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田帧夜七霸道总裁(钻石暗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完结版在线阅读

田帧夜七霸道总裁(钻石暗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6章 很不喜欢她的排斥 试读

2022-11-14 08:49 作者:田帧
  • 钻石暗婚 钻石暗婚

    田帧夜七是霸道总裁小说《钻石暗婚》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田帧”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田帧这才敢抬头看过去,她伺候了少奶奶三年,却丝毫看不透这张二十五岁的脸,没法总结她的喜怒哀乐,只觉其性子太淡,一张绝美的脸过于白皙,却精致得无可挑剔。唯独,她不爱笑,美则美矣,却缺少生气儿。“听说,他回来了。”女子忽而开口,然后又不疾不徐的用餐,美眸不抬......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钻石暗婚》内容精彩,“田帧”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田帧夜七霸道总裁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钻石暗婚》内容概括:夜七走在前,并没等他,径自上了车,等他坐稳后启动引擎往前开,沾了酒,她已经开始觉得胃里灼痛。沐寒声转头看了她淡漠的脸,从她进包厢的门开始,情绪就不对了,低沉的开口:“怪我劳你跑一趟?”如果没猜错,苏曜新官上任,她一定是在和他应付饭局。夜七没看他,专心直视前方,车速比来时快了很多。好一会儿,她才淡淡的一句:“没有,正好我能离开饭局。”淡到像和陌生人说话的语气,让沐寒声没由来的不舒服,他知道,她心底不快,因为让她见到了傅天成?转头,见她虽面色淡然,却紧紧握着方向盘,骨节泛白,像是极力忍着什么。“我没考虑到你对傅天成的怨,如果你不喜欢,以后不会让你来这种场合。”他说话,嗓音低沉,平稳。夜七却轻轻颦眉,看了他忽而的温和,只低低一句:“过去的事,我从不去想,又哪来的怨?”可话虽这么说,车子的速度却在上升。沐寒声微微蹙着眉,他不担心车速太快,只是……她情绪失控了?果真见她几次颦眉,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而他深邃的眉目在移开她的双手后,又忽然调转回去,盯着她纤细的手腕。她的皮肤极其白皙,手腕不及一握,更因此,左手腕上那道横亘的疤痕,触目惊心。“夜七。”蓦然,男人轻启薄唇,目光温和的打在她精致的脸上,柔柔的,盛着一点探究。她流落那几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能让一个曾千娇百宠的千金有勇气割腕?夜七以为自己听错,转头看了他,却是看见了他低垂的目光,他们之间好像连称呼都没有过,但她的名字从他嘴里喊出来,不觉突兀,煞是好听。原来他忽然的温和,是因为见了她手腕上的疤痕,才生出的同情么?她不需要同情,尤其源于自己的丈夫。见夜七没有回应,两人一路不语,直到车子停在御阁园的别墅前。夜七转手开门,仓促的往家里走。沐寒声看不到她此刻银牙紧咬,柳眉紧紧皱着,双手捂在胃部,只是见她脚步急促,纤瘦的身影略微弓着。等她到了门口开门时,灯光下的侧脸揪在一起,同时,一手扶在门边,支着身子。他蓦地皱眉,终于发觉不对劲,宽大的步伐朝着她稳健疾走。在她开了门,即将往里走之际,沐寒声一把接过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见了她苍白的脸上渗着细细的冷汗。“怎么了?”他低沉的嗓音里透出一丝焦急。夜七皱着眉,放开紧咬的唇,虚弱却极力说到完整的一句:“麻烦……扶我去卫生间。”沐寒声来不及计较她的过分客气,弯腰将她抱起疾步往一楼的卫生间,一脚踢开门。她刚被放到地上,就直接跌在了马桶边,抱着马桶开始吐,高挑的一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痛苦的抓着马桶盖,手指骨节泛白。沐寒声却皱了眉,她竟是忍了一路都不愿说?想起她掩盖手腕疤痕时的疏离,头一回,他觉得挫败,他肯回国,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允许他的世界多一个人,他欣赏她的聪明大方,清冷有度,却不喜欢这样的排斥。“既然难受,为什么要忍一路?”他的声音异常冷沉。可看着她苍白的脸,吐完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他怀里,一切脾气,他终究都忍了,一把将她抱起,稳步上楼。“习惯了,没事。”刚被放下,她轻飘的说了一句。的确也早就习惯了忍受疼痛疾苦。沐寒声抿唇不语,把她放床上去倒了杯水,转过头却见她挪到了床边,峻脸瞬间冷了不少:“干什么?”

