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大总裁的小祖宗(辛甘霍云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大总裁的小祖宗全文阅读

大总裁的小祖宗(辛甘霍云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大总裁的小祖宗全文阅读 第47章 你爱我吗? 试读

2022-11-14 08:47 作者:辛甘
  • 大总裁的小祖宗 大总裁的小祖宗

    书名叫做《大总裁的小祖宗》的小说,是作者“辛甘”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武侠修真,主人公辛甘霍云,内容详情为:”霍云深盯着她看了几秒,也注意到女孩膝盖上的伤口再次破裂,红色的液体蜿蜒若小溪般顺着她的膝盖流下。她像是丝毫无感觉一般,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霍云深忽然改了注意,他倒是真想看看,这个小女孩想干什么?男人目光中的审视和玩味让辛甘有些羞赧,可她的手依旧未放开。“我绝对不会赖账......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辛甘”的类型小说,《大总裁的小祖宗》作品已完结,主人公:辛甘霍云武侠修真,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佳人哭起来果然也是好看的,梨花带雨。霍云深有种让她哭的更厉害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抬手胡乱的擦着辛甘脸上的眼泪,有些压抑的嗯了一声。她都哭成这样了,再说又是她母亲忌日,他能不答应?辛甘一激动,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下:“谢谢先生!”亲完要撤的时候被霍云深直接扣身上了:“既然要谢就实惠点,我把你伺候爽了,是不是该轮到你了?”本来想放过她了,她这样主动撩他,那可怨不得他了。辛甘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先生,我,我不会。”“我教你!”男人手指轻轻摩擦着她软嫩的脸蛋。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头,让她的唇靠上他的,肆意品尝了一番后,舌又轻易撬开了她的唇齿。一个深深的法式长吻结束,辛甘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呼吸又气喘吁吁起来。霍云深的唇舌卷着她的耳朵,哑声道:“学会了吗,嗯?”辛甘迷迷糊糊的点头,乖巧的重复他的话:“学会了……”她的声音甜腻的勾人,像是闷热的午夜里从窗口刮进的一丝凉风,沁人心脾。……辛甘第二天醒来,确切的说是意识醒来,但身体还未醒。躺在房间里,眼睛依旧闭着,不想动,霍云深昨晚太畜生了。辛甘伸了下手臂,感觉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伸手捏了下,这触感像是……“一大早就撩我,你倒是喂不饱!”男人懒懒的声音在辛甘耳畔响起。这次不是怀疑,而是确定了,就是他,霍云深。辛甘整个人嚯的从坐了起来,坐起来就像是看到鬼似的看着霍云深:“你,你怎么在这里?”他每次事情完了都是回自己房间的,从来不在她房间过夜。“被你榨干,走不动路。”霍云深阖着眸靠在那,整个人慵懒至极。辛甘……无耻!辛甘订了机票,下午四点的飞机,上午回了一趟双林巷。给江秋露留了两万块,江秋露一直拒绝,辛甘笑着:“江姨,我和朋友买彩票,中了一百多万呢,您别省着,以后我们有钱了。”江秋露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我们小姐就是有福气,不过这钱留着你将来有用,你不用担心我,我好的很,你安心准备太太的忌日。”江姨本来想跟辛甘一起回去的,可她一想,自己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拖累小姐,还不如待在江城。辛甘等到两点,霍云深还没回来,看来是来不及当面告别了。他早餐后就出去了,午饭也没回来吃,不过,他早上出门前在她手机上输了他的号码,在她耳边威胁她说以后打给他,不许骚扰云风。那表情就好像她和云风有什么似的。不远处耳力极好的云风也表示很冤枉,老板自从接了那个电话之后就把他手机拿走征用了。辛甘翻号码本,很快找到了霍云深的电话,除了因为她的手机联系人没有几个之外,最重要是他的备注名字实在特别,我男人。辛甘揉了揉太阳穴,吸了口气才让自己从这个霸气狗血的名字里恢复正常理智。三声之后电话才被接起:“先生,我要去机场了。”“嗯!”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声音压的很低。辛甘要挂电话前加了句:“先生,这几天你照顾好自己。”那边的霍云深愣了一瞬,才挂断电话。周围的人都有些好奇,霍先生刚才和谁讲电话,那表情怎么形容呢,透着古怪的温柔。家里的司机送辛甘到机场,辛甘拖着二十八寸行李箱自己办理了托运,然后登机。飞机在两个小时后降落在兰城机场,辛甘站在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定了会儿,才拖着行李箱往外走。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辛甘闭了下眼,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五年前,她离开的场景历历在目,辛甘勾唇,欠了她的,拿了她的,终有一天她要讨回来。刚出机场不远,辛甘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到福临路9号。”辛甘托腮看着窗外,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天。大概听出了她的本地口音,问她是不是在外地读书的大学生,放暑假了回家。辛甘笑着说是,她离家真的是太久了,这五年兰城还真的是变化不小。出租司机帮辛甘把行李箱从后备箱取出来,辛甘笑着道了声谢,看着车子掉头离开才按了大门门铃。过了会儿出来一张陌生的脸:“小姐,您找谁?”以前守门的冯叔看来已经被她换掉了,也是,冯叔是辛家的老人。辛家都易主了,这底下的人肯定也是要换的。“不找谁,这是我家。”辛甘淡淡的笑了笑。那人愣了下,这家的主人他都认识,眼前这位小姐说这里是她家,年纪轻轻,长得也挺漂亮的,莫不是疯了?“这位小姐,您可别难为我……”守门的摸不清来路,看她的衣着打扮,也不敢得罪。辛甘从始至终都挂着淡笑,没有一丝的怒意。又不是他霸占了她的家,为难底下人做什么。她正要说让他去请里面的人出来时,前方一亮,背后一道车灯打了过来。她还来不及转身,就看到一直不给她开门的那人笑着开了大门,恭维道:“大少爷回来了。”这会儿已日落西山,天色将黑未黑,虽不影响视物,但开车的话,已经要开车灯了。辛厉车子还未开到门口时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孩,脚边放着行李箱。虽然看不清脸,但他有种直觉,是辛甘,一定是辛甘。她转过身那一瞬,辛厉看清楚了门口的是,就是她。辛甘回来了。他来不及把车子停稳就从车上下来,站在车旁定定的看着距离他两三米远的女孩。五年未见,她长大了,长高了,也更漂亮了。

