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你是年少的遗憾

>

你是年少的遗憾

鹿凉霜著

本文标签:

鹿凉霜叶锦馥是《你是年少的遗憾》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鹿凉霜”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不是少奶奶,不是叶太太,是鹿小姐,仿佛她夏明书才是女主人,而她是个第三者。<br>鹿凉霜面色温淡,客气的点了点头,没有特别回应。<br>“奶奶。”鹿凉霜过去笑着喊了一声。<br>姚慧拉住了她的手,鹿凉霜便倾身顺着老人的意思。<br>哪知道老太太下一秒就摘了她的围巾:“屋里暖气很足,还围着围巾干什么?”<br>鹿凉霜感到脖子一凉,几乎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br>早上留下的吻痕怎么也遮不住,她只能用围巾盖着,就怕被人看到。<br>这下好了,她不摸不要紧,一摸,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的脖子。<br>婆婆殷雪看到那一抹痕迹,面色不悦。<br>其他人也是神情各异。<br>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夏明书,她红着眼眶看向身边的叶锦馥,似是不可置信,但更多的还是叶锦馥一眼就能看懂的委屈。<br>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br>鹿凉霜有些不好意思,打算挨着叶老太太坐下来。<br>“凉霜,你是锦馥的妻子,得照顾他吃饭,去那边坐吧。”<br>桌上长辈已经发话,哪怕叶锦馥和夏明书心里都不满,也得忍下。<br>鹿凉霜看了一眼夏明书,过去在叶锦馥身边坐了下来,她宛若明镜一般,心中坦荡。<br>不管他们以前怎么样,现在她是名正言顺的叶太太。<br>一桌子叶家人,就只有夏明书一个外人。<br>老太太的态度很明确了,现在她是偏向鹿凉霜的。<br>“今天是冬至,正好也是明书调回来的日子,顺便给她接风洗尘,这一年多,你在外面辛苦了。”老太太看着夏明书笑的很是慈祥。<br>夏家跟叶家的关系比世交还要亲密一些。<br>叶锦馥跟夏明书更是青梅竹马,也因此,夏明书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叶家的公司上班。<br>如果没有三年前那场车祸,现在的叶家少奶奶就是夏明书了。<br>只是可惜,造化弄人。<br>“谢谢奶奶。”<br>老太太对她和以前似乎没什么区别,但早已不把她当成是叶锦馥的未婚妻来看待了。<br>“吃饭吧。”<br>桌上的人开始动筷子,夏明书不停的给叶锦馥夹菜。<br>只有鹿凉霜在给叶锦馥剥虾,然后盛汤。<br>饭前喝汤,是南方人的习惯,鹿凉霜嫁到北城三年了也没改掉。<br>“凉霜,锦馥他不爱吃虾,你不知道吗?”<br>“虾的含钙很高,这样有助于他的骨骼肌肉恢复,医生说切忌油腻大鱼大肉。”鹿凉霜不紧不慢道。<br>夏明书给叶锦馥夹的才大多油腻。<br>“鹿凉霜,我们是北方人,怎么吃是我们自己的习惯,你别把你们南方人的习惯带进家里影响我们。”<br>婆婆殷雪当即就怼了鹿凉霜。<br>鹿凉霜笑着点点头:“婆婆说的是。”<br>叶家除了叶老太太,没有人待见她,哪怕自己这么多年对叶锦馥照顾体贴入微,也兢兢业业的上班,为叶家的公司谋利,他们依旧对她无意伤害叶锦馥这件事耿耿于怀不肯原谅。<br>鹿凉霜有时候也会有点难过,但一想到这原本就是自己的错,就开始逐渐习惯这一切。<br>一旁的叶锦馥全程跟她没有什么交流,甚至她剥的虾,盛的汤,叶锦馥都没有多看一眼。<br>却欣然接受了夏明书夹给他对他目前身体状况不是那么好的菜。<br>鹿凉霜看在眼里,也只能生生的压着心头淡淡的酸楚。<br>饭后的家常聊天,鹿凉霜融入不进去便借口出去了,一个人在老宅晃悠,等叶锦馥跟他们聊完就一起回去。<br>却好巧不巧的撞见了不该看见也不想看见的一幕。<br>夏明书紧紧握着叶锦馥的手,情绪有些失控。<br>叶锦馥也没抽开自己的手,温声安慰她,久别重逢的情感总是浓烈的。<br>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爱而不得,显得格外可怜。<br>想要在一起的念头也更加强烈。<br>“我以后不会再碰她。”<br>夏明书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是夫妻,这种事情本来也是顺理成章,我只是自己控制不住……”<br>话还没说完又开始掉眼泪。<br>鹿凉霜躲在小竹林后听着他们的对话,心情复杂。<br>“明书,我会跟她早晚会离婚的。”<br>

