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12章 :报复 试读

2022-11-14 09:04 作者:凌雪
  •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

    热门小说《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凌雪陆云依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凌雪”,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睁开眼睛的时候,凌雪便看到两张苍老疲惫的脸看着她,他们笑了,然后又哭了。阳光刺在眼上不舒服,她闭上眼睛,一些不属于她的陌生的记忆生硬地挤了进来。穿白大褂的医生跑了进来给她检查,万分的欣喜:“小姑娘啊,你这次运气真是好到爆,要不是刚好有合适的心脏,要不是我师兄给你主刀,你是必死无疑的了,以后可不要再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是网络作者“凌雪”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详情概述:凌雪眯着眼,看着这程墨想搞什么事情。他打开了箱子,里面是暂新的一套医疗装备,各种针头管子,她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捂着手臂:“程墨,你想干什么?”程墨将医生的吊牌举到她跟前:“看清楚了吗?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今儿个就由本医生来给你抽血,检查,你真的是很荣幸啊,连我都有点羡慕你了,本医生很久很久没有给人抽过血,扎过针了。”他嘿嘿地笑,熟练地消毒:“我告诉你,我几年前给一个人扎针,结果现在那个人死了,知晓我要回来,一头撞死在山上,你要是怕了,本医生给你个机会求饶,给我唱征服,写个道歉信贴在医院门口。”“不可能。”凌雪咬牙:“程墨,你别以公谋私,你别以为你爸是院长,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本医生合法合规,给你抽血,给你打针,那是看得起你。”看得起她?就他那蹩脚的打针技术,别人不知道她哪会还不知道,简真就是她的恶梦啊。他学打针,第一针就打她身上,他还厚脸皮地说,这事他也不好意思找别人。可求饶唱征服,怎么可能。他挑啊挑,然后给她挑了根粗粗的针。大力地绑上皮管,拍着她的手,一针戳下去,幸灾乐祸地说:“哎呀,这血管可真细,没血出来,换个地方吧。”凌雪痛得眼泪都差点下来了:“程墨,你这是故意的。”“我哪能故意呢,全医院都知道我程墨啥都会,就是打针不太行,都建议我多练练。你是我救回来的,你的心脏是我换的,你肯定会很乐意的是吧。”“哎啊。”程墨又笑得很开心:“扎错了,再来一次。”他是公报私仇,绝对的公报私仇。等他能抽到血,她手背都是青青紫紫的一片。她痛得杀人的心都有了,程墨还拿着单子笑眯眯地问她:“今天你要吊这么多药水啊,还得做皮试,可真是辛苦我了,一天都得围着转的。”“程墨,我是哪里得罪了你?”她是真的好想知道。他脸上的笑一收,凶巴巴地说:“你自个想去,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蠢得跟只猪一样。”林母进来,看到她手上的针孔心疼不已,轻轻地给她吹着:“善善乖,妈妈给你吹吹,咱不哭,很快就不痛了。”她只能强忍痛楚说:“妈妈,不痛。”程墨心情很好:“林善善,有时示弱也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抽完了血,程医生,你可以走了吗?”门在那儿,不送。他优雅地擦拭着手,还给她火上烧油:“张秀云女士,你得跟你女儿说说道理,人啊,凡事得学会低头,太要强了只会害人害已。”凌雪气得直咬着牙,她害人害已?她害他了吗?程墨他个王八蛋,可真是痛死她了。护士进来,程墨将抽好的血给她:“林善善的血抽好了,拿去化验科吧。”“程医生,抽血这样的事,你交给我们就行了。”他一本正经地说:“林善善是我重要的病人,她的事我必须亲力亲为,后天抽血的事也交给我。”护士崇拜无比地看着他的背影:“程医生可真是一个超级负责任的医生啊,做他的病人真的是太幸福了。”凌雪更是郁闷得吐血?做他的病人很倒霉好不好啊。报复后心情,真是不要太爽,程墨觉得通体舒畅,走路都能带风啊。以前欺负凌雪的那种美妙感,又回来了。林善善的反应,还是跟凌雪一模一样,迟早他会扒了她的皮的,不过不着急,好菜得慢慢烹才行。回到办公室程墨就高兴不起来了,看着优雅高贵的女人:“姐,你怎么来了?”漂亮的女人坐在他的椅子,抬头看着他笑:“怎么,我就不能来这里看看啊?听说你去给病人抽血了,是谁那么倒霉得罪你了啊?”“我是那样的小人吗?”程墨睁眼说瞎话。程雾捂着嘴笑:“姐姐还不了解你啊,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他就像活过来了一样,不再死气沉沉的了,她想她可以不用每天盯着他了。程墨皱起眉头:“你那么闲不如多去关心关心姐夫。”“我更得关心我弟才是啊。”她心情甚好:“有空吗?”“如果你要请我吃饭的话,我只能很抱歉地跟你说,今天没空,明天没空,后天也没空。”程雾笑着摇摇头:“你啊,还是这副样子,我知晓你忙,怎么会占用你的时间呢,妈妈叫花姨炖了汤,让我拿过来给你补补。”“知道了,放着就行了。”程雾宠溺地伸手戳他的头:“还是这副欠收拾的样子,程墨,我可不是来逼你回家或者让你和凌家小公主谈恋爱的。金世伯你还记得吗?他脑中风了,他希望后天你能亲自给他做手术。”“后天没空,我排了手术。”后天要给林善善的父亲做手术,他可一直在想着呢。“你不会因为他是凌心妍的外公就拒绝吧?”程雾耐心地说:“程墨,有些事要理智一点,你不喜欢凌心妍,但不能因为私人感情的影响,也讨厌金家的人,金世伯跟妈妈,可是也沾亲的。”程墨抽出他的排班表甩在桌上:“你不信就自个看。”“我信你,不过如果是一般的手术,不是非要你上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去给金世伯先动手术,金世伯和咱们程家可也算是生意上最紧密的合作伙伴。”程墨烦燥,态度也很恶劣:“姐,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学医,我就烦你们这一套一套的人情关系,在我眼里没有谁尊谁卑,我想给谁做手术就给谁做手术。你要是没事赶紧走,别打忧我工作的。”程雾赶紧安抚他:“好好好,我不说了,让金世伯缓二天行了吧,你啊,这倔脾气也真不知道谁才能把你治得服服贴贴的,明天姐姐的生日宴,你可得早点来。”他拉长声音:“知道了。”“好吧,那我走了。”她走到门口又停下:“爸爸妈妈挺喜欢凌心妍的,两家也门当户对,妈妈说即然你们都同居了,还是早点订婚为好。”

