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完结版免费阅读_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

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完结版免费阅读_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 第27章 :用情至深 试读

2022-11-14 09:02 作者:凌雪
  •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 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

    热门小说《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凌雪陆云依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凌雪”,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睁开眼睛的时候,凌雪便看到两张苍老疲惫的脸看着她,他们笑了,然后又哭了。阳光刺在眼上不舒服,她闭上眼睛,一些不属于她的陌生的记忆生硬地挤了进来。穿白大褂的医生跑了进来给她检查,万分的欣喜:“小姑娘啊,你这次运气真是好到爆,要不是刚好有合适的心脏,要不是我师兄给你主刀,你是必死无疑的了,以后可不要再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凌雪陆云依霸道总裁是《重生前的死对头暗恋我》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凌雪”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不愿跟我同死,那我们,就一块苟活着吧。”他说。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伸后将她抱了个满怀:“是你先多管闲事的,管了,你得负责的。”章泽开着车载着她和程墨往回走,她回头看他,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后座,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的。终于下了山,她也松了一口气,感觉冷得有点受不了。回头看他,他已经张开了眼睛,黯淡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那双漂亮的眸子像是涌着无边的哀伤一般,那么那么的安静,灵魂像是飞走了一般。雨渐渐小了,可是夜已深,繁华的B市在深夜变得安静了下来。章泽小声地说:“林小姐,你知道我师兄在市区房子的密码吗?”“去江滨小区吧。”他刚她去过。她开了门,章泽和助理将程墨背了出来凌雪才发现程墨的脚似乎伤了,连手也受伤了,血将他的衣服染得一塌糊涂的。章泽将程墨放在床上,有条不紊地吩咐:“我给师兄处理伤口,严助理,麻烦你去我车尾箱拿一下急救包。林小姐,麻烦你打一盆热水过来。”“好。”凌雪也不是矫情的人,马上便去做。章泽一边给程墨处理伤口,一边说:“林小姐,你淋了雨得赶紧换了湿衣服,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严助理去医院取药了,一会你得吃点药,千万别感冒或者是感染了。”“我现在还好。”她小声地说:“你不用管我,只管先把程墨的事处理好先再说吧。”进了一间比较女性化的房间,这个房间比程墨所在的那间卧室还大,还有个大大的衣帽间,里面一排排暂新的女装,今年新款的,去年的新款,还有前年的新款,全都暂新得还没剪牌子。高跟鞋,首饰,甚至是包包什么都随意地放着,就像女主人随时都会回来一样。这个房子他才带她来看呢,这么多的东西,可不像一时之间准备的,有些角落里都积赞着厚厚的灰尘。她一双双鞋子打开看,全是顶尖名牌,也是这几年最流行的,一点也没穿过,她试了试,不大不小很是合脚。随便挑了件衣服去洗个澡出来,章泽一个人在厅里喝着水。他笑笑:“没找到茶叶,喝热水也不错,你也来喝杯吧!”“好。”她过去坐下,捧起热水慢慢地喝。“身体怎么样?心脏有没有不舒服?”她挤出一抹笑:“现在还好。”“刚才你脸色苍白得不得了,其实,我也不应该强行让你去的,那么大的雨。”他有些愧疚:“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一杯热水下了肚,她觉得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了。章泽叹了口气:“林小姐,你,你没什么想要问的吗?”“我这不在等着你说呢。”她抬眼看他,那眼里的沉定让章泽感叹,她竟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一样,不急不燥,静静地等着成熟的时机。明明,她是乡下来的女孩子,又可怜又自卑,开始连跟人对视都不敢。再一次的换心脏,整个人都变了,像是注入了鲜活的灵魂般,整个人都亮了起来。章泽蕴酿了一会才徐徐地道:“我师兄有一个,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他深藏在心里,不过…她死了。”清脆的一声响,凌雪手里的玻璃杯滑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他吓了一跳,她双眼紧盯着他,急迫地追问:“然后呢?”“我师兄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日日喝酒麻醉他自己,有二次喝得太狠了还酒精中毒,是我给他洗的胃,我从来没有见过师兄这么狼狈,就像你说的一样,他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了都是焦点。我也不知道他要怎么样才能走出来,谁劝他都没有用,直到你醒来了,你跳动的心脏,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我看他好像又慢慢地活了过来。”外面又下雨了,风雨无情地拍打着窗户,很响很响。可她的世界,却像安静了一样,一些朦胧的东西,彻彻底底地变得清透了。原来他是喜欢她的,所以,他才会那样捉弄她,才会那样对她霸道。“今天是那个人下葬的日子,我很担心师兄,程小姐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妙,果然怎么也找不到他,我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章泽抚着额:“我师兄他真的是用情太深了,他走不出来。今天他一个人背了一大袋的酒,一路走上拔云峰去,就在她出事的位置上坐着喝酒。其实每天看他平静如常,但是我知道他还是很难过,还是没恢复的,关于那个人的一丁点事,都可以让他心情起伏很大。”章泽有些说不下去了,难受得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林小姐,对不起,你换的是他心上人的心脏,他可能会把你误当成她,所以才会要你做他女朋友的。我师兄他一直很骄傲,今天的事,能不能请你当成秘密永远别说出去。他喝多了,他做的一些事等他醒来想必他也不记得了。”湿湿的东西从脸颊上滑落了下来,凌雪伸手一摸,一手都是眼泪。“我进去看看他。”屋里只开了一盏壁灯,他就躺在床上,像是睡熟了。她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心情又复杂又痛疼,程墨怎么这么傻,她值得吗?她早已经他人妇了。比她好,比她年轻漂亮,甚至比她更有能力的人多的是,他是看上她什么啊?看上她的自卑还是自怜?她以为她死了没有人会为她伤心流泪,她是一个谁都不在乎的人,可是她不知道他会这样伤心欲绝。她爸爸都不曾去看过她最后一面,所谓的亲人,一心只想分她辛苦打拼下来的成果。那么骄傲的程墨啊,真的是太让她震憾了,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会为了她这样如此的不顾一切。黯淡灯光下的他很憔悴,眼窝深陷,下巴也变得尖削了起来。她记得他小时候是胖胖的,可是现在瘦,真的瘦多了,或许也是她很久很久不曾细细地看他了。为了她,他这么伤,这么痛,值得吗?她用了大半夜的时间来整理着自己的心情,在床边守着他醒来。晨间第一楼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他醒了,睁开眼眸静静地看着那阳光,然后又看着她:“林善善,死后是不是能想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在线试读

