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权宦的重生复仇妻

>

权宦的重生复仇妻

穆楚儿著

本文标签:

小说叫做《权宦的重生复仇妻》,是作者穆楚儿的小说,主角为穆楚儿卫祁。本书精彩片段:“可惜啊,做咱家的对食,可要辛苦一些。咱家规矩多,也不太会怜香惜玉。所以以后承蒙姑娘多多照顾了。”卫祁刚刚的柔情似乎仅仅是昙花一现,转眼又恢复了无情冷血。<br>话虽说的冠冕堂皇,相当客气,但实质的内容却令穆楚儿不寒而栗。<br>她进宫已经两年多了,就算没见过也不可能没听过这些没有命根的太监折磨虐待女人的韵事。<br>长时间身体残缺欲求不满,又权利熏陶,尔虞我诈,生死无常的宫中岁月,导致他们将这一切都发泄在了女人身上。<br>可她还有退路可走吗?<br>今日,要不是卫祁,她或许还会步前一世的后尘——<br>前一世的她可真是傻透了,好心好意,义无反顾帮着好姐妹麻雀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帮她隐藏那么多见不得光的秘密,更爱上了萧素素当侍卫的表哥萧益。<br>殊不知,萧益对她所有的好都是有目地的。<br>他的柔情蜜意,体贴入微都是假的,不过是帮着他的白月光表妹刻意让自己喜欢上他,再哄骗着自己私奔,好让自己落得被万箭穿心的下场,这样就没人可以再威胁萧素素了。<br>她深知深宫六院的宫禁不是闹着玩的,故迟迟不同意。没想到他们这对歹人急不可耐地居然想到了这等找人来玷污自己的肮脏卑劣手段!<br>剪舌之痛,痛到心髓,至今都无法忘怀!<br>可惜她回来了,这份痛苦一定会连本带利地还回去!<br>只是眼下,她还需要把卫厂公给伺候舒坦了,自己才能有好日子过。<br>她将所有憎恨的情绪藏起来,站起身恭敬地给他行礼:“多谢公公今日的大恩大德,厂公不嫌弃奴婢是奴婢的福分,奴婢日后会尽心尽力照顾您。”<br>卫祁大刺刺地看着她眼尾处的桃花胎记,她的眼本就狭长,加上这红色胎记越发妖娆魅惑。<br>她的衣服被撕裂得有些不蔽体了,虽披上了自己的大氅,但衣领处若隐若现的白皙肌肤,还是在无声地宣告着,独属于少女的美丽躯体。<br>似乎不约而同地,他也想起了一些过往……<br>大雨中的花折伞,还有这朵桃花。<br>“照顾咱家也需要一个好身体,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了。”他亲自为她包扎,似乎心情变得很好。<br>包扎完后,又吩咐厨房给她做了几道补血的小菜,每一样都精致美味。<br>“春寒三月,你头有伤,别受了风,今夜可以直接住在东厂庑营里。这是咱家的房间,以后也是你我的婚房,你先睡也无妨。若你不喜欢,以后还可以搬到咱家宫外的府邸,宫中的差事喜欢就做,不喜欢就不做了,每天逛逛集市,绣绣花就好了……”卫祁用带着一枚成色很好的玉扳指的手,给她夹了片鳕鱼肉。<br>穆楚儿默默收回了惊愕的目光,其一是扳指乃是皇室诸侯才能佩戴的,可见卫祁现如今果然是权势滔天。<br>还有,他仿佛也是会照顾人的。<br>后来想想自己是不是被吓糊涂了,他在宫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从一个无名太监爬到一人之下的厂公,宫中的规矩他自然轻车熟路。<br>“我们,什么时候,成婚呀?”问完后,她就后悔了,仿佛自己很是心急。<br>她的肩膀上附上了一道有力但是被刻意放松的掌心,卫祁的五官舒展开来,唇红齿白,仿佛比以往更加英俊:“怎么,你着急了?”