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胭脂无泪妾无悔

>

胭脂无泪妾无悔

芸若著

本文标签:

《胭脂无泪妾无悔》,书中的男女主角是芸若暮莲澈,这是一本由作者“芸若”编写的甜宠文,内容简介:夜色是那般的深沉宁远,倚窗而望,远远的一片漆黑中,偶尔的星星点点的光亮不知是哪个富人家的风灯,却给这黑夜映照了点点光明。<br>芸若轻轻的一声叹息,那夜的宁静与美丽却被着眼前的繁华与盏盏的大红灯笼破坏了一切。<br>月上梢头,真美的意境,也让她忽略了窗外的喧嚣与热闹,日复一日的数着日子,也数着自己通向自由的那一刻。<br>可是为何,那一刻始终也未曾降临。<br>从不知道泪落的感觉,因为她已习惯。<br>“小姐,红姨还在怨你呢。”丫头水离悄声的念叨着。<br>慢慢的回首,“水离,明儿开始多画一些画吧,这样红姨便会开心了。”她的画是京城里的一绝,也是明夕画馆红极一时的保证,红姨不过是贪念着那位贵公子的银两,她却不屑,说好了的,每个月的上中下三旬只会各自闲出两日来侍客,这是她的坚持,否则她宁愿死。<br>“唉,小姐,不是我说你,这京城里所有的画师那做画的速度又哪里有几个象你这样拼命的,一日里连三个时辰也睡不饱,瞧,你的面色又不好了,快些歇息吧。”<br>“嗯。”芸若轻轻的低应,伴着的是她的些许无奈,她是京城里最著名的蝶恋水榭红级一时的艺妓,其实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屈辱了,能活到今天已是属于她的奇迹,似乎冥冥中一直有一个人在悄悄的支撑着她的心,告诉她她要好好的活着,因为那是她的祈愿。<br>于是,她便活过了生命中的每一日,只为那模糊的似曾有过的感觉。<br>水离慢慢将门外粗使的丫头们送过来的热水一桶桶的注进了浴桶,满室的水汽顿时蒸腾,“小姐,水好了。”<br>芸若静静的转身,眸光里是刚刚才淡去的月色的美好,真想走在那月色里体验一分自在的快乐,可是那斑驳中的一切却是她遥不可及的一个梦,除了她的小屋,所有的所有都是不属于她的世界,虚无似梦。<br>薄如蝉翼的纱衣褪去后是一身樱桃红的长裙,曳地的裙摆在抖落中仿佛绽开了一朵朵的花瓣,美丽了一室的氤氲,也让她宛如仙子般清灵淡雅。<br>眉间的许多愁在水气中慢慢的舒展开来,每一日的沐浴是她一天之中最轻松畅快的时光,洗去一身的尘埃,让心与洁净一起飞扬。<br>是的,她喜欢干净。<br>干干净净的做人。<br>可是这样深的泥潭,想要干净,那么付出的便是无尽的辛酸与苦痛。<br>月色从窗子里透过了窗纱依然撒了进来,水离在她踏入浴桶中的那一刻已依着她的习惯将室内一只只的蜡烛熄灭了。<br>刹那间的黑更让她远离了窗外的欢声笑语,仿佛未曾听见一般,她满足的靠在木桶的边沿上,温热的水包裹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流动中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渴望自由的心。<br>水离悄悄的退了出去,只把她的世界还回给了她。<br>这是从芸若记事以来就不曾改过的习惯,喜欢孤单,因为孤单可以让她感受纯静。喜欢宁静,因为宁静了才有自由的味道。<br>水,轻轻的撩起,长长的发在水中飘浮如墨莲般妖娆。<br>闭目享受着这属于她的自在,真想让这一刻永远永远的停伫,可是更漏子里的水却还在一滴一滴的滴落,时间早已过了三更天了,又一夜即将过去,可是明天呢,日复一日的是她没有尽头的无依。<br>雕花的桌子上是一幅未完成的画,即使再番疲累,她却甘之如饴的画了一幅又一幅的画,虽然她的画也被换成了银子,但是那也可以为她换来暂时的安宁,可以让她更有尊严的活在人世间。<br>悠闲中,水温还是渐渐的凉了,芸若只得不情愿的起身,一身的水珠抖落,拿起浴桶边长椅上的衣衫时,却顿觉那窗子前的窗纱忽地飘起,夜色更加清晰的送到了她的面前,可是那混合着蝶恋水榭的大红灯笼送过来的光线中,却分明有一抹身影迅速的跳进了窗内。<br>“啊……”她下意识的一声低喊,手中的衣衫便不期然的掉落在已然冷却的水中。<br>一只手冰冷的及时的送到她的面前,拼力的一捂,让她的声音再也无法送出去。<br>挣扎,伴着水中不住的踢蹬,可是她的身子却在片刻间被人凌空抱起,一个旋身,直接把她带到了干爽且泛着清香的床帐中。<br>光裸的身子,让她惊惧而瞠目的望向她身边的男人,是的,那是一个男人,他的气息拂到她的脸上,低低的声音送到她的耳边,“不许出声,我不杀你也不会动你。”<br>芸若只得点头,这是她唯一的选择,既然他不杀她也不动她,那么此时的她是不是要好好的庆幸一番呢,可是,她光裸的身子依旧,想起这般的自己,手臂顿时挥舞的抓向四周,想要寻得一床锦被盖住了自己的羞赧。<br>男子抓住她的手臂,生怕她弄出什么声响来,当他看到月色中她圆睁着的凤目时,瞬间才明晰了一切。<br>大手一扬,一件丝滑的锦被就落在了她的身上。终于放松了的身子却还是被男人的手紧紧的环在腰间,她的柔软似乎就就在他的胸前……<br>门外,脚步声骤然响起,男子迅速的拉下了床帐,立即,那粉红色的世界里就只有了她与他的存在,似乎一切都已被阻隔在了床帐之外,可是紧张依然还在男子的气息中萦绕着。<br>门开,红姨的声音乍然响起,“芸若,可睡了么?”<br>

