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文免费阅读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集在线阅读

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文免费阅读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集在线阅读 第33章 那种死法比较好? 试读

2022-11-14 08:26 作者:凌天清
  •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武侠修真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是作者““凌天清”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凌天清苏小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是网络作者“凌天清”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详情概述:她微微思索,穿着这么多,终究不方便自杀。凌天清正在悲壮的想着,凌谨遇食指和中指抵在太阳穴上,闲闲的靠在软榻上,又开口了:“苏筱筱,如此这般,男人会对你有兴趣吗?”这个混蛋暴君!凌天清脸色一僵,原本就难看之极的表情,更是阴霾的不见天日。她咬咬牙,深呼吸,轻轻一挥袖,脚尖立起,干脆跳起天鹅舞,一步步接近茶几。几个男人没有凌谨遇的命令,全部像点了穴一样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凌谨遇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曼妙舞姿的小身影,这是什么舞蹈?很奇怪,不过看着也赏心悦目。重点在于,她能一边跳一边释衣的诗情画意。凌天清没了那么多的衣袍束缚,行动都轻松了很多。她扶着最左边的一个男人肩膀,跳下床,眨眼将刚才古典的芭蕾换成了热情的拉丁。只可惜没有音乐,跳起来的节奏感很差,因为她跳的是恰恰。需要很强节奏和音乐感的恰恰,活泼帅气,舞步干净利落,让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凌谨遇,眼神都微微一变。她跳的不是天朝任何的舞蹈,并非任何宫廷舞,举手投足间,带着陌生的奇特的美感,仿佛……天外来客。没错,这四个字,再次浮现在凌谨遇脑中。她根本不像天朝的人,静坐看书时眉眼间那股灵光,行为举止中的妖孽味……还有现在,那眉眼间的灵动,还有轻盈的身姿……凌天清看着凌谨遇身边的茶壶,心跳有些加快。她根本就不想死,如果能够活着逃出去,自然是谢天谢地,可是如果逃不出去,她毫不犹豫选择自杀。轻盈帅气的一个转身,凌天清伸手就拿到茶壶,没有想到如此容易接近目标,她那张脸,欢乐的几乎忘记自己拿白玉壶的目的是自杀,眉梢眼角都是笑。终于拿到了,嗯嗯,死的会舒服一点……凌天清正要摔碎那薄如蝉翼的白玉壶,然后拿着锋利的玉片一隔脖子边的大动脉,帅气碉堡的结束自己悲壮的一生,可刚刚握住白玉壶的手,却被一只大手轻轻按住。软榻上半躺的男人,懒洋洋的伸手,他的个子很高,手臂也长,轻轻松松的伸手便按住要摔白玉壶的凌天清的小手。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凌谨遇终于开口:“无需为本王斟茶,你要取悦的,是那些男人。”斟茶?斟你个头啊!如果可能,凌天清真想将手里的白玉壶砸到凌谨遇的脑门上。但是,她的手动不了,被看似轻柔的搭着,却一动也不能动。凌天清着急了,伸出另一只手,就去抓白玉茶杯。她的指尖还没碰到茶杯,就被一股大力带过去,整个人如蝴蝶一样,轻飘飘的就落在软榻边。抬头,凌天清骇然的对上一双漆黑幽深的双眸。四目交接的瞬间,本能和第六感告诉她,她恐怕一时半会还死不了。“罪臣之女,污浊之身,若是想取悦本王,只怕你要重新投胎。”凌谨遇依旧带着淡淡的笑,一只手扣在她的虎口,另一只手温柔的拂过她的脸颊,修长手指突然屈指重重一弹。凌天清不知道为什么他按到了哪里,身上发麻,一点也不能动,痛的皱起了眉。这个魔鬼!“想着让老娘取悦你,你也得先重新投胎!”痛怒之下,凌天清怒了,毫不畏惧的盯着凌谨遇的眼睛。