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长生界(裘水镜水镜先生奇幻玄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裘水镜水镜先生奇幻玄幻全文阅读

长生界(裘水镜水镜先生奇幻玄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裘水镜水镜先生奇幻玄幻全文阅读 第九章 老叟盗仙图(1) 试读

2022-11-14 09:02 作者:裘水镜
  • 长生界 长生界

    主角是裘水镜水镜先生的奇幻玄幻小说《长生界》,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裘水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裘水镜向那个瞎眼少年看去,却见那少年虽然眼盲,但却像能够清晰的看到四周一般,向他和士子们微微欠身见礼,随着那些狐狸离开这片破败的庠序。裘水镜略感惊讶,侧头看着那少年的背影,若有所思。“他叫苏云。”那黄皮老狐狸咳嗽一声,抬起手来,引领着裘水镜向内堂走去,道:“天市垣天门镇人,今年十三岁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长生界》是裘水镜情创作的一部小说,讲述的是裘水镜水镜先生奇幻玄幻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苏云听到钟声传来,仰头看去,只见一口小小的黄钟悬在自己头顶。黄钟最下层,忽,有着三百六十周天刻度,在不断旋转,而上层的秒,也有着三百六十周天刻度,忽刻度旋转一周,秒刻度进一刻度。“这不是我幻想出来,用来计时的黄钟吗?它怎么出现了?还有我的眼睛……这是怎么回事?”苏云很快醒悟,镇定下来,贪婪地看着四周的景色:“能够看到这些色彩,真好……”就在此时,他脚下传来轻微的震动,云气翻涌,苏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随着云气冉冉升起,立刻稳稳站住脚步。他的脚下还在震动,云雾还在向上翻滚,苏云回头看了看那座天门。“我是被一股力量牵引,穿过天门来到这里,那么天门也一定可以带我回去。”他目光闪烁,心中暗暗盘算:“天门和我相距三丈六,跳肯定是跳不过去,须得在助跑的情况下,用洪炉嬗变养气篇的下篇鳄龙吟中的鳄龙出渊的身法。在跃出到一半的时候,鳄龙出渊转变为鳄龙翻滚,头在前,身在后,旋转翻滚,延长跳跃距离,以手为足落地,跳入天门,离开此地。现在我站在云海中,不知道前方有什么,而今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过了片刻,载着他从云中上升的东西终于露出本体。那是一条长长的石桥,渐渐耸出云端。石桥上的雾气滚滚,如流水从桥的两边滑落,坠入下方的云海。苏云额头冒出一滴冷汗。他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正站在断桥的边缘!石桥应该是连接着天门,但不知何故连接天门的地方竟然断掉了,他只要后退一步,便会从石桥上坠落下去!“幸好我没有走出这一步。”他舒了口气,仔细观察四周。不断有石桥从云雾中涌现,而在更远处,则是一座座浮空的仙山高台。“石桥多半是连接那些高台。前往那些高台,或许可以寻找到出路。”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一团云雾散去,桥上出现了一个身影,面向着他,一只手扶着桥上的小石柱,另一只手向苏云这个方向探出。他的五指叉开,脚步跨得很大,嘴巴张开,似乎是在努力狂奔,又像是在呼唤什么。“前辈——”苏云心中一喜,快步向桥上那人走去。那桥上的身影四周云雾缭绕,却像是被定在原地,始终保持着奔走疾呼的姿态没有动弹过。苏云心中疑惑,不知不觉间他距离那个身影渐渐近了,云雾也在不断散去,更多的石桥浮现出来。与他猜测的一样,这石桥果然是连接其中一座仙山云台的。而那桥上的身影,应该是从那座仙山云台上冲下来。苏云的脚步越来越慢,谨慎的盯着石桥上的那个身影,他呼唤了几声,桥上的那个身影却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动弹过分毫!那身影四周的云雾也渐渐明了,那不是云雾,而是一幅展开的画卷,正环绕着他。那画卷像是由光幕组成,只有飘荡在那人身后的两个画轴可以表明这是一幅画。而环绕那人四周的云雾,则是四周的云海在画上的投影。更加古怪的是,被画环绕的那人,给苏云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那是个老人,佝偻着身子,但是却给人一种极为高大威猛的感觉!“他好像是住在天门镇第一户的曲伯……”

在线试读

第九章 老叟盗仙图(1)

苏云听到钟声传来,仰头看去,只见一口小小的黄钟悬在自己头顶。

黄钟最下层,忽,有着三百六十周天刻度,在不断旋转,而上层的秒,也有着三百六十周天刻度,忽刻度旋转一周,秒刻度进一刻度。

“这不是我幻想出来,用来计时的黄钟吗?它怎么出现了?还有我的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苏云很快醒悟,镇定下来,贪婪地看着四周的景色“能够看到这些色彩,真好……”

就在此时,他脚下传来轻微的震动,云气翻涌,苏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随着云气冉冉升起,立刻稳稳站住脚步。

他的脚下还在震动,云雾还在向上翻滚,苏云回头看了看那座天门。

“我是被一股力量牵引,穿过天门来到这里,那么天门也一定可以带我回去。”

他目光闪烁,心中暗暗盘算“天门和我相距三丈六,跳肯定是跳不过去,须得在助跑的情况下,用洪炉嬗变养气篇的下篇鳄龙吟中的鳄龙出渊的身法。在跃出到一半的时候,鳄龙出渊转变为鳄龙翻滚,头在前,身在后,旋转翻滚,延长跳跃距离,以手为足落地,跳入天门,离开此地。现在我站在云海中,不知道前方有什么,而今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过了片刻,载着他从云中上升的东西终于露出本体。

那是一条长长的石桥,渐渐耸出云端。

石桥上的雾气滚滚,如流水从桥的两边滑落,坠入下方的云海。

苏云额头冒出一滴冷汗。

他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正站在断桥的边缘!

石桥应该是连接着天门,但不知何故连接天门的地方竟然断掉了,他只要后退一步,便会从石桥上坠落下去!

“幸好我没有走出这一步。”

他舒了口气,仔细观察四周。

不断有石桥从云雾中涌现,而在更远处,则是一座座浮空的仙山高台。

“石桥多半是连接那些高台。前往那些高台,或许可以寻找到出路。”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一团云雾散去,桥上出现了一个身影,面向着他,一只手扶着桥上的小石柱,另一只手向苏云这个方向探出。

他的五指叉开,脚步跨得很大,嘴巴张开,似乎是在努力狂奔,又像是在呼唤什么。

“前辈——”苏云心中一喜,快步向桥上那人走去。

那桥上的身影四周云雾缭绕,却像是被定在原地,始终保持着奔走疾呼的姿态没有动弹过。

苏云心中疑惑,不知不觉间他距离那个身影渐渐近了,云雾也在不断散去,更多的石桥浮现出来。

与他猜测的一样,这石桥果然是连接其中一座仙山云台的。

而那桥上的身影,应该是从那座仙山云台上冲下来。

苏云的脚步越来越慢,谨慎的盯着石桥上的那个身影,他呼唤了几声,桥上的那个身影却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动弹过分毫!

那身影四周的云雾也渐渐明了,那不是云雾,而是一幅展开的画卷,正环绕着他。

那画卷像是由光幕组成,只有飘荡在那人身后的两个画轴可以表明这是一幅画。

而环绕那人四周的云雾,则是四周的云海在画上的投影。

更加古怪的是,被画环绕的那人,给苏云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

那是个老人,佝偻着身子,但是却给人一种极为高大威猛的感觉!

“他好像是住在天门镇第一户的曲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