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 :程墨 试读

2022-11-14 08:54 作者:凌雪
  •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

    热门小说《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凌雪陆云依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凌雪”,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睁开眼睛的时候,凌雪便看到两张苍老疲惫的脸看着她,他们笑了,然后又哭了。阳光刺在眼上不舒服,她闭上眼睛,一些不属于她的陌生的记忆生硬地挤了进来。穿白大褂的医生跑了进来给她检查,万分的欣喜:“小姑娘啊,你这次运气真是好到爆,要不是刚好有合适的心脏,要不是我师兄给你主刀,你是必死无疑的了,以后可不要再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凌雪””的倾心著作,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浑浑噩噩的,凌雪薄弱的意识像在水里飘着,没有半点踏实的感觉。慢慢地,她又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感受到冷暖和灯光以及闻到消毒的味道。每天有人在她的耳边叫她善善,总在哭,让她厌烦不已。她最讨厌哭了,那是弱者才喜欢的方式。睁开眼睛的时候,凌雪便看到两张苍老疲惫的脸看着她,他们笑了,然后又哭了。阳光刺在眼上不舒服,她闭上眼睛,一些不属于她的陌生的记忆生硬地挤了进来。穿白大褂的医生跑了进来给她检查,万分的欣喜:“小姑娘啊,你这次运气真是好到爆,要不是刚好有合适的心脏,要不是我师兄给你主刀,你是必死无疑的了,以后可不要再做傻事了。”“善善。”年老的妇人抹着眼泪,悲哀绝望地跟她说:“你不要丢下妈,如果你没了,妈也不活了。”满头灰白头发的男人只笨拙地看着她笑,告诉她:“善善,爸爸在这里,你别害怕哦。”善善?陌生的记忆里这名字熟悉无比,还有他们,居然自称她的爸妈,她妈妈早就死了啊。她不安地叫:“镜子,镜子。”年老的妇人找来一面镜子,她看到里面的人赫然就是一个陌生又瘦弱的女孩,苍白的脸一点血色也没有,柔弱得就像书里写的林妹妹一样,跟她可长得完全不一样。“师兄,你来了,快看,林善善她醒了,你这次的手术做得可真成功啊。”一个气宇昂轩的男人走了进来,身上染满了阳光,像是星辰一样耀眼,他眉目写着骄傲,可是眼眸里却是冷意沉沉,这人似乎有点面熟,可惜的是她现在脑子混混沌沌,一时之间竟也想不起来了。“如果她再想不开不用叫我再来抢救,要断气的时候叫我来把心脏取走,别浪费她身上了。”那男人一出声,便是冷血又恶毒。他怀脸的冰霜看着她,像是有仇一样。凌雪猛地想起来了,居然是他,程墨,程世伯的儿子,那个天之骄子。他穿着白大褂的样子倒是成熟了许多,也帅了许多,不过自从她嫁给宋子轩后就没再见过他了,听说他去了国外进修医学。苍老的妇人心急地保证:“程医生,善善不会的了,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我们会好好看着她的。”程墨冷漠地说:“很好,我可不想去太平间里取心脏,章泽,她要是快死了你立马通知我。”几年不见,他的脾气可越发的臭了,可是凌雪却不生气,因为她还活着。眼前这对老夫妇,就是她的养父母。他们为了给她治病砸锅卖铁,倾家荡产。可惜的是原主知晓自己是捡来的,一直很自卑内向,甚至还有严重的抑郁症。不过命不该绝,有人出了意外捐献出心脏,恰好和她各方面都十分合适。那个出意外的人应该就是她,凌雪。她居然涅磐重生了。林母以为她吓着了,等医生一走便柔声安慰她:“善善别怕,程医生只是吓吓你而已,他是个大好人。”程墨是好人?呵,他的字典里,只怕就没好这么个字,从小到大就是个混世魔王,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尤其是最喜欢欺负她,她越是悲惨,他就越是高兴。这身体真的是太虚弱了,醒了一会又沉沉睡去,等她一睁开眼就看到程墨正在摸她的心口,她吓得尖叫一声,伸手就捂着胸,气狠地瞪着他。流氓,他想对她做什么?一个医生安抚她:“林小姐不用紧张,我们在查看你的伤口。”凌雪死盯着程墨:“我不忌病讳医,可是他不许看。”程墨满眼是嘲弄,不悦极了:“不许我看?林善善,你这干扁如柴的身体,当我爱看,要不是我给你做的手术,我懒得多理你,先前死都不怕,这会儿怎么羞耻了?我要是你,我连想个死字我都不好意思想,你爸妈养你还不如养条狗。”程墨这小子,到了国外几年倒是越发的牙尖嘴利说话刻薄了。凌雪还是捂着身体,十分坚持:“谁都可以看,就他不许。”她可不想又成为他口里的笑料,从小到大,他对她做过的坏事磬竹难书,她绝不会让他再有机会嘲笑她的了。程墨瞪了她一眼,扯下口罩转身就走。一个医生无奈地跟她说:“林小姐,程医生可是你的主治医生,也就你情况比较特别,要不然这样的小事,怎么劳驾得了程医生。”这个她不管,总之谁都行,就程墨不行。林母拿着梳子给她梳头发,温柔地看着她笑。那种笑,温暖里带着柔软,神圣得不得了。属于林善善的记忆也不是很多,只知道这对父母很爱她,视之如命,为了给她看病买药散尽家财,甚至去卖血。这些都让她很震憾,也很感动,从小到大,她就没有享受过这么厚重的爱。林母心情格外的愉悦:“善善,你终于好起来了,要是爸爸知晓,也不知多高兴,过两天等你爸爸赚了钱我们得好好去谢谢你云依表姐。”云依?这么熟的名字,凌雪随口便问:“我表姐是叫陆云依吗?”林母就笑道:“是啊,你们都十多年没见过了呢,你云依表姐从小就长得漂亮,而且也特能干,她马上就要嫁入豪门了。”电视里的主持人字正腔圆地说:“今日宋先生已经提交了资料,关于甚亡妻凌雪的天价意外死亡赔偿很快便会有结果,宋先生表示一直很难接受妻子已死的结果,但会尽快让亡妻入土为安。”林母抬头看了一眼:“善善,这个宋先生就是你表姐的未婚夫,是个十分成功企业家,听你表姐说,等葬了他前妻,他就会给你表姐办一个豪华的婚礼。”