激怒他杀了自己最好,反正这破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待。说不准死了能重新穿越回去!那七个一动不动的男人们,脸上都闪过一丝惊恐。而在外面守卫的侍卫宫人,听见里面的尖叫,也纷纷脸色大变。痴!儿,不要命了!“你……”一直从容淡定的凌谨遇,眼里也浮起惊怒,伸手扣住她的下巴。“我怎么了?你这么讨厌我,一刀杀了就是,为什么要这么侮辱人?”凌天清依旧动弹不得,隐隐觉得虎口发麻,骨头快被捏碎了,阵阵的痛让她说话都有点困难。她咬着牙,眼里冒着绿光:,我的命,由不得你摆布!你是王又怎样?姑娘我想死,你拦得住吗?”说完,她张口就想咬凌谨遇扼住她下巴的手,那眼神,完全是一只被惹毛了的小狼。“死?本王不让你死,你敢死?”凌谨遇怒极反笑。“暴君,你以为你能掌控别人的命?可笑,就算你能掌控别人的命,你也掌控不了别人的大脑!呵,我忘了,你这个笨蛋一定不知道大脑究竟是什么东西吧?”凌天清也愤怒的盯着他,讥讽的问道。笨……笨蛋……一道天雷劈下,七个大汉估计从今以后要废了……他们面对一个骂当今天子为笨蛋的痴!儿,实在是……“苏筱筱!”凌谨遇活到今天算开眼了。他是龙颜大怒,但表情几乎没有太多变化,只是眼色阴沉。她又在说自己听不懂的话了!这种话听过一次两次就算了,但总是从她嘴里蹦出来,就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究竟是不是妖孽附身。否则,哪有那么多奇怪的名词?而且,那张红润的小嘴在不停的凑过来想咬他,让他怒气中,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露齿大笑毫无顾忌,她张嘴咬人的模样,也新奇极了。“我不叫苏小小,我是凌天清,凌谨遇的凌,雨过天青的天清!”凌天清亮出白森森的牙齿,死前也捍卫一下自己的真名。又是一道天雷劈下,众大汉更惊恐了。这疯丫头居然直呼圣名!而且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已经完全疯了,疯了……心一横,凌天清张嘴狠心要咬自己的舌。事情已经这样了,她不想再受其他侮辱。“你竟敢自尽!”凌谨遇伸手扣住她的脸颊,眼里闪过一抹惊骇,果然逼到这里,她就开始拼命了。被他捏住脸颊,凌天清像是被攥住鼻子的小狗,动不了嘴,只能愤恨的盯着凌谨遇。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女人用厌恶愤怒目光直视,凌谨遇的震怒之余,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女娃就是个疯子!对,他看着她明锐的眼神,不相信她是正常女子!正常女子哪敢与他对视,更别说这种眼神……伸手点了凌天清的麻穴,凌谨遇甩手将她扔出去。凌天清娇小的身躯在偌大的房间划了个圈,撞倒两丈外床边的大汉背上,才止住去势,跌了下来,可见凌谨遇有多怒。她被摔的七荤八素,又麻麻的不能动,觉得骨头都要被摔碎了。“本王也会挑去你的手筋脚筋,拔了你的牙,让你成想死都死不了的废人。”凌谨遇已经站在了凌天清的身边,伸脚将伏在地上无法动的女娃踢过去,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让你知道,敢忤逆天子的下场。”凌天清脑子嗡嗡的响着,被摔的气血翻腾,可惜她不能动,胸口闷的像是被大石头紧紧压着。“不过,你若是真想死,本王也会恩准。”脚尖勾起凌天清的下巴,凌谨遇泛起一丝冷笑,“只是,那疼爱你的哥哥,年迈的母亲,还有你最喜欢凌雪,本王也会一个个送去地狱陪你。”凌天清脸色大变,眼里开始有惊恐。她不想成废人,更不想别人为她死。凌谨遇看见她眼里没了刚才的狠厉,脸色的笑容开始浓郁起来,仿佛缓缓绽放的花朵。还有畏惧,就能掌控。若是真没了畏惧,恐怕他也只能尽快解决掉她,免得给将军府惹来麻烦。凌谨遇随手一挥,隔空便将她受制的穴道解开。凌天清只觉得胸口被压制住的气血猛然往喉头涌去,僵麻的身体能动了,还未起身,喉咙一甜,“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来。“王上。”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略带疲惫的声音,在帘外低低的说道,“紫元刚刚抵宫,恳请面圣。”

在线试读

第33章 那种死法比较好?

