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舒念顾云深
舒念顾云深

舒念顾云深傅寒州

标签: 舒念 舒念顾云深 霸道总裁 顾云深
《舒念顾云深》是作者“傅寒州”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舒念顾云深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另一边的主卧浴室。傅寒州站在花洒下,任凭水珠在身上滚落,洗手台上的手机发出嗡鸣声,过了会,男人才穿上浴袍,倒了杯红酒接起了电话。“喂。”电话那头,陆星辞估计还在包厢,“你怎么把江澈给送进去了?不是回家了么?”傅寒州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树影婆娑,语气不咸不淡,“想送就送,要什么理由?”陆星辞一噎,最后...
状态:连载中 时间:10-12 16:5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她深呼吸一口气,面对傅寒州沉静的眼神,倒是头一次主动地去握住他的手,却并没有勾引的意味,只是开诚布公诚恳道“我知道你现在还挺新鲜的,我们契合,所以你愿意帮我,但那些会让我觉得,我拿了你的恩惠,你不知道我今天听到……”

她顿了顿,“听到你为了给我还人情,给了谢礼东那么大让步,那些天文数字我连游戏币都不可能那么多,也许你觉得没什么,可会让我觉得低人一等,我会忍不住去讨好你,会让你快乐,然后迷失得是我自己,这让我很害怕,也没办法用平常心去对待你,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知道这诱惑很大,但如果我想选择这一条路的话,傅寒州,我早就选了。”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她想靠身材和脸,每天混吃等死靠男人养,她不用等到25岁的,在她更年轻一些的时候,刚入社会的时候,亦或者未成年那段时光,像这样跟她说的男人,并不在少数。

傅寒州这次倒是没有翻脸,因为他也不可能让南枝当他的女朋友。

他没想过跟她交往,或者是结婚。

像现在这样就挺不错,当然如果她能接受他的礼物会更好。

“明白了。”他这样道,“有需要,你也可以找我,虽然我知道你要强,但总有你需要我的时候,而且对我而言,那些麻烦委实算不得麻烦。”

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觉得悬殊,没考虑过未来,又怎么会因为现在分开而难过呢。

可傅寒州很久很久以后想起他那些话,突然后悔,如果当初就对她提出了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会不会少蹉跎那些年?

因为等他后知后觉爱得不可自拔的时候,她连一个眼神也不再给他了。

不过对南枝来说,这么轻易说服了傅寒州,并且他没有因此生气甩脸子,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各干各的,偶尔说说话,倒杯水,听着视频里的声音,也不觉得尴尬,南枝觉得还挺舒服的。

眼瞧着时间到了10点,她这边也上完了课程,想问问傅寒州是不是要回家了,电话就响了。

傅寒州的视线也挪了过来,想看看大晚上的谁联系她。

南枝一看是汤曼蓉,赶紧接了起来,“曼蓉姐。”

“南枝啊,总公司那边急需一份档案文件,我放在办公室抽屉里了,你帮我送来吧。”

“好的,您把地址发给我,我这就过去。”南枝二话不说应下,挂断电话后到房间里换衣服。

刚把身上的睡衣脱下来,就看到傅寒州皱眉站在门口看着她。

反正两个人什么样子没看过,姿势也换了好几个了,有几个她都大喊离谱的程度,现在她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主要是来不及催他出去。

“你也跟我一起走吧,你回家我打车。”

傅寒州揉了揉眉心,“你知道现在几点么?我没打算走。”

“……”南枝没听说还有住在P友家的习惯的,而且他俩这频率是不是有点高了。

“那你在家等我吧。”她倒不担心傅寒州图她家的东西。

“你领导经常这么迟联系你?”

“对啊。”她纳闷道“难道你不会经常联系赵禹?”

小说里、电视剧里,简直是24小时随时待命,生产队的驴都没这么累的。

傅寒州冷声道“除非特殊情况,我不会这么没人性,而且我的特助没有女性。”

南枝一边拉好拉链,蹙眉,“你歧视女性?”

傅寒州靠在门上,慢条斯理跟她讲道理,“半夜叫女性员工去拿文件,出了事谁负责?”

这倒也是,傅寒州看她那表情,淡声道“走吧。”

南枝拿好自己随身的包,跟他出去,准备穿高跟鞋的时候,傅寒州从鞋架上选了一双平底鞋,“穿这个。”

脚踝都破皮了还要穿高跟鞋,有时候他真的不懂女人。

南枝想着也不是去开会,便听他的,她今晚确实不想穿高跟了。

上了车后,南枝才反应过来今晚倒是让傅寒州当了司机。

“今晚谢谢你了。”

“就这么谢?”

南枝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懂了他话语里的暗示,干脆手撑着,俯身过去准备亲他一下。

然而傅寒州的手扣着她的腰肢,近乎蛮横得掠夺她,等一吻完毕,南枝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傅寒州嘴唇带着笑,“这福利还不错。”

然后伸手过来将她的安全带口号,这才发动车子,将车开进车流内,这时候的街边依旧是车流涌动,好像这个城市只有到了午夜,才会静谧一会。

南枝红着脸看着窗外,又默默扭头去看傅寒州,发现这男人真的是长在自己审美点上的。

车内放着歌,南枝看着显示屏上出现的歌词,怔怔发呆,偶尔车窗外闪过的光晃过眼前,她在这一瞬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在想什么。”

南枝回过神,“我在想,你会有不如意的事么?”

车内的歌正好放到高潮,男女对唱的缠绵悱恻,“最动人时光,未必地老天荒。难忘的,因你太念念,才难忘。容易抱住谁十年,最难是放。”

傅寒州镜片下的眼眸透露出看不清的神色,语气也分辨不出喜怒,“有。”

南枝好奇,“是什么?我以为你这种出生在罗马的人,应该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毕竟经济基础已经是别人奋斗一辈子也追不上的程度了,而且他脸上就是摆着当一切欲望都满足后的漫不经心。

傅寒州深深看了她一眼,却没说话。

南枝却以为他不愿意告诉她,搞不好是什么傅氏的下半年商业战略,她这么问确实有点越界。

“不说算了。”她打了个哈欠,擦了擦因为困而泛出的眼泪。

“你其实可以拒绝你上司,这并不属于你必须要去做的范畴。”

“的确如此,但这个机会如果我不抓住,下次她有什么事也不会想到我。”这就是职场的现实,她必须要比其他人更拼。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