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钻石暗婚(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全集阅读_钻石暗婚最新章节阅读

钻石暗婚(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全集阅读_钻石暗婚最新章节阅读 第1章 他舍得回来了 试读

2022-11-14 08:44 作者:田帧
  • 钻石暗婚 钻石暗婚

    田帧夜七是霸道总裁小说《钻石暗婚》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田帧”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田帧这才敢抬头看过去,她伺候了少奶奶三年,却丝毫看不透这张二十五岁的脸,没法总结她的喜怒哀乐,只觉其性子太淡,一张绝美的脸过于白皙,却精致得无可挑剔。唯独,她不爱笑,美则美矣,却缺少生气儿。“听说,他回来了。”女子忽而开口,然后又不疾不徐的用餐,美眸不抬......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钻石暗婚》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田帧”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田帧夜七霸道总裁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九月底,荣京的傍晚秋意正浓。坐落于南郊的御阁园磅礴庄严,数千平的别墅,只有餐厅亮着灯,尤显静谧。田帧刚把晚餐摆好,转头就见一个优雅的女子悠悠的从楼上下来了,便恭敬的候在了一旁。女子安静落座,精致的脸很是清冷。田帧这才敢抬头看过去,她伺候了少奶奶三年,却丝毫看不透这张二十五岁的脸,没法总结她的喜怒哀乐,只觉其性子太淡,一张绝美的脸过于白皙,却精致得无可挑剔。唯独,她不爱笑,美则美矣,却缺少生气儿。“听说,他回来了。”女子忽而开口,然后又不疾不徐的用餐,美眸不抬。田帧切断思绪,却暗暗地吃了一惊。吃饭之间说话,这还是第一次,可见少奶奶对少爷的行程还是关心的。“先生傍晚的航班,这会儿该是落地了。”田帧连忙点头,略显喜色,等着她再说什么。夜七却轻轻一句:“他舍得回来了?”低婉的声音,淡淡的,根本没有惊喜。田帧微愣,抿了抿嘴巴,从平静的声音下听出了微微的怨气。也是,他们夫妻俩结婚三年了,婚礼一结束,少爷就远赴国外一直不肯回来,这一次还是被老太太硬逼着回国。沉默了一会儿,田帧看了看她,低头,又看了看,还是没忍住的提醒:“太太,这几天,该是您的排卵期了。”话音落,夜七握着筷子的素手顿了顿,随即恢复慢条斯理,粉唇淡淡的一句:“他不会回这儿的。”唯一疼爱她的奶奶急着抱曾孙,她也想生,总算一种报答,让奶奶高兴,可她一个人怎么生?“咔擦!”静谧的别墅,夜七的话音刚落,传来锁孔扭动的声音。夜七微低头,手心却紧了紧,她在猜,是不是他回来了。那个,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娶了她,以为从此可以依偎,却转身离去、不曾多看她一眼的男人?一旁的田帧见了门口的人,已经喜得笑了:“先生回来了?”赶忙走过去接行李箱,倒不像一个管家,却像迎接自己的儿子,满脸喜笑:“可真是快,太太刚才还念叨着怎么还不到呢?先生用过晚餐了吗?”对于田帧的热情,沐寒声只淡淡的点头,没说话,而对于她的话,他倒是眉间微动,挑目看向那头的女子。她正低眉,兀自用餐,不惊不喜,连招呼都不打,哪里像会念叨他的人?也正是这时,夜七咽下食物,出于礼貌的抬头,远远看着他,心底轻轻被撞击一下。任何女人,对英俊的男人都没有免疫,夜七也不例外。看不出他的风尘仆仆,倒是一身考究的西服,越发衬出尊贵,依旧英眉挺鼻,与性感的喉结呈倒‘人’。沐寒声眉目深邃的盯着她看,薄唇之间似是有些惊愕。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傅夜七?

在线试读

第1章 他舍得回来了

九月底,荣京的傍晚秋意正浓。

坐落于南郊的御阁园磅礴庄严,数千平的别墅,只有餐厅亮着灯,尤显静谧。

田帧刚把晚餐摆好,转头就见一个优雅的女子悠悠的从楼上下来了,便恭敬的候在了一旁。

女子安静落座,精致的脸很是清冷。

田帧这才敢抬头看过去,她伺候了少奶奶三年,却丝毫看不透这张二十五岁的脸,没法总结她的喜怒哀乐,只觉其性子太淡,一张绝美的脸过于白皙,却精致得无可挑剔。唯独,她不爱笑,美则美矣,却缺少生气儿。

“听说,他回来了。”女子忽而开口,然后又不疾不徐的用餐,美眸不抬。

田帧切断思绪,却暗暗地吃了一惊。

吃饭之间说话,这还是第一次,可见少奶奶对少爷的行程还是关心的。

“先生傍晚的航班,这会儿该是落地了。”田帧连忙点头,略显喜色,等着她再说什么。

夜七却轻轻一句“他舍得回来了?”

低婉的声音,淡淡的,根本没有惊喜。

田帧微愣,抿了抿嘴巴,从平静的声音下听出了微微的怨气。

也是,他们夫妻俩结婚三年了,婚礼一结束,少爷就远赴国外一直不肯回来,这一次还是被老太太硬逼着回国。

沉默了一会儿,田帧看了看她,低头,又看了看,还是没忍住的提醒“太太,这几天,该是您的排卵期了。”

话音落,夜七握着筷子的素手顿了顿,随即恢复慢条斯理,粉唇淡淡的一句“他不会回这儿的。”

唯一疼爱她的奶奶急着抱曾孙,她也想生,总算一种报答,让奶奶高兴,可她一个人怎么生?

“咔擦!”静谧的别墅,夜七的话音刚落,传来锁孔扭动的声音。

夜七微低头,手心却紧了紧,她在猜,是不是他回来了。

那个,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娶了她,以为从此可以依偎,却转身离去、不曾多看她一眼的男人?

一旁的田帧见了门口的人,已经喜得笑了“先生回来了?”

赶忙走过去接行李箱,倒不像一个管家,却像迎接自己的儿子,满脸喜笑“可真是快,太太刚才还念叨着怎么还不到呢?先生用过晚餐了吗?”

对于田帧的热情,沐寒声只淡淡的点头,没说话,而对于她的话,他倒是眉间微动,挑目看向那头的女子。

她正低眉,兀自用餐,不惊不喜,连招呼都不打,哪里像会念叨他的人?

也正是这时,夜七咽下食物,出于礼貌的抬头,远远看着他,心底轻轻被撞击一下。任何女人,对英俊的男人都没有免疫,夜七也不例外。

看不出他的风尘仆仆,倒是一身考究的西服,越发衬出尊贵,依旧英眉挺鼻,与性感的喉结呈倒‘人’。

沐寒声眉目深邃的盯着她看,薄唇之间似是有些惊愕。

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傅夜七?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