来源:掌中云   主角: 芸若暮莲澈   更新: 2022-09-29 21:34: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胭脂无泪妾无悔》,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芸若暮莲澈,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quot;芸若&quot;,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从不知道泪落的感觉,因为她已习惯。&quot;小姐,红姨还在怨你呢。&quot;丫头水离悄声的念叨着。慢慢的回首,&quot;水离,明儿开始多画一些画吧,这样红姨便会开心了...

第7章 明书

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衫,墨发直接绾在了发顶,她只想避人耳目,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她的行踪。
京城的街路上,芸若与水离一前一后的向着明夕画馆而去,清雅的小脸上是她开心快乐的微笑,虽然在她身后不远处还有蝶恋水榭的人在尾随,可是此刻的她至少是有着一些自由的,这是最难得最来之不易的。
轻快的走在街路上,整个蘅阳城都是纷香异常,白色的小花,随风飞动,飘过千万家。
这是早开的桂花,比往年早了几日,也让这蘅阳花香满城,那花朵轻盈飘雅,风一起,一忽往东一忽往西,香气醉人,走到哪里都可以闻到桂花浓郁的沁人之香。
芸若一伸手,一朵小小的桂花就在手掌心静静的躺着,那淡白的花瓣在阳光下晶莹的绽着笑,真香。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随手抓了朵朵的小花,她要把这些花洒在画中,一朵一朵的洒上去,想象着那样的一幅画,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美。
数着飞花,忆起明书,心里就莫名的有些期待,许久未曾见过他了,他可还是从前的老样子吧,一身长衫,儒雅清俊,仿佛也沾染上了她最爱的青竹的气息,让人不觉会悄悄伫足寻觅他的身影。
“小姐,想什么呢?”水离追到了她身边,娇笑的问道,“是不是又想起明书公子了,这不,可就快要到了。”
水离的调侃让芸若不觉脸上一红,追着她作势就要捶她,“小蹄子,总是乱嚼舌根,小心我让红姨给你选了人家。”
水离一边跑一边笑道,“小姐,是水离让红姨给你选了明书吧。”丫头不服气的回敬她,早就知道芸若的心事,所以她一早才撺掇着芸若一起出来送画的。
芸若的脸更红了,却怎么也追不上水离,论作画,这京城里的女子谁也比不过她,可是要论追人,她半点也跑不过水离,只追了没几步,就气喘吁吁的扶在她身边的桥栏杆上,望着桥下那泛着鳞光的河水,潺潺中甚至有游鱼在水中嬉戏,轻轻的水草浮荡其上,不远处有小舟在水中飘行,白色的鱼网沿着手臂斜斜的一抛,瞬间那渔网就撒落在河水中,慢慢的那鱼网被收起时,只见活蹦乱跳的鱼儿在其间挣扎,心里不由得一紧,那鱼儿便如她的命运一般,从此便再也没有了自由了。
有些感伤,就算她与明书两情相悦又如何,却终究是没有未来,轻轻的一声叹息透过空气飘飘荡荡的送到了河水中,眸眼半眯中这一刻的她心已乱了,即使到了明夕画馆,让她从此滋长的还是悄悄的思念。
