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全本阅读_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最新热门小说

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全本阅读_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最新热门小说 第三十六章 干饭 试读

2022-11-14 08:52 作者:宋茯苓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内容精彩,“宋茯苓”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宋茯苓钱佩英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内容概括:穿来是因为年底大扫除,擦到热水器被电着了,可这里也没有电源啊?想摸回去都没地儿摸。一想到这,宋茯苓的心就揪紧的疼。她不敢想象,如果父母没了她这个独生女,他们还能活得了吗?恐怕会抱着她那被电死的身体,不得哭的要随她一起去……呃,等等再死,或许能有一线转机。宋茯苓坐直身体,也终于放下了捂额头的手,那双水...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中的人物宋茯苓钱佩英小说推荐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宋茯苓”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内容概括:宋茯苓走的两腿发酸。古代的路太难走了,路上有泥沙子、石子、杂草等等,硌得脚心疼。就这还叫路呢,很难想象,那没被人常走的路得什么样?是不是镰刀开道,镰刀都得坎得没刃了?宋福生特意落后等了等女儿:“累吧,把你那包解下来给我,现在是不是感觉背水壶都沉?”宋茯苓看了眼她爸身上背的大号防雨绸旅行包,拽紧自己身上的阿迪包,摇了摇头:“不累,没事儿。”“能坚持啊?”“能。走这点路,小意思,我那个时候经常出去野游您忘啦。”宋福生取笑女儿说:“没忘,怎么会忘。你的梦想不是仗剑走天涯嘛,还嚷嚷要看一看世界的繁华。我记得有一回,外面下雨,我问你,都下大雨啦,咋还不回家吃饭?你说要和朋友们搭帐篷,说什么要体验一下生存节目教你们的技能。妥了,闺女,这回你梦想妥妥的了,也不用体验感受了,那些都是假的,你看看这回,多真,彻底四海为家了。”面具后的宋茯苓,一脸欲哭无泪。是啊,这么想也对,梦想成真了,只能这么安慰。宋福生又再次确认一遍,问女儿能不能坚持,实在不行,把车里的东西再往手推车上倒动倒动,让女儿回骡子车上坐着。宋茯苓戴着白花花的面具,头摇的像拨浪鼓,摇的像鬼影似的,宋福生冷不丁看过去也有点害怕。开玩笑,宋茯苓心想:她怎么好意思回车上坐着,推车的那几个人忍着困都快要累死了,再为了让她坐着多推东西,心里太过意不去。看看她爹娘,身上背着抱着的东西,不是在照样坚持?再看看大丫二丫她们,不仅背东西还得……这么想着,宋茯苓就停下脚,冲她爸挥挥手,意思是你赶紧帮大伯他们去吧,不用管她,她要等几个姐姐。只看,落后几十米的二丫打着火把在中间,一个胳膊挎着大丫,一个胳膊挎住桃花,给两个人照明加引路。而大丫和桃花竟然边低头赶路,边把蒿草和艾草编制成草绳。宋茯苓拍了下桃花的手,有点生气道:“别编了,奶都不知道该怎么瞎折腾好了。”对,这是马氏给几个丫头的任务,让赶路也不能闲着。桃花好脾气地解释道:“编成绳点燃方便,咱们就不用让蚊子咬了,甭管在哪睡觉都能睡着。”“那也别编了,你们刚才都摔几跤了,别听她的。”二丫举着火把往宋茯苓方向照了下,冷不丁忘记宋茯苓戴面具也被吓一跳,到嘴边的尖叫硬生生咽下去,又把火把往回缩了缩才说:“不听她的该骂人了。”“骂人就说我说的,她要敢骂我,我就找我爹。”大丫率先收起草绳,把草绳放身上的筐里:“咱们就听胖丫的吧,奶不敢骂胖丫。”桃花纠正:“奶不是不敢骂胖丫,奶是怕三舅。”二丫一看,不用挎着两个姐姐走路了,说实话挎着走,她在中间挺累。几个大步到了宋茯苓身边,一边给宋茯苓照脚下的路,一边说:“胖丫,三叔给你当爹,真好,你命咋那好呢。”这句话就像开了闸,几个女孩纷纷发表对宋茯苓的羡慕。同是天涯沦落人,她们又在羡慕什么呢?羡慕“你家顿顿吃麦饭,打小三叔三婶就没亏了你。”宋茯苓:“啥叫麦饭?”“咦?你们城里人不叫麦饭吗?就是干粮,能把麦子磨成面粉蒸的干粮。”宋茯苓不解地问:“你们也吃的那个,奶今晚蒸的就是啊。”大丫小声道:“家里拢共也没几斤细面,那是因为你们回来了,大伯娘猜到奶让蒸干粮就是指蒸麦饭,她才敢做的,我们也才吃上,你以为顿顿有吗?”宋茯苓想想晚上那干粮的口感,糙得很:“就那还细面呐,那你们平时吃的干粮是什么?”“就用大麦小麦直接用来煮饭,麦子皮不能磨掉,吃那个。还有豆菽饭。”那能消化吗?宋茯苓震惊。二丫接过大丫的话继续道:“所以胖丫,我可盼着你回来了,掰手指头算你回来。因为你和三叔一回来,奶不仅给蒸细面干粮,吃了不拉嗓子,第二天还会做菜饭。”“什么叫菜饭。”“你不记得了?就是园子里的菜放米里煮,要是冬天过年你们家来,奶也会用冬菜放米里,吃起来可香了。”宋茯苓皱眉:“你那意思,我们要是不回来,就这秋收季节,奶连菜都不给管饱啊?”“菜得留着晒干啊,要不然哪来的冬菜,当然不能随便吃,我和大丫得去经常挖野菜。”桃花倒是打岔道:“胖丫,我发现你这次回来,好像很多都忘了。”“不是忘了,是住城里习惯了,我们把你们说的细面干粮叫馒头,菜饭叫米粥。”“啊,原来是这样,那干饭你们叫什么?”宋茯苓聪明了一把,没用人解释就回答道:“叫大米饭。”大丫和二丫立刻表示:你白,就是因为宋茯苓你经常吃大米饭,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变白啊。二丫还加了句:“这回别说大米饭了,那离的太远不敢想,连第二天的菜饭都不见了,没盼头了。”宋茯苓:“……”“你们一次都没吃过?”又特意强调了一句:“长这么大都没吃过?”桃花看了眼几个妹妹,发现大丫二丫在失落地摇头,她小小声道:“我倒是吃过胖丫说的那种大米饭,是我爹前几年去地主家里干活,地主给发的银钱就是大米。我爹说,当时好多人抢着干,都是为了回头让家里婆娘孩子吃上一口。所以他把米背家来,挨累受冻就是为了让我们吃,没经我奶和我娘同意就给煮了干饭,我吃了一碗,我哥吃了两碗。”大丫二丫立刻看向桃花:“是纯白米?啥也没加?”桃花点头。“那得是啥滋味儿啊?”“是不是老香了,舌头能吞掉?”桃花咬了咬唇,其实吃完了那顿,她娘当时都和她爹干起来了,奶也像着娘,说那一顿饭能抵好几顿。“不太记得了,你们应该问胖丫,她常吃。”大丫和二丫一起看向宋茯苓,看了几眼,没等宋茯苓回答,她们又再次扭头望着桃花。在她们心里,宋茯苓的生活简直可望不可及,问一个天天吃白米的人,她指定说不出好来,还是和桃花姐比较有共同话题。哎呦,宋茯苓在夜深人静下半夜时分,听的心很揪得慌。糟糕,她内心忽然有种想豁出一切吹把牛的感觉,使出洪荒之力都无法按捺。宋茯苓大气的一摆手:“别问啦,你们放心,我指定近期内让你们吃上一回,一人吃两碗,不吃完都不行!”

