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仵作小医妃》_(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仵作小医妃》_(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第26章 蛮横的秦铮 试读

2022-11-14 08:53 作者:黑龙城
  • 仵作小医妃 仵作小医妃

    武侠修真小说《仵作小医妃》,男女主角分别是黑龙城荣自端,作者“黑龙城”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只能道:“我没有大碍,只是从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你跟我说说,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杀人了吗?”“当然没有!”听见“杀人”这两个人,含烟连忙激动的道:“小姐平常心地善良,就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怎么会杀人呢?况且,小姐和三少爷向来情同一母同胞的姐弟,小姐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杀三少爷啊!”“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仵作小医妃》“黑龙城”的作品之一,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施针实在是太耗费心力了,她现在只想找一处温暖舒适的被窝,钻进去,滚一圈,而后好好睡一觉。这么想着,马车仿佛撞到了什么一般忽然停了下来。“怎么了?”荣嬉睁开眼睛,眼底还残留着一丝迷茫。帘子在下秒钟被掀开,高大轩昂的男人双手撑着车门两边,身子微倾,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四小姐。”看见那张脸,荣嬉一惊,睡意如同潮水一般快速的从身上褪去,她失口道:“怎么是你?!”车外的人,正是在温府从未正眼看过她的秦铮!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会在半路截住自己,跳上自己的马车。“你很惊讶?”秦臻轻哂一声,伸出手抓住了她的下巴。她的脸蛋很小,细腻洁白得像个柔软的雪团子,下巴更是精致小巧。秦铮的手却很大,轻而易举就将她的半张脸蛋禁锢在手心里面。他常年练武,手心粗茧十分多,将她细嫩的脸蛋磨得生疼。荣嬉有些想哭,却勉强保持镇定,她刚想摇头。对方却忽然放开了她,而后高大的身躯一下子钻进了马车里面。原本宽敞的马车,因为秦铮的到来,一下子便十分憋闷起来。“你做什么?”荣嬉咬牙,她更想问对方为什么忽然来找自己。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忍不住往车厢里面缩了缩。难道是为了那天的事情,来找自己算账?可她明明是救了他!又或者是来警告自己,不准将那件事情说出来?荣嬉现在的身份实在是太卑微了,卑微到在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见到像秦铮这样权势显赫的王爷。匆匆几面,纯属意外。如果荣嬉能够提早知道自己今天会在温府遇见秦铮的话,她死也不会挑在这种日子去温府退亲的。可现在,一切都晚了。秦铮望着她强装镇定的脸,伸出两只手夹住她的胳膊将她抱上了腿,而后逼近荣嬉,道:“比起那日雨中狼狈的模样,你今日倒是勉强能看了。”荣嬉心里面咯噔一声,面上却是不显。她摇头,努力装出纯良的模样:“我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王爷可否先放民女下去。民女还未出阁,如此于礼不合。”“你在骗我。”秦铮抚摸着她的嘴唇,温热的故意几乎要喷洒上她的脸蛋:“初次在马车上面相见,倒是不知道你竟然是如此狡猾的一只小狐狸。”可荣嬉却感受到了无边的寒意,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下意识摇了摇头。“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秦铮又问。他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审犯人,眼里的森冷更是仿佛要将她的伪装全部扒光。荣嬉没见过他审犯人,却也听说他曾抓到一个南国的细作,将对方制成人彘挖出情报的事情。“跟我娘学的。”四姨娘会医术,慌乱之中,荣嬉想到了一个看似天衣无缝的理由。秦铮眸色深了深,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般不知僵持了多久,荣嬉终于撑不下去了。她坐在秦铮的腿上,甚至能够听见对方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霸道而带有攻击性的气息,将她全部包围了起来。他一直盯着她的脸,那幽深的目光,仿佛要在她的脸上盯出一个窟窿来。荣嬉从不知道,秦铮竟有这么变态的一面。秦铮进来了,可马车却没有停下。荣嬉伸不出手去掀开帘子看看,车夫是不是还往荣府的方向去的。她只能用手用力推秦铮的胸口,有些恼怒的说道:“王爷,请你自重。”秦铮没说话。荣嬉不知道秦铮为什么发了疯忽然找上自己,也不敢贸然开口问。她只能冷下脸:“我救了温候一命,也救了你一命,王爷如此恩将仇报轻薄于我吗?”她的表情有些羞恼,看起来像是真的生气了。秦铮看了她一眼,目光依旧像是方才一样犀利。他再一次问道:“你的医术到底是跟谁学的?”荣府四姨娘在荣嬉刚出生后没几天,就郁郁而终了。说她的医术是她生母教的,摆明了是戏耍他。如此拙劣的谎言,秦铮都懒得去拆穿对方。荣嬉也有些怒了。秦铮从温府里面追出来,跳上马车,难道就是问自己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他莫不是魔怔了,自己的医术从何而来,跟他的关系很大吗?荣嬉的心中爬上了一层气恼,见秦铮不肯放开自己,她索性将头发那根唯一的银簪子拔了下来,而后拼尽全力冲对方的胸口刺去。秦铮何其敏锐,他武艺高强,自然不会让她得手。轻巧一推,怀中的少女已经重新滚落在了马车的一角。好在荣嬉也没有想要伤他的意思,她狼狈的从软垫上爬起来。虽然背上的伤口撞得剧痛,可到底逃脱了男人的怀抱,她竟无端的松了一口气。秦铮幽深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划过,也不说话了。之后,他便一脸冷然的坐在马车里面。仿佛一块冰冻了的雕塑,既不说话也不看荣嬉,只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冷气。空气憋闷,荣嬉却坐在马车里面一动不敢动,余光望见身边那高大的身影,她只觉得压力山大。“我救了王爷一命,王爷给了我一千两,从此以后这件事情会烂在我的肚子里面,还请王爷不要再来找我!”她沉思片刻,开口道。只可惜,对于她的话,男人不过是挑了挑眉梢,根本就没有给任何的反应。他一改常态,冷漠得让人心惊。荣嬉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乖乖闭上了嘴巴 。马车好不容易到了荣府门口,荣嬉片刻也不敢耽误,掀了帘子就往下面跑。看着对方落荒而逃的背影,秦铮的目光上移,落在高悬于府门的朱红色牌匾上。“荣府。”他摸了摸下巴,眼里露出一抹深思。你会是我要找的人吗?荣嬉自从下了马车之后,几乎是连滚带爬进了荣府之中。往日她最骄傲于自己的镇定,可到了秦铮这般蛮不讲理的人面前,那些镇定也全然都成了空谈。秦铮不按套路出牌,她根本摸不透对方的心思。

