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厉先生的白月光(厉北寒纪暖暖武侠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厉先生的白月光热门小说

厉先生的白月光(厉北寒纪暖暖武侠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厉先生的白月光热门小说 第十一章:我这样的他就没有! 试读

2022-11-14 08:27 作者:厉北寒
  • 厉先生的白月光 厉先生的白月光

    《厉先生的白月光》中的人物厉北寒纪暖暖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武侠修真小说,“厉北寒”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厉先生的白月光》内容概括:”纪暖暖摇了摇头,唇角扬起一抹笑意。突然!背后响起一阵更猛烈的爆炸声!身子不稳,朝后退了几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纪暖暖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张清晰的面容。“厉北寒……”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错过你!一团火焰朝她扑来!她的身影被火舌席卷!所有的牵挂与不舍,都将随着这一场大火,消逝!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厉先生的白月光》中的人物厉北寒纪暖暖武侠修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厉北寒”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厉先生的白月光》内容概括:宁纪两家的定婚宴上,纪暖暖和厉北寒在酒店一天一夜引发的事件,可谓是全城皆知!纪暖暖单方面解除婚约,而且是在绿了宁逸之后,这一口气宁家的人怎么也咽不下去!宁家的人看到纪暖暖和厉北寒一同出现在媒体面前,那恬不知耻的样子当时都要爆炸了!恨不得冲到纪家去,找纪老爷子要个说法!还是宁逸压下此事,他不想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宁逸告诉宁家的人,纪暖暖是受害者,其中有些误会。他和纪暖暖两人的事情,由他们两个来解决,不想让宁家的任何人插手!现在倒好!纪暖暖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竟然又和厉北寒勾搭在一起了!“你哥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对得起他?”纪暖暖笑着反问。“你!”宁思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纪暖暖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她们竟然是这样的态度!“我已经和宁逸解除婚约,我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还是,你们觉得有必要再开一个记者招待会,特意澄清此事?”纪暖暖笑着反问。“不要脸,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宁思琪怒骂一声。“就是,宁逸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和谁勾搭不行,偏偏和……”其中一个亲戚也加入指责的队伍。但是,厉北寒这三个字,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口。“事到如今,宁逸还在维护着你,为你着想,说你受害者!纪暖暖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得太过份了吗?”借题发挥是宁家人的本色!纪暖暖再一次领教到了。“这个贱人,她根本就配不上我哥!要是她真的嫁进宁家,非得把我们宁家的脸都丢尽了!”“你们宁家的脸还用得着我来丢吗?一个个像泼妇一样,自己都把自己的脸丢尽了!”纪暖暖娇声反驳。前世,她处处看她们宁家人的脸色,从一个豪门千金沦落成不要钱的佣人,是她自己犯贱!这一世,宁家人在她的眼里什么东西都不是!好像,厉北寒也是宁家的人啊!不过,他一点都不屑这个身份吧?“你还有脸说我们?”宁思琪暗暗握紧双手,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往纪暖暖脸上狠狠的扇过去!“作为长辈,我教训你几句是你的荣幸!你妈没教过你什么叫礼仪道德,我不介意给你上一课!”突然被点到名字的褚丽琴,差一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暖暖,你这么说,就有些过份了!”她拿出一副教训的口吻,反驳道。“丽琴,我还没有说你呢!你教育儿女真的是太失败了。”纪暖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朝褚丽琴说道。褚丽琴差一点没有吐出一口老血!前几天,定婚宴上,纪暖暖还毕恭毕敬的叫她一声“妈妈”!这一声称呼,成功的让宁家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有点接不住纪暖暖的戏,一个个懵在当场。“我今天就要为我哥出气,教训教训你这个贱人!”宁思琪上前一步,抬手朝纪暖暖挥了过去!纪暖暖正准备抬手,一道身影突然挡在她面前,握住宁思琪的手腕。宁思琪的脸色顿时一阵苦楚!她的手腕都要被捏断了!用乔焱的话来说,厉北寒所到之处,气温骤降,空气都结了一层霜,呼吸一口,是透心的凉,彻骨的寒!这是厉北寒正常的时候。厉北寒发怒的时候,那简直是方圆百米,寸草不生!显然,此时的厉北寒心情不好!宁家的亲戚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纪暖暖顺势躲在厉北寒身后,一副弱小可怜无助的样子,惨兮兮的喊道:“北北,她要打我!要不是你及时拦住,我这张美丽的小脸都要被她打残了!”宁家人再一次几脸懵逼!厉北寒稍一用力,“咔!”的一声脆响响起。众人听着这道声音,只觉得牙根发酸,汗毛直竖!不会是宁思琪的骨头被捏碎了吧!?宁思琪的脸色苍白如纸,疼的好像手腕被人硬生生折断了一样!豆大的泪珠不断往下掉!“厉北寒!松手!”褚丽琴怒声喝道。接触到厉北寒的眼神时,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身子,但是女儿还在厉北寒的手里,她又强的着精神怒视着厉北寒。纪暖暖握着厉北寒的胳膊,软声劝道:“北北,小孩子不懂事。”就在众人以为,纪暖暖还算有点良心的时候。只听她的声音再次响起,“像这种不懂事的孩子,一般情况下,打一顿就长记性了!”“纪暖暖,你!我的手,我的手要断了!”宁思琪哭得更凶了。厉北寒松开宁思琪的手腕,宁思琪一得到自由,吓得往褚丽琴的身后钻去。生怕会被厉北寒真的打一顿!纪暖暖看着宁家人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太爽了!“厉北寒,你真的要抢自己亲侄子的女人?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褚丽琴光是想一想将来纪暖暖嫁给厉北寒和她同辈,她就觉得心悸眩晕!抢?纪暖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这个字用的不错!很贴切呢!“我这样的他就没有!”纪暖暖接了一句。褚丽琴被气到窒息!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厉北寒拉着一脸自恋的小女人朝前方走去。不想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再浪费一秒时间。纪暖暖趁机抱着他的胳膊,身子几乎要挂在他身上!两人一同离去,留下宁家的人站在原地一阵凌乱。“琪琪,你的手!”“妈,我的手是不是断了!好痛!”宁思琪一阵哀嚎。“马上去医院!”……两人一进电梯,厉北寒立即与纪暖暖拉开距离。纪暖暖突然抬起手,再次把厉北寒壁咚了!香香暖暖的气息,喷在他心房的位置,像是一只触手一样渗进他的心里,将他的心牢牢的包裹着。任他挣扎,任他狂乱,她就是这么嚣张的存在着!这是她独有的气息,可以让他发狂的气息!身体的燥动,好像更加失控。他竟然想着,就现在,在电梯里,把她办了!

