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仵作小医妃(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仵作小医妃热门小说

仵作小医妃(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仵作小医妃热门小说 第41章 林子恒的哀求 试读

2022-11-14 08:53 作者:黑龙城
  • 仵作小医妃 仵作小医妃

    武侠修真小说《仵作小医妃》,男女主角分别是黑龙城荣自端,作者“黑龙城”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只能道:“我没有大碍,只是从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你跟我说说,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杀人了吗?”“当然没有!”听见“杀人”这两个人,含烟连忙激动的道:“小姐平常心地善良,就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怎么会杀人呢?况且,小姐和三少爷向来情同一母同胞的姐弟,小姐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杀三少爷啊!”“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仵作小医妃》是网络作者“黑龙城”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详情概述:林子恒语无伦次的哀求,荣嬉听了半天,才听懂。眼见他如此伤痛,荣嬉的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含烟将林子恒扶起,无奈的道:“林公子,小姐医术就算是再高明,也只能够医治活人,林姑娘已经死了,您还是节哀吧。”“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林子恒摇着头,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荣嬉。见她许久不答应自己,眼中的绝望终于汹涌而出。“怎么可能呢?馨予怎么可能死了?我就最后这么一个亲人了,为何,为何老天爷还要 将她从我身边夺走啊……我刚刚收完父母的骸骨,如今却又要收她的……”荣嬉素来不会安慰别人,见他如此心伤,也只能无奈的劝道:“林公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林子恒却已经听不进去她说的任何话,只坐在台阶上,双手抱着脑袋,呜咽了起来。一个大男人竟然哭成这样,可见当真是心痛极了。“小姐,这……”“不用管他,让他哭一哭吧。”荣嬉看了对方一眼,林子恒那身天青色的衣裳已经有些折痕了,显然是风尘仆仆赶来。只是,今日的雨这般大,他的鞋底,倒是很干净。荣嬉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多想,撑起折伞,便带着含烟离开。两人离开了花厅之后,荣嬉走在小路上,一边在脑海中理着案子的思绪,一时之间,也没有注意看脚下的路。路过荷花池上面的长廊时,脚下踩到边上的青苔,一个打滑,整个身子直直的往池面上栽了过去。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扶那边上的扶手,没想到木扶手上面早就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青苔,被雨一淋湿,顿时就十分滑手。她找不到支撑,整个人顿时就栽出了长廊一半身子。“小姐!”含烟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可是她和荣嬉至少有一米的距离,此刻是绝对够不到荣嬉的。“扑通”一声,是重物落水的声音。荣嬉不会游泳,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曾这样下过水,几乎一落到水里面,她就被呛得咳嗽连连。“含烟……”她探出一个脑袋,又很快的沉了下去。含烟快要急哭了,连忙将伞合上,用伞柄去够荣嬉,可是伞柄实在是太短了,根本就不能够将对方给拉上来。“救命啊,救命啊,我家小姐落水了……呜呜呜,救命啊……”荣嬉此刻已经呛了好几口水,即使落到了水中,她依旧没有惊慌的理智全无,而是努力顺着水流,去够水面长廊埋在下面的暗桩。就在此时,水面上忽然又一声扑通响起。荣嬉愣了一下,因为雨太大的缘故,她看不清来人,只觉得对方应该是来救自己的。她连忙拼命的探出脑袋,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存在。“手给我。”不过三两下,那人便来到她身边,声音低沉的开口。荣嬉连忙将手伸出,那人抓住她的手,将她用力一扯,她只觉得整个人浮了起来,而后被一直用力的手给搂住了腰肢。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惊慌的转过眸子,雨打湿了她的眼眶,可来人的脸却清晰无误的印入了她的瞳孔里面。“是你!”秦铮草草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抱着她,快速上了岸。一上岸,荣嬉便忍不住咳嗽,先前喝的水太多了,这荷花池中的水又不是十分的干净,她咳着咳着,只觉得有些想吐。秦铮站在一边倒是十分淡然,看着她咳出了一堆水。“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真是吓死奴婢了!”含烟急匆匆的从长廊上跑过来,蹲在荣嬉的身边,查看她的情况。“我没事。”荣嬉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嘶哑。她也算是跟这荷花池有缘了,两次跌进这池子里头。含烟身上也全部湿透了,将荣嬉搀扶起来之后,匆匆向那人道谢:“谢谢这位公子,奴婢先带小姐回去了。”秦铮是外男,荣嬉到底没出阁,如今衣衫湿透,在外男的面前,影响总是不好的。荣嬉低着头没吭声,她不知秦铮为何出现在此地,可对方到底救了自己一命。说了一声谢谢,她便由含烟扶着自己,想走。没想到,此时,秦铮却淡淡的开口道:“我为了救你,衣裳都湿透了,你不请我去你的院子里换件干净衣裳吗?”荣嬉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说,她惊讶的抬起头,呆呆的说道:“可是,我那儿并没有男人的衣服啊。”“不碍事,本王正好有事要问你。”秦铮看向含烟,冷冷的道:“前面带路。”荣嬉刚想开口拒绝,可没有想到含烟却害怕无比,顿时双腿发抖,一声不吭的扶着荣嬉就往西北院走。荣嬉:“……”她这是养了一个什么样的丫头。三人不过一会儿,就到了西北院。秦铮站在廊下等候,荣嬉先进暖阁里面换了衣裳,这才打开门让他进去。好歹秦铮也是救了自己一命,开门之前,荣嬉将暖阁内的炭火都生了起来,顿时,小小的房间之内十分的温暖。秦铮进来,瞧了那炭盆一眼,倒是什么都没有说,大大方方的坐在木凳上。荣嬉身为主人,反而显得有些拘谨,她问道:“不知道王爷有什么想要问我的?”“方才在花厅,本王听见你说的话了,你说那林馨予死了有四个时辰以上了,你是如何知晓?”秦铮淡淡的看着他,在他那锐利的眼神之下,仿佛所有的谎言都无可遁形。荣嬉心头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扯谎。他却又冷冷的道:“听说林馨予与你交好,对你十分信任,你若是说谎,只怕是对不起你这位林姐姐吧。”刚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口,荣嬉猛然抬起头,恨不得踹秦铮两脚,她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看尸体的伤口就知道了。”“哦?你可确定?”那语气十分的质疑。荣嬉最讨厌别人质疑自己在验尸上面的判断,顿时冷笑道:“我自然确定,王爷若是不信,便请出去。”“本王自然相信,不瞒你说,本王从北疆回来,被皇上委派担任平洲的督查史,此案既然本王遇见了,便是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了。”督查史?荣嬉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便又听秦铮说道:“既然你会验尸,那便跟在本王身边,将这个案子理干净吧。”

