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婚后生活嘛

>

婚后生活嘛

奇妙的梦境著

本文标签:

金牌作家“奇妙的梦境”的{分类}类型小说,《婚后生活嘛》作品已完结,主人公:棠以薇棠幼清,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修长的脖颈。<br>窃窃私语响起。<br>我把手搭在父亲掌心,同他一道迈上台阶,由着父亲向众人介绍我。<br>推杯换盏间,我显出些醉意。<br>瞧见一个人影,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br>走廊转角处的灯光昏黄,我醉得站不稳身,被人扶住。<br>眼前的男人一身笔挺西装,可能由于燥热,衬衫上方的扣子解开了几颗,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br>我抬起一手撑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媚眼如丝。<br>“先生,可否送我去下房间?”<br>男人眉目冷峭,肤色雪白,眼梢微红,紧抿着纤薄红润的嘴唇,像极了暗夜出没的吸血鬼。<br>眼尾处的黑色泪痣,浓艳诱人。<br>整个人都像一副犹待被展开的秾丽画卷。<br>我笑了笑,咽了下口水,顺势靠在男人身上,用白玉葱段似的手指去勾男人的下巴。<br>“先生没事生这么好看作甚?”<br>男人垂下眼眸,叫人看不清他的情绪。<br>我愈发大胆,趁着醉酒凑过去,撩拨似的含咬他的喉结。<br>嚣张地在上面留下一道艳色的口红印,如同雨浸山楂。<br>男人终于开了口。<br>“小姐对每个人都是这么投怀送抱的吗?”<br>我挑眉,没有回答。<br>男人晦暗不明的视线落在我身上。<br>扶在我腰间的手不觉加大了几分力度。<br>我吃痛叫了一声。<br>男人松手,粗粝的手指隔着衣料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我的腰。<br>我靠在男人怀里,眼睫低垂,敛去思绪。<br>男人拦腰抱起了我。<br>……3宿醉带来的不良反应,让我今早起床都头晕脑胀的。<br>看了下时间,发现棠恒知的一道未接来电还停留在昨晚。<br>我不习惯穿酒店的浴袍,打算简单梳洗下直接回公寓。<br>结果……我看着镜子里浮着粉嫩红色的自己,唇色娇艳欲滴,身上间或布满暧昧的痕迹。<br>晨起被朝露滋润的玫瑰,也不过如此。<br>而锁骨下方……那分明就是……牙印!<br>TM的……这男人!<br>嗤,还真是睚眦必报的小气男人。<br>我出了酒店大堂,就接到了棠恒知的电话。<br>棠家本部叫了棠恒知回祖祠商议修缮祠堂和更新族谱的事情。<br>这本来和我没多大关系。<br>棠家族公点名要棠恒知把我一同带去。<br>我回来这几天,还是第一次迈入棠家。<br>只有佣人,没看见其他人,于是我直接上了楼。<br>这次要去的,是故地。<br>听水镇啊,恍惚想起,我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棠以薇棠幼清   更新: 2022-11-02 14:53: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书名叫做《婚后生活嘛》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quot;奇妙的梦境&quot;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棠以薇棠幼清,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瞧见一个人影,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走廊转角处的灯光昏黄,我醉得站不稳身,被人扶住。眼前的男人一身笔挺西装,可能由于燥热,衬衫上方的扣子解开了几颗,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我抬起一手撑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媚眼如丝...

第5章

耻地对我母亲说,“在我这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更可笑的是沈曼,她算计半生,以为扳倒我母亲,就能高坐她棠家太太的位子。
可是她也没想到吧,哪怕我母亲死了,她却连棠氏宗祠都进不来。
她的一双儿女,就仍是不被人认可的私生子。
沈曼和棠以薇以为,此次族公点了名要棠恒知把她们一起带来,是想肯定她们母女俩的身份和地位。
刚进门棠以薇倒是乖巧的很,没成想听到族公说要把我的名字往族谱前面移,并且还说要给我题字的时候。
棠以薇跳了出来,大声控诉凭什么。
“我也是棠家的孩子,我可是棠家的正牌小姐,凭什么这个女人有,我没有?”
这个蠢货。
当着一派宗亲族人的面,身为小辈越矩指责长辈,全然失去教养和气度。
这不是在下族公的面子,这是在断送她自己的名声。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母亲是棠恒知的原配妻子。
而沈曼到现在都没入棠家宗祠,她棠以薇这一口一个正牌小姐,似乎有些,站不住脚啊。
眼见族公被气的不行,一双颤抖的手指着棠恒知就骂。
“你这个没眼力见的!
瞧瞧你都带了些什么玩意过来!
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棠恒知的脸白了又黑,最后不等族公叫人,自己就安排人把棠以薇拖了出去。
沈曼也被带了下去。
想起沈曼拉都拉不住的女儿,再想起她那张红白交加的脸,我心里一阵畅快。
我无意参与棠家族内纷争,于是悄悄出了小门。
梅雨时节,小镇本就容易下雨,青石板路上湿漉漉的。
檐下落水,滴滴答答。
我撑着一把清制油纸伞,抬眸望去,白墙瓦舍上升起袅袅炊烟。
耳畔响起今日出门时棠恒知的嘱咐。
“族亲重礼,行事妥帖些。”
我嘴角扯出几分嘲讽,何谓妥帖?
是气死发妻,吞噬妻家产业,还是妻子尸骨未寒,就迫不及待地领小三进门,把女儿打发送走?
我闭上眼睛,平复了下心情,感受着江南水乡的温蕴平和。
迎面走来的人,在江南天里出落一身干净。
干净的,让人想要毁掉。
我轻抬伞面,凝视来人。
眼前的少年唇红齿白,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毛衣,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停在了我面前。
这,大抵就是我那今日未曾谋面的弟弟。
棠幼宁。
曾经在资料上见过无数遍的名字,如今来了个真人出现在我面前。
早先就听闻,棠家的小少爷因为身体不好,被棠恒知安置在听水镇。
棠幼宁的肤色白皙,眉眼间隐约可见几分棠恒知的影子。
少年嘴角衔了温润笑意,轻声唤我。
“阿姐。”
屋檐上落下的水滴在青砖缝隙里,很轻的一声。
似乎,在应着些什么。
我的心不可抑制地慌乱了一瞬,意识到这一点后,突然冷了眉眼。
“棠家小少爷,我可不是你阿姐。
喏,那位才是。”
前方不远处,棠以薇正朝这边走来。
我调转方向,抬着轻盈步子离开。
经过棠幼宁的时候,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些执拗。
“阿姐。”
我僵了一瞬,脚下步子却没有停。
少年的声音低低的,吹散在江南的风里。

《婚后生活嘛》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