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热门小说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热门小说_《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48章 逃走! 试读

2022-11-14 08:30 作者:凌天清
  •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武侠修真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是作者““凌天清”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凌天清苏小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凌天清”的作品之一,凌天清苏小小武侠修真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皇帝叔叔身边的人,都是打不死的小强啊。凌天清摸了摸包裹,里面没多少“弹药”了,她现在真是前有狗,后有狼,怎么跑?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她,低哑着声音:“这边!”凌天清转过头,看向那个无声无息的靠近自己的人,吓了一大跳--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人,整张脸在阳光下都闪闪发光。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小瓶子,面具人看也不看往后面扔去,揽过凌天清的腰,蹿上庙顶,脚尖一点,急掠出几丈。风从耳边呼呼的掠过,凌天清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只几个起落,就到了一处僻静的山林外。将脸上的面具取下,一张包的像木乃伊的脸露了出来,依稀能辨认出轮廓--闻人莫笑。“闻人莫笑,你怎么……”脚刚落地,凌天清就看着莫笑的脸,忍着笑,“你怎么会来?”“你想逃跑,我当然要帮你,不然你能逃得出王上侍卫的手?”闻人莫笑拿着黄金面具,看了眼身后,吐了口气。他是天真,可是不代表笨。凌天清离开侯爷府的时候,要的那些东西,全是逃生用的,闻人莫笑也是冰雪聪明的人,当然知道她想逃。“但是,假如我们被抓住,就惨了,那个暴君的手段……哈哈哈哈……哈哈哈……”凌天清想正常说话,但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没办法,闻人莫笑木乃伊一样裹着的脸,实在太搞笑了,让她根本严肃不起来。“我总该为齐欢和凌雪做点什么。”闻人莫笑扬了扬手中的面具,眼里的笑意天真无邪,“而且你不用担心我,王上最疼爱我和妹妹,绝不会对我们做什么。倒是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一直往西边走,到了西峰,就能看到凌雪了。”一直往西……就能看到凌雪。凌雪,好温暖的名字,让凌天清的心房都像是被阳光包裹住。虽然只见了寥寥数面,但是在暴君的统治下,有对比才会觉得凌雪是多么的阳光温。而且,因为凌雪是因她西征,又加上分离后时间的酝酿,凌天清很想很想他。第一感觉就那么温柔美好,现在回忆起来,虽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的可怜,但是就像是小动物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活动物体,凌天清本能的把他当成这个世界可以托付的人。当然,闻人莫笑也是好人,但是,这半大的少年做起事情来很不靠谱……“那叫孤绝山,山里有很多猛兽,就算是武林高手,也不敢冒险穿过,所以又是王城的天然屏障,至今为止,除了王族的人,没人进去能活着出来。”瞧,清俊的少年扯掉脸上的黑布,笑眯眯的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连绵山脉,“筱筱,在王城,到处都是王上的人,你要走大道是不可能出城,所以,只有翻过前面的那座山……”“呐,你刚才说,就算是武林高手,也不敢冒险穿过。”凌天清满头黑线,打断笑侯的话,提醒。“是啊,我都不敢进去呢。”闻人莫笑有些敬畏的看了眼那高大连绵的山脉,苦着脸,“先王喜欢在那里狩猎,四侯中,就我一个人没去过,听凌雪回来说,里面有高达几十米的怪兽……”“那你还让我翻山?!”凌天清恨不得跳起来敲他的脑袋,她虽然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但是能和这些大内高手比吗?“你不是天天在王上身边待着吗?也沾了点王气,说不准能翻过去……”闻人莫笑的声音越来越低,显然有点底气不足。