在线试读

第十一章:我这样的他就没有!

宁纪两家的定婚宴上,纪暖暖和厉北寒在酒店一天一夜引发的事件,可谓是全城皆知!

纪暖暖单方面解除婚约,而且是在绿了宁逸之后,这一口气宁家的人怎么也咽不下去!

宁家的人看到纪暖暖和厉北寒一同出现在媒体面前,那恬不知耻的样子当时都要爆炸了!恨不得冲到纪家去,找纪老爷子要个说法!

还是宁逸压下此事,他不想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

宁逸告诉宁家的人,纪暖暖是受害者,其中有些误会。他和纪暖暖两人的事情,由他们两个来解决,不想让宁家的任何人插手!

现在倒好!纪暖暖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竟然又和厉北寒勾搭在一起了!

“你哥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对得起他?”纪暖暖笑着反问。

“你!”宁思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纪暖暖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她们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我已经和宁逸解除婚约,我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还是,你们觉得有必要再开一个记者招待会,特意澄清此事?”纪暖暖笑着反问。

“不要脸,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宁思琪怒骂一声。

“就是,宁逸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和谁勾搭不行,偏偏和……”其中一个亲戚也加入指责的队伍。但是,厉北寒这三个字,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口。

“事到如今,宁逸还在维护着你,为你着想,说你受害者!纪暖暖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得太过份了吗?”

借题发挥是宁家人的本色!纪暖暖再一次领教到了。

“这个贱人,她根本就配不上我哥!要是她真的嫁进宁家,非得把我们宁家的脸都丢尽了!”

