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全本阅读

(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全本阅读 第二十六章 出发了就不要问路在哪 试读

2022-11-14 08:54 作者:宋茯苓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内容精彩,“宋茯苓”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宋茯苓钱佩英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内容概括:穿来是因为年底大扫除,擦到热水器被电着了,可这里也没有电源啊?想摸回去都没地儿摸。一想到这,宋茯苓的心就揪紧的疼。她不敢想象,如果父母没了她这个独生女,他们还能活得了吗?恐怕会抱着她那被电死的身体,不得哭的要随她一起去……呃,等等再死,或许能有一线转机。宋茯苓坐直身体,也终于放下了捂额头的手,那双水...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是宋茯苓情创作的一部小说,讲述的是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晚上九点多钟,大井村彻底喧嚣了起来。村子的上空,弥漫狗叫、猪叫、鸡飞狗跳声。所有的牲口,不安到恨不得一起叫唤。牲畜们时不时会连续发出几声嘶喊,喊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已然说明,正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它们的主人把它们胡乱宰杀了。老人、女人、孩子们的哭声,凌乱的脚步声,提醒别落下什么东西的焦急声,从一家又一家、家家户户的上空传了出来,此起彼伏。就是在这么乱的情况下,有的老人,尤其是个别的老爷子,他们平时不蔫声不蔫语,此刻却大声犟道:“你们走吧,征兵征不到我头上,我岁数过了,我来守祖坟、守祠堂,守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等有个一定了,给你们送信儿,到时候再家来,不能没家啊。”有的老人并不是为守着,而是:“你们走吧,我这身体逃不远,会连累你们的。”他们这样一说,孝顺的儿女们犹如生离死别般,哭的更欢了。宋里正倒是很想得开,别看他比这里面个别人岁数还大。他没去制止,因为在他看来,该讲的道理已经讲完了,也把宋福生说得那一套都重复给大伙听了,再没啥说的,谁也不可能挨家去硬劝。宋里正只转身对自家儿子大声表态,也算是说给那些老人听,企盼他们能动摇想法,当作最后一遍争取:“大儿,我得跟你们走,家趁多少亩田,我守着我也干不动啊。还守祠堂?我这么大岁数了,再死里头,臭祠堂里都没人知道。就算我身体不好扔半道上了,你们也能给我挖坑收尸。甭管怎么地,全家人在一起,抬眼就能看见子孙,要是我一人守在这,得抓心挠肝惦记。”他大儿很感动,觉得这样的爹才是好爹,这么说是不想给儿女添乱。而宋里正这番话也算起了点作用,有的老人虽然继续梗着脖子,可有的老人面带踌躇了。就在村里有的人家还在闹谁走谁不走的时候,他们赫然发现,宋福生家的三台骡子车,已经率先出了院子。并且在宋福生家后面,跟着的是多年前来的外来户,村里有名的殷实人家高屠户一家,这一家子比前面的骡子车还阔气,是三辆牛车。宋福生和四壮驾驶第一辆骡子车,离很远看到宋里正就喊:“阿爷,走啦。”“走!”宋里正一挥手,里正家的大门立刻四敞大开。两辆牛车由两个儿子驾驶,两台手推车由五个孙子合力往外推,也出现在大伙面前。只感觉呼啦一下,里正一家浩浩荡荡也跟了上去。大伙一看更急了,催促的,叫喊的,还有人嚷嚷着:再急也得去把粮食收了,不能扔地里头。有胆子大的男人说,他娘滴豁出去了,被充军没命活,路上没吃没喝更没命活,先抢收,大不了往山里面躲。一句能往山里面躲,村里很多人忽然好像心里有了期盼,使得越来越多的男人从自家奔了出来,肩膀扛着锄头,脚下生风往地里头跑。等这些人到了,他们又再次赫然发现,宋福生他们这几伙人居然没有直接驾车离开,而是在一人一拢地,镰刀已经甩的虎虎生风了。而那几家的孩子们,全下车掰玉米棒子,掰的头都不抬。那几家的妇女们,也不管会不会露肉名声好不好了,全用衣服裙子兜着玉米,在地里头来回跑往车上送。重点是,他们收割的也不是属于那几家人的地啊。就在道边,骡子牛车停一边,那真是相中哪块就掰哪块地的棒子。这些人一看,来吧,他们也这样,还找什么自家地。……晚上十点半,先是三家、五家,后来十家、二十几家,越来越多的人涌进地里,眼里充血般玩命抢收了起来。而这时,宋福生他们倒干完了。宋福生回头看了眼自家的三辆骡子车,还有姐夫家的两台手推车,发现要摞不下了,再摞老子娘和孩子该没地方坐了。他撸了把脸上的汗泥:“走了!”虽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是差不多点儿够路上吃就得,还是那句话,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得先有命活。骡子车前,宋茯苓先推着钱米寿的屁股让爬上车,又扶住奶奶马氏的胳膊也让上去,回头找妈,钱佩英对她摆手:“你上去,坐不下,我和你爹走一会儿。”“那我也走。”“听话,茯苓!”马氏坐稳了也喊人道:“老二啊,你让金宝上来吧。”宋老二瞟了一眼没让,因为第一台骡子车里坐着娘、还有弟妹的侄子、三弟的闺女,一堆三弟家带来的东西和所有人的行李、衣裳,再加一个车把式,堆的满满登登,就一头骡子拉这些,他都担心翻车。可他倒是真心疼儿子,毕竟盼了这么多年,生完俩丫头后才得这一个小子,所以他瞟了眼第二台车,得了,只看一眼就知道没戏。第二台车里拉的是前段日子晒好的麦子,自家全年的存粮和姐夫一家的粮食,再加上姐夫以前打猎攒的腌肉和毛皮,一个车把式,这第二头骡子更累。至于第三台,宋老二压根就不惦记了,因为那上面摞的是刚才掰的玉米。还有姐夫家的老子娘,得让人上车吧,那么大岁数了,那就得坐在第三台上。宋老二和姐夫合力拉起手推车,他们这上面用人力拉的是大酱坛子腌菜锅碗瓢盆,还有装满满的两个水桶。他告诉宋金宝:“跟爹边上走,老老实实的,要是再闹爹还打你,累了再说。”而此时宋老大和两个儿子也架起了手推车,这上面是油布蓑衣等一堆乱七八糟的。宋老大催促宋福生:“不用你,你和弟妹赶骡子去。”宋福生也想,那活轻省,能坐着,可他不会啊。别黑灯瞎火的,他再给赶沟里:“我让姐夫家虎子赶,正好和他奶坐一台车有照应,大哥你快给我吧,让我俩侄子先歇会儿,咱互相倒手。”“不用,老三,你不是干这糙活的人,听大哥的。”就这样,一行人谦让着,互相为对方举着火把上路了,大多数的人得腿着走。浩浩荡荡的队伍,犹如蜿蜒的小溪。