在线试读

第41章 林子恒的哀求

林子恒语无伦次的哀求,荣嬉听了半天,才听懂。

眼见他如此伤痛,荣嬉的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含烟将林子恒扶起,无奈的道“林公子,小姐医术就算是再高明,也只能够医治活人,林姑娘已经死了,您还是节哀吧。”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林子恒摇着头,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荣嬉。见她许久不答应自己,眼中的绝望终于汹涌而出。

“怎么可能呢?馨予怎么可能死了?我就最后这么一个亲人了,为何,为何老天爷还要 将她从我身边夺走啊……我刚刚收完父母的骸骨,如今却又要收她的……”

荣嬉素来不会安慰别人,见他如此心伤,也只能无奈的劝道“林公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

林子恒却已经听不进去她说的任何话,只坐在台阶上,双手抱着脑袋,呜咽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竟然哭成这样,可见当真是心痛极了。

“小姐,这……”

“不用管他,让他哭一哭吧。”荣嬉看了对方一眼,林子恒那身天青色的衣裳已经有些折痕了,显然是风尘仆仆赶来。

只是,今日的雨这般大,他的鞋底,倒是很干净。

荣嬉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多想,撑起折伞,便带着含烟离开。

两人离开了花厅之后,荣嬉走在小路上,一边在脑海中理着案子的思绪,一时之间,也没有注意看脚下的路。

路过荷花池上面的长廊时,脚下踩到边上的青苔,一个打滑,整个身子直直的往池面上栽了过去。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扶那边上的扶手,没想到木扶手上面早就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青苔,被雨一淋湿,顿时就十分滑手。她找不到支撑,整个人顿时就栽出了长廊一半身子。

“小姐!”