在线试读

第2章 :程墨

浑浑噩噩的,凌雪薄弱的意识像在水里飘着,没有半点踏实的感觉。

慢慢地,她又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感受到冷暖和灯光以及闻到消毒的味道。

每天有人在她的耳边叫她善善,总在哭,让她厌烦不已。

她最讨厌哭了,那是弱者才喜欢的方式。

睁开眼睛的时候,凌雪便看到两张苍老疲惫的脸看着她,他们笑了,然后又哭了。

阳光刺在眼上不舒服,她闭上眼睛,一些不属于她的陌生的记忆生硬地挤了进来。

穿白大褂的医生跑了进来给她检查,万分的欣喜“小姑娘啊,你这次运气真是好到爆,要不是刚好有合适的心脏,要不是我师兄给你主刀,你是必死无疑的了,以后可不要再做傻事了。”

“善善。”年老的妇人抹着眼泪,悲哀绝望地跟她说“你不要丢下妈,如果你没了,妈也不活了。”

满头灰白头发的男人只笨拙地看着她笑,告诉她“善善,爸爸在这里,你别害怕哦。”

善善?陌生的记忆里这名字熟悉无比,还有他们,居然自称她的爸妈,她妈妈早就死了啊。

她不安地叫“镜子,镜子。”

年老的妇人找来一面镜子,她看到里面的人赫然就是一个陌生又瘦弱的女孩,苍白的脸一点血色也没有,柔弱得就像书里写的林妹妹一样,跟她可长得完全不一样。

“师兄,你来了,快看,林善善她醒了,你这次的手术做得可真成功啊。”

一个气宇昂轩的男人走了进来,身上染满了阳光,像是星辰一样耀眼,他眉目写着骄傲,可是眼眸里却是冷意沉沉,这人似乎有点面熟,可惜的是她现在脑子混混沌沌,一时之间竟也想不起来了。