在线试读

第二十六章 出发了就不要问路在哪

晚上九点多钟,大井村彻底喧嚣了起来。

村子的上空,弥漫狗叫、猪叫、鸡飞狗跳声。

所有的牲口,不安到恨不得一起叫唤。

牲畜们时不时会连续发出几声嘶喊,喊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已然说明,正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它们的主人把它们胡乱宰杀了。

老人、女人、孩子们的哭声,凌乱的脚步声,提醒别落下什么东西的焦急声,从一家又一家、家家户户的上空传了出来,此起彼伏。

就是在这么乱的情况下,有的老人,尤其是个别的老爷子,他们平时不蔫声不蔫语,此刻却大声犟道

“你们走吧,征兵征不到我头上,我岁数过了,我来守祖坟、守祠堂,守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等有个一定了,给你们送信儿,到时候再家来,不能没家啊。”

有的老人并不是为守着,而是“你们走吧,我这身体逃不远,会连累你们的。”

他们这样一说,孝顺的儿女们犹如生离死别般,哭的更欢了。

宋里正倒是很想得开,别看他比这里面个别人岁数还大。

他没去制止,因为在他看来,该讲的道理已经讲完了,也把宋福生说得那一套都重复给大伙听了,再没啥说的,谁也不可能挨家去硬劝。

宋里正只转身对自家儿子大声表态,也算是说给那些老人听,企盼他们能动摇想法,当作最后一遍争取

“大儿,我得跟你们走,家趁多少亩田,我守着我也干不动啊。

还守祠堂?我这么大岁数了,再死里头,臭祠堂里都没人知道。

就算我身体不好扔半道上了,你们也能给我挖坑收尸。

甭管怎么地,全家人在一起,抬眼就能看见子孙,要是我一人守在这,得抓心挠肝惦记。”

他大儿很感动,觉得这样的爹才是好爹,这么说是不想给儿女添乱。

而宋里正这番话也算起了点作用,有的老人虽然继续梗着脖子,可有的老人面带踌躇了。

就在村里有的人家还在闹谁走谁不走的时候,他们赫然发现,宋福生家的三台骡子车,已经率先出了院子。

并且在宋福生家后面,跟着的是多年前来的外来户,村里有名的殷实人家高屠户一家,这一家子比前面的骡子车还阔气,是三辆牛车。

宋福生和四壮驾驶第一辆骡子车,离很远看到宋里正就喊“阿爷,走啦。”

“走!”