<br>穆楚儿的小脸瞬间爆红:“奴婢,奴婢……奴婢先吃饭。”她根本不是着急,而是想着在自己和他举案齐眉地过日子之前,还有多少快活日子,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br>卫祁,就要娶自己了!<br>心中百转千回,没想到一朝重生,居然还是栽进了东厂的手心里,这辈子也逃不出去了。不过,能活着就好。<br>晚上,她没有留在庑营。<br>当然卫祁也彻夜未归,他很忙,一是萧淑妃的贴身宫女和太监的私通有了进展,他得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br>二是这两个人身份粘连到了后宫嫔妃,他又在后宫杀了人,需要写一番漂漂亮亮的文章才能呈现给皇帝。<br>三是,他或许是疯癫了,居然想隐藏自己的恶劣本质,给穆楚儿一个十分谦谦君子的形象。<br>处理完一切,他回到了自己的卧房。此时,天快要亮了。<br>桌子上是被她叠整齐的黑色大氅,思绪也跟着这团黑色飘到了远处。<br>随后他反问自己是不是疯了,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白白浪费掉自己这么多的时间,惹上诸多麻烦事,他到图底什么?<br>哎,他叹息,揉了揉眉心。长夜漫漫,思来想去也没弄个清楚。<br>……<br>穆楚儿由东厂的番卫护送着回了尚服局,一路安全。<br>她走得有些急,重生之后,有些事情还急需自己认证。<br>回到尚服局,她一把推开门,新梅正坐在榻上,同样焦急地等待着她。<br>穆楚儿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时候的新梅还没有惨遭萧淑妃的毒手!<br>按照前世的记忆,自己被抓去没多久,新梅就同样被抓到了尚方司,被栽赃行了巫蛊之术,她身子骨弱,严刑拷打的酷刑之下,没两天就咽了气。<br>“天哪,楚儿,你怎么才回来?今儿我的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结果你真的半夜才回来,头上还绑着布带。到底出了什么事啊?”<br>新梅说罢,这才看到穆楚儿身后都是东厂的人,一时间惊得不轻,连忙行礼。东厂居然出动了,必是大事件啊!<br>她无比担忧惊惧得看了一眼穆楚儿,却讶异地看到那些平日里凶神恶煞的番卫居然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还叫她夫人!<br>等番卫离开以后,她开始拉着穆楚儿的手询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辗转变成了太监的夫人?她不是一直都喜欢萧淑妃的表哥萧益吗!<br>穆楚儿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神色凝重地先在房间里仔仔细细的搜索了一圈,果然在新梅的床榻下找到了一个写着皇帝生辰八字的小木偶!<br>新梅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的床底下怎么会突然跑出来这个东西?<br>皇宫内禁止巫术,一经发现,乃是死罪!<br>“这不是我的!”讶异之下,她只颤音着。<br>“我知道!”穆楚儿连忙拿开了灯罩,将那木偶放在了烛火之上!<br>突然,门被大力一敲,典衣宫女钟巧月的声音响起:“开门,查房!”<br>

