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集阅读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集阅读 第38章 又进花侯府 试读

2022-11-14 08:27 作者:凌天清
  •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武侠修真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是作者““凌天清”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凌天清苏小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凌天清”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你想再给我上药害我?”凌天清警觉的问道。“哈哈,筱筱又在胡言乱语了,哥哥疼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害你呢?”花解语虽然心里惊疑不定,但脸上笑的春风和煦。“最好如此,如果你再欺负我,我就……告御状!凌……王上对我好着呢,你也看到了,我今儿犯了事,他都没罚我……”凌天清知道不能抗旨,但是她很讨厌这个欺负过她的人,所以当然要自保。如果在外人面前,自保很简单,只要说出王上的名讳来就可以吓倒一大片,比她戴着的玉葫芦还管用。然后要假装和凌谨遇的关系很好……这叫狐假虎威。凌天清初来乍到不懂这些,现在她在外面狡猾着呢,每到一个大人家里,把孙子兵法都上演一番,搅的风生水起,那群大人哪个敢对她无礼?所以虽说是罪臣之女,其实她盼望着夜晚的到来,去各个府上“大显神通”,霸占他们一切资源……学习知识搞科研。站在迟暮宫外赏花的一群美人,清晰的听到小丫头在和花侯炫耀皇恩,一个个气的脸色都变了,指甲快掐断了。真是作死的小妖精!而花解语头疼啊,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头疼。士别三日刮目相待。那日受了罚可怜兮兮惊慌失措傻乎乎的苏筱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生龙活虎,在他府上跑来跑去,一刻都不消停的苏筱筱。而且,他居然管不住她。威、逼、利、诱,对将军府的小女一点用都没有。花解语又不敢真的用强,怕这丫头真的告御状,惹怒王上……虽然表面上看去,凌谨遇对将军府恨不能斩尽杀绝,但是对苏筱筱,似乎又有着微妙的情感。且不说坊间流传的一些蜚语,至少,王上三进迟暮宫,就能看出他对苏筱筱的态度。花解语是人精,位高权重,又有太后做靠山,自然天不怕地不怕。可独独对比自己小三岁的王弟,有些惧意。凌谨遇阴沉莫测,心思奇诡,若是不小心招惹到了他,绝没有好下场。所以凌天清在他的书房和太医院疯跑,花解语束手无策,只能跟在她后面找机会“下手”。“花解语,你是不是想‘调教’我?”凌天清在药房里,翻着百草书,配着药,头也不抬很淡定的问道。花解语站在一边,手里的折扇差点就掉在地上。看看,这小妮子镇定自若的模样,哪里是疯子,简直就是妖孽嘛!“我们做个交易吧。”凌天清摸着下巴,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看着桌上的药,漫不经心的说道。瞧瞧,这个小妮子一出宫,和在王上面前那副可怜样完全相反,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模样。“筱筱,你还没资格和本侯谈条件。”花解语倚靠在桌边,艳粉色的唇轻轻挑了挑,提醒道。“唔,让我安安静静看三天的书,我不会给你惹事,回去也不会对凌谨遇说你的坏话,保证他验收过关。”凌天清看见这个世界的美男,就像全部打包带回去……“对了,我是个很记仇的人。”凌天清歪着头,她的心理学虽然学的不太好,但是对付这里的人应该绰绰有余吧?“你要是不答应,还想着坏主意欺负我,那么,凌谨遇那边你绝对过不了关。”凌天清究竟还是年纪太小,否则话应该说的更狠一点。可惜人情世故这个词,是要阅历的,并不是书本上就能学到的东西。“筱筱,你在威胁锦哥哥吗?”花解语一点也不恼怒,扇子顶着自己尖尖的下巴,笑容如花的问道。“不是威胁啦,是交易。”凌天清转过身,走到药柜前,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打开,从里面取出自己要的东西。“筱筱,你忘了锦哥哥最不喜欢和别人谈交易?”