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小说目录列表阅读-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最新阅读

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小说目录列表阅读-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最新阅读 第25章:洛羽的报价 试读

2022-11-14 09:22 作者:乔老爷子
  • 都市修仙主宰 都市修仙主宰

    《都市修仙主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乔老爷子”的创作能力,可以将乔老爷子乔香雪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都市修仙主宰》内容介绍:店内的客人不停哆嗦,而那个英俊男子,独自坐在外面,似乎不会冷,连白气都不吐。老板不停的往外头张望,这面煮也不是,不煮也不是。老板耳朵贼尖,听见了,洛羽身上没钱。他害怕洛羽吃白食,虚张声势,才借去电话叫人来付钱......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都市修仙主宰》本书主角有乔老爷子乔香雪小说推荐,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乔老爷子”之手,本书精彩章节:林莺上门求药未果,而乔香雪也没给她趁虚而入的机会,回到酒店后,坐在床边苦思良策。却在这时,韩老前来敲门,喜出望外的告知,“小姐,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韩老别急,喝杯水慢慢说。”林莺一看就知道那件事有眉目了,赶紧给韩老倒水。“咕噜!”韩老喝了口茶,这才徐徐说道,“我方才收到风声,本市一家名为‘百草屋’的药堂,从山里刚寻获了一株千年何首乌。”“此物能与那棵千年山参相提并论?”林莺忙问。“嗯,相差无几,想来也够林老破关了。”韩老自信道。“太好了。”林莺兴奋不已,望着窗外,扬起下巴,“哼!这下不用再看乔家那个冷姑爷脸色了,这笔账,本小姐记在心上了,等回头他老婆的香海集团濒临倒闭,他再来求我,我一定让他追悔莫及!”……家里。洛羽正在院中散步,小红忽然飞来,落到肩上,吱吱呀呀。“什么,你说你在山里寻见了一株老药,但已经被人挖走了?”洛羽惊讶。“吱吱。”小红无精打采的样子,它去晚了一步。“没关系,你可知那老药被人带去了何处?”洛羽心很宽,不会被一时得失所困扰,况且也许还有机会。“吱吱。”“被带去药房了啊,行,我这便亲自走一趟。”洛羽心头有了主意。回到屋内,看着小妮子正在那撸她的布偶猫佳佳,洛羽略作迟疑,上前笑道:“雨萌,我想跟你借点钱。”“借钱?”少女扬起俏丽小脸,面露疑惑,“姐夫要多少?”“一百万。”洛羽想了想,随口说出一个数字。其实洛羽也拿不准多少钱能买回那株老药,因为不清楚行情,但绝不会天真的以为,几千块几万块就能摆平。但说实话,才入赘乔家不到一个月,就张口问小姨子借一百万,洛羽不保证妮子会同意。“哇!姐夫居然要这么多钱!”果然,听到这个数字,乔雨萌表情非常夸张,一百万对于现在的家里,已经不是个小数目。“我不勉强你。”洛羽淡淡道。“姐夫很没信心么?”乔雨萌过来俏皮的嘟嘴,“安啦,人家可没把你当外人,喏,拿去!”小妮子爽快的将卡交给了洛羽,里头应该不止一百万。洛羽想说“谢谢”,又哑然失笑,觉得矫情。羽圣从来不说谢谢,但任何人情,都会用实际行动加倍回报。“我出去下,在家里乖乖玩。”洛羽抬手,在少女琼鼻上点了点。走到门口,洛羽忽然转身,“那个……雨萌,这件事……”他欲言又止,而后索性不说了。“姐夫放心,人家可不是小孩子,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让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他们知道,嘻嘻!”妮子俏皮眨眼,一幅读懂了洛羽想法的模样。的确,这种事如果让家里人知道,姐夫会很难堪。爸爸妈妈都会有想法,至于姐姐,恐怕就不是光有想法那么简单了。她懂的。洛羽轻轻点头,本来已经决心不理会老丈人他们闲言碎语的他,却是让这妮子的玲珑心思暖到了。……洛羽向乖巧可爱的小姨子借了钱,却没有征用家里的司机和豪车,而是出门走了一段路,打车到市里。来到药铺,洛羽发现这家百草堂人气很高。而且在等候的客人中,洛羽感应到了一些体内有法力的家伙,甚至还有妖。看来都是冲着那株千年何首乌来的。等候了片刻,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出现,甜甜招呼:“想买稀世山药的客人,请随我来。”她话音一落,包括洛羽在内,便有十几名客人,站了起来。