来源:掌中云   主角: 穆楚儿卫祁   更新: 2022-11-02 16:35: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权宦的重生复仇妻》,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穆楚儿卫祁,是著名作者&quot;穆楚儿&quot;打造的,故事梗概:话虽说的冠冕堂皇,相当客气,但实质的内容却令穆楚儿不寒而栗。她进宫已经两年多了,就算没见过也不可能没听过这些没有命根的太监折磨虐待女人的韵事。长时间身体残缺欲求不满,又权利熏陶,尔虞我诈,生死无常的宫中岁月,导致他们将这一切都发泄在了女人身上。可她还有退路可走吗?今日,要不是卫祁,她或许还会步前一世...

第13章 打成猪头

胡巧月想起来就恼火,此时一抱肩,声调也高了起来:“别以为你身价就会由此不同,我告诉你,穆楚儿还是穆楚儿,曾经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所以,别跟我在这里耀武扬威的,离开了厂公,你屁都不是!呵呵,话说,公公要是知道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该如何呢!”
此时,胡巧月的小跟班已经将她给团团围住。
穆楚儿不是拉帮结派之人,所以跟她平时比较要好的,也仅仅是表面功夫。真遇到冲突和事情,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纷纷躲到一旁。
只有新梅还坚定不移地站在她身边,气到发抖。
“胡巧月,你胡说八道什么呀?”
“谁胡说八道了,我可是实话实说。怎么?有些人是敢做不敢当吗?分明就做了龌龊事,还不让人说吗?”胡巧月颐指气使着,仿佛笃定一般。
毕竟穆楚儿和萧益的事情总能被其他人捕风捉影到。
她一边跟萧益好着,一边又嫁给了厂公,不是水性杨花是什么?
可算有个把柄握在手中了,此刻的胡巧月高傲得不得了,就像抓住了对方的小辫子,日后都会令穆楚儿翻不得身。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交头接耳,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穆楚儿已然成为了众矢之的,若此事传了出去,确实会对她的风评产生不好的影响。
在上一世被剪舌之后,她才知道胡巧月才是那个跟侍卫私通的人,没想到如今空口白牙地全部栽赃陷害到自己身上来了。
侵犯自己的那两个侍卫,一个已经被卫祁就地诛杀。而另一个人被自己的簪子划伤了鼻梁的,就是胡巧月的相好冯虎!
此时不说,更待何时呢?
上一世,她只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这一世,她不会再害怕。
就算破罐子破摔,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也要让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她要让对方清楚地明白,穆楚儿再也不是那个好欺负的人了!
“胡巧月,不知道有句话你听没听过就叫贼喊捉贼——乌鸦站在煤堆上,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就将周围的人全部想成这个样子对不对。怎么,你的相好冯虎最近没来找你吗?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情而被责罚了?”穆楚儿轻飘飘地就从口中说出了“冯虎”这两个字。
周围人都惊愕了,有人开始些半信半疑。胡巧月跟冯虎,他俩确实走得很近啊。
而且胡巧月是胡尚宫的侄女,在这后宫横行霸道惯了,就算有一个相好,也不为过。反正闹出多大的窟窿,都有人填着罩着。
胡巧月脸都绿了,明明自己跟冯虎的事情,这个世间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为什么这个穆楚儿轻而易举地就将这个名字给说出来?
她的瞳孔猛地一震,但又莫名笃定,穆楚儿一定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私通,于是又骂骂咧咧了几句。
甚至暗示其他人都撸起袖子,今天她要好好地教训教训穆楚儿!
在整个尚服局,都没人敢惹她!若是真把这个贱人打出个好歹来,也根本不会有人敢管的。就算管了,也有姑姑出面为她摆平一切。
然而,穆楚儿根本没惯着她,直接上前再次给了她一巴掌!这巴掌打得特别狠,震得掌心都有些痛麻!
反正她们都已经结下了梁子,就不介意再结一个。说话说得这么难听,那就有必要好好教育教育她!
“在尚服局,你是我的头领,有任何事情,如果我做得不好,你都可以教育。但是在这宫中,你出言不讳,鬼话连篇,伤风败俗,作为厂公夫人,我有必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穆楚儿知道自己身单力薄。可是,她现在身份确实不一样,有些时候还是应该好好地利用手中的权力。
于是下一刻只听穆楚儿高声扬起了“来人”两个字,便立刻有东厂的番卫,恭恭敬敬地出现在她身边。
“掌嘴!”她冷声命令!
胡巧月傻眼了,还没等她把姑姑的名讳抛出来,脸上便被噼里啪啦地扇着。几下而已,她的脸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
她的那几个小跟班无一幸免,皆被抽得龇牙咧嘴,有的甚至都哭鼻子了。
这时候,尚服局所有的人才明白过来,穆楚儿真的不一样了,以后万万不能得罪她,否则就是变猪头的下场!
穆楚儿只是杀鸡儆猴,以后想要欺负她还得掂量掂量。她不想把此事闹大,故只是小惩大诫,扇了十几个巴掌就罢了。
男人的力道不比女人,掌掌带着力道,带着劲风,十几下已经够她们脸肿的了。
胡巧月何时受过这等屈辱,一边惧怕这些凶神恶煞的东厂番卫们,一边又对穆楚儿产生了极度的憎恨!
她眼看败下阵来,哭着鼻子就跑到了尚宫局,去找姑姑哭诉了!
尚宫局的胡尚宫,年龄不到四十,风韵犹存,一双三角眼可足够显露出她精明强干。
作为六宫之主的女官,她的头上梳着和贵妃差不多的繁琐发髻,双鬓垂下华丽的流苏。身上是女官贵重的官服,腰带上的宝石也因为她匆匆的步伐而时刻闪烁着权利的光芒。
来到了房间,她将门给关上。回头就见胡巧月那张惨不忍睹的脸!
胡尚宫分外心疼,做了女官十几载,一生都在为权利和地位奔波追逐,哪里想着嫁人的事情,更别说生养孩子了。
哥哥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如今她的孩子受人欺负,作为姑姑的怎么能不心疼。
她转身就去内室拿了药箱,想给胡巧月的脸上药。同时就听胡巧月不断地抱怨,并且疼地倒吸凉气,连连叫痛!
胡尚宫叹息地扔掉了手里的药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恼火。
薄薄的唇一张一合尽是刻薄:“活该!你没事得罪穆楚儿作甚!知不知道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她嫁给了厂公,就是卫祁的夫人。连厂公的夫人你都敢堂而皇之地挑衅,人家不拼了命地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