凌天清看过关于这座山的记载。书中所载,只有真龙天子,才能进出自由,因为百兽朝龙,百鸟朝凤,帝王所到之处,鸟兽臣服,所以王族,才可在此山狩猎。“莫笑哥哥,你能不能稍微给个可行性计划?”凌天清深吸了口气,蹲下身,拿着一个树枝,在地上画着,“你说的逃跑方式,死亡率为100%,生还率为零……”“这样啊……要不然,你先在王城藏着,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嘛!”闻人莫笑想了想,继续出着主意,“你办成男装,混进最乱的地方,我暗中保护你。”“最乱的地方?”凌天清眼神一亮。“赌坊!”闻人莫笑肯定的点点头,“你白天去赌坊,晚上去青楼,王上就算要找,也得花不少时间,这段时间,我看能不能偷偷安排你出宫。”凌天清感激的看着侠肝义胆的小侯爷,真恨不得抱住他狠狠亲一口。老天有眼,这里还是有好人的。苏筱筱失踪了!站在御书房里的年轻帝王,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手中把玩着镇纸,听完紫元的回报,只吐出一个字:“搜。”待所有人退出,凌谨遇轻轻放下手中的镇纸,平静的拿起奏折,继续看着。堆积如山的奏折边,放着一个半透明的玉碗,里面有一朵天清花,在水的滋养下,饱满圆润,散发着淡淡的暖香。凌谨遇不觉伸手抚上自己的嘴唇,那被咬伤的地方已经好了,偶尔有痒痒的感觉。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依旧无法忘记她的嘴唇贴过来的那一瞬间……凌谨遇不觉皱眉,明明只是个工具,为何又想到她的冒犯之举?而且越想越怒,他不由扔下奏折,桌上的那个镇纸,被奏折带起的风吹过,迅速的化为粉末,随风逝去。还未有人,敢在他眼皮底下溜了!近日,东皇太子端木修前来增进两国之情,凌谨遇不想因一个小小罪女,误了大事。端木修在花解语的陪伴下,游玩帝都。东皇的领土并不大,但海岛众多,以海为生,倒也资源丰沛肥美。东皇和大晟一直是盟国,如今太子要即位,先走访大晟,增进一下感情。花解语一向是吃喝玩乐的老手,让他招待修太子最适合不过。王城日落之后,家家门户紧闭,宵禁令让白天繁荣的街道变得冷清。而某个巷道深处,却热闹非凡。这就是达官贵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尤其是这三条花街柳巷,是登徒子的圣地。花解语包了春色坊三楼一整层招待太子修,反正花王上的银子不心疼,只要别过火就行。今晚,似乎格外热闹。“小公子,继续给奴家们说笑话嘛!”一楼大厅,不知何时进来个半大少年,竟引得姑娘们都迎上去献殷勤。小公子哥穿的锦衣,头戴玉冠,举止风流倜傥,虽年纪轻轻,但好像很习惯来这种风月场合。他伸手就抽出一张银票,塞到面前美人怀里,笑眯眯的说道:“春花姐呢?”春花姐是这里的老鸨。听说年轻时貌如春花,一时轰动王城,被奉为花魁。如今虽然是半老徐娘,但依旧美艳动人。“花姐今天要招待贵客,在三楼呢。”拿着银票的姑娘笑成一朵花了。虽说春色坊一直贵客不断,但出手这么豪阔的小主子可不多见。尤其是只给钱,不吃豆腐还会给她们讲笑话的小主子更是少见。大家私底下都在传,这个小少年的身份,很可能是最小的小侯爷……当然也可能是某个富商之子,反正傍上他准没错。“贵客?是谁呀?”凌天清眼睛滴溜溜的转,轻声问道。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能让春花姐亲自招待的贵客,恐怕只有那些高官了。“是花侯。”“锦……花解语?”凌天清听到这个名字,脚下一踉跄,当即转过身,掉头就走。遇到其他官员,他们可认不出女扮男装的自己,但花侯……还是不要碰面的好。“哎,玉少爷,不是说要见春花姐的嘛?”一个姑娘一把抓住凌天清不放,趁机吃着嫩豆腐。唉,这少爷养尊处优,瞧瞧这皮肤多嫩啊,嫩的能掐出水来。伺候惯了那些猥琐的色鬼,难得看见这么娇贵的主子,长得又清俊,要是能被他赎了身,假以时日,夫君长大,妥妥的美郎君啊!所以,闲着的姑娘们都贴了上来,死命的蹭着凌天清,扭着腰讨好。“下面怎么那么吵?”花解语耳力极好,他特意包下三楼,就是为了清净,谁知楼下姑娘们一个嗓门比一个大。“奴家下去看看。”李春花赶紧起身,示意花魁们小心伺候着,她扭身下楼。但还没等她走下楼,一个小小的身影风风火火的冲上来。“老鸨,出事了。”凌天清本来在楼下要走,但还没出门,就看见一群侍卫进来,封住了门,她当即上楼。该不是来找她的吧?应该不是吧,她不过是罪女,不值得凌谨遇大张旗鼓的找吧?闻人莫笑托人告诉她,最近邻国太子前来,王城戒严,不好出城。恩,一定是因为太子修前来,所以禁卫军才会来此排查。“怎么了?”李春花紧张的问道。这几天,她与这个自称玉清的小少年非常熟了。因为玉少爷的心思非常……奇怪,让她膜拜。玉少爷第一天来,就扔了一张银票,要求和她谈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李春花心悦诚服。

在线试读

第48章 逃走!

