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仵作小医妃》最新章节阅读_(仵作小医妃)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仵作小医妃》最新章节阅读_(仵作小医妃)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46章 让你体验一下出阁 试读

2022-11-14 08:51 作者:黑龙城
  • 仵作小医妃 仵作小医妃

    武侠修真小说《仵作小医妃》,男女主角分别是黑龙城荣自端,作者“黑龙城”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只能道:“我没有大碍,只是从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你跟我说说,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杀人了吗?”“当然没有!”听见“杀人”这两个人,含烟连忙激动的道:“小姐平常心地善良,就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怎么会杀人呢?况且,小姐和三少爷向来情同一母同胞的姐弟,小姐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杀三少爷啊!”“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黑龙城荣自端武侠修真是《仵作小医妃》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黑龙城”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一直到离开芙蕖苑,荣嬉的心里面都乱糟糟的。她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惊恐。林子恒是林馨予的哥哥,可却对林馨予说出只羡鸳鸯不羡仙这样的话来。这话又被林馨予小心翼翼的藏在话本里面……他们……荣嬉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到现在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林馨予与林子恒长得一点也不像,他们难道并不是亲兄妹?这个猜想从心中浮起来,荣嬉瞬间打了一个寒颤,连自己遇见了沈氏都没反应过来。自从林馨予死后,沈氏也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逃避荣天海的追责,整日窝在房里面不出来。荣嬉已经好几日没见过她了。“四小姐,”容嬷嬷上来叫住了她。“何事?”荣嬉转过身,目光清淡。若是往日沈氏看见她这幅态度,心必定不爽,可自从知道了荣嬉的厉害之后,她已经不敢随便拿捏荣嬉了。尤其是,温府三番四次来找她……“温府的小厮来找你,请你立马过府。”沈氏冷哼了一声道。荣嬉听了倒是有些意外,温候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呀,按说自己也要过几天才上府把脉。不过对方年纪毕竟大了,有什么反复也是正常的是。荣嬉点了点头,立马调转方向出府。车夫果然在门口等她。“四小姐,你可来了,快些走吧,世子不好了。”车夫一看见荣嬉就像是看见活菩萨一样,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荣嬉一愣,原来不是温候,是温世安?可温世安看起来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啊,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荣嬉皱了皱眉,想起温世安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她是极其不愿意去为温世安诊治的。车夫见到她竟站着发起呆来,顿时着急的不行,苦着脸道:“四小姐您就赶快吧,要是再晚上一步,说不定世子的腿就废了啊!”“这个严重?”荣嬉挑眉,一边心想这温世安到底是怎么了,一边却是掀起了裙摆毫不犹豫的上了马车。只是,她刚刚掀起帘幕,便见着一个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里头。荣嬉愣了一下,施施然在边上落座,声音婉转的道:“圣上还当真是给王爷派了一个闲差啊。”天天在自己的身边晃悠。秦铮闻言也不生气,抬起眼皮子,拍了拍身边的坐垫道:“坐本王身边来。”荣嬉皱眉,语气清淡的说道:“王爷是外男,小女尚未出阁,同坐一辆马车已经是越矩,故而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未出阁?”秦铮忽而轻嗤一声:“你若再不过来,本王现在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出、阁。”他说话之间,俊美的容颜抬起,冷漠的脸上写满了言出必行。荣嬉却猛然睁大眼睛,羞恼的看着对方,雪团般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根子。“你……”你怎可如此无赖?“我?本王怎么了?”秦铮大掌微动,似乎真的要伸出手去拉她,荣嬉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便起身往秦铮身边坐了过去。她知秦铮言出必行,上次他敢在马车里面摸自己的脸,现在说不定就敢非礼自己。故而,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就诚实的坐了过去。可马车此时刚好颠簸了一下,荣嬉脚一歪,没坐到他边上的软垫上,倒是一下子坐进了他的怀中。他的腿一点也不软,硬硬的……可是他的心跳却十分有力在她的耳边,一下一下扑通扑通的跳着。因为震惊,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秦铮眉梢一挑,对她的投怀送抱有些愉悦,大手按在她的腰间,笑意也在她耳边流连。“呵~这般可是要自荐枕席?”“我没有!”她慌张转过头,正好撞入男子漆黑的眼眸之中,秦铮的眼睛好似旋涡,要将她给吸进去。荣嬉猛然反应过来,推开他的胸口,狼狈的跑到一边坐下。坐下之后,她便下意识的伸出手,摸向头上的发髻,看看自己的头发乱了没。秦铮看见她那副害怕又害羞的样子,不羁的翘起二郎腿,双手摊开心情愉悦的靠在靠背上面。荣嬉用了好长功夫,才将心情平静下来,她转过头,余光看见秦铮闭上眼睛,好似睡着了一般,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同时也咬住了下唇。她并非是不知情事的女子,秦铮这番表现,若说他天生是个轻狂的浪荡子,那想必也是看上自己,故而才暂时将这轻狂放在了自己身上。荣嬉重获新生,是来报仇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的。更何况,今时今日,她的庶女的身份,若是嫁入王府,也不过是个姬妾。秦铮的姬妾,那与玩物有什么不一样?以她的骄傲,怎么可能去当一个玩物?不行,自己必须要想法子摆脱秦铮。荣嬉咬着牙,一路上马车摇摇晃晃,将她的脑子都差点摇成了一滩浆糊,一直到下马车的时候,荣嬉都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车夫已经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四小姐快请快请,王爷您也请,您也请,四小姐啊,世子的院子就在前面,您跟着老奴来,您走快点,世子怕是撑不住了……哎哟可担心死人了……”荣嬉:“……”有这么严重吗?到了温世安的寒暑苑之内,荣嬉还没站稳,温夫人就已经围了上来,哭花了一张脸,道:“荣嬉,求你救救世安,这算是我欠你的,以前那些都是我欠你,今日世安有大难,也只有你能救他了……”荣嬉被她抱了一个满怀,顿时有点僵硬:“温夫人,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好好好,”温夫人将她放开,又语无伦次的说道:“今日世安与王爷出去赛马,没想到马艺不精,从马上摔了下来,摔断了骨头……”说着说着,又哭了。荣嬉抽了一下嘴角,实在难以将眼前这个哭成泪人的温夫人与当日那个咄咄逼人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只不过,听见她说温世安与王爷赛马,荣嬉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秦铮。秦铮也看向她,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觉得秦铮是在幸灾乐祸呢?