她微微思索,穿着这么多,终究不方便自杀。

凌天清正在悲壮的想着,凌谨遇食指和中指抵在太阳穴上,闲闲的靠在软榻上,又开口了“苏筱筱,如此这般,男人会对你有兴趣吗?”

这个混蛋暴君!

凌天清脸色一僵,原本就难看之极的表情,更是阴霾的不见天日。

她咬咬牙,深呼吸,轻轻一挥袖,脚尖立起,干脆跳起天鹅舞,一步步接近茶几。

几个男人没有凌谨遇的命令,全部像点了穴一样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凌谨遇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曼妙舞姿的小身影,这是什么舞蹈?很奇怪,不过看着也赏心悦目。

重点在于,她能一边跳一边释衣的诗情画意。

凌天清没了那么多的衣袍束缚,行动都轻松了很多。

她扶着最左边的一个男人肩膀,跳下床,眨眼将刚才古典的芭蕾换成了热情的拉丁。

只可惜没有音乐,跳起来的节奏感很差,因为她跳的是恰恰。

需要很强节奏和音乐感的恰恰,活泼帅气,舞步干净利落,让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凌谨遇,眼神都微微一变。

她跳的不是天朝任何的舞蹈,并非任何宫廷舞,举手投足间,带着陌生的奇特的美感,仿佛……天外来客。

没错,这四个字,再次浮现在凌谨遇脑中。

她根本不像天朝的人,静坐看书时眉眼间那股灵光,行为举止中的妖孽味……

还有现在,那眉眼间的灵动,还有轻盈的身姿……

凌天清看着凌谨遇身边的茶壶,心跳有些加快。

她根本就不想死,如果能够活着逃出去,自然是谢天谢地,可是如果逃不出去,她毫不犹豫选择自杀。

轻盈帅气的一个转身,凌天清伸手就拿到茶壶,没有想到如此容易接近目标,她那张脸,欢乐的几乎忘记自己拿白玉壶的目的是自杀,眉梢眼角都是笑。

终于拿到了,嗯嗯,死的会舒服一点……

凌天清正要摔碎那薄如蝉翼的白玉壶,然后拿着锋利的玉片一隔脖子边的大动脉,帅气碉堡的结束自己悲壮的一生,可刚刚握住白玉壶的手,却被一只大手轻轻按住。

软榻上半躺的男人,懒洋洋的伸手,他的个子很高,手臂也长,轻轻松松的伸手便按住要摔白玉壶的凌天清的小手。

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凌谨遇终于开口“无需为本王斟茶,你要取悦的,是那些男人。”

斟茶?斟你个头啊!

如果可能,凌天清真想将手里的白玉壶砸到凌谨遇的脑门上。

但是,她的手动不了,被看似轻柔的搭着,却一动也不能动。

凌天清着急了,伸出另一只手,就去抓白玉茶杯。

她的指尖还没碰到茶杯,就被一股大力带过去,整个人如蝴蝶一样,轻飘飘的就落在软榻边。

抬头,凌天清骇然的对上一双漆黑幽深的双眸。

四目交接的瞬间,本能和第六感告诉她,她恐怕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罪臣之女,污浊之身,若是想取悦本王,只怕你要重新投胎。”

凌谨遇依旧带着淡淡的笑,一只手扣在她的虎口,另一只手温柔的拂过她的脸颊,修长手指突然屈指重重一弹。

凌天清不知道为什么他按到了哪里,身上发麻,一点也不能动,痛的皱起了眉。

这个魔鬼!

“想着让老娘取悦你,你也得先重新投胎!”痛怒之下,凌天清怒了,毫不畏惧的盯着凌谨遇的眼睛。

激怒他杀了自己最好,反正这破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待。

说不准死了能重新穿越回去!

那七个一动不动的男人们,脸上都闪过一丝惊恐。

而在外面守卫的侍卫宫人,听见里面的尖叫,也纷纷脸色大变。

痴!儿,不要命了!

