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南宫玥

标签: 南宫玥 武侠修真 萧奕
武侠修真类型《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现已上架,主角是南宫玥萧奕,作者“南宫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她身旁的丫鬟六容见自家小姐如此气愤,便开口道:“大姑娘莫要生气,您这是忍辱负重,总算方先生也答应既往不咎了”苏卿萍沉默不语今早,她咬牙跟方先生下跪认错,勉强过了这关,可是问题仍然存在——今天方先生又布置了绘画的功课,自己又如何是好呢?她走到窗前,看着铺开在书桌上的一张画纸,只见米白色的宣纸上,画了一幅“河畔垂柳”图河水是一条条的波浪线,笔法单一,而那垂柳已经快看不出是树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5 04:0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南宫玥的速度太快,白慕筱根本毫无所觉。

只突然觉得阳光分外刺眼,一种头晕目眩的额感觉而来,身体竟绵软地向后倒了过去……

不!

她在心里发出尖叫。

她本来只是想做戏给苏氏看,却没想到弄假成真,真的掉了下去!

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玥试图拉住白慕筱,可是白慕筱却清高地甘愿自罚,硬是松手让自己掉入了池塘中。

“扑通!”池中溅起三尺高的水花,白慕筱狼狈地在水中挣扎。

苏氏吓得面色发白,赶忙叫道“快!还不如救表小姐上来!”

“扑通扑通”两声,两个婆子立刻跳入池中营救。

而南宫玥静静地看着水池,心里讽刺地笑了。

这池水才两尺深,淹不死人,算是便宜她了!

两个婆子飞快地将白慕筱从池中捞了起来,只见她现在原本非常可爱的丱发已经散乱下来,桃红色的刻丝袄儿更是完全湿透了,如落汤鸡一般,狼狈不堪。

南宫玥心里暗笑,但表面还是一脸担忧地凑到白慕筱身边,问道“筱表妹,你没事吧?都怪我,没有拉住你……”

白慕筱皱了皱眉,第一次觉得她这个性子软和的玥表姐好像有点怪怪的,可是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又确信玥表姐确实没有推自己下水……

既然这罪也受了,她便装出乖巧的样子,点了点头,“玥表姐,我只希望你和二舅母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玥表姐,你不会因此以后就不跟我玩对不对?”

“嗯,我会陪你……好好玩。”南宫玥点点头,嘴角那意味深长的笑意让白慕筱微愣,不由细细地打量她。

白慕筱看到南宫玥的眼神,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可是再看去时,却见南宫玥没有丝毫异样。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响彻整个院落。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东次间的侧门中走出两道修长的身影,正是南宫家的族长南宫秦,和南宫玥的父亲南宫穆。

他们兄弟二人外出访友三日,刚刚归来。

南宫玥看见父亲,瞳孔猛缩,嘴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

前世,自从娘亲发疯,父亲就对娘亲日渐冷落,后来她被外祖父接走,父亲也从未来外祖父加看望过她,甚至从没送过一封书信,直到十三岁才再次回到南宫家……

南宫玥下意识地朝母亲林氏看去,只见母亲正痴痴地看着父亲,嘴角微勾,眼里更是藏不住的喜悦与眷恋。

赵氏立刻上前,从南宫玥重病,到林氏来苏氏这里求药,跟着南宫昕在花园意外落水,以及最后元凶竟是白慕筱,把这三日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求药?

南宫玥记得,前世在她还在昏迷的时候,林氏曾来老夫人这里求取玄黄玲珑参为自己治病。

玄黄玲珑参可以起死回生,堪称举世罕见的灵药,乃是娘亲陪嫁之物。

几日前,皇帝的爱妃柳妃突然得了怪病,祖母苏氏便从娘亲那里讨了玄黄玲珑参,打算进献给皇帝以表忠心。

娘亲献出玄黄玲珑参本来该记上一功,可谁知几天后,南宫玥忽然发了高烧,娘亲爱女心切,只能自己去求苏氏赐还玄黄玲珑参。

也因此,让苏氏对她和娘亲更加厌恶。

南宫秦和南宫穆听完之后,皆是震惊,没想到他们出去不过三日,家里竟然发生这样的大事。

“若颜,”南宫穆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差点溺亡,立刻叫着林氏的名字,担心的问道,“昕哥儿他……他现在可好?”

“相公,昕哥儿已经没事了。”林氏缱绻地看着丈夫,柔声回答道。

南宫秦温和的目光落在南宫玥身上,透着关怀,“玥姐儿,你大病初愈,看来面色不佳,现在可有不适?”

南宫玥摇了摇头,微笑答“多谢大伯父关心,玥儿已经大好。”

她虽是这么说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面虚体弱。

南宫秦顿了顿,看向苏氏,突然道“母亲,玄黄玲珑参本来就是弟妹的陪嫁之物,如今玥姐儿身体不适,理应给她服用才是。”

闻言,苏氏脸色一变,这玄黄玲珑参是她打算向皇家示好的工具,家中一个无关轻重的小姐,又怎么比的上整个家族的利益?

南宫玥自然看出祖母的心思,心中嘲讽不已,嘴上却大方地笑道“谢谢大伯父,玥儿已经没事了,柳妃娘娘久病不愈,定比玥儿更需要那玄黄玲珑参。”

想在南宫家待下去,赢得苏氏的喜爱必不可少。
今世既然她已经醒了,不如把玄黄玲珑参给苏氏做一个人情。

苏氏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看向南宫玥的眼里,也有了几分喜欢。

既然南宫玥这么说了,南宫秦也不再勉强。

折腾了大半天,众人与苏氏告退后,都一一散去,看似平静,却是各怀心思。

从荣安堂出来,南宫玥便和双亲去了林氏的浅云院探望南宫昕。

南宫昕已经十一岁了,本应该早就搬到外院去住,可是因为他智力有亏,林氏不放心他,因而苏氏也就由着林氏留他在浅云院的厢房住着。

南宫玥三人一进厢房,南宫昕便高兴地迎了上去,“娘亲,爹爹,妹妹,你们回来了!”

俊美的少年嘴角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容,他仿佛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

林氏每一次看到这样的长子,就会心痛。
曾经他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三岁识千字,四岁背古诗,五岁读四书……

连公公南宫皓在世时都说昕哥儿是家族百年罕见的天才,将来足以封侯拜相,却不想在五岁那年竟发生了那样的悲剧!

南宫昕突然神秘兮兮地把右拳放到了南宫玥跟前,“妹妹,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南宫玥楞了一下,这时才想起,哥哥被从湖里救起来的时候,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东西。

当时她没工夫理会,现在才想起来,哥哥手里攥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