“你们宁家的脸还用得着我来丢吗?一个个像泼妇一样,自己都把自己的脸丢尽了!”纪暖暖娇声反驳。

前世,她处处看她们宁家人的脸色,从一个豪门千金沦落成不要钱的佣人,是她自己犯贱!这一世,宁家人在她的眼里什么东西都不是!

好像,厉北寒也是宁家的人啊!不过,他一点都不屑这个身份吧?

“你还有脸说我们?”宁思琪暗暗握紧双手,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往纪暖暖脸上狠狠的扇过去!

“作为长辈,我教训你几句是你的荣幸!你妈没教过你什么叫礼仪道德,我不介意给你上一课!”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褚丽琴,差一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暖暖,你这么说,就有些过份了!”她拿出一副教训的口吻,反驳道。

“丽琴,我还没有说你呢!你教育儿女真的是太失败了。”纪暖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朝褚丽琴说道。

褚丽琴差一点没有吐出一口老血!

前几天,定婚宴上,纪暖暖还毕恭毕敬的叫她一声“妈妈”!

这一声称呼,成功的让宁家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有点接不住纪暖暖的戏,一个个懵在当场。

“我今天就要为我哥出气,教训教训你这个贱人!”宁思琪上前一步,抬手朝纪暖暖挥了过去!

纪暖暖正准备抬手,一道身影突然挡在她面前,握住宁思琪的手腕。

宁思琪的脸色顿时一阵苦楚!她的手腕都要被捏断了!

用乔焱的话来说,厉北寒所到之处,气温骤降,空气都结了一层霜,呼吸一口,是透心的凉,彻骨的寒!

这是厉北寒正常的时候。

厉北寒发怒的时候,那简直是方圆百米,寸草不生!

显然,此时的厉北寒心情不好!

宁家的亲戚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纪暖暖顺势躲在厉北寒身后,一副弱小可怜无助的样子,惨兮兮的喊道“北北,她要打我!要不是你及时拦住,我这张美丽的小脸都要被她打残了!”

宁家人再一次几脸懵逼!

厉北寒稍一用力,“咔!”的一声脆响响起。

众人听着这道声音,只觉得牙根发酸,汗毛直竖!

不会是宁思琪的骨头被捏碎了吧!?

宁思琪的脸色苍白如纸,疼的好像手腕被人硬生生折断了一样!豆大的泪珠不断往下掉!

“厉北寒!松手!”褚丽琴怒声喝道。

接触到厉北寒的眼神时,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身子,但是女儿还在厉北寒的手里,她又强的着精神怒视着厉北寒。

纪暖暖握着厉北寒的胳膊,软声劝道“北北,小孩子不懂事。”

就在众人以为,纪暖暖还算有点良心的时候。

只听她的声音再次响起,“像这种不懂事的孩子,一般情况下,打一顿就长记性了!”

“纪暖暖,你!我的手,我的手要断了!”宁思琪哭得更凶了。

厉北寒松开宁思琪的手腕,宁思琪一得到自由,吓得往褚丽琴的身后钻去。生怕会被厉北寒真的打一顿!

纪暖暖看着宁家人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太爽了!

“厉北寒,你真的要抢自己亲侄子的女人?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褚丽琴光是想一想将来纪暖暖嫁给厉北寒和她同辈,她就觉得心悸眩晕!

抢?纪暖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这个字用的不错!很贴切呢!

“我这样的他就没有!”纪暖暖接了一句。

褚丽琴被气到窒息!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厉北寒拉着一脸自恋的小女人朝前方走去。不想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再浪费一秒时间。

纪暖暖趁机抱着他的胳膊,身子几乎要挂在他身上!

两人一同离去,留下宁家的人站在原地一阵凌乱。

“琪琪,你的手!”

“妈,我的手是不是断了!好痛!”宁思琪一阵哀嚎。

“马上去医院!”

……

两人一进电梯,厉北寒立即与纪暖暖拉开距离。

纪暖暖突然抬起手,再次把厉北寒壁咚了!

香香暖暖的气息,喷在他心房的位置,像是一只触手一样渗进他的心里,将他的心牢牢的包裹着。任他挣扎,任他狂乱,她就是这么嚣张的存在着!

这是她独有的气息,可以让他发狂的气息!身体的燥动,好像更加失控。

他竟然想着,就现在,在电梯里,把她办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