在线试读

第46章 让你体验一下出阁

一直到离开芙蕖苑,荣嬉的心里面都乱糟糟的。她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惊恐。林子恒是林馨予的哥哥,可却对林馨予说出只羡鸳鸯不羡仙这样的话来。这话又被林馨予小心翼翼的藏在话本里面……

他们……荣嬉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到现在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林馨予与林子恒长得一点也不像,他们难道并不是亲兄妹?

这个猜想从心中浮起来,荣嬉瞬间打了一个寒颤,连自己遇见了沈氏都没反应过来。

自从林馨予死后,沈氏也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逃避荣天海的追责,整日窝在房里面不出来。

荣嬉已经好几日没见过她了。

“四小姐,”容嬷嬷上来叫住了她。

“何事?”荣嬉转过身,目光清淡。

若是往日沈氏看见她这幅态度,心必定不爽,可自从知道了荣嬉的厉害之后,她已经不敢随便拿捏荣嬉了。

尤其是,温府三番四次来找她……

“温府的小厮来找你,请你立马过府。”沈氏冷哼了一声道。

荣嬉听了倒是有些意外,温候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呀,按说自己也要过几天才上府把脉。

不过对方年纪毕竟大了,有什么反复也是正常的是。

荣嬉点了点头,立马调转方向出府。

车夫果然在门口等她。

“四小姐,你可来了,快些走吧,世子不好了。”

车夫一看见荣嬉就像是看见活菩萨一样,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

荣嬉一愣,原来不是温候,是温世安?

可温世安看起来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啊,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荣嬉皱了皱眉,想起温世安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她是极其不愿意去为温世安诊治的。

车夫见到她竟站着发起呆来,顿时着急的不行,苦着脸道“四小姐您就赶快吧,要是再晚上一步,说不定世子的腿就废了啊!”