在线试读

第47章 你爱我吗?

佳人哭起来果然也是好看的,梨花带雨。

霍云深有种让她哭的更厉害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抬手胡乱的擦着辛甘脸上的眼泪,有些压抑的嗯了一声。

她都哭成这样了,再说又是她母亲忌日,他能不答应?

辛甘一激动,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下“谢谢先生!”

亲完要撤的时候被霍云深直接扣身上了“既然要谢就实惠点,我把你伺候爽了,是不是该轮到你了?”

本来想放过她了,她这样主动撩他,那可怨不得他了。

辛甘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先生,我,我不会。”

“我教你!”男人手指轻轻摩擦着她软嫩的脸蛋。

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头,让她的唇靠上他的,肆意品尝了一番后,舌又轻易撬开了她的唇齿。

一个深深的法式长吻结束,辛甘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呼吸又气喘吁吁起来。

霍云深的唇舌卷着她的耳朵,哑声道“学会了吗,嗯?”

辛甘迷迷糊糊的点头,乖巧的重复他的话“学会了……”

她的声音甜腻的勾人,像是闷热的午夜里从窗口刮进的一丝凉风,沁人心脾。

……

辛甘第二天醒来,确切的说是意识醒来,但身体还未醒。

躺在房间里,眼睛依旧闭着,不想动,霍云深昨晚太畜生了。

辛甘伸了下手臂,感觉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伸手捏了下,这触感像是……

“一大早就撩我,你倒是喂不饱!”男人懒懒的声音在辛甘耳畔响起。

这次不是怀疑,而是确定了,就是他,霍云深。

辛甘整个人嚯的从坐了起来,坐起来就像是看到鬼似的看着霍云深“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每次事情完了都是回自己房间的,从来不在她房间过夜。

“被你榨干,走不动路。”霍云深阖着眸靠在那,整个人慵懒至极。

辛甘……

无耻!

