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43章 大哭 试读

2022-11-14 08:32 作者:凌天清
  •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武侠修真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是作者““凌天清”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凌天清苏小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是凌天清情创作的一部小说,讲述的是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天清花的味道。凌天清本能的想往后退。可是却被定住了一样,看着凌谨遇的脸,凌天清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身上所散发的气场震住了,内心挣扎着想跑,但是腿不听使唤的杵着,动也不能动。这个暴君要干嘛?凌天清惶恐的想着,仿佛脑电波也被强大的气场搅乱,直愣愣的那双如寒星宝玉的黑眸,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他温热的呼吸,吹拂到了脸上,带着酥麻战栗的微痒。凌谨遇猛然停止了这不可思议的举动。他在做什么啊?居然想尝尝眼前少女眼泪的滋味。这么一张平凡清秀的脸,怎么会蛊惑了自己?凌谨遇的手指,猛然收紧。“想本王放你走?”凌谨遇掩去刚才瞬间的失态,轻轻的问道。“求求你……”凌天清怎能知道刚才这男人的心思,她含着泪点头。“求人办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懂吗?”凌谨遇发觉她与那些人最不同的,便是表情真实多变,每一点心思,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这让她的清秀的脸上,有着与其他女人不同的俏皮可爱,还有触手可及的真实。“我知道……要走后门。”凌天清哭丧着脸点头,好害怕这个男人。她没钱贿赂,而且凌谨遇也不缺金银财宝。她倒是可以贡献一点科学知识。“后门?”凌谨遇看见她一脸认真的说出这七个字的时,眉眼间似乎有极淡的笑意掠过,如同天光霁影,映照的那张脸明秀异常。凌天清看呆了。除去平日令人不敢正视的威严,这个男人的容颜……太好看了!“但是我没钱。”吞了口口水,凌天清艰难的说道,随即,她急忙补充,“可是如果你愿意放我走,我以后会报答你的!保证给你这个世界,别人没有的东西。”送他一颗导弹之类的……“好。”凌谨遇看她半晌,淡淡的吐了一个字。好?是什么意思?可以放她走了?不可能这么好心吧?凌天清发现自己果然理解错了那个字。王说的“好”,可以是今天天气好,也可以是他的心情好,或者就是个无意义的字。凌天清被带回了王宫,然后一群宫女恶狠狠的把她丢进了露华池。凌天清哀号连连,身上的肌肤全红了。为首的年长宫女,示意旁边的两个宫女拉住凌天清的手,然后手捧着香滑的白色的液体,往她身上抹去。“哇……”凌天清惊恐的大叫,刚刚发育的身体碰一下会很疼,而且这年长的宫女还是用力的。“肮脏之身,岂能侍寝?”宫女似是被她喊叫的有些不耐烦,但也不敢对她太凶,万一她成了后宫新宠呢?所以虽然嘴上轻言轻语,可手中的力道更加的大。从未见过带来这里的女子,在沐浴时,会这样大喊大叫。露华池和朝露宫,是多少女子想去的地方?她居然如此不识抬举。“侍……侍寝?”凌天清愣住了。她听错了吧?凌谨遇说“好”,是指她这块小鲜肉挺好?凌天清随即挣扎起来,她才不要侍寝……“按住她。”年长的宫女被扑打的水花四溅,没法为她彻底清洁,扬声喝道。“小主子,求您别乱动了,误了时辰,奴婢们不好交代……”小宫女们恳求着说道。“我才不要侍寝!”凌天清憋出了劲,她比起这些没武功的宫女,还是有些优势,好歹体能训练不是白练的,所以用力挣扎出三五个宫女的按压,往水里一蹿,就没了人影。露华池很大,数百平方米,是那些侍寝妃嫔净身专用温泉。侍寝当天,必须在此浸泡清洗两个时辰,然后在熏香房静坐一个时辰,梳妆更衣,方可送入朝露宫。隋天香有些特殊。凌谨遇不分朝暮,若是累了,便会去她寝宫,无需再转朝露宫。