蓦然欺身,花解语已经鬼魅般的贴上了凌天清的身后。“啊,我忘了。”凌天清突然转过身,和花解语几乎是紧贴着,她刚刚发育的胸口轻轻擦过眼前男人的胁下,差点撞到他。这个世界的男人,平均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女人也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人家是鹤立鸡群,可凌天清在这里,就像是小鸡在鹤群里,一下被淹没了。凌天清急忙后退半步,抬头看着高大的男人,身高的差距让她的气势不自觉的就被压了下去。“这样吧,给你半天的时间,教教我怎么应付凌谨遇,可以了吧?”凌天清很“大方”的说道。“你要先学会让他高兴。”花解语见她一松口,笑颜如花的抬起手,往她透着桃花粉的脸上捏去。“但是让他高兴了,我不高兴怎么办?”凌天清嘟起唇,没好气的打掉花解语的手,反问。她才不想让凌谨遇高兴呢,除非他能让自己穿越回去。那她可以学学宠物狗,没事摇摇尾巴,给他舔舔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伺候的男人高兴,将军府没人教你吗?”花解语的手顺手就捞住她的小辫子,绞在手指间,“不过老将军也可能把你当成儿子来养了,毕竟,老将军最厌恶脂粉气……”“所以你这样的人若是在前线,也会被喀嚓掉的。”凌天清满不在乎的看着花解语艳丽的脸,说道。凌天清这段时间可打听到不少事情,加上之前凌雪所说的那些,她知道花解语恨将军府,因为他的哥哥,被自己的“爹”斩杀在沙场。所以,花解语第一晚才那么狠的折磨自己。她还是得小心点,虽然有凌谨遇那个护身符,不过花解语也不是省油的灯,听说四侯,他的性格最叵测。凌天清所见到的三侯里,凌雪最好,温柔又稳重,对她笑的时候,那心儿都化成水了……至于温寒,只有一面之交,人如其名,温如淡水,寒若冰霜,冷漠自制,倒也看不出什么坏。只有这个花解语,轻薄她,欺负她,不知给她抹了什么药,差点害死她!反正凌天清对花解语的不喜欢,仅亚于凌谨遇。凌谨遇已经不能用“不喜欢”来下定义,而是让人又怕又惧,看见就想躲得远远的。“筱筱,你可知,自己和谁说话?”花解语眯起了水眸,长指绕着她的发丝,绞啊绞啊,就绞到了她的脸上,伸手捏着小丫头嫩滑的脸蛋,阴测测的问道。“你知道吗?听说我是凤身之命,命格为后。”凌天清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花解语,咧出一个灿烂明媚微笑,“我要是真当了王后,一定把你这只手剁下来喂狗。”她虽然年纪还小,还没有修炼成人精,但是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生存要诀--拿凌谨遇当挡箭牌,保证横行无阻。而且,没有人敢在凌谨遇面前揭发自己的恶行和狂言妄语。因为那群人,比她还害怕性格阴沉诡谲的王,她每句话都是大逆不道的,谁也不敢把一个疯丫头的胡话转说给凌谨遇听。花解语低头看着她,小妮子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伶牙俐齿,聪慧大胆……她的疯病被医治好了?瞧她在太医院里抓药看书的模样,似乎对医术很精通……“你现在想要锦哥哥的手,我也会送给你。”换成别人早就惶恐不安,可是花解语还是面不改色,另一只手握着折扇。这一下,表面上很淡定的小丫头,一下就竖起了毛,蹬蹬蹬连退三步,但是头发又被花解语的手指缠住了,让她吃痛的叫了起来:“你、你、你对我无礼!”“王上送你来,就是让我非/礼的啊。”花解语看着她抢救自己的头发,用力掰着自己的手指,不觉好笑的说道。今天任她疯跑了一下午,现在是“下手”的好时机。“放开我……啊,凌谨遇,快救命!”凌天清被花解语提着后领往外走去,立刻挣扎起来,毫不忌讳的大喊凌谨遇的名讳--因为没人敢告状她直呼王名。相反,那些听到她说凌谨遇名字的人,都是面如土色,吓得跪在地上,求她小声点,别招来灭府之灾。但是这招对花解语没用。凌天清着急了,被提着走过桌边的时候,伸手捞起上面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往后面撒去。花解语并没有把扔过来的东西放在心上,折扇一挥,唰的全部挡掉。就在这时,一阵火光燎到他的扇子上,呼啦一声,见风就长,火势往他的袍袖上燎去。这是什么……妖术?明明见她扔过来的是寻常药粉,怎就变成了火?花解语一惊,忙将小丫头扔到一边,怕她也被燎伤,紧接着,“嗤啦”一声,果决的撕去袍袖,才阻住那股火势。凌天清溜的快,拔腿就往外面跑,心中还在懊恼这个化学反应不够完美。理论上来说,寒碧草加上红萼果,沾点镁粉,只要比例正确,见风就起火,这是因为空气中细微的摩擦和气流的原因。