明书,我便只能这般默默的守望着,守望着我笔中的竹节暗暗的悄长,却等不来我所要的真正的冲天而去的自由么。
仰首望天,有飞鸟掠过,羡煞了她的心。
“小姐……”水离瞧见了芸若这一刻的落寞,刹那间就明白了她的心事,一手捧着画,一手扯着她的衣袖,“小姐,快要到了,我们快走吧。”
芸若思绪翩回,努力让微笑重新又回复到脸上,“水离,别拉拉扯扯的,别忘记了这会儿我可是个公子爷。”虽然不远处的人听不到水离低低的唤她做小姐,可是两个人一样的男装,又是这般的拉扯,再加上她粉面俊逸的身姿,那路旁早有人在伫足侧目的望着她的方向了。
失笑,她可是不断袖。
可是这片刻间的悄然所思,却让她早先的快乐渐渐的淡去了,随之而来的却是阳光下她的惆怅几许。
早起的阳光还不算太毒,却也晒得人浑身暖洋洋的,着了男装也不便取了绢帕擦汗,便只任额头的薄汗轻落,幸好画馆就要到了。
转个弯,街头站定,芸若远远便瞧见了“明夕画馆”那四个大字,心下不由得一喜,只随着水离更加的加快了脚步。
可是到了那画馆的大门前,芸若却有些怯步了,心有些慌,明明想要见到明书,却又有些怕,自己不请自来,也不知他是否会喜欢。
“小姐,快进去吧。”看着芸若的止步,水离便毫不客气的推搡着她入内。
小小的画馆虽然占地不大,可是却处处都洋溢着温馨,也泛着浓浓的书香之气,四周的墙上挂满了画,瓶子里,也是整整齐齐的画轴。
画馆里居然有一整面的墙上,满满的都是她的画,竟无任一幅他人的画杂在其中,那一面墙就好象明书在专门为她开了一个画展一样,各式的青竹映在眼前,每一幅明明都是的竹子,却给你不同的感受,或高或矮,或近景或远景,都是芸若画的,总是画过了一幅便送过来,从来也未在手中存留过,此时,眼望处,摆在一起时竟是这般的好看,也耀眼。
可是,芸若的心里却是骤然狂跳,她的画明明都摆在这里,哪里卖了出去呀,却又为何日日催要着她的画呢。
水离早已松开了她的衣袖,直冲到那正在为人讲解书画的袁明书的身边,“袁公子,小姐又画好了一幅。”
明书一笑,立刻就从水离的手中接了过去,“有劳水离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兴致勃勃的打开了手中的青竹图,俯首细看时,只不住的点头赞道,“好!好!”
“袁公子,这一幅可要卖了吧,你说过的,那面墙上只挂芸若小姐的画,如今可又来新画了,那墙上也摆不下了,你不卖可就破坏规矩了。”明书身旁一个欲要买画的书生说道。
明书却立刻就将手中的青竹图卷了起来收在瓶子里,“这一幅还没有明码标价呢,公子改日再来吧。”
芸若迷糊了,她的画送来不就是为了卖画吗,何以明书会收起来而不卖呢,轻轻的咳了一声,“咳……咳……”
她的咳声虽低弱,明书却立时就听到了,转首望向她的刹那,眸中是不可相信的诧异,随即就是欣喜,急走两步,立刻就冲到了她的身边,“夕儿……”一声轻唤,让他甚至忘记了这是在画馆里。
画馆里正在赏画的人听得明书的声音下意识的循声而来,眼见却是芸若的脸上泛起了片片的潮红,虽然她是一身的男装,却也让人不由得猜疑着她的身份,于是,不过眨眼间,立刻就有人欢呼起来,“是蝶恋水榭的芸若姑娘来了。”
明书倏然回神,也不理会众人的视线,只拉着芸若的手飞快的就向后堂跑去,踏过门槛时,随手迅速的将那门也关上,拴好了门闩,两个人静静的伫立在天井之中,头顶是蓝蓝的天,朵朵的云彩随着淡淡的微风轻轻的飘浮着,这一刻,他望着她,仿佛眼前的世界里就只有了他与她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