“稀世山药在哪,我没来晚吧?”众人正欲进后堂,一道银铃的笑声,便从门口传来。周围的客人看到停在门外那辆定制版迈巴赫,纷纷咂舌。洛羽回头,微微蹙眉。快步冲击来的林莺,也看到了他,俏脸上满是诧异,而后,不无玩味的招呼道:“大姑爷,真巧啊,你也是来竞争稀世山药的吗?”她故意将“竞争”二字咬的很重,言下之意,在这里遇上她,算洛羽倒霉。韩老在旁也是微笑颌首,老脸傲然。若乔老爷子尚在世,若乔家资产没有被法院冻结,这小子或许还可以跟小姐争一争,可现在,他拿什么摆阔?那株千年何首乌,林家志在必得!这也正是洛羽忧心所在,不过既然来了,总要进去看看。他没理会主仆二人的耀武扬威,跟随后人进了后堂。“诸位请坐。”少女招呼众人坐下。片刻后,一个成熟妩媚的艳装女人,穿着旗袍出来,手中抱着一个大锦盒。艳装女人身材火爆,勾人遐想,脸蛋却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妖媚,而且十分冷漠。她没有任何客气的开场白,而是直接打开锦盒,漫不经心的向众人展示那块又黑又大的何首乌,轻描淡写道:“这块何首乌品相如何,诸位自行评判。”“黑如墨玉,色泽明亮,果然是长年累月滋养出来的好药。”一位穿西服的中年男人,有些兴奋的惊呼。艳装女人暗暗点头,这家伙是一个中间商,此行看来是想投机。“更难得的是它竟然已经长成了人形,极品啊!”一位穿白大褂,似武学宗师的老者,满眼精光。艳装女人知道,这位来头不小,是南派武道的一位宗师,自称辰海市这一代的武学第一人。。林莺不甘示弱,朝身边的韩老微微示意。“此药天生地养,食雨露,晒日月之光,吞地脉龙气,若再过一些岁月,未必不能成精。”这是韩老的看法,他的说辞,在现场一些药商、武道家听来,略显夸张,但那几个道家人士和不显真尊的妖,却暗暗点头。艳装女人同样深以为然,这位林家的居士,想来已经是半个入道者,眼光老辣,此番有他为林莺小姐掌眼,想来林莺小姐会毫不吝啬一掷千金。让艳装女人诧异的是,在场唯有一人,始终不曾啃声。除了林莺小姐,此人也是最年轻的一路买家。但艳装女人只是瞟了眼洛羽,并未放在心上,她向众人展示后,开口道:“东西诸位已经看仔细了,能开出怎样的价钱,请自行写在纸上。”她说着,先前那名带路的少女,已经在给众人发放编排了序号的白纸。这么做,显然意味着,艳装女人能够接受的,不仅仅是金钱方面的报价,因为顾忌到要为一些人保密,故而写在白纸上,由她过目。事实也是如此,在场半数买家,没有出金钱价格,而是开出条件。譬如那位南派武道宗师,他在白纸上写了一句话:自即日起,白虎门的高手,听候老板娘调遣三年,杀人放火,与政府作对除外!这个条件对艳装女人是很有吸引力的。她麾下有不少采药的团队,市面上还有不少商铺,与人发生纠纷是常事,而发现了好药的踪迹,也需要身手好的人,像镖师一样全程为采药团队护航。恰好以这位南派武道宗师为尊的白虎门,在社会上有不少武学好手。而那几个妖族中人,更是投她所好,许诺了种种有助她修行的好处。至于那些药商,则是盘算她心里的价位,给出了不菲的报价。不要以为她视钱财为粪土,恰恰相反,她很爱财,因为当今的时代,有钱,基本什么事都能办到。“韩老,我们开什么价?”林莺在低声征求韩老的意见。“按近年来的行情,此物可以在市面上卖出一两百万的高价。”韩老想了想,给了她一个参考。“明白。”林莺随后在纸上轻松写下了350万的数字。这个价位,的确已经是在场最高,而且高出那些药商数倍。毕竟那些药商是为了求财,而非自个享用,价位上,难免尽可能压低。这些报价,包括那几个藏头露尾的买主许诺的条件,洛羽都了然于心。按理说知道林莺这小姑娘的出价,洛羽只要加上一口价,就能压过。可是,350万在洛羽心中,已经有点过高了,他固然一心求道,却也不否认,这是一个金钱社会,而且要花小妮子那么多钱,洛羽有点过意不去。“罢了。”洛羽心头一叹,没填数字,挥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所有人的纸,被那名少女收走,由艳装女人逐一过目。阅览大半人的条件后,艳装女人心头已经有了取舍。她倾向于林莺小姐的出价。350万在她手中,可以做很多事,甚至实现其它人许诺的条件,都绰绰有余。但翻看到最后一份白纸时,她突然愣住了,旋即扬起妩媚的脸蛋,毫不犹豫道:“我愿与这位小先生交易!”她说的正是洛羽。众人愕然,这么干脆,那家伙到底给老板娘出了什么价位,或者何等条件?林莺和韩老,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输,一老一少目瞪口呆。但让众人诧异的是,艳装女人答应跟洛羽合作后,又当面严肃的讲道:“但倘若阁下做不到你说的那种事,我便另找人交易,而且,今后打死也不会再跟你合作。”这话似乎让众人意识到,洛羽许诺的条件,很不可思议,连老板娘都有点不敢相信。他到底写了什么条件啊?太吊人胃口了。其实,洛羽纸上就一句话——“赠卿一颗宝丹,管叫卿不再受昼夜交替,月亏月盈,盛阳凌空的妖气潮涨潮落之苦。当然,所需材料自行承担。”