在线试读

第12章 :报复

凌雪眯着眼,看着这程墨想搞什么事情。

他打开了箱子,里面是暂新的一套医疗装备,各种针头管子,她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捂着手臂“程墨,你想干什么?”

程墨将医生的吊牌举到她跟前“看清楚了吗?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今儿个就由本医生来给你抽血,检查,你真的是很荣幸啊,连我都有点羡慕你了,本医生很久很久没有给人抽过血,扎过针了。”

他嘿嘿地笑,熟练地消毒“我告诉你,我几年前给一个人扎针,结果现在那个人死了,知晓我要回来,一头撞死在山上,你要是怕了,本医生给你个机会求饶,给我唱征服,写个道歉信贴在医院门口。”

“不可能。”凌雪咬牙“程墨,你别以公谋私,你别以为你爸是院长,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本医生合法合规,给你抽血,给你打针,那是看得起你。”

看得起她?就他那蹩脚的打针技术,别人不知道她哪会还不知道,简真就是她的恶梦啊。

他学打针,第一针就打她身上,他还厚脸皮地说,这事他也不好意思找别人。

可求饶唱征服,怎么可能。

他挑啊挑,然后给她挑了根粗粗的针。大力地绑上皮管,拍着她的手,一针戳下去,幸灾乐祸地说“哎呀,这血管可真细,没血出来,换个地方吧。”

凌雪痛得眼泪都差点下来了“程墨,你这是故意的。”

“我哪能故意呢,全医院都知道我程墨啥都会,就是打针不太行,都建议我多练练。你是我救回来的,你的心脏是我换的,你肯定会很乐意的是吧。”

“哎啊。”程墨又笑得很开心“扎错了,再来一次。”

