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都市修仙主宰》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全本阅读_(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全集阅读

《都市修仙主宰》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全本阅读_(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全集阅读 第20章 :号令群狗,莫敢不从! 试读

2022-11-14 09:16 作者:乔老爷子
  • 都市修仙主宰 都市修仙主宰

    《都市修仙主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乔老爷子”的创作能力,可以将乔老爷子乔香雪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都市修仙主宰》内容介绍:店内的客人不停哆嗦,而那个英俊男子,独自坐在外面,似乎不会冷,连白气都不吐。老板不停的往外头张望,这面煮也不是,不煮也不是。老板耳朵贼尖,听见了,洛羽身上没钱。他害怕洛羽吃白食,虚张声势,才借去电话叫人来付钱......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都市修仙主宰》是大神“乔老爷子”的代表作,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用鸡飞狗跳来形容这场面,再合适不过。“大牛,你给我回来!”“彼得,别跑,站住!”“快帮我拦住我家威廉!”面对爱犬的挣脱疯逃,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佬们,一个个慌了神,有人没命追狗,有人在原地气的直跺脚,干着急!自家狗和别人家的狗碰到一起,相互犬吠龇牙,甚至打架,本来很正常,不过各路大佬养的可都是名犬,平日里训练有素,因而这种事很少发生,或者只是小规模发生。而如果只是小规模发生的话,无伤大雅,因为坐庄的大佬,为防狗打架,或者狗咬伤人,一般都会请很多好手来维持现场秩序。就拿今晚来说,宋家安排了上百号黑衣保镖,在庄园场地周围站岗。但现在这状况发生的太突然了,而且牵一发动全身,几乎所有的狗,都如脱缰野马,大佬们手里的爱犬,十有八九已经挣脱,就是及时抓紧狗绳的,有一部分,竟然被狗拖着在地上飙,场面十分滑稽。“来人,来人,快帮各位老爷把狗追回来!”一个大肚便便的老男人,刚才还端着酒杯,穿梭于人群中,春风八面,现在却急的到处找人手。这位正是今晚的坐庄的东家,宋家的家主,宋北漠!宋家做的是房地产生意,在辰海市房地产市场上,稳坐一把手,哪怕放眼全国,也是前五的寡头。因此宋北漠与乔天博,还有今晚未露面的秦天,被外界奉为辰海市三大老爷。谁都知道,做房地产生意的人,从来都将人脉关系看得极重,宋家虽没办法向乔老爷子那样,广交天下豪杰,但起码在商业圈里,一直苦心经营关系网。今晚本是他宋爷大显身手,攀附权贵,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可这还没开场,就出大乱子了。上百号保镖在宋爷的带领下,忙得团团转,到处抓狗。而那些丢失了爱犬的大佬,除了干着急,也是一肚子怨气。刚才还好好的,谁知道因为两只狗的互怼,引发了躁动和混乱。而作为罪魁祸首,小妮子手中的大黄,还有夜家父子的那条阿拉斯加犬,无疑成了众矢之的,大佬们投来不满的目光。夜辉汗流浃背,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如果解释不清,他父子多年结交的权贵,今晚恐怕就要流失一半。不过还好,他们父子牵来的是条半大狗,基于正常人心理,小狗惹事,还情有可原,而乔家二小姐那条大土狗,就罪无可赦了。大佬们的确更恼火乔雨萌手里的大黄。一来大黄很显目,居然以土狗的身份,来参加这种名犬交流会,本身就不受大佬们待见。二来刚才大黄那叫声滚滚如雷,别说狗,连人都吓得的不轻,不找它麻烦找谁?面对一群大佬气冲冲的围上来要兴师问罪,乔雨萌也是机灵,嗖的就躲到了她姐姐身后,露出半颗俏丽小脑袋,紧张兮兮的模样。但一群大佬围上来后,却没拿她一个小丫头撒气,而是纷纷向乔天博抗议。“乔爷,你不厚道啊,从哪找来的野狗?”“那野狗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没事乱叫什么,害的我家天星跑丢了。”