在线试读

第25章:洛羽的报价

林莺上门求药未果,而乔香雪也没给她趁虚而入的机会,回到酒店后,坐在床边苦思良策。

却在这时,韩老前来敲门,喜出望外的告知,“小姐,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韩老别急,喝杯水慢慢说。”林莺一看就知道那件事有眉目了,赶紧给韩老倒水。

“咕噜!”韩老喝了口茶,这才徐徐说道,“我方才收到风声,本市一家名为‘百草屋’的药堂,从山里刚寻获了一株千年何首乌。”

“此物能与那棵千年山参相提并论?”林莺忙问。

“嗯,相差无几,想来也够林老破关了。”韩老自信道。

“太好了。”林莺兴奋不已,望着窗外,扬起下巴,“哼!这下不用再看乔家那个冷姑爷脸色了,这笔账,本小姐记在心上了,等回头他老婆的香海集团濒临倒闭,他再来求我,我一定让他追悔莫及!”

……

家里。

洛羽正在院中散步,小红忽然飞来,落到肩上,吱吱呀呀。

“什么,你说你在山里寻见了一株老药,但已经被人挖走了?”洛羽惊讶。

“吱吱。”小红无精打采的样子,它去晚了一步。

“没关系,你可知那老药被人带去了何处?”洛羽心很宽,不会被一时得失所困扰,况且也许还有机会。

“吱吱。”

“被带去药房了啊,行,我这便亲自走一趟。”洛羽心头有了主意。

回到屋内,看着小妮子正在那撸她的布偶猫佳佳,洛羽略作迟疑,上前笑道“雨萌,我想跟你借点钱。”

“借钱?”少女扬起俏丽小脸,面露疑惑,“姐夫要多少?”