含烟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可是她和荣嬉至少有一米的距离,此刻是绝对够不到荣嬉的。

“扑通”一声,是重物落水的声音。

荣嬉不会游泳,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曾这样下过水,几乎一落到水里面,她就被呛得咳嗽连连。

“含烟……”她探出一个脑袋,又很快的沉了下去。

含烟快要急哭了,连忙将伞合上,用伞柄去够荣嬉,可是伞柄实在是太短了,根本就不能够将对方给拉上来。

“救命啊,救命啊,我家小姐落水了……呜呜呜,救命啊……”

荣嬉此刻已经呛了好几口水,即使落到了水中,她依旧没有惊慌的理智全无,而是努力顺着水流,去够水面长廊埋在下面的暗桩。

就在此时,水面上忽然又一声扑通响起。

荣嬉愣了一下,因为雨太大的缘故,她看不清来人,只觉得对方应该是来救自己的。

她连忙拼命的探出脑袋,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存在。

“手给我。”

不过三两下,那人便来到她身边,声音低沉的开口。

荣嬉连忙将手伸出,那人抓住她的手,将她用力一扯,她只觉得整个人浮了起来,而后被一直用力的手给搂住了腰肢。

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惊慌的转过眸子,雨打湿了她的眼眶,可来人的脸却清晰无误的印入了她的瞳孔里面。

“是你!”

秦铮草草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抱着她,快速上了岸。

一上岸,荣嬉便忍不住咳嗽,先前喝的水太多了,这荷花池中的水又不是十分的干净,她咳着咳着,只觉得有些想吐。

秦铮站在一边倒是十分淡然,看着她咳出了一堆水。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真是吓死奴婢了!”

含烟急匆匆的从长廊上跑过来,蹲在荣嬉的身边,查看她的情况。

“我没事。”荣嬉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嘶哑。

她也算是跟这荷花池有缘了,两次跌进这池子里头。

含烟身上也全部湿透了,将荣嬉搀扶起来之后,匆匆向那人道谢“谢谢这位公子,奴婢先带小姐回去了。”

秦铮是外男,荣嬉到底没出阁,如今衣衫湿透,在外男的面前,影响总是不好的。

荣嬉低着头没吭声,她不知秦铮为何出现在此地,可对方到底救了自己一命。说了一声谢谢,她便由含烟扶着自己,想走。

没想到,此时,秦铮却淡淡的开口道“我为了救你,衣裳都湿透了,你不请我去你的院子里换件干净衣裳吗?”

荣嬉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说,她惊讶的抬起头,呆呆的说道“可是,我那儿并没有男人的衣服啊。”

“不碍事,本王正好有事要问你。”

秦铮看向含烟,冷冷的道“前面带路。”

荣嬉刚想开口拒绝,可没有想到含烟却害怕无比,顿时双腿发抖,一声不吭的扶着荣嬉就往西北院走。

荣嬉“……”

她这是养了一个什么样的丫头。

三人不过一会儿,就到了西北院。秦铮站在廊下等候,荣嬉先进暖阁里面换了衣裳,这才打开门让他进去。

好歹秦铮也是救了自己一命,开门之前,荣嬉将暖阁内的炭火都生了起来,顿时,小小的房间之内十分的温暖。

秦铮进来,瞧了那炭盆一眼,倒是什么都没有说,大大方方的坐在木凳上。

荣嬉身为主人,反而显得有些拘谨,她问道“不知道王爷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方才在花厅,本王听见你说的话了,你说那林馨予死了有四个时辰以上了,你是如何知晓?”

秦铮淡淡的看着他,在他那锐利的眼神之下,仿佛所有的谎言都无可遁形。

荣嬉心头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扯谎。

他却又冷冷的道“听说林馨予与你交好,对你十分信任,你若是说谎,只怕是对不起你这位林姐姐吧。”

刚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口,荣嬉猛然抬起头,恨不得踹秦铮两脚,她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看尸体的伤口就知道了。”

“哦?你可确定?”

那语气十分的质疑。

荣嬉最讨厌别人质疑自己在验尸上面的判断,顿时冷笑道“我自然确定,王爷若是不信,便请出去。”

“本王自然相信,不瞒你说,本王从北疆回来,被皇上委派担任平洲的督查史,此案既然本王遇见了,便是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了。”

督查史?

荣嬉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便又听秦铮说道“既然你会验尸,那便跟在本王身边,将这个案子理干净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