凌天清要是知道那群女人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浪费七八个小时,等着侍寝,肯定会恨不得把她们的时间都抢过来,让自己多学点东西,研究个航母飞船。她最近太想逃出去了,以至于每天想着怎么搞到航天材料,躲过那些大内侍卫的卓绝轻功,跑到天上去……“快点捉住她。”年长的宫女看见那瘦小的丫头居然能挣脱四五个人的压制,不由花容失色,娇声斥道。捉住她?凌天清可是游泳健将,蝶泳拿过金牌的人,她早就蹿到了温泉池的另一侧,冒出来换气。体能训练还是有点好处的,虽然打不过这里的男人,但是完全可以对付这群柔弱的宫女。凌天清抹了把脸,对着那群罗裙薄透站在池中的宫女喊道:“我不要侍寝!你们谁愿意去谁去!你们不要过来,凭你们的技术,是抓不住我的!”她是故意喊的,因为自己的衣服在那边矮矮的碧玉屏风上,不把这群人喊过来,她就没法争取时间去拿衣服。“你们,还愣着干嘛,快点过去!”长宫女是露华池的女官,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识抬举敢抗命的人,脸色都青了,她服侍过多少贵人沐浴更衣,就是隋天香来此,也不敢对她使脸色说重话。站在岸上的宫女,也急忙往那边跑去,水陆合击。凌天清等着她们离自己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惹得池中一片惊叫。“哎哟……”凌天清把她们的罗裙全拴在了一起,让她们寸步难行。“哎呀……”几个宫女突然跌跌撞撞,没法追赶上去,在一米多深的水中,站也站不稳,还有人在慌乱中呛了水,吓得岸上的宫女也赶紧下去帮忙。凌天清在一片惊叫娇呼声中,光溜溜的上了岸,扯起自己挂在屏风上的衣服,飞快的穿了起来,还不忘对池子里的宫女笑眯眯的交代:“姐姐们别慌,越乱的越难解开,水里受了力的死结,最好找剪刀……”穿肚兜太麻烦,凌天清看见有两个岸上的宫女往这边追来,直接披上外套,随便系好,套上鞋子,拔腿就往外跑。因为这里是后宫的专用沐浴更衣之地,所以没有一个侍卫和男人,只有几十号宫女伺候着。而宫门外会有侍卫巡逻。露华宫很大,很方便凌天清用百米的速度往外飞奔。外面的宫女听到里面乱成一团的声音,纷纷赶过来想看个究竟,还没走入里面,一道影子从里面蹿出,风一般的往外面冲。宫女们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能有这么快的跑步速度,呆愣了片刻,直到那个影子消失了,才尖叫起来:“来人呀,苏筱筱抗旨逃了,快点拦住她!”凌天清觉得自己真是有大将风范,她能在露华宫乱成一团的时候,镇定自若的骗过守卫,然后流窜……风凉飕飕的往衣袍里面灌,凌天清有些懊悔跑的太快,连裤子都没穿,现在下面光溜溜,衣袍又是襟带式样的,风一吹,腿都要露出来了,害得她左挡右拽,跑步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哪里会比较安全呢?后宫花园的地图已经绘制在她的脑海里,现在必须找个能躲过凌谨遇的地方。凌天清开始细密的分析,让凌谨遇对自己没兴趣,就能躲过一劫。如何让男人没兴趣呢?嗯,可以找一个比自己美上一百倍的女人,这样一衬托,野兽都会选择那个漂亮的吧?决定了,天香宫!凌天清把碍事的、总是被风吹开让她露底的长袍交叉挽起来,拴在腰上,像一个改版的灯笼裙,找一条最僻静的路,往天香宫跑去。天香宫内,熏香袅袅,是收集的天清花熏蒸而出的味道。寝宫内。俊秀无双的年轻帝王,眼眸冷淡的半合着,嘴角似笑非笑的半扬起,任由身侧的女人尽力取悦自己。隋天香的心思八面玲珑,自昨日见了凌谨遇在迟暮宫看着落花的眼神,她便命宫女去迟暮宫的宫墙外收集落花。这花朵既可以放入水中养着,又可晒干制成香囊薰花,香味悠然,经久不散。凌谨遇闻着淡淡的香味,修长的手指,掠过隋天香的头发,金步摇被他扯去,如墨般的黑发披散下来,妖娆万分。眼眸漆黑冷寒,凌谨遇不知为何,脑中总是掠过凌天清的娇俏短发。天朝中人,都是秉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绝不会轻易断发,所以都是长发如瀑布般,而凌天清头发却未能过腰。隋天香笑的更美,她身上有淡淡的花香味,看来对了王上的胃口。

在线试读

第43章 大哭

天清花的味道。

凌天清本能的想往后退。

可是却被定住了一样,看着凌谨遇的脸,凌天清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身上所散发的气场震住了,内心挣扎着想跑,但是腿不听使唤的杵着,动也不能动。

这个暴君要干嘛?