“一百万。”洛羽想了想,随口说出一个数字。

其实洛羽也拿不准多少钱能买回那株老药,因为不清楚行情,但绝不会天真的以为,几千块几万块就能摆平。

但说实话,才入赘乔家不到一个月,就张口问小姨子借一百万,洛羽不保证妮子会同意。

“哇!姐夫居然要这么多钱!”

果然,听到这个数字,乔雨萌表情非常夸张,一百万对于现在的家里,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我不勉强你。”洛羽淡淡道。

“姐夫很没信心么?”乔雨萌过来俏皮的嘟嘴,“安啦,人家可没把你当外人,喏,拿去!”

小妮子爽快的将卡交给了洛羽,里头应该不止一百万。

洛羽想说“谢谢”,又哑然失笑,觉得矫情。羽圣从来不说谢谢,但任何人情,都会用实际行动加倍回报。

“我出去下,在家里乖乖玩。”洛羽抬手,在少女琼鼻上点了点。

走到门口,洛羽忽然转身,“那个……雨萌,这件事……”

他欲言又止,而后索性不说了。

“姐夫放心,人家可不是小孩子,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让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他们知道,嘻嘻!”

妮子俏皮眨眼,一幅读懂了洛羽想法的模样。

的确,这种事如果让家里人知道,姐夫会很难堪。爸爸妈妈都会有想法,至于姐姐,恐怕就不是光有想法那么简单了。

她懂的。

洛羽轻轻点头,本来已经决心不理会老丈人他们闲言碎语的他,却是让这妮子的玲珑心思暖到了。

……

洛羽向乖巧可爱的小姨子借了钱,却没有征用家里的司机和豪车,而是出门走了一段路,打车到市里。

来到药铺,洛羽发现这家百草堂人气很高。

而且在等候的客人中,洛羽感应到了一些体内有法力的家伙,甚至还有妖。

看来都是冲着那株千年何首乌来的。

等候了片刻,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出现,甜甜招呼“想买稀世山药的客人,请随我来。”

她话音一落,包括洛羽在内,便有十几名客人,站了起来。

“稀世山药在哪,我没来晚吧?”

众人正欲进后堂,一道银铃的笑声,便从门口传来。周围的客人看到停在门外那辆定制版迈巴赫,纷纷咂舌。

洛羽回头,微微蹙眉。

快步冲击来的林莺,也看到了他,俏脸上满是诧异,而后,不无玩味的招呼道“大姑爷,真巧啊,你也是来竞争稀世山药的吗?”

她故意将“竞争”二字咬的很重,言下之意,在这里遇上她,算洛羽倒霉。

韩老在旁也是微笑颌首,老脸傲然。

若乔老爷子尚在世,若乔家资产没有被法院冻结,这小子或许还可以跟小姐争一争,可现在,他拿什么摆阔?

那株千年何首乌,林家志在必得!

这也正是洛羽忧心所在,不过既然来了,总要进去看看。

他没理会主仆二人的耀武扬威,跟随后人进了后堂。

“诸位请坐。”

少女招呼众人坐下。

片刻后,一个成熟妩媚的艳装女人,穿着旗袍出来,手中抱着一个大锦盒。

艳装女人身材火爆,勾人遐想,脸蛋却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妖媚,而且十分冷漠。

她没有任何客气的开场白,而是直接打开锦盒,漫不经心的向众人展示那块又黑又大的何首乌,轻描淡写道“这块何首乌品相如何,诸位自行评判。”

“黑如墨玉,色泽明亮,果然是长年累月滋养出来的好药。”

一位穿西服的中年男人,有些兴奋的惊呼。

艳装女人暗暗点头,这家伙是一个中间商,此行看来是想投机。

“更难得的是它竟然已经长成了人形,极品啊!”一位穿白大褂,似武学宗师的老者,满眼精光。

艳装女人知道,这位来头不小,是南派武道的一位宗师,自称辰海市这一代的武学第一人。。

林莺不甘示弱,朝身边的韩老微微示意。

“此药天生地养,食雨露,晒日月之光,吞地脉龙气,若再过一些岁月,未必不能成精。”