在线试读

第6章 很不喜欢她的排斥

夜七走在前,并没等他,径自上了车,等他坐稳后启动引擎往前开,沾了酒,她已经开始觉得胃里灼痛。

沐寒声转头看了她淡漠的脸,从她进包厢的门开始,情绪就不对了,低沉的开口“怪我劳你跑一趟?”

如果没猜错,苏曜新官上任,她一定是在和他应付饭局。

夜七没看他,专心直视前方,车速比来时快了很多。

好一会儿,她才淡淡的一句“没有,正好我能离开饭局。”

淡到像和陌生人说话的语气,让沐寒声没由来的不舒服,他知道,她心底不快,因为让她见到了傅天成?

转头,见她虽面色淡然,却紧紧握着方向盘,骨节泛白,像是极力忍着什么。

“我没考虑到你对傅天成的怨,如果你不喜欢,以后不会让你来这种场合。”他说话,嗓音低沉,平稳。

夜七却轻轻颦眉,看了他忽而的温和,只低低一句“过去的事,我从不去想,又哪来的怨?”

可话虽这么说,车子的速度却在上升。

沐寒声微微蹙着眉,他不担心车速太快,只是……她情绪失控了?

果真见她几次颦眉,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而他深邃的眉目在移开她的双手后,又忽然调转回去,盯着她纤细的手腕。

她的皮肤极其白皙,手腕不及一握,更因此,左手腕上那道横亘的疤痕,触目惊心。

“夜七。”蓦然,男人轻启薄唇,目光温和的打在她精致的脸上,柔柔的,盛着一点探究。

她流落那几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能让一个曾千娇百宠的千金有勇气割腕?

夜七以为自己听错,转头看了他,却是看见了他低垂的目光,他们之间好像连称呼都没有过,但她的名字从他嘴里喊出来,不觉突兀,煞是好听。

原来他忽然的温和,是因为见了她手腕上的疤痕,才生出的同情么?

她不需要同情,尤其源于自己的丈夫。

见夜七没有回应,两人一路不语,直到车子停在御阁园的别墅前。

夜七转手开门,仓促的往家里走。

沐寒声看不到她此刻银牙紧咬,柳眉紧紧皱着,双手捂在胃部,只是见她脚步急促,纤瘦的身影略微弓着。

等她到了门口开门时,灯光下的侧脸揪在一起,同时,一手扶在门边,支着身子。他蓦地皱眉,终于发觉不对劲,宽大的步伐朝着她稳健疾走。

在她开了门,即将往里走之际,沐寒声一把接过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见了她苍白的脸上渗着细细的冷汗。

“怎么了?”他低沉的嗓音里透出一丝焦急。

夜七皱着眉,放开紧咬的唇,虚弱却极力说到完整的一句“麻烦……扶我去卫生间。”

沐寒声来不及计较她的过分客气,弯腰将她抱起疾步往一楼的卫生间,一脚踢开门。

她刚被放到地上,就直接跌在了马桶边,抱着马桶开始吐,高挑的一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痛苦的抓着马桶盖,手指骨节泛白。

沐寒声却皱了眉,她竟是忍了一路都不愿说?

想起她掩盖手腕疤痕时的疏离,头一回,他觉得挫败,他肯回国,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允许他的世界多一个人,他欣赏她的聪明大方,清冷有度,却不喜欢这样的排斥。

“既然难受,为什么要忍一路?”他的声音异常冷沉。

可看着她苍白的脸,吐完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他怀里,一切脾气,他终究都忍了,一把将她抱起,稳步上楼。

“习惯了,没事。”刚被放下,她轻飘的说了一句。的确也早就习惯了忍受疼痛疾苦。

沐寒声抿唇不语,把她放床上去倒了杯水,转过头却见她挪到了床边,峻脸瞬间冷了不少“干什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