凌天清惶恐的想着,仿佛脑电波也被强大的气场搅乱,直愣愣的那双如寒星宝玉的黑眸,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他温热的呼吸,吹拂到了脸上,带着酥麻战栗的微痒。

凌谨遇猛然停止了这不可思议的举动。

他在做什么啊?居然想尝尝眼前少女眼泪的滋味。

这么一张平凡清秀的脸,怎么会蛊惑了自己?

凌谨遇的手指,猛然收紧。

“想本王放你走?”凌谨遇掩去刚才瞬间的失态,轻轻的问道。

“求求你……”凌天清怎能知道刚才这男人的心思,她含着泪点头。

“求人办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懂吗?”

凌谨遇发觉她与那些人最不同的,便是表情真实多变,每一点心思,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这让她的清秀的脸上,有着与其他女人不同的俏皮可爱,还有触手可及的真实。

“我知道……要走后门。”凌天清哭丧着脸点头,好害怕这个男人。

她没钱贿赂,而且凌谨遇也不缺金银财宝。

她倒是可以贡献一点科学知识。

“后门?”凌谨遇看见她一脸认真的说出这七个字的时,眉眼间似乎有极淡的笑意掠过,如同天光霁影,映照的那张脸明秀异常。

凌天清看呆了。

除去平日令人不敢正视的威严,这个男人的容颜……太好看了!

“但是我没钱。”吞了口口水,凌天清艰难的说道,随即,她急忙补充,“可是如果你愿意放我走,我以后会报答你的!保证给你这个世界,别人没有的东西。”

送他一颗导弹之类的……

“好。”凌谨遇看她半晌,淡淡的吐了一个字。

好?是什么意思?可以放她走了?

不可能这么好心吧?

凌天清发现自己果然理解错了那个字。

王说的“好”,可以是今天天气好,也可以是他的心情好,或者就是个无意义的字。

凌天清被带回了王宫,然后一群宫女恶狠狠的把她丢进了露华池。

凌天清哀号连连,身上的肌肤全红了。

为首的年长宫女,示意旁边的两个宫女拉住凌天清的手,然后手捧着香滑的白色的液体,往她身上抹去。

“哇……”凌天清惊恐的大叫,刚刚发育的身体碰一下会很疼,而且这年长的宫女还是用力的。

“肮脏之身,岂能侍寝?”宫女似是被她喊叫的有些不耐烦,但也不敢对她太凶,万一她成了后宫新宠呢?

所以虽然嘴上轻言轻语,可手中的力道更加的大。

从未见过带来这里的女子,在沐浴时,会这样大喊大叫。

露华池和朝露宫,是多少女子想去的地方?

她居然如此不识抬举。

“侍……侍寝?”凌天清愣住了。

她听错了吧?

凌谨遇说“好”,是指她这块小鲜肉挺好?

凌天清随即挣扎起来,她才不要侍寝……

“按住她。”年长的宫女被扑打的水花四溅,没法为她彻底清洁,扬声喝道。

“小主子,求您别乱动了,误了时辰,奴婢们不好交代……”

小宫女们恳求着说道。

“我才不要侍寝!”

凌天清憋出了劲,她比起这些没武功的宫女,还是有些优势,好歹体能训练不是白练的,所以用力挣扎出三五个宫女的按压,往水里一蹿,就没了人影。

露华池很大,数百平方米,是那些侍寝妃嫔净身专用温泉。

侍寝当天,必须在此浸泡清洗两个时辰,然后在熏香房静坐一个时辰,梳妆更衣,方可送入朝露宫。

隋天香有些特殊。

凌谨遇不分朝暮,若是累了,便会去她寝宫,无需再转朝露宫。

凌天清要是知道那群女人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浪费七八个小时,等着侍寝,肯定会恨不得把她们的时间都抢过来,让自己多学点东西,研究个航母飞船。

她最近太想逃出去了,以至于每天想着怎么搞到航天材料,躲过那些大内侍卫的卓绝轻功,跑到天上去……

“快点捉住她。”年长的宫女看见那瘦小的丫头居然能挣脱四五个人的压制,不由花容失色,娇声斥道。

捉住她?