皇帝叔叔身边的人,都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凌天清摸了摸包裹,里面没多少“弹药”了,她现在真是前有狗,后有狼,怎么跑?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她,低哑着声音“这边!”

凌天清转过头,看向那个无声无息的靠近自己的人,吓了一大跳–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人,整张脸在阳光下都闪闪发光。

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小瓶子,面具人看也不看往后面扔去,揽过凌天清的腰,蹿上庙顶,脚尖一点,急掠出几丈。

风从耳边呼呼的掠过,凌天清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只几个起落,就到了一处僻静的山林外。

将脸上的面具取下,一张包的像木乃伊的脸露了出来,依稀能辨认出轮廓–闻人莫笑。

“闻人莫笑,你怎么……”脚刚落地,凌天清就看着莫笑的脸,忍着笑,“你怎么会来?”

“你想逃跑,我当然要帮你,不然你能逃得出王上侍卫的手?”闻人莫笑拿着黄金面具,看了眼身后,吐了口气。

他是天真,可是不代表笨。

凌天清离开侯爷府的时候,要的那些东西,全是逃生用的,闻人莫笑也是冰雪聪明的人,当然知道她想逃。

“但是,假如我们被抓住,就惨了,那个暴君的手段……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天清想正常说话,但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没办法,闻人莫笑木乃伊一样裹着的脸,实在太搞笑了,让她根本严肃不起来。

“我总该为齐欢和凌雪做点什么。”闻人莫笑扬了扬手中的面具,眼里的笑意天真无邪,“而且你不用担心我,王上最疼爱我和妹妹,绝不会对我们做什么。倒是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一直往西边走,到了西峰,就能看到凌雪了。”

一直往西……就能看到凌雪。

凌雪,好温暖的名字,让凌天清的心房都像是被阳光包裹住。

虽然只见了寥寥数面,但是在暴君的统治下,有对比才会觉得凌雪是多么的阳光温。

而且,因为凌雪是因她西征,又加上分离后时间的酝酿,凌天清很想很想他。

第一感觉就那么温柔美好,现在回忆起来,虽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的可怜,但是就像是小动物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活动物体,凌天清本能的把他当成这个世界可以托付的人。

当然,闻人莫笑也是好人,但是,这半大的少年做起事情来很不靠谱……

“那叫孤绝山,山里有很多猛兽,就算是武林高手,也不敢冒险穿过,所以又是王城的天然屏障,至今为止,除了王族的人,没人进去能活着出来。”瞧,清俊的少年扯掉脸上的黑布,笑眯眯的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连绵山脉,“筱筱,在王城,到处都是王上的人,你要走大道是不可能出城,所以,只有翻过前面的那座山……”

“呐,你刚才说,就算是武林高手,也不敢冒险穿过。”凌天清满头黑线,打断笑侯的话,提醒。

“是啊,我都不敢进去呢。”闻人莫笑有些敬畏的看了眼那高大连绵的山脉,苦着脸,“先王喜欢在那里狩猎,四侯中,就我一个人没去过,听凌雪回来说,里面有高达几十米的怪兽……”

“那你还让我翻山?!”凌天清恨不得跳起来敲他的脑袋,她虽然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但是能和这些大内高手比吗?

“你不是天天在王上身边待着吗?也沾了点王气,说不准能翻过去……”闻人莫笑的声音越来越低,显然有点底气不足。

凌天清看过关于这座山的记载。

书中所载,只有真龙天子,才能进出自由,因为百兽朝龙,百鸟朝凤,帝王所到之处,鸟兽臣服,所以王族,才可在此山狩猎。

“莫笑哥哥,你能不能稍微给个可行性计划?”凌天清深吸了口气,蹲下身,拿着一个树枝,在地上画着,“你说的逃跑方式,死亡率为100%,生还率为零……”

“这样啊……要不然,你先在王城藏着,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嘛!”闻人莫笑想了想,继续出着主意,“你办成男装,混进最乱的地方,我暗中保护你。”

“最乱的地方?”凌天清眼神一亮。

“赌坊!”闻人莫笑肯定的点点头,“你白天去赌坊,晚上去青楼,王上就算要找,也得花不少时间,这段时间,我看能不能偷偷安排你出宫。”

凌天清感激的看着侠肝义胆的小侯爷,真恨不得抱住他狠狠亲一口。

老天有眼,这里还是有好人的。

苏筱筱失踪了!

