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钻石暗婚》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钻石暗婚》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田帧夜七霸道总裁)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27—30章他包里的照片 试读

2022-11-14 09:00 作者:田帧
  • 钻石暗婚 钻石暗婚

    田帧夜七是霸道总裁小说《钻石暗婚》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田帧”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田帧这才敢抬头看过去,她伺候了少奶奶三年,却丝毫看不透这张二十五岁的脸,没法总结她的喜怒哀乐,只觉其性子太淡,一张绝美的脸过于白皙,却精致得无可挑剔。唯独,她不爱笑,美则美矣,却缺少生气儿。“听说,他回来了。”女子忽而开口,然后又不疾不徐的用餐,美眸不抬......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田帧夜七霸道总裁是《钻石暗婚》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田帧”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从接电话,到急匆匆的出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客厅就剩她一个人了,果汁刚榨到一半,淅沥的汁液孤零零的往下落。她早已没心情喝了。迷迷糊糊的就那么窝在了沙发上,以为他会回来,但第二天醒来,还在沙发上,一起身,头重脚轻浑身难受。感冒了。“滴滴滴!”的声音传入耳朵,她摸了摸,眯眼拿起手机,一看到傅孟孟就皱了眉。“沐寒声不敢接电话了?照片也看了,耳光也还了,他还想怎么样?”傅孟孟素来傲娇的声音,带了胸有成竹。照片?傅夜七皱眉,猛然起身,脑袋疼得直咬牙,目光放在了茶几的公文包上。急匆匆的翻了沐寒声的公文包,捏着那个牛皮信封,贝齿紧扣。果然,照片里,灯光旖旎,女人妖娆,正是自己。“傅孟孟!你真是贱人多卑鄙!”她气得说话都颤抖,顾不了优雅。“哟!你也会急?”傅孟孟被骂,反而笑得爽快,道:“是你逼我撕破脸,还是好好劝沐寒声吧!”扣了电话,傅夜七翻了一遍新闻,没有关于她照片的丑闻,松了口气。可她也绝对不能让沐寒声因这些照片而改变主意。随手拿包急匆匆的出了门。荣京第一医院。昨夜,影后黎曼在嘉禧酒店差点跳楼,传闻是被迫陪客,而那个强迫她的人,是她父亲。当然,有沐寒声在,这个新闻不可能面世。男人立在窗边,一脸阴霾,那头傅孟孟拿着傅夜七的照片威胁,这一边,连一向懂事的黎曼也凑热闹,他的脸冷了又冷。“寒声……”床上的人终于醒来,虚弱的喊着他的名。男人才从窗边转头,没有惊喜,只走过去冷声开口:“这条命不只是你的,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声音森寒慑人。黎曼戚着眉,以为他会柔声抚慰,却没想是这样一句,戚柔的低了眉。正巧,病房的门被推开,门外是匆匆走来的黎青山。“曼儿,醒了?谢天谢地!”黎青山好不担忧的样子,见了沐寒声却才讪笑一下。倒是黎曼冷了脸,“您是担心我以后再也不能陪客了吧?”黎青山一脸不悦:“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是你爸!”到此,沐寒声终于开口:“所以逼着女儿去陪客?”他深邃的眼底变得冷漠,道:“项目,你们绝不可能夺标。”黎青山一愣,刚要说话,却见男人转身要走,回身又冷然一句:“虽然你是她父亲,但倘若再动她一根汗毛,下次躺在这里的人就是你。”沐寒声从来不是不懂礼仪尊卑的人,他有极好的教养,却还是对着可算长辈的黎青山说了这样的话。沐煌集团总裁办公室,昨天来的是傅孟孟,今天却是傅夜七,言舒采取了保守态度,尊重但又不积极,因为从来不知道沐总对这个妻子的态度。终于,私人电梯打开,言舒松了口气,立即迎了上去:“沐总,太太等您很久了。”沐寒声皱了眉,点了一下头。办公室的门一打开,傅夜七立刻看了过去,猜不准昨晚他为何对照片一事只字不提?

在线试读

第27—30章他包里的照片

从接电话,到急匆匆的出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客厅就剩她一个人了,果汁刚榨到一半,淅沥的汁液孤零零的往下落。

她早已没心情喝了。

迷迷糊糊的就那么窝在了沙发上,以为他会回来,但第二天醒来,还在沙发上,一起身,头重脚轻浑身难受。

感冒了。

“滴滴滴!”的声音传入耳朵,她摸了摸,眯眼拿起手机,一看到傅孟孟就皱了眉。

“沐寒声不敢接电话了?照片也看了,耳光也还了,他还想怎么样?”傅孟孟素来傲娇的声音,带了胸有成竹。

照片?傅夜七皱眉,猛然起身,脑袋疼得直咬牙,目光放在了茶几的公文包上。

急匆匆的翻了沐寒声的公文包,捏着那个牛皮信封,贝齿紧扣。

果然,照片里,灯光旖旎,女人妖娆,正是自己。

“傅孟孟!你真是贱人多卑鄙!”她气得说话都颤抖,顾不了优雅。

“哟!你也会急?”傅孟孟被骂,反而笑得爽快,道“是你逼我撕破脸,还是好好劝沐寒声吧!”

扣了电话,傅夜七翻了一遍新闻,没有关于她照片的丑闻,松了口气。

可她也绝对不能让沐寒声因这些照片而改变主意。

随手拿包急匆匆的出了门。

荣京第一医院。

昨夜,影后黎曼在嘉禧酒店差点跳楼,传闻是被迫陪客,而那个强迫她的人,是她父亲。

当然,有沐寒声在,这个新闻不可能面世。

男人立在窗边,一脸阴霾,那头傅孟孟拿着傅夜七的照片威胁,这一边,连一向懂事的黎曼也凑热闹,他的脸冷了又冷。

“寒声……”床上的人终于醒来,虚弱的喊着他的名。

男人才从窗边转头,没有惊喜,只走过去冷声开口“这条命不只是你的,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声音森寒慑人。

黎曼戚着眉,以为他会柔声抚慰,却没想是这样一句,戚柔的低了眉。

正巧,病房的门被推开,门外是匆匆走来的黎青山。

“曼儿,醒了?谢天谢地!”黎青山好不担忧的样子,见了沐寒声却才讪笑一下。

倒是黎曼冷了脸,“您是担心我以后再也不能陪客了吧?”

黎青山一脸不悦“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是你爸!”

到此,沐寒声终于开口“所以逼着女儿去陪客?”他深邃的眼底变得冷漠,道“项目,你们绝不可能夺标。”

黎青山一愣,刚要说话,却见男人转身要走,回身又冷然一句“虽然你是她父亲,但倘若再动她一根汗毛,下次躺在这里的人就是你。”

沐寒声从来不是不懂礼仪尊卑的人,他有极好的教养,却还是对着可算长辈的黎青山说了这样的话。

沐煌集团总裁办公室,昨天来的是傅孟孟,今天却是傅夜七,言舒采取了保守态度,尊重但又不积极,因为从来不知道沐总对这个妻子的态度。

终于,私人电梯打开,言舒松了口气,立即迎了上去“沐总,太太等您很久了。”

沐寒声皱了眉,点了一下头。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傅夜七立刻看了过去,猜不准昨晚他为何对照片一事只字不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