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贺景山徐未晞霸道总裁(听说爱情还在)全章节在线阅读_(听说爱情还在)完结版免费阅读

贺景山徐未晞霸道总裁(听说爱情还在)全章节在线阅读_(听说爱情还在)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1章 如果不得,就想办法毁了它 试读

2022-11-14 08:32 作者:贺景山
  • 听说爱情还在 听说爱情还在

    霸道总裁类型《听说爱情还在》,现已上架,主角是贺景山徐未晞,作者“贺景山”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年希的高层应该都在这了吧,好大的阵仗,看来这个董事应该不简单啊……徐未晞坐在角落还在思考间,突然身边的人都哗啦啦一起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出于本能反应也站起来的徐未晞听到秘书小姐的声音响起:“欢迎贺总莅临指导。”一阵响彻天际的掌声过后,站着的人群又齐刷刷的坐下。跟着一起坐下的徐未晞在没有了视野遮挡后朝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贺景山的《听说爱情还在》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大哥,我,我们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拐走徐知景的一男一女此刻正跪在地上,其中的男人搓着手求饶。昏暗的房间散发着潮湿的气息,令人更加心生难受。“你们两个废物!叫你们带回来,怎么中途都能跑了?”站在沙发旁的男人指着跪着的男女骂道。“大哥,真的不是我们不行,是,是那小孩抓着的人是贺景山。”“对,对!我们惹不起啊。”跪着不敢说话的女人此刻也附和着,增加自己男同伴说话的可信度。“放你的狗屁!你就不应该让他抓住贺景山!给你们钱抓人是吃屎的吗!”男人还想骂些什么,却被坐在沙发上的男子阻止,这男子隐没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他的容颜。“很好,做的很好。”那隐没于黑暗中的男人声音温柔,听上去似乎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老大,这……”“本来就是要让贺景山知道这个小孩子的存在,现在提前了,也不是不可以。”窗外月色缓缓照进房间,停留在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腿间,照亮交叉而握的双手。那手极白,在月色的照耀下更是苍白异常,不带一点血色。“贺景山,这是我给你送的第一份大礼。”……“贺总,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儿子叨扰您了。”徐未晞将贺景山之前要求的新的十份活动策划递上办公桌,同时对于昨晚的事情再次道歉。她已经对能不能在景华市开工作室不再期待,只想赶快把年希的工作处理完毕,不再与年希,或者说,与贺景山有丝毫的联系。“嗯。”贺景山随意应了一声,抬眼不自觉看了一眼徐未晞的脸,她并没有看他,只是低着眉眼,不知想些什么。她好像并没有休息好,眼下是一片青黑,即使化了妆,也掩饰不住的神态疲惫。没意思。贺景山看着徐未晞的模样,心里一阵没由来的郁闷,也没了说话的欲望,随手从十份策划活动中抽出一份,再抽了一份上一次的活动策划,摊在办公桌上。“下个星期的活动就用这两个。”咦?本来以为贺景山会挑刺好久的徐未晞,不可置信的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活动方案,心里暗暗惊奇。如果没记错,昨晚贺景山应该非常生气才对,她的事情叨扰了他那么久。在徐未晞记忆里,贺景山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当年教她学琴的时候,就不耐烦到了极点。虽然她承认自己笨,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徐未晞还是觉得,贺景山是因为自己太过于聪明,所以觉得这个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简单,有理可循的。但是现在,他竟然放过了她?“好,好的,我马上去办。”害怕贺景山一个心情不好,又变卦,徐未晞拿起那两张活动方案,赶紧去开办公室的门。拉开门的时候,却正好碰上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杨若晴。匆匆点了点头,徐未晞擦肩而过,走了出去。“景山。”听到杨若晴的声音,贺景山才反应过来,他今天叫了人过来,但是徐未晞已经走了。头疼。“若晴,抱歉,特意让你跑一趟,但是我现在抽不开身。”“没事,关于年希下个星期的活动,你选好了吗?”“嗯,就这两种方式,我觉得对于活动的宣传,会比较好。”杨若晴拿起已经定好的活动方案复印件仔细的看了一会,笑着说。“嗯,这两个方案都挺好的,不介意我拿回去仔细研读吧?”“没事,随意。”“那就不打扰你啦,我先回去了。”杨若晴转身走出办公室,耳边有一句声音一直回响。“如果不得,就想办法毁了它。”贺景山看了会文件,心里越看越烦。脑子里一直闪过昨晚被扯住衣袖的感觉。叔叔,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歪歪扭扭的字用铅笔写在撕碎边角的田字格纸上。贺景山拿出这张偷塞给他的字条,心里闪过一丝奇异温暖。拿起手机,贺景山拨通管家老张的电话。“老张,去幼儿园。”

