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权宦的重生复仇妻
权宦的重生复仇妻

权宦的重生复仇妻穆楚儿

标签: 卫祁 奇幻玄幻 权宦的重生复仇妻 穆楚儿
小说《权宦的重生复仇妻》,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穆楚儿卫祁,是著名作者“穆楚儿”打造的,故事梗概:话虽说的冠冕堂皇,相当客气,但实质的内容却令穆楚儿不寒而栗。她进宫已经两年多了,就算没见过也不可能没听过这些没有命根的太监折磨虐待女人的韵事。长时间身体残缺欲求不满,又权利熏陶,尔虞我诈,生死无常的宫中岁月,导致他们将这一切都发泄在了女人身上。可她还有退路可走吗?今日,要不是卫祁,她或许还会步前一世...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2 16:3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胡巧月想起来就恼火,此时一抱肩,声调也高了起来“别以为你身价就会由此不同,我告诉你,穆楚儿还是穆楚儿,曾经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所以,别跟我在这里耀武扬威的,离开了厂公,你屁都不是!呵呵,话说,公公要是知道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该如何呢!”
此时,胡巧月的小跟班已经将她给团团围住。
穆楚儿不是拉帮结派之人,所以跟她平时比较要好的,也仅仅是表面功夫。真遇到冲突和事情,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纷纷躲到一旁。
只有新梅还坚定不移地站在她身边,气到发抖。
“胡巧月,你胡说八道什么呀?”
“谁胡说八道了,我可是实话实说。怎么?有些人是敢做不敢当吗?分明就做了龌龊事,还不让人说吗?”胡巧月颐指气使着,仿佛笃定一般。
毕竟穆楚儿和萧益的事情总能被其他人捕风捉影到。
她一边跟萧益好着,一边又嫁给了厂公,不是水性杨花是什么?
可算有个把柄握在手中了,此刻的胡巧月高傲得不得了,就像抓住了对方的小辫子,日后都会令穆楚儿翻不得身。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交头接耳,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穆楚儿已然成为了众矢之的,若此事传了出去,确实会对她的风评产生不好的影响。
在上一世被剪舌之后,她才知道胡巧月才是那个跟侍卫私通的人,没想到如今空口白牙地全部栽赃陷害到自己身上来了。
侵犯自己的那两个侍卫,一个已经被卫祁就地诛杀。而另一个人被自己的簪子划伤了鼻梁的,就是胡巧月的相好冯虎!
此时不说,更待何时呢?
上一世,她只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这一世,她不会再害怕。
就算破罐子破摔,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也要让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她要让对方清楚地明白,穆楚儿再也不是那个好欺负的人了!
“胡巧月,不知道有句话你听没听过就叫贼喊捉贼——乌鸦站在煤堆上,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就将周围的人全部想成这个样子对不对。怎么,你的相好冯虎最近没来找你吗?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情而被责罚了?”穆楚儿轻飘飘地就从口中说出了“冯虎”这两个字。
周围人都惊愕了,有人开始些半信半疑。胡巧月跟冯虎,他俩确实走得很近啊。
而且胡巧月是胡尚宫的侄女,在这后宫横行霸道惯了,就算有一个相好,也不为过。反正闹出多大的窟窿,都有人填着罩着。
胡巧月脸都绿了,明明自己跟冯虎的事情,这个世间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为什么这个穆楚儿轻而易举地就将这个名字给说出来?
她的瞳孔猛地一震,但又莫名笃定,穆楚儿一定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私通,于是又骂骂咧咧了几句。
甚至暗示其他人都撸起袖子,今天她要好好地教训教训穆楚儿!
在整个尚服局,都没人敢惹她!若是真把这个贱人打出个好歹来,也根本不会有人敢管的。就算管了,也有姑姑出面为她摆平一切。
然而,穆楚儿根本没惯着她,直接上前再次给了她一巴掌!这巴掌打得特别狠,震得掌心都有些痛麻!
反正她们都已经结下了梁子,就不介意再结一个。说话说得这么难听,那就有必要好好教育教育她!
“在尚服局,你是我的头领,有任何事情,如果我做得不好,你都可以教育。但是在这宫中,你出言不讳,鬼话连篇,伤风败俗,作为厂公夫人,我有必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穆楚儿知道自己身单力薄。可是,她现在身份确实不一样,有些时候还是应该好好地利用手中的权力。
于是下一刻只听穆楚儿高声扬起了“来人”两个字,便立刻有东厂的番卫,恭恭敬敬地出现在她身边。
“掌嘴!”她冷声命令!
胡巧月傻眼了,还没等她把姑姑的名讳抛出来,脸上便被噼里啪啦地扇着。几下而已,她的脸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
她的那几个小跟班无一幸免,皆被抽得龇牙咧嘴,有的甚至都哭鼻子了。
这时候,尚服局所有的人才明白过来,穆楚儿真的不一样了,以后万万不能得罪她,否则就是变猪头的下场!
穆楚儿只是杀鸡儆猴,以后想要欺负她还得掂量掂量。她不想把此事闹大,故只是小惩大诫,扇了十几个巴掌就罢了。
男人的力道不比女人,掌掌带着力道,带着劲风,十几下已经够她们脸肿的了。
胡巧月何时受过这等屈辱,一边惧怕这些凶神恶煞的东厂番卫们,一边又对穆楚儿产生了极度的憎恨!
她眼看败下阵来,哭着鼻子就跑到了尚宫局,去找姑姑哭诉了!
尚宫局的胡尚宫,年龄不到四十,风韵犹存,一双三角眼可足够显露出她精明强干。
作为六宫之主的女官,她的头上梳着和贵妃差不多的繁琐发髻,双鬓垂下华丽的流苏。身上是女官贵重的官服,腰带上的宝石也因为她匆匆的步伐而时刻闪烁着权利的光芒。
来到了房间,她将门给关上。回头就见胡巧月那张惨不忍睹的脸!
胡尚宫分外心疼,做了女官十几载,一生都在为权利和地位奔波追逐,哪里想着嫁人的事情,更别说生养孩子了。
哥哥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如今她的孩子受人欺负,作为姑姑的怎么能不心疼。
她转身就去内室拿了药箱,想给胡巧月的脸上药。同时就听胡巧月不断地抱怨,并且疼地倒吸凉气,连连叫痛!
胡尚宫叹息地扔掉了手里的药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恼火。
薄薄的唇一张一合尽是刻薄“活该!你没事得罪穆楚儿作甚!知不知道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她嫁给了厂公,就是卫祁的夫人。连厂公的夫人你都敢堂而皇之地挑衅,人家不拼了命地整你?”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