凌天清可是游泳健将,蝶泳拿过金牌的人,她早就蹿到了温泉池的另一侧,冒出来换气。

体能训练还是有点好处的,虽然打不过这里的男人,但是完全可以对付这群柔弱的宫女。

凌天清抹了把脸,对着那群罗裙薄透站在池中的宫女喊道“我不要侍寝!你们谁愿意去谁去!你们不要过来,凭你们的技术,是抓不住我的!”

她是故意喊的,因为自己的衣服在那边矮矮的碧玉屏风上,不把这群人喊过来,她就没法争取时间去拿衣服。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点过去!”长宫女是露华池的女官,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识抬举敢抗命的人,脸色都青了,

她服侍过多少贵人沐浴更衣,就是隋天香来此,也不敢对她使脸色说重话。

站在岸上的宫女,也急忙往那边跑去,水陆合击。

凌天清等着她们离自己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惹得池中一片惊叫。

“哎哟……”

凌天清把她们的罗裙全拴在了一起,让她们寸步难行。

“哎呀……”几个宫女突然跌跌撞撞,没法追赶上去,在一米多深的水中,站也站不稳,还有人在慌乱中呛了水,吓得岸上的宫女也赶紧下去帮忙。

凌天清在一片惊叫娇呼声中,光溜溜的上了岸,扯起自己挂在屏风上的衣服,飞快的穿了起来,还不忘对池子里的宫女笑眯眯的交代“姐姐们别慌,越乱的越难解开,水里受了力的死结,最好找剪刀……”

穿肚兜太麻烦,凌天清看见有两个岸上的宫女往这边追来,直接披上外套,随便系好,套上鞋子,拔腿就往外跑。

因为这里是后宫的专用沐浴更衣之地,所以没有一个侍卫和男人,只有几十号宫女伺候着。

而宫门外会有侍卫巡逻。

露华宫很大,很方便凌天清用百米的速度往外飞奔。

外面的宫女听到里面乱成一团的声音,纷纷赶过来想看个究竟,还没走入里面,一道影子从里面蹿出,风一般的往外面冲。

宫女们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能有这么快的跑步速度,呆愣了片刻,直到那个影子消失了,才尖叫起来“来人呀,苏筱筱抗旨逃了,快点拦住她!”

凌天清觉得自己真是有大将风范,她能在露华宫乱成一团的时候,镇定自若的骗过守卫,然后流窜……

风凉飕飕的往衣袍里面灌,凌天清有些懊悔跑的太快,连裤子都没穿,现在下面光溜溜,衣袍又是襟带式样的,风一吹,腿都要露出来了,害得她左挡右拽,跑步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哪里会比较安全呢?

后宫花园的地图已经绘制在她的脑海里,现在必须找个能躲过凌谨遇的地方。

凌天清开始细密的分析,让凌谨遇对自己没兴趣,就能躲过一劫。

如何让男人没兴趣呢?

嗯,可以找一个比自己美上一百倍的女人,这样一衬托,野兽都会选择那个漂亮的吧?

决定了,天香宫!

凌天清把碍事的、总是被风吹开让她露底的长袍交叉挽起来,拴在腰上,像一个改版的灯笼裙,找一条最僻静的路,往天香宫跑去。

天香宫内,熏香袅袅,是收集的天清花熏蒸而出的味道。

寝宫内。

俊秀无双的年轻帝王,眼眸冷淡的半合着,嘴角似笑非笑的半扬起,任由身侧的女人尽力取悦自己。

隋天香的心思八面玲珑,自昨日见了凌谨遇在迟暮宫看着落花的眼神,她便命宫女去迟暮宫的宫墙外收集落花。

这花朵既可以放入水中养着,又可晒干制成香囊薰花,香味悠然,经久不散。

凌谨遇闻着淡淡的香味,修长的手指,掠过隋天香的头发,金步摇被他扯去,如墨般的黑发披散下来,妖娆万分。

眼眸漆黑冷寒,凌谨遇不知为何,脑中总是掠过凌天清的娇俏短发。

天朝中人,都是秉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绝不会轻易断发,所以都是长发如瀑布般,而凌天清头发却未能过腰。

隋天香笑的更美,她身上有淡淡的花香味,看来对了王上的胃口。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