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升迁诡云
升迁诡云

升迁诡云不否

标签: 张悦 现代言情 石更
主角石更张悦的现代言情小说《升迁诡云》,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不否”,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张悦开门说道之前石更每天晚上一般都是八点道八点半之间到张悦房间来给她治疗腰伤,今天张悦见时间过了九点了石更迟迟没来,就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他还是来了石更进屋说道:“我和一个朋友出去吃饭了,刚回来”张悦进了卧室,把衬衫掀起来露出腰部,然后趴在了床上张悦身上的衬衫是白色的,很薄恨透,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黑色的衣服要是放在往常,面对这种犹抱琵笆半遮面的诱人景象,石更......
状态:连载中 时间:01-26 00:3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陈先生,对不起,多有得罪,多有得罪,还请您千万不要怪罪!”

此刻吴汉青吓得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

开玩笑啊!

狼牙会长,那是全市商人都要巴结的存在!

狼牙在电话中说得很明白,陈天龙是他大哥!

得罪狼牙,常青墓园不保。

得罪了狼牙的大哥,恐怕他辛苦打拼了一辈子的吴氏殡葬公司都要关门吧?

而见吴汉青如此恭敬,纪秋水脸上的惊色更浓了!

陈天龙这五年到底做什么去了!

他不仅战斗力超群,而且……吴汉青竟然对他这么恭敬?

“带上这群人赶紧滚蛋,我老婆还要祭拜爷爷呢。”

“是!”

吴汉青不敢多言,连忙招手喊来几个躲在旁边不敢说话的工作人员,将李文浩拖走。

那些早已爬起来的打手们,更是一刻也不敢多留!

“李文浩的下场,知道怎么安排吧?”

陈天龙冷不丁冒出一句。

吴汉青吓了一跳,连忙道“知道,知道,这小子敢挖人祖坟,我会让他接下来几年在监狱里度过的!”

“嗯。”

陈天龙这才挥了挥手,牵起纪秋水的手,向纪家老爷子的坟前走去。

直到整个墓园清静下来,纪秋水这才回过神。

她震惊地看向陈天龙,道“你这五年到底干什么去了,你怎么……那么厉害?”

陈天龙微微一笑,道“当兵去了。”

“……”

纪秋水一脸惊讶。

就算当兵,战斗力也不会这么恐怖吧?

“那……吴汉青呢?”纪秋水又问道。

陈天龙挑了挑眉,道“我……以前执行任务救过他。”

“哦……”

纪秋水点了点头,有些感慨。

她还以为陈天龙是个什么大人物呢,连吴汉青都要听他的,原来吴汉青只是欠了他一个人情。

如今人情还了,吴汉青和陈天龙也就没什么瓜葛了。

一念及此,纪秋水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接着,她将目光投向爷爷的墓碑,心情缓缓沉重起来。

幼时和爷爷在一起的全部记忆,像电影一样从脑海中掠过。

她眼眶红红的。

陈天龙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在这儿和爷爷说会心里话,自己则去车后备箱取了水果和花篮送过来。

纪秋水真的很爱她的爷爷,在坟前一跪就是很久。

陈天龙在旁边一直陪着纪秋水,直陪到天色昏沉。

如果不是一通电话打来,纪秋水恐怕要入夜才肯走。

“喂,妈,怎么了?”

纪秋水擦干眼泪,接通电话,接着,脸上便流露出一抹忧色。

“什么!”

“好,知道了,我这就赶过来!”

挂断电话后,纪秋水冲着陈天龙道“爸妈在金桂酒店和大伯一家发生了争执,咱们快过去看看。”

五年前,正是大伯一家撺掇老太君将纪秋水一家逐出家门。

几年来,大伯一家和他们一家争执不断,闹了不少别扭,所以纪秋水满面愁容,很是担忧。

“好,我陪你。”

陈天龙点了点头,接着眼中掠过一抹浓浓的煞气!

他这次回来,为的就是保护纪秋水不受伤害。

大伯一家屡屡刁难,如今也是时候帮秋水反击了!

……

晚上六点半,金桂大酒店外面。

当陈天龙二人赶到的时候,刘桂兰夫妇正在酒店外面掐着腰,气得满脸通红。

台阶上,站着纪海洋一家人。

“妈!”

纪秋水一下车,便快步来到刘桂兰身边,蹙眉道“妈,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爸不是来参加酒会吗,怎么闹起来了?”

今天江南市新任商会会长狼牙上任,在金桂大酒店举办招标酒会。

这一点在墓地打电话的时候,纪秋水就已经知道了。

“我们闹?”

刘桂兰咬着牙,跳脚骂道“他们邀请我们来参加招标酒会,结果到了酒店门口,才说想进酒店需要持有狼牙会长发出去的龙形徽章!我和你爸哪有这象征受邀资格的龙形徽章?他们不是摆明了羞辱我和你爸吗?”

“就是故意羞辱你们,怎么了?”

纪海洋身后,一个中年人轻蔑一笑。

这中年人正是纪海洋兄妹的父亲,纪秋水的大伯——纪岩。

纪岩指了指纪海柔身边的年轻男人,得意地道“同样是女婿,我女婿宋胜,年纪轻轻就开了一家胜海商贸公司,所以才有资格获得龙形徽章,领着我们一家人进去!”