在线试读

第三十六章 干饭

宋茯苓走的两腿发酸。

古代的路太难走了,路上有泥沙子、石子、杂草等等,硌得脚心疼。

就这还叫路呢,很难想象,那没被人常走的路得什么样?是不是镰刀开道,镰刀都得坎得没刃了?

宋福生特意落后等了等女儿“累吧,把你那包解下来给我,现在是不是感觉背水壶都沉?”

宋茯苓看了眼她爸身上背的大号防雨绸旅行包,拽紧自己身上的阿迪包,摇了摇头“不累,没事儿。”

“能坚持啊?”

“能。走这点路,小意思,我那个时候经常出去野游您忘啦。”

宋福生取笑女儿说

“没忘,怎么会忘。

你的梦想不是仗剑走天涯嘛,还嚷嚷要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我记得有一回,外面下雨,我问你,都下大雨啦,咋还不回家吃饭?你说要和朋友们搭帐篷,说什么要体验一下生存节目教你们的技能。

妥了,闺女,这回你梦想妥妥的了,也不用体验感受了,那些都是假的,你看看这回,多真,彻底四海为家了。”

面具后的宋茯苓,一脸欲哭无泪。是啊,这么想也对,梦想成真了,只能这么安慰。

宋福生又再次确认一遍,问女儿能不能坚持,实在不行,把车里的东西再往手推车上倒动倒动,让女儿回骡子车上坐着。

宋茯苓戴着白花花的面具,头摇的像拨浪鼓,摇的像鬼影似的,宋福生冷不丁看过去也有点害怕。

开玩笑,宋茯苓心想她怎么好意思回车上坐着,推车的那几个人忍着困都快要累死了,再为了让她坐着多推东西,心里太过意不去。

看看她爹娘,身上背着抱着的东西,不是在照样坚持?