第27章 :用情至深

“不愿跟我同死,那我们,就一块苟活着吧。”他说。

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伸后将她抱了个满怀“是你先多管闲事的,管了,你得负责的。”

章泽开着车载着她和程墨往回走,她回头看他,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后座,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的。

终于下了山,她也松了一口气,感觉冷得有点受不了。

回头看他,他已经张开了眼睛,黯淡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那双漂亮的眸子像是涌着无边的哀伤一般,那么那么的安静,灵魂像是飞走了一般。

雨渐渐小了,可是夜已深,繁华的B市在深夜变得安静了下来。

章泽小声地说“林小姐,你知道我师兄在市区房子的密码吗?”

“去江滨小区吧。”他刚她去过。

她开了门,章泽和助理将程墨背了出来凌雪才发现程墨的脚似乎伤了,连手也受伤了,血将他的衣服染得一塌糊涂的。

章泽将程墨放在床上,有条不紊地吩咐“我给师兄处理伤口,严助理,麻烦你去我车尾箱拿一下急救包。林小姐,麻烦你打一盆热水过来。”

“好。”凌雪也不是矫情的人,马上便去做。

章泽一边给程墨处理伤口,一边说“林小姐,你淋了雨得赶紧换了湿衣服,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严助理去医院取药了,一会你得吃点药,千万别感冒或者是感染了。”

“我现在还好。”她小声地说“你不用管我,只管先把程墨的事处理好先再说吧。”

进了一间比较女性化的房间,这个房间比程墨所在的那间卧室还大,还有个大大的衣帽间,里面一排排暂新的女装,今年新款的,去年的新款,还有前年的新款,全都暂新得还没剪牌子。

高跟鞋,首饰,甚至是包包什么都随意地放着,就像女主人随时都会回来一样。

这个房子他才带她来看呢,这么多的东西,可不像一时之间准备的,有些角落里都积赞着厚厚的灰尘。

她一双双鞋子打开看,全是顶尖名牌,也是这几年最流行的,一点也没穿过,她试了试,不大不小很是合脚。

随便挑了件衣服去洗个澡出来,章泽一个人在厅里喝着水。

他笑笑“没找到茶叶,喝热水也不错,你也来喝杯吧!”

