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重生医妃有点拽
重生医妃有点拽

重生医妃有点拽慕倾悠

标签: 奇幻玄幻 慕倾悠 重生医妃有点拽 顾睿渊
小说《重生医妃有点拽》是作者“慕倾悠”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慕倾悠顾睿渊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盯了半晌,方才问道:“你为什么会有解药?”他前脚遇刺,刚中了毒,后脚这女人就出现在这里,刚好还有剧毒的解药,委实令人生疑。“你真的是镇国公府的人?”慕倾悠没想到这人毒性一解,就翻脸不认人,差点就气笑了。“王爷是在怀疑我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特意来接近您吗?”顾睿渊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就是这么...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2 16:1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慕倾悠背对顾睿渊,心念一动,手上立刻多出管血清。
她转身,正打算朝他的伤口扎下去,顾睿渊一把抓住她的手。
他目光幽沉地盯着慕倾悠,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莫名杀气四溢。
“我能信你吗?”
慕倾悠拨开他的手,没好气道“你若是不信我,就离开这里等着毒发身亡吧!”
顾睿渊见她神情不似作伪,半信半疑地放松下来。
“来吧。”
慕倾悠先用帕子擦拭伤口毒血,然后在伤口附近扎入血清。
她细细观察伤口反应,虽像上次一样慢慢解了毒,但花费时间比上次久了近一倍。
“怎么会这样?”慕倾悠喃喃道。
“怎么了?”顾睿渊皱起眉头,目露怀疑。
“这次的毒与上次不同,似乎……更难清除了。”
“你可知是何缘故?”
慕倾悠思考一番后,摇摇头“我还需研究研究。”
她看着顾睿渊这副还未从虚弱中缓过来的样子,忍不住出言嘲讽。
“堂堂燕王殿下,怎么老是被人下毒?”
顾睿渊紧皱眉头,目露疑惑。
“这次,无人近过我身,更没遇到过暗器。”
正是因为无不寻常,他才怀疑到慕倾悠的药上。
他盯着慕倾悠手里的注射器“这解药,你可多给几份给我?”
“当然不行!”
这是现代药品,这个时代从未有过。
若是被旁人看见,把她当成妖女就解释不清了。
而且除了她,别人根本不懂如何进行肌肉注射。
万一扎错了,会闹出人命的。
顾睿渊见她拒绝,忍不住毒舌道“你对我的毒如此清楚,就算不是下毒人,想必也脱不了干系!”
“你若是不给我解药,那以后我次次都来找你。”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慕倾悠翻个白眼,没好气道“你怎么还赖上我了!你的毒与我无关,以后别来找我了。男女有别懂不懂?”
“哦?你怎么证明与你无关?”
“那你怎么证明与我有关?单凭我会解毒吗?那许多大夫也能解毒,难道都是凶手不成?”慕倾悠毫不客气地反怼回去。
顾睿渊脸色阴沉,毫不留情“别家大夫开的药可没你这么对症!莫非,你想借此药威胁我?你究竟对我有何企图?”
慕倾悠真想掰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脑回路!
嘴又毒,心眼又歪!
现在必须再加上一条,自恋!
谁稀罕他啊!还对他有企图?
“姐姐,你睡了吗?”
忽然,门外传来慕音雪的声音。
两人俱是神经一紧,慕倾悠赶紧给顾睿渊打个手势,让他赶紧滚。
顾睿渊唇角微勾,压低声音“你说,若是让你妹妹瞧见我们深夜共处一室,会怎么样?”
慕倾悠咬牙切齿“信不信我能给你解毒,也能立刻毒死你!”
她的医源空间里可是有不少药物,随便配一个都能让顾睿渊立刻暴毙。
顾睿渊顿了顿,压低声音道“总之,这件事你休想推辞!我会再来的!”
接着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徒留慕倾悠在原地风中凌乱……
慕倾悠藏好带血的帕子,打开门。
“妹妹,怎么了?”
慕音雪伸手,掌心里有一颗莹润的玉珠。
正是慕倾悠用来弹慕思思的那颗。
“我救二姐姐时,在岸边摸到的,看着像姐姐白日里身上戴的。”
慕倾悠捏过玉珠,神色晦暗不明。
这东西若是叫旁人捡到,送到镇国公和慕老太太面前,恐怕就说不清了。
“的确是我不小心丢在湖边的,多谢妹妹。”
慕音雪甜甜地抿了抿嘴,羞赧说道“姐姐不必谢我,我还要谢姐姐替我安排好房中一切才是。”
她握住慕倾悠的手,神情惶恐怯弱。
“我自小生长在乡野,有许多东西不懂,日后恐怕常会惹出笑话,还望姐姐能多提点我。”
“你我是亲姊妹,妹妹只有姐姐可以依靠。”
慕倾悠揉揉娇弱女娘的头发,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做姐姐的责任感。
有这么可爱弱弱的妹妹,怎能不让人心疼呢!
“今天吓坏了吧,早些去睡吧。”
“嗯!”
第二日刚起床,慕老太太身边的常嬷嬷便请慕倾悠去正堂。
堂上,镇国公和慕老太太坐上首。
慕思思虚弱地坐在慕老太太下首,脸色苍白,柔弱无力地轻声咳嗽着,显然是风寒入体了。
而慕思思的生母叶姨娘,此刻正跪在堂下,一阵一阵抽泣,哭得梨花带雨。
叶姨娘虽然有些年纪,但是风韵犹存,颇得镇国公宠爱。
当初从镇国公发妻死后,她便协助老夫人主持中馈,在后宅中也算是有宠有权的得脸人,不容小觑。
慕倾悠扫一眼便了然,这是慕思思带着生母叶姨娘来告状了。
她规规矩矩地上前行礼。
“见过父亲、祖母。”
镇国公轻轻合上茶盏,开门见山说道“倾悠,你妹妹说昨晚是你把她推入湖中的,可有此事?”
慕倾悠立刻诧异道“妹妹为何要这么说?姐姐何时推你了?”
“你撒谎!就是你推的!”
慕倾悠脸色冷下来,双眸幽幽地盯着慕思思。
“妹妹可有证据?”
“我……”慕思思语塞,无助地看向叶姨娘。
“昨日湖边就只有大姑娘和思思二人,不是你推的,难道思思自己跳下去的吗!”
一直跪在地上的叶姨娘终于出声,捂着心口一副委屈模样,惹人生怜。
镇国公见了,表情更加严肃。
“是啊,思思不可能自己跳湖,倾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倾悠坦然地对上镇国公的目光,淡淡道“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慕思思原本想推我入湖,结果我躲开了,所以她才掉入湖中?”
镇国公一愣。
这种情况,他倒是真没想到,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荒唐!和静郡主府中一事,大姑娘说是思思想害你,结果自己失了节,今日又是思思想害你,结果自己坠了湖。”
叶姨娘哭哭啼啼,声音颤抖起来“大姑娘想攀污人,也换换说法吧!”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