站在御书房里的年轻帝王,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手中把玩着镇纸,听完紫元的回报,只吐出一个字“搜。”

待所有人退出,凌谨遇轻轻放下手中的镇纸,平静的拿起奏折,继续看着。

堆积如山的奏折边,放着一个半透明的玉碗,里面有一朵天清花,在水的滋养下,饱满圆润,散发着淡淡的暖香。

凌谨遇不觉伸手抚上自己的嘴唇,那被咬伤的地方已经好了,偶尔有痒痒的感觉。

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依旧无法忘记她的嘴唇贴过来的那一瞬间……

凌谨遇不觉皱眉,明明只是个工具,为何又想到她的冒犯之举?

而且越想越怒,他不由扔下奏折,桌上的那个镇纸,被奏折带起的风吹过,迅速的化为粉末,随风逝去。

还未有人,敢在他眼皮底下溜了!

近日,东皇太子端木修前来增进两国之情,凌谨遇不想因一个小小罪女,误了大事。

端木修在花解语的陪伴下,游玩帝都。

东皇的领土并不大,但海岛众多,以海为生,倒也资源丰沛肥美。

东皇和大晟一直是盟国,如今太子要即位,先走访大晟,增进一下感情。

花解语一向是吃喝玩乐的老手,让他招待修太子最适合不过。

王城日落之后,家家门户紧闭,宵禁令让白天繁荣的街道变得冷清。

而某个巷道深处,却热闹非凡。

这就是达官贵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

尤其是这三条花街柳巷,是登徒子的圣地。

花解语包了春色坊三楼一整层招待太子修,反正花王上的银子不心疼,只要别过火就行。

今晚,似乎格外热闹。

“小公子,继续给奴家们说笑话嘛!”

一楼大厅,不知何时进来个半大少年,竟引得姑娘们都迎上去献殷勤。

小公子哥穿的锦衣,头戴玉冠,举止风流倜傥,虽年纪轻轻,但好像很习惯来这种风月场合。

他伸手就抽出一张银票,塞到面前美人怀里,笑眯眯的说道“春花姐呢?”

春花姐是这里的老鸨。

听说年轻时貌如春花,一时轰动王城,被奉为花魁。

如今虽然是半老徐娘,但依旧美艳动人。

“花姐今天要招待贵客,在三楼呢。”拿着银票的姑娘笑成一朵花了。

虽说春色坊一直贵客不断,但出手这么豪阔的小主子可不多见。

尤其是只给钱,不吃豆腐还会给她们讲笑话的小主子更是少见。

大家私底下都在传,这个小少年的身份,很可能是最小的小侯爷……

当然也可能是某个富商之子,反正傍上他准没错。

“贵客?是谁呀?”凌天清眼睛滴溜溜的转,轻声问道。

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能让春花姐亲自招待的贵客,恐怕只有那些高官了。

“是花侯。”

“锦……花解语?”凌天清听到这个名字,脚下一踉跄,当即转过身,掉头就走。

遇到其他官员,他们可认不出女扮男装的自己,但花侯……还是不要碰面的好。

“哎,玉少爷,不是说要见春花姐的嘛?”一个姑娘一把抓住凌天清不放,趁机吃着嫩豆腐。

唉,这少爷养尊处优,瞧瞧这皮肤多嫩啊,嫩的能掐出水来。

伺候惯了那些猥琐的色鬼,难得看见这么娇贵的主子,长得又清俊,要是能被他赎了身,假以时日,夫君长大,妥妥的美郎君啊!

所以,闲着的姑娘们都贴了上来,死命的蹭着凌天清,扭着腰讨好。

“下面怎么那么吵?”花解语耳力极好,他特意包下三楼,就是为了清净,谁知楼下姑娘们一个嗓门比一个大。

“奴家下去看看。”李春花赶紧起身,示意花魁们小心伺候着,她扭身下楼。

但还没等她走下楼,一个小小的身影风风火火的冲上来。

“老鸨,出事了。”凌天清本来在楼下要走,但还没出门,就看见一群侍卫进来,封住了门,她当即上楼。

该不是来找她的吧?

应该不是吧,她不过是罪女,不值得凌谨遇大张旗鼓的找吧?

闻人莫笑托人告诉她,最近邻国太子前来,王城戒严,不好出城。

恩,一定是因为太子修前来,所以禁卫军才会来此排查。

“怎么了?”李春花紧张的问道。

这几天,她与这个自称玉清的小少年非常熟了。

因为玉少爷的心思非常……奇怪,让她膜拜。

玉少爷第一天来,就扔了一张银票,要求和她谈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李春花心悦诚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