他是公报私仇,绝对的公报私仇。

等他能抽到血,她手背都是青青紫紫的一片。

她痛得杀人的心都有了,程墨还拿着单子笑眯眯地问她“今天你要吊这么多药水啊,还得做皮试,可真是辛苦我了,一天都得围着转的。”

“程墨,我是哪里得罪了你?”她是真的好想知道。

他脸上的笑一收,凶巴巴地说“你自个想去,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蠢得跟只猪一样。”

林母进来,看到她手上的针孔心疼不已,轻轻地给她吹着“善善乖,妈妈给你吹吹,咱不哭,很快就不痛了。”

她只能强忍痛楚说“妈妈,不痛。”

程墨心情很好“林善善,有时示弱也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抽完了血,程医生,你可以走了吗?”门在那儿,不送。

他优雅地擦拭着手,还给她火上烧油“张秀云女士,你得跟你女儿说说道理,人啊,凡事得学会低头,太要强了只会害人害已。”

凌雪气得直咬着牙,她害人害已?她害他了吗?程墨他个王八蛋,可真是痛死她了。

护士进来,程墨将抽好的血给她“林善善的血抽好了,拿去化验科吧。”

“程医生,抽血这样的事,你交给我们就行了。”

他一本正经地说“林善善是我重要的病人,她的事我必须亲力亲为,后天抽血的事也交给我。”

护士崇拜无比地看着他的背影“程医生可真是一个超级负责任的医生啊,做他的病人真的是太幸福了。”

凌雪更是郁闷得吐血?做他的病人很倒霉好不好啊。

报复后心情,真是不要太爽,程墨觉得通体舒畅,走路都能带风啊。

以前欺负凌雪的那种美妙感,又回来了。

林善善的反应,还是跟凌雪一模一样,迟早他会扒了她的皮的,不过不着急,好菜得慢慢烹才行。

回到办公室程墨就高兴不起来了,看着优雅高贵的女人“姐,你怎么来了?”

漂亮的女人坐在他的椅子,抬头看着他笑“怎么,我就不能来这里看看啊?听说你去给病人抽血了,是谁那么倒霉得罪你了啊?”

“我是那样的小人吗?”程墨睁眼说瞎话。

程雾捂着嘴笑“姐姐还不了解你啊,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他就像活过来了一样,不再死气沉沉的了,她想她可以不用每天盯着他了。

程墨皱起眉头“你那么闲不如多去关心关心姐夫。”

“我更得关心我弟才是啊。”她心情甚好“有空吗?”

“如果你要请我吃饭的话,我只能很抱歉地跟你说,今天没空,明天没空,后天也没空。”

程雾笑着摇摇头“你啊,还是这副样子,我知晓你忙,怎么会占用你的时间呢,妈妈叫花姨炖了汤,让我拿过来给你补补。”

“知道了,放着就行了。”

程雾宠溺地伸手戳他的头“还是这副欠收拾的样子,程墨,我可不是来逼你回家或者让你和凌家小公主谈恋爱的。金世伯你还记得吗?他脑中风了,他希望后天你能亲自给他做手术。”

“后天没空,我排了手术。”后天要给林善善的父亲做手术,他可一直在想着呢。

“你不会因为他是凌心妍的外公就拒绝吧?”程雾耐心地说“程墨,有些事要理智一点,你不喜欢凌心妍,但不能因为私人感情的影响,也讨厌金家的人,金世伯跟妈妈,可是也沾亲的。”

程墨抽出他的排班表甩在桌上“你不信就自个看。”

“我信你,不过如果是一般的手术,不是非要你上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去给金世伯先动手术,金世伯和咱们程家可也算是生意上最紧密的合作伙伴。”

程墨烦燥,态度也很恶劣“姐,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学医,我就烦你们这一套一套的人情关系,在我眼里没有谁尊谁卑,我想给谁做手术就给谁做手术。你要是没事赶紧走,别打忧我工作的。”

程雾赶紧安抚他“好好好,我不说了,让金世伯缓二天行了吧,你啊,这倔脾气也真不知道谁才能把你治得服服贴贴的,明天姐姐的生日宴,你可得早点来。”

他拉长声音“知道了。”

“好吧,那我走了。”她走到门口又停下“爸爸妈妈挺喜欢凌心妍的,两家也门当户对,妈妈说即然你们都同居了,还是早点订婚为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