“这个严重?”荣嬉挑眉,一边心想这温世安到底是怎么了,一边却是掀起了裙摆毫不犹豫的上了马车。

只是,她刚刚掀起帘幕,便见着一个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里头。

荣嬉愣了一下,施施然在边上落座,声音婉转的道“圣上还当真是给王爷派了一个闲差啊。”

天天在自己的身边晃悠。

秦铮闻言也不生气,抬起眼皮子,拍了拍身边的坐垫道“坐本王身边来。”

荣嬉皱眉,语气清淡的说道“王爷是外男,小女尚未出阁,同坐一辆马车已经是越矩,故而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未出阁?”

秦铮忽而轻嗤一声“你若再不过来,本王现在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出、阁。”

他说话之间,俊美的容颜抬起,冷漠的脸上写满了言出必行。

荣嬉却猛然睁大眼睛,羞恼的看着对方,雪团般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根子。

“你……”你怎可如此无赖?

“我?本王怎么了?”秦铮大掌微动,似乎真的要伸出手去拉她,荣嬉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便起身往秦铮身边坐了过去。

她知秦铮言出必行,上次他敢在马车里面摸自己的脸,现在说不定就敢非礼自己。

故而,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就诚实的坐了过去。

可马车此时刚好颠簸了一下,荣嬉脚一歪,没坐到他边上的软垫上,倒是一下子坐进了他的怀中。

他的腿一点也不软,硬硬的……可是他的心跳却十分有力在她的耳边,一下一下扑通扑通的跳着。

因为震惊,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

秦铮眉梢一挑,对她的投怀送抱有些愉悦,大手按在她的腰间,笑意也在她耳边流连。

“呵~这般可是要自荐枕席?”

“我没有!”她慌张转过头,正好撞入男子漆黑的眼眸之中,秦铮的眼睛好似旋涡,要将她给吸进去。

荣嬉猛然反应过来,推开他的胸口,狼狈的跑到一边坐下。

坐下之后,她便下意识的伸出手,摸向头上的发髻,看看自己的头发乱了没。

秦铮看见她那副害怕又害羞的样子,不羁的翘起二郎腿,双手摊开心情愉悦的靠在靠背上面。

荣嬉用了好长功夫,才将心情平静下来,她转过头,余光看见秦铮闭上眼睛,好似睡着了一般,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同时也咬住了下唇。

她并非是不知情事的女子,秦铮这番表现,若说他天生是个轻狂的浪荡子,那想必也是看上自己,故而才暂时将这轻狂放在了自己身上。

荣嬉重获新生,是来报仇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的。

更何况,今时今日,她的庶女的身份,若是嫁入王府,也不过是个姬妾。

秦铮的姬妾,那与玩物有什么不一样?

以她的骄傲,怎么可能去当一个玩物?

不行,自己必须要想法子摆脱秦铮。

荣嬉咬着牙,一路上马车摇摇晃晃,将她的脑子都差点摇成了一滩浆糊,一直到下马车的时候,荣嬉都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

车夫已经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四小姐快请快请,王爷您也请,您也请,四小姐啊,世子的院子就在前面,您跟着老奴来,您走快点,世子怕是撑不住了……哎哟可担心死人了……”

荣嬉“……”

有这么严重吗?

到了温世安的寒暑苑之内,荣嬉还没站稳,温夫人就已经围了上来,哭花了一张脸,道“荣嬉,求你救救世安,这算是我欠你的,以前那些都是我欠你,今日世安有大难,也只有你能救他了……”

荣嬉被她抱了一个满怀,顿时有点僵硬“温夫人,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

“好好好,”温夫人将她放开,又语无伦次的说道“今日世安与王爷出去赛马,没想到马艺不精,从马上摔了下来,摔断了骨头……”

说着说着,又哭了。

荣嬉抽了一下嘴角,实在难以将眼前这个哭成泪人的温夫人与当日那个咄咄逼人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只不过,听见她说温世安与王爷赛马,荣嬉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秦铮。

秦铮也看向她,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觉得秦铮是在幸灾乐祸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