“好。”她过去坐下,捧起热水慢慢地喝。

“身体怎么样?心脏有没有不舒服?”

她挤出一抹笑“现在还好。”

“刚才你脸色苍白得不得了,其实,我也不应该强行让你去的,那么大的雨。”他有些愧疚“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一杯热水下了肚,她觉得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了。

章泽叹了口气“林小姐,你,你没什么想要问的吗?”

“我这不在等着你说呢。”

她抬眼看他,那眼里的沉定让章泽感叹,她竟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一样,不急不燥,静静地等着成熟的时机。明明,她是乡下来的女孩子,又可怜又自卑,开始连跟人对视都不敢。

再一次的换心脏,整个人都变了,像是注入了鲜活的灵魂般,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章泽蕴酿了一会才徐徐地道“我师兄有一个,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他深藏在心里,不过…她死了。”

清脆的一声响,凌雪手里的玻璃杯滑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他吓了一跳,她双眼紧盯着他,急迫地追问“然后呢?”

“我师兄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日日喝酒麻醉他自己,有二次喝得太狠了还酒精中毒,是我给他洗的胃,我从来没有见过师兄这么狼狈,就像你说的一样,他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了都是焦点。我也不知道他要怎么样才能走出来,谁劝他都没有用,直到你醒来了,你跳动的心脏,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我看他好像又慢慢地活了过来。”

外面又下雨了,风雨无情地拍打着窗户,很响很响。

可她的世界,却像安静了一样,一些朦胧的东西,彻彻底底地变得清透了。

原来他是喜欢她的,所以,他才会那样捉弄她,才会那样对她霸道。

“今天是那个人下葬的日子,我很担心师兄,程小姐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妙,果然怎么也找不到他,我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章泽抚着额“我师兄他真的是用情太深了,他走不出来。今天他一个人背了一大袋的酒,一路走上拔云峰去,就在她出事的位置上坐着喝酒。其实每天看他平静如常,但是我知道他还是很难过,还是没恢复的,关于那个人的一丁点事,都可以让他心情起伏很大。”

章泽有些说不下去了,难受得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林小姐,对不起,你换的是他心上人的心脏,他可能会把你误当成她,所以才会要你做他女朋友的。我师兄他一直很骄傲,今天的事,能不能请你当成秘密永远别说出去。他喝多了,他做的一些事等他醒来想必他也不记得了。”

湿湿的东西从脸颊上滑落了下来,凌雪伸手一摸,一手都是眼泪。

“我进去看看他。”

屋里只开了一盏壁灯,他就躺在床上,像是睡熟了。

她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心情又复杂又痛疼,程墨怎么这么傻,她值得吗?她早已经他人妇了。

比她好,比她年轻漂亮,甚至比她更有能力的人多的是,他是看上她什么啊?看上她的自卑还是自怜?

她以为她死了没有人会为她伤心流泪,她是一个谁都不在乎的人,可是她不知道他会这样伤心欲绝。

她爸爸都不曾去看过她最后一面,所谓的亲人,一心只想分她辛苦打拼下来的成果。

那么骄傲的程墨啊,真的是太让她震憾了,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会为了她这样如此的不顾一切。

黯淡灯光下的他很憔悴,眼窝深陷,下巴也变得尖削了起来。

她记得他小时候是胖胖的,可是现在瘦,真的瘦多了,或许也是她很久很久不曾细细地看他了。

为了她,他这么伤,这么痛,值得吗?

她用了大半夜的时间来整理着自己的心情,在床边守着他醒来。

晨间第一楼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他醒了,睁开眼眸静静地看着那阳光,然后又看着她“林善善,死后是不是能想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