这是韩老的看法,他的说辞,在现场一些药商、武道家听来,略显夸张,但那几个道家人士和不显真尊的妖,却暗暗点头。

艳装女人同样深以为然,这位林家的居士,想来已经是半个入道者,眼光老辣,此番有他为林莺小姐掌眼,想来林莺小姐会毫不吝啬一掷千金。

让艳装女人诧异的是,在场唯有一人,始终不曾啃声。除了林莺小姐,此人也是最年轻的一路买家。

但艳装女人只是瞟了眼洛羽,并未放在心上,她向众人展示后,开口道“东西诸位已经看仔细了,能开出怎样的价钱,请自行写在纸上。”

她说着,先前那名带路的少女,已经在给众人发放编排了序号的白纸。

这么做,显然意味着,艳装女人能够接受的,不仅仅是金钱方面的报价,因为顾忌到要为一些人保密,故而写在白纸上,由她过目。

事实也是如此,在场半数买家,没有出金钱价格,而是开出条件。

譬如那位南派武道宗师,他在白纸上写了一句话自即日起,白虎门的高手,听候老板娘调遣三年,杀人放火,与政府作对除外!

这个条件对艳装女人是很有吸引力的。

她麾下有不少采药的团队,市面上还有不少商铺,与人发生纠纷是常事,而发现了好药的踪迹,也需要身手好的人,像镖师一样全程为采药团队护航。

恰好以这位南派武道宗师为尊的白虎门,在社会上有不少武学好手。

而那几个妖族中人,更是投她所好,许诺了种种有助她修行的好处。

至于那些药商,则是盘算她心里的价位,给出了不菲的报价。

不要以为她视钱财为粪土,恰恰相反,她很爱财,因为当今的时代,有钱,基本什么事都能办到。

“韩老,我们开什么价?”林莺在低声征求韩老的意见。

“按近年来的行情,此物可以在市面上卖出一两百万的高价。”韩老想了想,给了她一个参考。

“明白。”林莺随后在纸上轻松写下了350万的数字。

这个价位,的确已经是在场最高,而且高出那些药商数倍。毕竟那些药商是为了求财,而非自个享用,价位上,难免尽可能压低。

这些报价,包括那几个藏头露尾的买主许诺的条件,洛羽都了然于心。

按理说知道林莺这小姑娘的出价,洛羽只要加上一口价,就能压过。

可是,350万在洛羽心中,已经有点过高了,他固然一心求道,却也不否认,这是一个金钱社会,而且要花小妮子那么多钱,洛羽有点过意不去。

“罢了。”

洛羽心头一叹,没填数字,挥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

所有人的纸,被那名少女收走,由艳装女人逐一过目。

阅览大半人的条件后,艳装女人心头已经有了取舍。

她倾向于林莺小姐的出价。

350万在她手中,可以做很多事,甚至实现其它人许诺的条件,都绰绰有余。

但翻看到最后一份白纸时,她突然愣住了,旋即扬起妩媚的脸蛋,毫不犹豫道“我愿与这位小先生交易!”

她说的正是洛羽。

众人愕然,这么干脆,那家伙到底给老板娘出了什么价位,或者何等条件?

林莺和韩老,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输,一老一少目瞪口呆。

但让众人诧异的是,艳装女人答应跟洛羽合作后,又当面严肃的讲道“但倘若阁下做不到你说的那种事,我便另找人交易,而且,今后打死也不会再跟你合作。”

这话似乎让众人意识到,洛羽许诺的条件,很不可思议,连老板娘都有点不敢相信。

他到底写了什么条件啊?

太吊人胃口了。

其实,洛羽纸上就一句话——

“赠卿一颗宝丹,管叫卿不再受昼夜交替,月亏月盈,盛阳凌空的妖气潮涨潮落之苦。当然,所需材料自行承担。”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