“你……”一直从容淡定的凌谨遇,眼里也浮起惊怒,伸手扣住她的下巴。

“我怎么了?你这么讨厌我,一刀杀了就是,为什么要这么侮辱人?”凌天清依旧动弹不得,隐隐觉得虎口发麻,骨头快被捏碎了,阵阵的痛让她说话都有点困难。

她咬着牙,眼里冒着绿光,我的命,由不得你摆布!你是王又怎样?姑娘我想死,你拦得住吗?”

说完,她张口就想咬凌谨遇扼住她下巴的手,那眼神,完全是一只被惹毛了的小狼。

“死?本王不让你死,你敢死?”凌谨遇怒极反笑。

“暴君,你以为你能掌控别人的命?可笑,就算你能掌控别人的命,你也掌控不了别人的大脑!呵,我忘了,你这个笨蛋一定不知道大脑究竟是什么东西吧?”凌天清也愤怒的盯着他,讥讽的问道。

笨……笨蛋……

一道天雷劈下,七个大汉估计从今以后要废了……

他们面对一个骂当今天子为笨蛋的痴!儿,实在是……

“苏筱筱!”凌谨遇活到今天算开眼了。

他是龙颜大怒,但表情几乎没有太多变化,只是眼色阴沉。

她又在说自己听不懂的话了!

这种话听过一次两次就算了,但总是从她嘴里蹦出来,就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究竟是不是妖孽附身。

否则,哪有那么多奇怪的名词?

而且,那张红润的小嘴在不停的凑过来想咬他,让他怒气中,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像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露齿大笑毫无顾忌,她张嘴咬人的模样,也新奇极了。

“我不叫苏小小,我是凌天清,凌谨遇的凌,雨过天青的天清!”凌天清亮出白森森的牙齿,死前也捍卫一下自己的真名。

又是一道天雷劈下,众大汉更惊恐了。

这疯丫头居然直呼圣名!

而且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已经完全疯了,疯了……

心一横,凌天清张嘴狠心要咬自己的舌。

事情已经这样了,她不想再受其他侮辱。

“你竟敢自尽!”凌谨遇伸手扣住她的脸颊,眼里闪过一抹惊骇,果然逼到这里,她就开始拼命了。

被他捏住脸颊,凌天清像是被攥住鼻子的小狗,动不了嘴,只能愤恨的盯着凌谨遇。

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女人用厌恶愤怒目光直视,凌谨遇的震怒之余,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女娃就是个疯子!

对,他看着她明锐的眼神,不相信她是正常女子!

正常女子哪敢与他对视,更别说这种眼神……

伸手点了凌天清的麻穴,凌谨遇甩手将她扔出去。

凌天清娇小的身躯在偌大的房间划了个圈,撞倒两丈外床边的大汉背上,才止住去势,跌了下来,可见凌谨遇有多怒。

她被摔的七荤八素,又麻麻的不能动,觉得骨头都要被摔碎了。

“本王也会挑去你的手筋脚筋,拔了你的牙,让你成想死都死不了的废人。”凌谨遇已经站在了凌天清的身边,伸脚将伏在地上无法动的女娃踢过去,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让你知道,敢忤逆天子的下场。”

凌天清脑子嗡嗡的响着,被摔的气血翻腾,可惜她不能动,胸口闷的像是被大石头紧紧压着。

“不过,你若是真想死,本王也会恩准。”脚尖勾起凌天清的下巴,凌谨遇泛起一丝冷笑,“只是,那疼爱你的哥哥,年迈的母亲,还有你最喜欢凌雪,本王也会一个个送去地狱陪你。”

凌天清脸色大变,眼里开始有惊恐。

她不想成废人,更不想别人为她死。

凌谨遇看见她眼里没了刚才的狠厉,脸色的笑容开始浓郁起来,仿佛缓缓绽放的花朵。

还有畏惧,就能掌控。

若是真没了畏惧,恐怕他也只能尽快解决掉她,免得给将军府惹来麻烦。

凌谨遇随手一挥,隔空便将她受制的穴道解开。

凌天清只觉得胸口被压制住的气血猛然往喉头涌去,僵麻的身体能动了,还未起身,喉咙一甜,“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王上。”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略带疲惫的声音,在帘外低低的说道,“紫元刚刚抵宫,恳请面圣。”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