在线试读

第26章 蛮横的秦铮

施针实在是太耗费心力了,她现在只想找一处温暖舒适的被窝,钻进去,滚一圈,而后好好睡一觉。

这么想着,马车仿佛撞到了什么一般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荣嬉睁开眼睛,眼底还残留着一丝迷茫。帘子在下秒钟被掀开,高大轩昂的男人双手撑着车门两边,身子微倾,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四小姐。”

看见那张脸,荣嬉一惊,睡意如同潮水一般快速的从身上褪去,她失口道“怎么是你?!”

车外的人,正是在温府从未正眼看过她的秦铮!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会在半路截住自己,跳上自己的马车。

“你很惊讶?”秦臻轻哂一声,伸出手抓住了她的下巴。

她的脸蛋很小,细腻洁白得像个柔软的雪团子,下巴更是精致小巧。秦铮的手却很大,轻而易举就将她的半张脸蛋禁锢在手心里面。

他常年练武,手心粗茧十分多,将她细嫩的脸蛋磨得生疼。

荣嬉有些想哭,却勉强保持镇定,她刚想摇头。

对方却忽然放开了她,而后高大的身躯一下子钻进了马车里面。原本宽敞的马车,因为秦铮的到来,一下子便十分憋闷起来。

“你做什么?”荣嬉咬牙,她更想问对方为什么忽然来找自己。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忍不住往车厢里面缩了缩。

难道是为了那天的事情,来找自己算账?可她明明是救了他!又或者是来警告自己,不准将那件事情说出来?