“乔爷,往日如果哪里有得罪,你不妨当面说,犯不着拿一条畜生向我们示威。”“如果我家威廉有什么闪失,乔爷,不怕您记恨,咱丑话先撂在这里了,在下绝不会善罢甘休……”这年头,人不如狗,外面平常百姓家,走丢了子女,去找警察立个案,都要求爷爷告奶奶,还不一定能成,这些权贵大人物,才暂时跑丢了一条狗,却个个激动的横眉怒眼,就像跑了亲儿子般激动。面对这么多大佬的口水,乔天博脸黑如炭。商场如战场,向来尔虞我诈,趋炎附势,当面是一套,背后是一套,翻脸比翻书还快。老爷子过世,他和两个女儿,迟迟拿不到老爷子的遗产继承权,这让他这位乔爷的江湖地位,已然不稳。很多人心里头,估计已经在看衰他这位乔爷了,甚至可能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将他从辰海三大老爷的权位上拉下来,取而代之。否则,只是丢失一条狗,这些人没勇气跟他这么较真。而且有几个家伙说的话,实在难听,表面在骂大黄狗,实则指桑骂槐。可形势比人强,当下乔家的境况,他乔天博,又不能大发雷霆,彰显权威,甚至还得看这些家伙几分脸色。他只能忍气吞声,向这些人深深吸气道:“诸位放心,如果狗找不回来,本人一概负责包赔。”输人不输阵,哪怕如今他这位乔爷处境不佳,也绝不愿让人看轻。但豪言刚出口,乔天博就后悔了。“赔?你拿什么赔,在场的人,谁缺你那几个子儿?”“威廉在我心里是无价之宝,纵然你倾家荡产,我也不会答应。”“乔爷,大家都在一片天空下做生意,谁不知道谁那点事儿,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在下听说,如今可是连银行,都不是很乐意贷款给乔爷一家老小过日子了……”许多人抓住“爱犬无价”这个伟光正的立场,声讨乔天博刚才的态度,甚至还借机借乔天博的短,故意捅破乔家眼下无米入锅的窘境。“你们……”乔天博向来能屈能伸,向来不会让人把他看透,可眼下,也是被这群家伙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父亲,这是个机会。”乔天博在那边被一众大佬口水淹没,而这头,夜芒则舔了舔嘴巴,蠢蠢欲动,“只要我施展妖法,就能锁定那些狗现在的位置,帮乔爷度过眼下的难关,让他欠我们父子一个天大的人情。”夜辉闻言有些意动,旋即又瞥了眼那边的洛羽,摇头低声道:“不可!有道盟的人在场,你妄自施法,会给道盟留下把柄。”夜芒也知道这样做的风险,恶狠狠瞪了眼洛羽,咬牙哼道:“这小子,真碍眼!”夜辉虽不同意儿子显露本领,但也并没有袖手旁观。他主动过来,面向一众大佬,鞠躬道:“诸位莫要再责备乔爷了,此事在下难辞其咎,甘愿承担所有责任。”“夜辉兄无需替某人揽罪,谁黑谁白,大家有目共睹。”“就是啊,夜辉兄带来的只是一只未成年的阿拉斯加纯种,哪像某些人,牵条不入流的大土狗来丢人现眼不说,还惹是生非。”这些大佬并没有因此而让步,在他们眼中,夜辉是奇人异士,没有利益上的纠葛,犯不着上纲上线。乔天博就不同了,往日生意场上,没少让他们吃亏受挫,现在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看到父亲让一群大佬说的面红脖子粗,乔雨萌心里很过意不去,是她执意要来搀和,大黄也是她牵来溜的,现在惹了祸,却让父亲为她承受别人的口水,遭受羞辱。“姐姐,你不是能让动物听话么,快想想办法啊。”乔雨萌自己没辙,于是很干脆的拉了拉洛羽衣服,大眼水灵灵的哀求。洛羽轻轻点头,目视远方,突然清喝:“回来!”他的声音不高,可是却传的很远,而且有一种如同俯视着芸芸众生的飘渺、威严!顷刻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庄园草场附近的低洼下、树林里、河床间,那些四处疯跑散的名犬,如狼群现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来。场面之壮观,令所有大佬和宋家庄园里的保镖、下人目瞪口呆。“天星!我家天星回来了,哈哈!”“大牛!”“威廉,我在这里,快过来!”一群大佬愕然之后,爆发了欢腾,就像找回了走丢的儿子,大呼小叫,手舞足蹈,一点大人物的风度都没有。这个时候,谁的爱犬先回到身边,一定是最出风头!然而,让大佬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付出了无数心血和财力驯养的狗狗,全都化身成了养不熟的哈士奇,不认他们这些主子,全都向一个人集合。洛羽!数十条名犬,冲到了洛羽面前,坐在地上,吐着舌头,可劲摇尾巴。这场面,令许多像乔天博一样爱狗如命的大佬差点吐血,心碎了一地。

在线试读

第20章 :号令群狗,莫敢不从!