“如果她再想不开不用叫我再来抢救,要断气的时候叫我来把心脏取走,别浪费她身上了。”那男人一出声,便是冷血又恶毒。

他怀脸的冰霜看着她,像是有仇一样。

凌雪猛地想起来了,居然是他,程墨,程世伯的儿子,那个天之骄子。他穿着白大褂的样子倒是成熟了许多,也帅了许多,不过自从她嫁给宋子轩后就没再见过他了,听说他去了国外进修医学。

苍老的妇人心急地保证“程医生,善善不会的了,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我们会好好看着她的。”

程墨冷漠地说“很好,我可不想去太平间里取心脏,章泽,她要是快死了你立马通知我。”

几年不见,他的脾气可越发的臭了,可是凌雪却不生气,因为她还活着。

眼前这对老夫妇,就是她的养父母。

他们为了给她治病砸锅卖铁,倾家荡产。

可惜的是原主知晓自己是捡来的,一直很自卑内向,甚至还有严重的抑郁症。

不过命不该绝,有人出了意外捐献出心脏,恰好和她各方面都十分合适。

那个出意外的人应该就是她,凌雪。

她居然涅磐重生了。

林母以为她吓着了,等医生一走便柔声安慰她“善善别怕,程医生只是吓吓你而已,他是个大好人。”

程墨是好人?呵,他的字典里,只怕就没好这么个字,从小到大就是个混世魔王,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尤其是最喜欢欺负她,她越是悲惨,他就越是高兴。

这身体真的是太虚弱了,醒了一会又沉沉睡去,等她一睁开眼就看到程墨正在摸她的心口,她吓得尖叫一声,伸手就捂着胸,气狠地瞪着他。

流氓,他想对她做什么?

一个医生安抚她“林小姐不用紧张,我们在查看你的伤口。”

凌雪死盯着程墨“我不忌病讳医,可是他不许看。”

程墨满眼是嘲弄,不悦极了“不许我看?林善善,你这干扁如柴的身体,当我爱看,要不是我给你做的手术,我懒得多理你,先前死都不怕,这会儿怎么羞耻了?我要是你,我连想个死字我都不好意思想,你爸妈养你还不如养条狗。”

程墨这小子,到了国外几年倒是越发的牙尖嘴利说话刻薄了。

凌雪还是捂着身体,十分坚持“谁都可以看,就他不许。”她可不想又成为他口里的笑料,从小到大,他对她做过的坏事磬竹难书,她绝不会让他再有机会嘲笑她的了。

程墨瞪了她一眼,扯下口罩转身就走。

一个医生无奈地跟她说“林小姐,程医生可是你的主治医生,也就你情况比较特别,要不然这样的小事,怎么劳驾得了程医生。”

这个她不管,总之谁都行,就程墨不行。

林母拿着梳子给她梳头发,温柔地看着她笑。

那种笑,温暖里带着柔软,神圣得不得了。

属于林善善的记忆也不是很多,只知道这对父母很爱她,视之如命,为了给她看病买药散尽家财,甚至去卖血。

这些都让她很震憾,也很感动,从小到大,她就没有享受过这么厚重的爱。

林母心情格外的愉悦“善善,你终于好起来了,要是爸爸知晓,也不知多高兴,过两天等你爸爸赚了钱我们得好好去谢谢你云依表姐。”

云依?这么熟的名字,凌雪随口便问“我表姐是叫陆云依吗?”

林母就笑道“是啊,你们都十多年没见过了呢,你云依表姐从小就长得漂亮,而且也特能干,她马上就要嫁入豪门了。”

电视里的主持人字正腔圆地说“今日宋先生已经提交了资料,关于甚亡妻凌雪的天价意外死亡赔偿很快便会有结果,宋先生表示一直很难接受妻子已死的结果,但会尽快让亡妻入土为安。”

林母抬头看了一眼“善善,这个宋先生就是你表姐的未婚夫,是个十分成功企业家,听你表姐说,等葬了他前妻,他就会给你表姐办一个豪华的婚礼。”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