在线试读

第38章 又进花侯府

“你想再给我上药害我?”凌天清警觉的问道。

“哈哈,筱筱又在胡言乱语了,哥哥疼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害你呢?”花解语虽然心里惊疑不定,但脸上笑的春风和煦。

“最好如此,如果你再欺负我,我就……告御状!凌……王上对我好着呢,你也看到了,我今儿犯了事,他都没罚我……”凌天清知道不能抗旨,但是她很讨厌这个欺负过她的人,所以当然要自保。

如果在外人面前,自保很简单,只要说出王上的名讳来就可以吓倒一大片,比她戴着的玉葫芦还管用。

然后要假装和凌谨遇的关系很好……这叫狐假虎威。

凌天清初来乍到不懂这些,现在她在外面狡猾着呢,每到一个大人家里,把孙子兵法都上演一番,搅的风生水起,那群大人哪个敢对她无礼?

所以虽说是罪臣之女,其实她盼望着夜晚的到来,去各个府上“大显神通”,霸占他们一切资源……学习知识搞科研。

站在迟暮宫外赏花的一群美人,清晰的听到小丫头在和花侯炫耀皇恩,一个个气的脸色都变了,指甲快掐断了。

真是作死的小妖精!

而花解语头疼啊,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头疼。

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那日受了罚可怜兮兮惊慌失措傻乎乎的苏筱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生龙活虎,在他府上跑来跑去,一刻都不消停的苏筱筱。

而且,他居然管不住她。

威、逼、利、诱,对将军府的小女一点用都没有。

花解语又不敢真的用强,怕这丫头真的告御状,惹怒王上……

虽然表面上看去,凌谨遇对将军府恨不能斩尽杀绝,但是对苏筱筱,似乎又有着微妙的情感。

且不说坊间流传的一些蜚语,至少,王上三进迟暮宫,就能看出他对苏筱筱的态度。

花解语是人精,位高权重,又有太后做靠山,自然天不怕地不怕。

可独独对比自己小三岁的王弟,有些惧意。

凌谨遇阴沉莫测,心思奇诡,若是不小心招惹到了他,绝没有好下场。

所以凌天清在他的书房和太医院疯跑,花解语束手无策,只能跟在她后面找机会“下手”。

“花解语,你是不是想‘调教’我?”

凌天清在药房里,翻着百草书,配着药,头也不抬很淡定的问道。

花解语站在一边,手里的折扇差点就掉在地上。

看看,这小妮子镇定自若的模样,哪里是疯子,简直就是妖孽嘛!

“我们做个交易吧。”

凌天清摸着下巴,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看着桌上的药,漫不经心的说道。

瞧瞧,这个小妮子一出宫,和在王上面前那副可怜样完全相反,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模样。

“筱筱,你还没资格和本侯谈条件。”花解语倚靠在桌边,艳粉色的唇轻轻挑了挑,提醒道。

“唔,让我安安静静看三天的书,我不会给你惹事,回去也不会对凌谨遇说你的坏话,保证他验收过关。”

凌天清看见这个世界的美男,就像全部打包带回去……

“对了,我是个很记仇的人。”凌天清歪着头,她的心理学虽然学的不太好,但是对付这里的人应该绰绰有余吧?

“你要是不答应,还想着坏主意欺负我,那么,凌谨遇那边你绝对过不了关。”凌天清究竟还是年纪太小,否则话应该说的更狠一点。

可惜人情世故这个词,是要阅历的,并不是书本上就能学到的东西。

“筱筱,你在威胁锦哥哥吗?”花解语一点也不恼怒,扇子顶着自己尖尖的下巴,笑容如花的问道。

“不是威胁啦,是交易。”凌天清转过身,走到药柜前,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打开,从里面取出自己要的东西。

“筱筱,你忘了锦哥哥最不喜欢和别人谈交易?”蓦然欺身,花解语已经鬼魅般的贴上了凌天清的身后。

“啊,我忘了。”凌天清突然转过身,和花解语几乎是紧贴着,她刚刚发育的胸口轻轻擦过眼前男人的胁下,差点撞到他。

这个世界的男人,平均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女人也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人家是鹤立鸡群,可凌天清在这里,就像是小鸡在鹤群里,一下被淹没了。