用鸡飞狗跳来形容这场面,再合适不过。

“大牛,你给我回来!”

“彼得,别跑,站住!”

“快帮我拦住我家威廉!”

面对爱犬的挣脱疯逃,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佬们,一个个慌了神,有人没命追狗,有人在原地气的直跺脚,干着急!

自家狗和别人家的狗碰到一起,相互犬吠龇牙,甚至打架,本来很正常,不过各路大佬养的可都是名犬,平日里训练有素,因而这种事很少发生,或者只是小规模发生。

而如果只是小规模发生的话,无伤大雅,因为坐庄的大佬,为防狗打架,或者狗咬伤人,一般都会请很多好手来维持现场秩序。

就拿今晚来说,宋家安排了上百号黑衣保镖,在庄园场地周围站岗。

但现在这状况发生的太突然了,而且牵一发动全身,几乎所有的狗,都如脱缰野马,大佬们手里的爱犬,十有八九已经挣脱,就是及时抓紧狗绳的,有一部分,竟然被狗拖着在地上飙,场面十分滑稽。

“来人,来人,快帮各位老爷把狗追回来!”

一个大肚便便的老男人,刚才还端着酒杯,穿梭于人群中,春风八面,现在却急的到处找人手。

这位正是今晚的坐庄的东家,宋家的家主,宋北漠!

宋家做的是房地产生意,在辰海市房地产市场上,稳坐一把手,哪怕放眼全国,也是前五的寡头。

因此宋北漠与乔天博,还有今晚未露面的秦天,被外界奉为辰海市三大老爷。

谁都知道,做房地产生意的人,从来都将人脉关系看得极重,宋家虽没办法向乔老爷子那样,广交天下豪杰,但起码在商业圈里,一直苦心经营关系网。

今晚本是他宋爷大显身手,攀附权贵,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可这还没开场,就出大乱子了。

上百号保镖在宋爷的带领下,忙得团团转,到处抓狗。

而那些丢失了爱犬的大佬,除了干着急,也是一肚子怨气。

刚才还好好的,谁知道因为两只狗的互怼,引发了躁动和混乱。

而作为罪魁祸首,小妮子手中的大黄,还有夜家父子的那条阿拉斯加犬,无疑成了众矢之的,大佬们投来不满的目光。

夜辉汗流浃背,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如果解释不清,他父子多年结交的权贵,今晚恐怕就要流失一半。

不过还好,他们父子牵来的是条半大狗,基于正常人心理,小狗惹事,还情有可原,而乔家二小姐那条大土狗,就罪无可赦了。

大佬们的确更恼火乔雨萌手里的大黄。

一来大黄很显目,居然以土狗的身份,来参加这种名犬交流会,本身就不受大佬们待见。

二来刚才大黄那叫声滚滚如雷,别说狗,连人都吓得的不轻,不找它麻烦找谁?

面对一群大佬气冲冲的围上来要兴师问罪,乔雨萌也是机灵,嗖的就躲到了她姐姐身后,露出半颗俏丽小脑袋,紧张兮兮的模样。

但一群大佬围上来后,却没拿她一个小丫头撒气,而是纷纷向乔天博抗议。

“乔爷,你不厚道啊,从哪找来的野狗?”

“那野狗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没事乱叫什么,害的我家天星跑丢了。”

“乔爷,往日如果哪里有得罪,你不妨当面说,犯不着拿一条畜生向我们示威。”

“如果我家威廉有什么闪失,乔爷,不怕您记恨,咱丑话先撂在这里了,在下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年头,人不如狗,外面平常百姓家,走丢了子女,去找警察立个案,都要求爷爷告奶奶,还不一定能成,这些权贵大人物,才暂时跑丢了一条狗,却个个激动的横眉怒眼,就像跑了亲儿子般激动。