宋里正一挥手,里正家的大门立刻四敞大开。

两辆牛车由两个儿子驾驶,两台手推车由五个孙子合力往外推,也出现在大伙面前。

只感觉呼啦一下,里正一家浩浩荡荡也跟了上去。

大伙一看更急了,催促的,叫喊的,还有人嚷嚷着再急也得去把粮食收了,不能扔地里头。

有胆子大的男人说,他娘滴豁出去了,被充军没命活,路上没吃没喝更没命活,先抢收,大不了往山里面躲。

一句能往山里面躲,村里很多人忽然好像心里有了期盼,使得越来越多的男人从自家奔了出来,肩膀扛着锄头,脚下生风往地里头跑。

等这些人到了,他们又再次赫然发现,宋福生他们这几伙人居然没有直接驾车离开,而是在一人一拢地,镰刀已经甩的虎虎生风了。

而那几家的孩子们,全下车掰玉米棒子,掰的头都不抬。

那几家的妇女们,也不管会不会露肉名声好不好了,全用衣服裙子兜着玉米,在地里头来回跑往车上送。

重点是,他们收割的也不是属于那几家人的地啊。

就在道边,骡子牛车停一边,那真是相中哪块就掰哪块地的棒子。

这些人一看,来吧,他们也这样,还找什么自家地。

……

晚上十点半,先是三家、五家,后来十家、二十几家,越来越多的人涌进地里,眼里充血般玩命抢收了起来。

而这时,宋福生他们倒干完了。

宋福生回头看了眼自家的三辆骡子车,还有姐夫家的两台手推车,发现要摞不下了,再摞老子娘和孩子该没地方坐了。

他撸了把脸上的汗泥“走了!”

虽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是差不多点儿够路上吃就得,还是那句话,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得先有命活。

骡子车前,宋茯苓先推着钱米寿的屁股让爬上车,又扶住奶奶马氏的胳膊也让上去,回头找妈,钱佩英对她摆手“你上去,坐不下,我和你爹走一会儿。”

“那我也走。”

“听话,茯苓!”

马氏坐稳了也喊人道“老二啊,你让金宝上来吧。”

宋老二瞟了一眼没让,因为第一台骡子车里坐着娘、还有弟妹的侄子、三弟的闺女,一堆三弟家带来的东西和所有人的行李、衣裳,再加一个车把式,堆的满满登登,就一头骡子拉这些,他都担心翻车。

可他倒是真心疼儿子,毕竟盼了这么多年,生完俩丫头后才得这一个小子,所以他瞟了眼第二台车,得了,只看一眼就知道没戏。

第二台车里拉的是前段日子晒好的麦子,自家全年的存粮和姐夫一家的粮食,再加上姐夫以前打猎攒的腌肉和毛皮,一个车把式,这第二头骡子更累。

至于第三台,宋老二压根就不惦记了,因为那上面摞的是刚才掰的玉米。还有姐夫家的老子娘,得让人上车吧,那么大岁数了,那就得坐在第三台上。

宋老二和姐夫合力拉起手推车,他们这上面用人力拉的是大酱坛子腌菜锅碗瓢盆,还有装满满的两个水桶。

他告诉宋金宝“跟爹边上走,老老实实的,要是再闹爹还打你,累了再说。”

而此时宋老大和两个儿子也架起了手推车,这上面是油布蓑衣等一堆乱七八糟的。

宋老大催促宋福生“不用你,你和弟妹赶骡子去。”

宋福生也想,那活轻省,能坐着,可他不会啊。

别黑灯瞎火的,他再给赶沟里“我让姐夫家虎子赶,正好和他奶坐一台车有照应,大哥你快给我吧,让我俩侄子先歇会儿,咱互相倒手。”

“不用,老三,你不是干这糙活的人,听大哥的。”

就这样,一行人谦让着,互相为对方举着火把上路了,大多数的人得腿着走。

浩浩荡荡的队伍,犹如蜿蜒的小溪。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