“你女婿呢?却只是个消失了五年的废物流浪汉罢了!”

“有本事,让你们的好女婿,也得到狼牙会长的认可,得到徽章啊!”

纪岩说完,纪海洋兄妹立马抱起胳膊,满脸得意骄傲。

“纪秋水,我说过,今晚酒会,会让你们一家颜面扫地,怎么样?”

纪海洋冷笑道“白天丢的面子,那就晚上找补回来!对付你们一家,就像碾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还有你这个废物!”

纪海柔怨毒地扫了陈天龙一眼,道“还对我动手,我要让你们一家,从面子到里子,都彻底被踩进尘埃里,再也无法翻身!”

“他就是纪秋水的那个流浪汉野男人吗?”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众人将目光投向了纪岩旁边的那个老太太身上。

这个不怒而威的威严老太太,正是如今手握纪家和纪氏集团大权的纪家老太君!

她此刻正轻蔑地看着纪秋水和陈天龙。

“奶奶,就是这废物!”

纪海柔立马怨毒地回答道。

“哼!”

老太君顿了顿拐杖,冷哼道“这样让纪家蒙羞的废物,居然还收留他,真是丢不完的脸!”

听到纪海洋一家的羞辱,纪秋水的眉头立马紧紧地皱了起来。

“你听听,你听听!这就是你们纪家的好亲戚!”

刘桂兰更是气得浑身乱颤,恼怒不已。

只不过这一次,她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陈天龙,恼火地道“我给我女儿打电话,你这个废物跟来干嘛?你还嫌我们一家丢脸不够多吗?如果不是你这个废物,我们一家怎么会落到如今这副田地?”

“妈!”

纪秋水蹙眉劝了一声。

“纪秋水,你就别劝了!”

纪海柔冷笑一声,道“这种废物男人,要是我和他生活在一起,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海柔啊,你怎么能拿这种废物跟我比呢?我可是被狼牙会长认可的杰出年轻企业家啊!”

宋胜手持徽章,炫耀地挥舞了两下,满脸的骄傲。

“对对对。”

纪海柔立马道“这种废物,怎么能和我最棒的老公比呢?”

听到这句话,刘桂兰更是面色滚烫,丢脸无比。

连纪秋水也低了低头,有些难堪。

“呵呵。”

而这时,陈天龙终于勾起唇角,冷笑一声。

纪海柔先是一愣,接着厉声喝道“你笑什么?”

陈天龙扫了一眼宋胜等人,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

“宋胜拿着一个黑市里买来的假徽章,你们这些人还就真信了?”

“恐怕,他连酒店的门都进不去!”

此言一出,宋胜勃然大怒!

“你放屁!这徽章是老子花……老子托人要来的,怎么可能是假货?”

虽然从朋友手中买来花了一百多万,但宋胜很清楚,这绝不可能是假货!

“另外……”

陈天龙并没有搭理暴怒的宋胜,而是缓缓发了一条短信给狼牙。

接着,他微微昂首,继续道

“你们信不信,我不用徽章,也能带着我老婆一家人,进入晚上的酒会?”

此言一出,纪海洋等人顿时嗤笑出声。

“这可是狼牙会长的招标酒会,没有徽章,擅闯就是闹事,你怕是想吃牢饭了!”

“废物就是废物,牛皮吹得可真够大的!同样是女婿,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宋胜是什么人,他会拿假货忽悠人吗?嫉妒心作祟的小人啊,就知道给我家宋胜泼脏水。”

此刻,不仅纪海洋等人嗤笑不断。

刘桂兰的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你这个废物,能不能别再说了!你还嫌我们不够丢人吗?”

纪峰也冷冷地看向陈天龙,对这个口出狂言的废物女婿,很不满意!

他们可以进不去酒会,但要是吹牛,不是更丢脸吗?

“天龙……”

纪秋水也皱了皱眉。

虽然刚才在墓地,陈天龙确实帮了她一把。

但陈天龙认识一个殡葬老板有什么用?

这个人脉用处不大,毕竟谁家会天天死人呢?

这个人脉,对现在的局势,更加没用啊!

陈天龙,竟真是个哗众取宠的人吗?

“啧啧啧,堂妹啊,这是你自己选的男人,可不怪我们呦,我们得进招标会喽。”

这时,纪海柔讥笑一声,接着便挽起宋胜的胳膊,笑嘻嘻地向酒店正门走去。

老太君和纪岩看也没看他们一眼,紧跟着走了上去。

纪秋水眼眶通红,失望至极。

“都是你这个废物!”

纪峰怒斥道“同样是纪家嫡系,老大一家能参加的招标会,我们却参与不了!这些羞辱,都是你这个废物带来的!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爸。”

陈天龙自信地摇了摇头,道“我刚才说过了,他们一家进不去这场招标会。”

“你放屁!”

见陈天龙还在口出狂言,纪峰怒不可遏。

纪秋水更是失望透顶。

只是就在纪秋水想要说些狠心的话时,一道厉喝声却骤然自酒店门前响起。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用买来的假货蒙骗过关?这枚徽章没有得到狼牙会长的认证!”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