面对这么多大佬的口水,乔天博脸黑如炭。

商场如战场,向来尔虞我诈,趋炎附势,当面是一套,背后是一套,翻脸比翻书还快。

老爷子过世,他和两个女儿,迟迟拿不到老爷子的遗产继承权,这让他这位乔爷的江湖地位,已然不稳。

很多人心里头,估计已经在看衰他这位乔爷了,甚至可能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将他从辰海三大老爷的权位上拉下来,取而代之。

否则,只是丢失一条狗,这些人没勇气跟他这么较真。

而且有几个家伙说的话,实在难听,表面在骂大黄狗,实则指桑骂槐。

可形势比人强,当下乔家的境况,他乔天博,又不能大发雷霆,彰显权威,甚至还得看这些家伙几分脸色。

他只能忍气吞声,向这些人深深吸气道“诸位放心,如果狗找不回来,本人一概负责包赔。”

输人不输阵,哪怕如今他这位乔爷处境不佳,也绝不愿让人看轻。

但豪言刚出口,乔天博就后悔了。

“赔?你拿什么赔,在场的人,谁缺你那几个子儿?”

“威廉在我心里是无价之宝,纵然你倾家荡产,我也不会答应。”

“乔爷,大家都在一片天空下做生意,谁不知道谁那点事儿,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在下听说,如今可是连银行,都不是很乐意贷款给乔爷一家老小过日子了……”

许多人抓住“爱犬无价”这个伟光正的立场,声讨乔天博刚才的态度,甚至还借机借乔天博的短,故意捅破乔家眼下无米入锅的窘境。

“你们……”

乔天博向来能屈能伸,向来不会让人把他看透,可眼下,也是被这群家伙气的吹胡子瞪眼睛。

“父亲,这是个机会。”

乔天博在那边被一众大佬口水淹没,而这头,夜芒则舔了舔嘴巴,蠢蠢欲动,“只要我施展妖法,就能锁定那些狗现在的位置,帮乔爷度过眼下的难关,让他欠我们父子一个天大的人情。”

夜辉闻言有些意动,旋即又瞥了眼那边的洛羽,摇头低声道“不可!有道盟的人在场,你妄自施法,会给道盟留下把柄。”

夜芒也知道这样做的风险,恶狠狠瞪了眼洛羽,咬牙哼道“这小子,真碍眼!”

夜辉虽不同意儿子显露本领,但也并没有袖手旁观。

他主动过来,面向一众大佬,鞠躬道“诸位莫要再责备乔爷了,此事在下难辞其咎,甘愿承担所有责任。”

“夜辉兄无需替某人揽罪,谁黑谁白,大家有目共睹。”

“就是啊,夜辉兄带来的只是一只未成年的阿拉斯加纯种,哪像某些人,牵条不入流的大土狗来丢人现眼不说,还惹是生非。”

这些大佬并没有因此而让步,在他们眼中,夜辉是奇人异士,没有利益上的纠葛,犯不着上纲上线。乔天博就不同了,往日生意场上,没少让他们吃亏受挫,现在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看到父亲让一群大佬说的面红脖子粗,乔雨萌心里很过意不去,是她执意要来搀和,大黄也是她牵来溜的,现在惹了祸,却让父亲为她承受别人的口水,遭受羞辱。

“姐姐,你不是能让动物听话么,快想想办法啊。”

乔雨萌自己没辙,于是很干脆的拉了拉洛羽衣服,大眼水灵灵的哀求。

洛羽轻轻点头,目视远方,突然清喝“回来!”

他的声音不高,可是却传的很远,而且有一种如同俯视着芸芸众生的飘渺、威严!

顷刻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庄园草场附近的低洼下、树林里、河床间,那些四处疯跑散的名犬,如狼群现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来。

场面之壮观,令所有大佬和宋家庄园里的保镖、下人目瞪口呆。

“天星!我家天星回来了,哈哈!”

“大牛!”

“威廉,我在这里,快过来!”

一群大佬愕然之后,爆发了欢腾,就像找回了走丢的儿子,大呼小叫,手舞足蹈,一点大人物的风度都没有。

这个时候,谁的爱犬先回到身边,一定是最出风头!

然而,让大佬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付出了无数心血和财力驯养的狗狗,全都化身成了养不熟的哈士奇,不认他们这些主子,全都向一个人集合。

洛羽!

数十条名犬,冲到了洛羽面前,坐在地上,吐着舌头,可劲摇尾巴。

这场面,令许多像乔天博一样爱狗如命的大佬差点吐血,心碎了一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