再看看大丫二丫她们,不仅背东西还得……

这么想着,宋茯苓就停下脚,冲她爸挥挥手,意思是你赶紧帮大伯他们去吧,不用管她,她要等几个姐姐。

只看,落后几十米的二丫打着火把在中间,一个胳膊挎着大丫,一个胳膊挎住桃花,给两个人照明加引路。

而大丫和桃花竟然边低头赶路,边把蒿草和艾草编制成草绳。

宋茯苓拍了下桃花的手,有点生气道“别编了,奶都不知道该怎么瞎折腾好了。”

对,这是马氏给几个丫头的任务,让赶路也不能闲着。

桃花好脾气地解释道“编成绳点燃方便,咱们就不用让蚊子咬了,甭管在哪睡觉都能睡着。”

“那也别编了,你们刚才都摔几跤了,别听她的。”

二丫举着火把往宋茯苓方向照了下,冷不丁忘记宋茯苓戴面具也被吓一跳,到嘴边的尖叫硬生生咽下去,又把火把往回缩了缩才说“不听她的该骂人了。”

“骂人就说我说的,她要敢骂我,我就找我爹。”

大丫率先收起草绳,把草绳放身上的筐里“咱们就听胖丫的吧,奶不敢骂胖丫。”

桃花纠正“奶不是不敢骂胖丫,奶是怕三舅。”

二丫一看,不用挎着两个姐姐走路了,说实话挎着走,她在中间挺累。

几个大步到了宋茯苓身边,一边给宋茯苓照脚下的路,一边说“胖丫,三叔给你当爹,真好,你命咋那好呢。”

这句话就像开了闸,几个女孩纷纷发表对宋茯苓的羡慕。

同是天涯沦落人,她们又在羡慕什么呢?

羡慕“你家顿顿吃麦饭,打小三叔三婶就没亏了你。”

宋茯苓“啥叫麦饭?”

“咦?你们城里人不叫麦饭吗?就是干粮,能把麦子磨成面粉蒸的干粮。”

宋茯苓不解地问“你们也吃的那个,奶今晚蒸的就是啊。”

大丫小声道“家里拢共也没几斤细面,那是因为你们回来了,大伯娘猜到奶让蒸干粮就是指蒸麦饭,她才敢做的,我们也才吃上,你以为顿顿有吗?”

宋茯苓想想晚上那干粮的口感,糙得很“就那还细面呐,那你们平时吃的干粮是什么?”

“就用大麦小麦直接用来煮饭,麦子皮不能磨掉,吃那个。还有豆菽饭。”

那能消化吗?宋茯苓震惊。

二丫接过大丫的话继续道“所以胖丫,我可盼着你回来了,掰手指头算你回来。因为你和三叔一回来,奶不仅给蒸细面干粮,吃了不拉嗓子,第二天还会做菜饭。”

“什么叫菜饭。”

“你不记得了?就是园子里的菜放米里煮,要是冬天过年你们家来,奶也会用冬菜放米里,吃起来可香了。”

宋茯苓皱眉“你那意思,我们要是不回来,就这秋收季节,奶连菜都不给管饱啊?”

“菜得留着晒干啊,要不然哪来的冬菜,当然不能随便吃,我和大丫得去经常挖野菜。”

桃花倒是打岔道“胖丫,我发现你这次回来,好像很多都忘了。”

“不是忘了,是住城里习惯了,我们把你们说的细面干粮叫馒头,菜饭叫米粥。”

“啊,原来是这样,那干饭你们叫什么?”

宋茯苓聪明了一把,没用人解释就回答道“叫大米饭。”

大丫和二丫立刻表示你白,就是因为宋茯苓你经常吃大米饭,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变白啊。

二丫还加了句“这回别说大米饭了,那离的太远不敢想,连第二天的菜饭都不见了,没盼头了。”

宋茯苓“……”

“你们一次都没吃过?”又特意强调了一句“长这么大都没吃过?”

桃花看了眼几个妹妹,发现大丫二丫在失落地摇头,她小小声道

“我倒是吃过胖丫说的那种大米饭,是我爹前几年去地主家里干活,地主给发的银钱就是大米。

我爹说,当时好多人抢着干,都是为了回头让家里婆娘孩子吃上一口。

所以他把米背家来,挨累受冻就是为了让我们吃,没经我奶和我娘同意就给煮了干饭,我吃了一碗,我哥吃了两碗。”

大丫二丫立刻看向桃花“是纯白米?啥也没加?”

桃花点头。

“那得是啥滋味儿啊?”

“是不是老香了,舌头能吞掉?”

桃花咬了咬唇,其实吃完了那顿,她娘当时都和她爹干起来了,奶也像着娘,说那一顿饭能抵好几顿。

“不太记得了,你们应该问胖丫,她常吃。”

大丫和二丫一起看向宋茯苓,看了几眼,没等宋茯苓回答,她们又再次扭头望着桃花。

在她们心里,宋茯苓的生活简直可望不可及,问一个天天吃白米的人,她指定说不出好来,还是和桃花姐比较有共同话题。

哎呦,宋茯苓在夜深人静下半夜时分,听的心很揪得慌。

糟糕,她内心忽然有种想豁出一切吹把牛的感觉,使出洪荒之力都无法按捺。

宋茯苓大气的一摆手“别问啦,你们放心,我指定近期内让你们吃上一回,一人吃两碗,不吃完都不行!”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