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今天这篇被人夸了

>

今天这篇被人夸了

阿绣著

本文标签:

《今天这篇被人夸了》中的人物秦老三桑榆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分类}小说,“阿绣”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今天这篇被人夸了》内容概括:三与众人纷纷围来,都想接住我正摇摇欲坠而下的身体。<br>06 生别(一)我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br>醒来时只觉得肚子很饿。<br>茫眼四望,不远处,一个似熟非熟的背影坐在房中。<br>整合记忆,拼出一个名字,桑榆!<br>联系起前因后果,刹时心头涌上一股怨仇。<br>我龇牙暗忿:“什么招儿不好使,非要下毒。<br>让人遭罪。<br>像我,从来都是一刀解决。”<br>心中积恨,这手鬼使神差伸进凉席下面,掏出一把铮亮短刀。<br>蹑身下床,缓步向桑榆身后靠去。<br>近了才看清,那人面前全是折子垒在两侧,手中正看的,是边关战事。<br>虽说近年已是海清河晏,时和岁丰。<br>但边界处仍旧战火不断。<br>邻国不断来犯,挑衅在坚守防线。<br>我对这个情况十分清楚,因为这个山头再往前,就是边关将士戍守的防城。<br>一个分神,我手中的短刀被人缴了去。<br>眼前一晃,身子一栽,屁股坐上某人的大腿。<br>“夫人刚醒就有这般心情跟我打闹?”<br>桑榆睨了眼缴过来的兵器,“为夫还担心你到底要睡到何时呢。”<br>我心中把她问候一遍,愤愤不平说道:“少来!<br>我身中剧毒,不是拜你所赐?<br>!”<br>桑榆目光一愣,分外无辜。<br>“洞房当晚!”<br>我气不打一处,反手拍上桌子:“你说的,在我体内放了剧毒,以此要挟我解散全寨!”<br>“哦~”桑榆作恍然状,嘴角勾笑,“夫人这次可冤枉为夫了。<br>你这毒,还真不是我的杰作。”<br>我摆出一脸“信你个鬼”的表情,心中:“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秦老三桑榆   更新: 2022-09-29 15:19: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今天这篇被人夸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秦老三桑榆,作者&quot;阿绣&quot;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整合记忆,拼出一个名字,桑榆!联系起前因后果,刹时心头涌上一股怨仇。我龇牙暗忿:&quot;什么招儿不好使,非要下毒。让人遭罪。像我,从来都是一刀解决...

第14章

,心中疑惑:这人咋换男换女都不太正常呢?

大概是见我嘴眼都抽歪了,她也不再逗,框住我坐在怀里,接上文说道:“那晚我说在你体内放了剧毒,的确是骗你的。
正所谓兵不厌诈。
我见你也不是那种随意舍命之辈,定会上套。”
我白眼上翻,着实无语:谁TM一条性命会随意舍?

“不过,我也的确在你体内放了东西。”
我凝眸看人:嗯?


“春药。”
我锁眉歪头:啥?


“缓解你行房事时的,不适。”
我紧抿双唇,当场石化:哈!


她似乎看我这样很满意,还起手刮了一下我的鼻梁。
“我上床就发现你是雏儿。
我行房,喜欢用东西。
用点春药,对你这种没经验的,有助兴奋,舒张。”
我羞得低头,想找个缝儿转进去:憋说了!
桑榆凑近我耳根,吹着细风:“不然那晚,你怎么会叫得那么浪~”噗——我想血溅房梁。
化石崩裂,我打算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她:“那毒是谁下的?”
“白小二。”
“不可能。”
我斩钉截铁否定道。
桑榆轻笑一声,不作反驳。
“白小二可能会为谋出路而勾结官府,但用毒药来害我,绝不可能!
这点情谊,我相信他还是有的。”
“主意确实不是他出的。”
她勾住我一缕青丝,挽在指间,“县大人骗他,说毒性轻微,只会让你暂时虚弱,不会伤到性命。”
桑榆鼻尖靠近发丝,闻了闻,嬉笑道:“你俩还真是一个土匪窝出来的,真是好骗。”
我生气,一把扯回自己的头发:“县太爷呢?”
“死了。”
“白小儿现在何处?”
“县衙牢里。”
“我要去见他。”
欲起身,桑榆再次把我摁回怀里:“吃点东西再去。
你看你,连反抗我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还下山去县衙?
!”
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桑榆叫来常护卫,吩咐备来饭食。
昏睡许久没进食,我狂炫三大碗饭,盘中荤素也尽数搜刮下肚,最后一抹嘴:“饱了。”
桑榆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和搁置一旁的饭碗,呆呆地点了点头,对我竖起一根大拇指:“夫人……好食欲。”
饭毕,起身,准备下山见白小二。
正要出门,秦老三闻风而来,扑倒地上抱住我大腿就是一阵鬼哭狼嚎:“老大!”
抬袖揩泪,“你可终于醒了!”
抽噎不停。
我抖抖腿:“寨子里其他兄弟呢?”
秦老三仰头,泪水在眸子里打转:“在前院。
后院你压寨郎君不让我们来。
说你要静养。”
我斜眼看人:撵我弟兄!
桑榆眉宇透出无奈,付我耳边小声解释道:“他们成天跪在院子里哭,听得头疼。”
我收回眼神,扶起秦老三,实在看不惯他那挂在鼻下的两条清涕,扯住他袖口,帮他揩掉。
“别哭啦。”
我拍拍他的双肩,安慰道,“你老大我这不是醒了吗!
没事!”
“你是不知道,那天你口吐鲜血,血溅三尺那么远,吓死我们了。”
秦老三像个找到爹娘的小孩,开始诉说心事,“我们一帮人围着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是小郎君说,你是毒性骤发。
县太爷下的毒。
小二当时也是奇怪。
明明你都叫他走了。
他还凑过来,非要看你中的什么毒。”
我嘴角勾出一笑,把它当趣事听。
“是小郎君去县衙找县老爷拿来的解药。
但是你服药后躺好几天,都不醒。
我们……”“哇”地一声,秦老三顿时又哭起来,“老大,你要是死了,我们可怎么办呀?
!”
“好啦!
好啦!”
我知道他是真被吓着了,摸摸他头,继续宽慰,“没事啦,我醒了就没事啦。
你去通知大伙儿,到忠义堂集合。
我下山一趟,回来后,有重要的事要说。”
说完,迈步正走,秦老三转身抓住我衣角,问道:“什么事情?”
我回身,看见他拽衣角的手用力到泛白。
“到时候就知道了。
去吧。”
07 生别(二)【催更请留言。

《今天这篇被人夸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