来源:掌中云   主角: 鹿凉霜叶锦馥   更新: 2022-11-01 16:05: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你是年少的遗憾》,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鹿凉霜叶锦馥,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quot;鹿凉霜&quot;,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姚慧拉住了她的手,鹿凉霜便倾身顺着老人的意思。哪知道老太太下一秒就摘了她的围巾:&quot;屋里暖气很足,还围着围巾干什么?&quot;鹿凉霜感到脖子一凉,几乎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早上留下的吻痕怎么也遮不住,她只能用围巾盖着,就怕被人看到。这下好了,她不摸不要紧,一摸,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的脖子...

第19章 鹿凉霜,是你跟奶奶告状的是不是?

她忽然疾言厉色起来,像是一只炸毛的猫。
叶锦馥瞧着她瞪圆了眼,盛满怒意的模样,沈父阴沉又复杂。
她似乎对婚内出轨十分敏感,也半点容不得这样的事情。
“我只是警告你,你要是真的失了那最后的分寸,我杀了她。”鹿凉霜凉凉的威胁竟也透着十足的戾气。
病了这么几天,她只觉得好像身体被掏空了一般,脚下虚浮。
叶锦馥紧紧的盯着她,一句话也没说,眼睁睁看着鹿凉霜冷着脸从眼前走过。
重新回到工作中时,鹿凉霜才知道沈煜瑾重新签了合同。
这件事就像个闹剧,但她的确被沈煜瑾这个流氓给盯上了。
助理敲门进来,拿了一堆文件放在桌案上:“听说叶总准备回总部任职了。”
鹿凉霜微微一顿:“在哪儿听的?”
“茶水间啊,公司的重要情报处。”助理笑了笑。
“还听到了什么?”
“希文也回来了,这应该是真的了,怎么您不知道吗?”
叶锦馥平常看似在家养身体,实际上对这个公司家族还是绝对的掌控。
这个希文曾经就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叶锦馥出事以后,希文就离职了,现在叶锦馥重回公司,就立马重新出现。
但是关于叶锦馥的这些消息,她却是在自己助理这里听到,委实有些可笑。
是啊,她于叶家就是个外人。
北城的冬天很是漫长,一转眼叶锦馥回到叶氏已经一月有余。
他已然恢复的和常人无异,只是人还是有些清瘦,却丝毫不影响他跟初恋纠缠。
流言蜚语已经满街都是,但叶锦馥却不打算收手。
想到此,鹿凉霜看着帮自己拉开车门的男人,神色微妙。
从他恢复的速度来看,以前他多多少少有点装病的意思,瞧瞧他现在聊条腿利索的样子,哪像是差点瘫痪的人。
“什么风把叶总吹到我这儿来了?”
“奶奶希望我来接你回家。”
鹿凉霜知道为什么,沈煜瑾每天都送花到公司,基本每天下班都会来堵他,被他这个丈夫都要活跃。
再继续下去,关于她的桃色绯闻恐怕就要上头条了。
鹿凉霜扯了扯嘴角笑了笑:“怕我毁了你们叶家百年来的清誉?”
叶锦馥微微眯了眯眼:“你既然什么都明白,希望你别失了分寸。”
鹿凉霜心里那些叛逆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只要你把我好分寸,我也能。”
她事事都要牵扯上叶锦馥,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叶锦馥不要跟夏明舒擦枪走火。
叶锦馥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过去将鹿凉霜一把车到了车门上摁住:“鹿凉霜,是你跟奶奶告状的是不是?”
鹿凉霜眼色很凉,夏明书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能让叶锦馥围着她转。
甚至应酬都带着她,就差一点,他们就酒后乱性。
她怎么能忍得住什么也不做?
“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有什么错?”她回答的坦然。
叶锦馥逐渐红了眼,目光也凶狠起来,大手掐住了她细长的脖子,恨不得将其拧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