辛甘订了机票,下午四点的飞机,上午回了一趟双林巷。

给江秋露留了两万块,江秋露一直拒绝,辛甘笑着“江姨,我和朋友买彩票,中了一百多万呢,您别省着,以后我们有钱了。”

江秋露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我们小姐就是有福气,不过这钱留着你将来有用,你不用担心我,我好的很,你安心准备太太的忌日。”

江姨本来想跟辛甘一起回去的,可她一想,自己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拖累小姐,还不如待在江城。

辛甘等到两点,霍云深还没回来,看来是来不及当面告别了。

他早餐后就出去了,午饭也没回来吃,不过,他早上出门前在她手机上输了他的号码,在她耳边威胁她说以后打给他,不许骚扰云风。

那表情就好像她和云风有什么似的。

不远处耳力极好的云风也表示很冤枉,老板自从接了那个电话之后就把他手机拿走征用了。

辛甘翻号码本,很快找到了霍云深的电话,除了因为她的手机联系人没有几个之外,最重要是他的备注名字实在特别,我男人。

辛甘揉了揉太阳穴,吸了口气才让自己从这个霸气狗血的名字里恢复正常理智。

三声之后电话才被接起“先生,我要去机场了。”

“嗯!”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声音压的很低。

辛甘要挂电话前加了句“先生,这几天你照顾好自己。”

那边的霍云深愣了一瞬,才挂断电话。

周围的人都有些好奇,霍先生刚才和谁讲电话,那表情怎么形容呢,透着古怪的温柔。

家里的司机送辛甘到机场,辛甘拖着二十八寸行李箱自己办理了托运,然后登机。

飞机在两个小时后降落在兰城机场,辛甘站在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定了会儿,才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辛甘闭了下眼,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

五年前,她离开的场景历历在目,辛甘勾唇,欠了她的,拿了她的,终有一天她要讨回来。

刚出机场不远,辛甘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到福临路9号。”

辛甘托腮看着窗外,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天。

大概听出了她的本地口音,问她是不是在外地读书的大学生,放暑假了回家。

辛甘笑着说是,她离家真的是太久了,这五年兰城还真的是变化不小。

出租司机帮辛甘把行李箱从后备箱取出来,辛甘笑着道了声谢,看着车子掉头离开才按了大门门铃。

过了会儿出来一张陌生的脸“小姐,您找谁?”

以前守门的冯叔看来已经被她换掉了,也是,冯叔是辛家的老人。

辛家都易主了,这底下的人肯定也是要换的。

“不找谁,这是我家。”辛甘淡淡的笑了笑。

那人愣了下,这家的主人他都认识,眼前这位小姐说这里是她家,年纪轻轻,长得也挺漂亮的,莫不是疯了?

“这位小姐,您可别难为我……”守门的摸不清来路,看她的衣着打扮,也不敢得罪。

辛甘从始至终都挂着淡笑,没有一丝的怒意。

又不是他霸占了她的家,为难底下人做什么。

她正要说让他去请里面的人出来时,前方一亮,背后一道车灯打了过来。

她还来不及转身,就看到一直不给她开门的那人笑着开了大门,恭维道“大少爷回来了。”

这会儿已日落西山,天色将黑未黑,虽不影响视物,但开车的话,已经要开车灯了。

辛厉车子还未开到门口时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孩,脚边放着行李箱。

虽然看不清脸,但他有种直觉,是辛甘,一定是辛甘。

她转过身那一瞬,辛厉看清楚了门口的是,就是她。

辛甘回来了。

他来不及把车子停稳就从车上下来,站在车旁定定的看着距离他两三米远的女孩。

五年未见,她长大了,长高了,也更漂亮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