凌天清急忙后退半步,抬头看着高大的男人,身高的差距让她的气势不自觉的就被压了下去。

“这样吧,给你半天的时间,教教我怎么应付凌谨遇,可以了吧?”凌天清很“大方”的说道。

“你要先学会让他高兴。”花解语见她一松口,笑颜如花的抬起手,往她透着桃花粉的脸上捏去。

“但是让他高兴了,我不高兴怎么办?”凌天清嘟起唇,没好气的打掉花解语的手,反问。

她才不想让凌谨遇高兴呢,除非他能让自己穿越回去。

那她可以学学宠物狗,没事摇摇尾巴,给他舔舔手。

“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伺候的男人高兴,将军府没人教你吗?”花解语的手顺手就捞住她的小辫子,绞在手指间,“不过老将军也可能把你当成儿子来养了,毕竟,老将军最厌恶脂粉气……”

“所以你这样的人若是在前线,也会被喀嚓掉的。”凌天清满不在乎的看着花解语艳丽的脸,说道。

凌天清这段时间可打听到不少事情,加上之前凌雪所说的那些,她知道花解语恨将军府,因为他的哥哥,被自己的“爹”斩杀在沙场。

所以,花解语第一晚才那么狠的折磨自己。

她还是得小心点,虽然有凌谨遇那个护身符,不过花解语也不是省油的灯,听说四侯,他的性格最叵测。

凌天清所见到的三侯里,凌雪最好,温柔又稳重,对她笑的时候,那心儿都化成水了……

至于温寒,只有一面之交,人如其名,温如淡水,寒若冰霜,冷漠自制,倒也看不出什么坏。

只有这个花解语,轻薄她,欺负她,不知给她抹了什么药,差点害死她!

反正凌天清对花解语的不喜欢,仅亚于凌谨遇。

凌谨遇已经不能用“不喜欢”来下定义,而是让人又怕又惧,看见就想躲得远远的。

“筱筱,你可知,自己和谁说话?”花解语眯起了水眸,长指绕着她的发丝,绞啊绞啊,就绞到了她的脸上,伸手捏着小丫头嫩滑的脸蛋,阴测测的问道。

“你知道吗?听说我是凤身之命,命格为后。”凌天清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花解语,咧出一个灿烂明媚微笑,“我要是真当了王后,一定把你这只手剁下来喂狗。”

她虽然年纪还小,还没有修炼成人精,但是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生存要诀–拿凌谨遇当挡箭牌,保证横行无阻。

而且,没有人敢在凌谨遇面前揭发自己的恶行和狂言妄语。

因为那群人,比她还害怕性格阴沉诡谲的王,她每句话都是大逆不道的,谁也不敢把一个疯丫头的胡话转说给凌谨遇听。

花解语低头看着她,小妮子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伶牙俐齿,聪慧大胆……

她的疯病被医治好了?

瞧她在太医院里抓药看书的模样,似乎对医术很精通……

“你现在想要锦哥哥的手,我也会送给你。”换成别人早就惶恐不安,可是花解语还是面不改色,另一只手握着折扇。

这一下,表面上很淡定的小丫头,一下就竖起了毛,蹬蹬蹬连退三步,但是头发又被花解语的手指缠住了,让她吃痛的叫了起来“你、你、你对我无礼!”

“王上送你来,就是让我非/礼的啊。”花解语看着她抢救自己的头发,用力掰着自己的手指,不觉好笑的说道。

今天任她疯跑了一下午,现在是“下手”的好时机。

“放开我……啊,凌谨遇,快救命!”

凌天清被花解语提着后领往外走去,立刻挣扎起来,毫不忌讳的大喊凌谨遇的名讳–因为没人敢告状她直呼王名。

相反,那些听到她说凌谨遇名字的人,都是面如土色,吓得跪在地上,求她小声点,别招来灭府之灾。

但是这招对花解语没用。

凌天清着急了,被提着走过桌边的时候,伸手捞起上面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往后面撒去。

花解语并没有把扔过来的东西放在心上,折扇一挥,唰的全部挡掉。

就在这时,一阵火光燎到他的扇子上,呼啦一声,见风就长,火势往他的袍袖上燎去。

这是什么……妖术?

明明见她扔过来的是寻常药粉,怎就变成了火?

花解语一惊,忙将小丫头扔到一边,怕她也被燎伤,紧接着,“嗤啦”一声,果决的撕去袍袖,才阻住那股火势。

凌天清溜的快,拔腿就往外面跑,心中还在懊恼这个化学反应不够完美。

理论上来说,寒碧草加上红萼果,沾点镁粉,只要比例正确,见风就起火,这是因为空气中细微的摩擦和气流的原因。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