荣嬉现在的身份实在是太卑微了,卑微到在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见到像秦铮这样权势显赫的王爷。

匆匆几面,纯属意外。

如果荣嬉能够提早知道自己今天会在温府遇见秦铮的话,她死也不会挑在这种日子去温府退亲的。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秦铮望着她强装镇定的脸,伸出两只手夹住她的胳膊将她抱上了腿,而后逼近荣嬉,道“比起那日雨中狼狈的模样,你今日倒是勉强能看了。”

荣嬉心里面咯噔一声,面上却是不显。她摇头,努力装出纯良的模样“我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王爷可否先放民女下去。民女还未出阁,如此于礼不合。”

“你在骗我。”秦铮抚摸着她的嘴唇,温热的故意几乎要喷洒上她的脸蛋“初次在马车上面相见,倒是不知道你竟然是如此狡猾的一只小狐狸。”

可荣嬉却感受到了无边的寒意,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下意识摇了摇头。

“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秦铮又问。

他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审犯人,眼里的森冷更是仿佛要将她的伪装全部扒光。

荣嬉没见过他审犯人,却也听说他曾抓到一个南国的细作,将对方制成人彘挖出情报的事情。

“跟我娘学的。”

四姨娘会医术,慌乱之中,荣嬉想到了一个看似天衣无缝的理由。

秦铮眸色深了深,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般不知僵持了多久,荣嬉终于撑不下去了。

她坐在秦铮的腿上,甚至能够听见对方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霸道而带有攻击性的气息,将她全部包围了起来。

他一直盯着她的脸,那幽深的目光,仿佛要在她的脸上盯出一个窟窿来。

荣嬉从不知道,秦铮竟有这么变态的一面。

秦铮进来了,可马车却没有停下。

荣嬉伸不出手去掀开帘子看看,车夫是不是还往荣府的方向去的。她只能用手用力推秦铮的胸口,有些恼怒的说道“王爷,请你自重。”

秦铮没说话。

荣嬉不知道秦铮为什么发了疯忽然找上自己,也不敢贸然开口问。她只能冷下脸“我救了温候一命,也救了你一命,王爷如此恩将仇报轻薄于我吗?”

她的表情有些羞恼,看起来像是真的生气了。

秦铮看了她一眼,目光依旧像是方才一样犀利。他再一次问道“你的医术到底是跟谁学的?”

荣府四姨娘在荣嬉刚出生后没几天,就郁郁而终了。说她的医术是她生母教的,摆明了是戏耍他。

如此拙劣的谎言,秦铮都懒得去拆穿对方。

荣嬉也有些怒了。

秦铮从温府里面追出来,跳上马车,难道就是问自己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莫不是魔怔了,自己的医术从何而来,跟他的关系很大吗?

荣嬉的心中爬上了一层气恼,见秦铮不肯放开自己,她索性将头发那根唯一的银簪子拔了下来,而后拼尽全力冲对方的胸口刺去。

秦铮何其敏锐,他武艺高强,自然不会让她得手。轻巧一推,怀中的少女已经重新滚落在了马车的一角。

好在荣嬉也没有想要伤他的意思,她狼狈的从软垫上爬起来。虽然背上的伤口撞得剧痛,可到底逃脱了男人的怀抱,她竟无端的松了一口气。

秦铮幽深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划过,也不说话了。

之后,他便一脸冷然的坐在马车里面。仿佛一块冰冻了的雕塑,既不说话也不看荣嬉,只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冷气。

空气憋闷,荣嬉却坐在马车里面一动不敢动,余光望见身边那高大的身影,她只觉得压力山大。

“我救了王爷一命,王爷给了我一千两,从此以后这件事情会烂在我的肚子里面,还请王爷不要再来找我!”

她沉思片刻,开口道。

只可惜,对于她的话,男人不过是挑了挑眉梢,根本就没有给任何的反应。他一改常态,冷漠得让人心惊。荣嬉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乖乖闭上了嘴巴 。

马车好不容易到了荣府门口,荣嬉片刻也不敢耽误,掀了帘子就往下面跑。

看着对方落荒而逃的背影,秦铮的目光上移,落在高悬于府门的朱红色牌匾上。

“荣府。”

他摸了摸下巴,眼里露出一抹深思。

你会是我要找的人吗?

荣嬉自从下了马车之后,几乎是连滚带爬进了荣府之中。

往日她最骄傲于自己的镇定,可到了秦铮这般蛮不讲理的人面前,那些镇定也全然都成了空谈。

秦铮不按套路出牌,她根本摸不透对方的心思。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