在线试读

第21章 如果不得,就想办法毁了它

“大哥,我,我们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拐走徐知景的一男一女此刻正跪在地上,其中的男人搓着手求饶。

昏暗的房间散发着潮湿的气息,令人更加心生难受。

“你们两个废物!叫你们带回来,怎么中途都能跑了?”

站在沙发旁的男人指着跪着的男女骂道。

“大哥,真的不是我们不行,是,是那小孩抓着的人是贺景山。”

“对,对!我们惹不起啊。”

跪着不敢说话的女人此刻也附和着,增加自己男同伴说话的可信度。

“放你的狗屁!你就不应该让他抓住贺景山!

给你们钱抓人是吃屎的吗!”

男人还想骂些什么,却被坐在沙发上的男子阻止,这男子隐没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他的容颜。

“很好,做的很好。”

那隐没于黑暗中的男人声音温柔,听上去似乎是个温文尔雅的人。

“老大,这……”

“本来就是要让贺景山知道这个小孩子的存在,现在提前了,也不是不可以。”

窗外月色缓缓照进房间,停留在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腿间,照亮交叉而握的双手。

那手极白,在月色的照耀下更是苍白异常,不带一点血色。

“贺景山,这是我给你送的第一份大礼。”

……

“贺总,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儿子叨扰您了。”

徐未晞将贺景山之前要求的新的十份活动策划递上办公桌,同时对于昨晚的事情再次道歉。

她已经对能不能在景华市开工作室不再期待,只想赶快把年希的工作处理完毕,不再与年希,或者说,与贺景山有丝毫的联系。

“嗯。”

贺景山随意应了一声,抬眼不自觉看了一眼徐未晞的脸,她并没有看他,只是低着眉眼,不知想些什么。

她好像并没有休息好,眼下是一片青黑,即使化了妆,也掩饰不住的神态疲惫。

没意思。

贺景山看着徐未晞的模样,心里一阵没由来的郁闷,也没了说话的欲望,随手从十份策划活动中抽出一份,再抽了一份上一次的活动策划,摊在办公桌上。

“下个星期的活动就用这两个。”

咦?

本来以为贺景山会挑刺好久的徐未晞,不可置信的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活动方案,心里暗暗惊奇。

如果没记错,昨晚贺景山应该非常生气才对,她的事情叨扰了他那么久。

在徐未晞记忆里,贺景山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当年教她学琴的时候,就不耐烦到了极点。虽然她承认自己笨,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徐未晞还是觉得,贺景山是因为自己太过于聪明,所以觉得这个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简单,有理可循的。

但是现在,他竟然放过了她?

“好,好的,我马上去办。”

害怕贺景山一个心情不好,又变卦,徐未晞拿起那两张活动方案,赶紧去开办公室的门。

拉开门的时候,却正好碰上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杨若晴。

匆匆点了点头,徐未晞擦肩而过,走了出去。

“景山。”

听到杨若晴的声音,贺景山才反应过来,他今天叫了人过来,但是徐未晞已经走了。

头疼。

“若晴,抱歉,特意让你跑一趟,但是我现在抽不开身。”

“没事,关于年希下个星期的活动,你选好了吗?”

“嗯,就这两种方式,我觉得对于活动的宣传,会比较好。”

杨若晴拿起已经定好的活动方案复印件仔细的看了一会,笑着说。

“嗯,这两个方案都挺好的,不介意我拿回去仔细研读吧?”

“没事,随意。”

“那就不打扰你啦,我先回去了。”

杨若晴转身走出办公室,耳边有一句声音一直回响。

“如果不得,就想办法毁了它。”

贺景山看了会文件,心里越看越烦。脑子里一直闪过昨晚被扯住衣袖的感觉。

叔叔,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歪歪扭扭的字用铅笔写在撕碎边角的田字格纸上。

贺景山拿出这张偷塞给他的字条,心里闪过一丝奇异温暖。

拿起手机,贺景山拨通管家老张的电话。

“老张,去幼儿园。”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