太监出来道:“皇上口谕,宣苏小主觐见。”



苏璃欢闻言,松了一口气,忙让兰馨给她整理一下着装,这才随着小太监进去了。



多日未见,御书房还是老样子,一应陈设均跟先前毫无二致。



只是这殿中的主人,却有些不同了。



苏璃欢一步步走入殿内,悄悄地打量正坐在桌前的霄长乐。



他穿着一袭宝蓝色交领直身式龙袍,领上和前襟绣着四团龙,不过是普通的便服,却衬得整个人洒然出尘、龙章凤姿,俊美得不象话。



只是气色看上去不大好,不知是不是因上次的伤还没恢复的缘故。



“瞧够了么?”蓦地,原本用膳的人抬起头来,淡淡问道。



他的语气,冷淡至极。



苏璃欢心中一阵难受,默默跪下行礼:“民女苏璃欢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清醒的时候以本来面目见他。



可是霄长乐看上去毫不吃惊。



他斜瞥她一眼,也不叫她起身,只似笑非笑道:“苏卿,好久不见。”



苏卿。



苏卿!



苏璃欢瞬间背上一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慌忙磕头,额头紧贴着地毯,恭声道:“民女假冒兄长,欺君罔上,死一万次亦不足惜。只是此事乃民女一人作为,与兄长及家人无关,求皇上明察。”



又是兄长和家人……



假扮男装是为家人!不敢承认身份是为家人!甘愿受死也是为了家人!



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实,但亲耳听她说出来,依旧如此刺耳。



那他呢?



她又将他置于何地?



霄长乐胸中涌出滔天怒意,他蓦地抬手,将一桌尚未动筷的珍馐尽皆掀翻在地。



碗筷坠地的声音让苏璃欢微微一抖,可是很快,她头又埋得更低了。



此前,她在他面前时,何曾有过这般姿态?



霄长乐冷哼一声,淡淡道:“原是朕消息不通,不知今日乃是苏小姐与沈大人成亲吉日,时辰也不早了,苏小姐还是先行出宫,准备婚礼吧。”



苏璃欢就是再傻,也知他此刻说的是气话。



他是天子,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耳目?



他分明就早已知晓今日是什么日子,所以才故意选在昨夜将她宣入宫来。



来之前,苏璃欢本来还有些担忧,可是此刻,她倒是放心了。



既然他还在意,那么就说明她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席之地的。



既如此,她便曲意讨好就是了。



于是苏璃欢抬起头来,睁着一双澄澈的眸子看着他,含羞带怯地道:“皇上,与沈公子的婚事,民女也是被逼无奈。民女一直心悦皇上,只是不敢表露自己的身份,故而才一直苦苦压抑。”



她话落,霄长乐薄唇微勾,轻笑道:“哦~是么?”

《月前与君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