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豪门第一少奶奶)云碧雪苏冷寒霸道总裁完整版免费阅读_云碧雪苏冷寒霸道总裁精彩小说

(豪门第一少奶奶)云碧雪苏冷寒霸道总裁完整版免费阅读_云碧雪苏冷寒霸道总裁精彩小说 第十一章她脆弱的一刻 试读

2022-11-14 09:19 作者:云碧雪
  • 豪门第一少奶奶 豪门第一少奶奶

    小说《豪门第一少奶奶》,现已完本,主角是云碧雪苏冷寒,由作者“云碧雪”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高空中旋转闪光灯不断,欢呼激动的声音此起彼伏。云碧雪淡漠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她看到了一个人走入会场。他一袭黑褐色的西装,身姿俊美颀长,二十八九的年纪,五官精致,高空细碎的光芒照下,让他的肌肤如瓷般动人,眉眼精致,散发柔和的光芒,举手投足般透着世家子弟的雅致和华贵。从他一入场,现场所有人的视线便不由自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豪门第一少奶奶》是知名作者“云碧雪”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云碧雪苏冷寒霸道总裁展开。全文精彩片段:云碧雪洗完,穿好衣服后,静静的站在浴室里,整个人的心一寸寸变得冰凉起来。她都能感觉到手在微微颤抖,脸色更是苍白无比,牙齿都咬出了血,可她却仿佛浑然不知。外面的声音全部传入她的耳边,那些难听讽刺的话,让她几乎承受不住。“扣扣……”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云碧雪却恍然不知,整个人似想到什么事情,眼前有些发黑。“我可以进去吗?”半晌后,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谢黎墨眉心蹙起。可再说了几句话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声音,谢黎墨绝魅的脸色一变,拿出一张卡轻轻一刷,然后进了浴室将门从身后关上,当看到浴室的场景时,他整个人一震。云碧雪脆弱苍白的躺在地面上,手心处渗出一点点的血迹,似乎是手上的指甲抠出来的,嘴唇更是被牙齿咬出一道道血痕,整个人躺在那里,仿佛没有了气息。这一瞬间,不知为何,谢黎墨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怜惜,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每次都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大的。最后轻叹一声,他将云碧雪揽在怀里,简单的给她把脉,然后在身体的穴道处做了几个急救按压。这才打了一个电话,“限十分钟内,将帝豪金顶6号房外的记者清除出去。”果然不一会,外面便传来“碰碰……”相机被摔碎的声音,还有记者们的惊呼声。最后一个个的记者被保镖给扛出去了,留下一屋子的宁静。谢黎墨这才抱着云碧雪来到大床上,一切都安静下来。一个时辰后,云碧雪才悠悠转醒,刚醒来眼中的光芒带着纯净和脆弱,似乎急需要依靠什么。“终于醒了,刚刚吓着你了,将牛奶喝了。”谢黎墨没问什么,只是将一杯牛奶递到云碧雪的手上。云碧雪知道她刚刚在那样的氛围中,似乎想起了童年时的一段阴影,握着手中温热的牛奶,苍凉和绝望的心仿佛在一点点回暖,“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不用谢,处在风口浪尖,你应该习惯这样的场合,为了不让任何人为难住你,你首先学会的是如何让自己强大,如何保护好自己,而不是逃避。”谢黎墨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似乎有什么事,但他还是很细心的照顾云碧雪,指点她一二。“我只是……只是……”她只是还没学会爷爷教给她的心狠,否则也不会让人一次次算计,总觉得不想走到那一步,让自己再也不认识自己。看着云碧雪犹豫的神色,谢黎墨嘴角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刹那间的风华堪比百花盛开,“有时候,你越心软,你的退路便越少。”云碧雪点了点头,对谢黎墨劝慰的话认真的在嘴边念了几遍,整个人若有所思。待云碧雪出来后,整个人状态不太好,如今耽误了一天多的时间,她都快没办法了,去验证文件时,得知文件生效必须是以她结婚为前提,而且对方的身价不能太低。而就在她验证往回走的时候,一道消息铺天盖地的传遍了整个A集团,几乎所有人开始讨论和谢少度过一夜的女人。

在线试读

第十一章她脆弱的一刻

云碧雪洗完,穿好衣服后,静静的站在浴室里,整个人的心一寸寸变得冰凉起来。

她都能感觉到手在微微颤抖,脸色更是苍白无比,牙齿都咬出了血,可她却仿佛浑然不知。

外面的声音全部传入她的耳边,那些难听讽刺的话,让她几乎承受不住。

“扣扣……”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云碧雪却恍然不知,整个人似想到什么事情,眼前有些发黑。

“我可以进去吗?”半晌后,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谢黎墨眉心蹙起。

可再说了几句话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声音,谢黎墨绝魅的脸色一变,拿出一张卡轻轻一刷,然后进了浴室将门从身后关上,当看到浴室的场景时,他整个人一震。

云碧雪脆弱苍白的躺在地面上,手心处渗出一点点的血迹,似乎是手上的指甲抠出来的,嘴唇更是被牙齿咬出一道道血痕,整个人躺在那里,仿佛没有了气息。

这一瞬间,不知为何,谢黎墨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怜惜,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每次都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大的。

最后轻叹一声,他将云碧雪揽在怀里,简单的给她把脉,然后在身体的穴道处做了几个急救按压。

这才打了一个电话,“限十分钟内,将帝豪金顶6号房外的记者清除出去。”

果然不一会,外面便传来“碰碰……”相机被摔碎的声音,还有记者们的惊呼声。

最后一个个的记者被保镖给扛出去了,留下一屋子的宁静。

谢黎墨这才抱着云碧雪来到大床上,一切都安静下来。

一个时辰后,云碧雪才悠悠转醒,刚醒来眼中的光芒带着纯净和脆弱,似乎急需要依靠什么。

“终于醒了,刚刚吓着你了,将牛奶喝了。”谢黎墨没问什么,只是将一杯牛奶递到云碧雪的手上。

云碧雪知道她刚刚在那样的氛围中,似乎想起了童年时的一段阴影,握着手中温热的牛奶,苍凉和绝望的心仿佛在一点点回暖,“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不用谢,处在风口浪尖,你应该习惯这样的场合,为了不让任何人为难住你,你首先学会的是如何让自己强大,如何保护好自己,而不是逃避。”谢黎墨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似乎有什么事,但他还是很细心的照顾云碧雪,指点她一二。

“我只是……只是……”她只是还没学会爷爷教给她的心狠,否则也不会让人一次次算计,总觉得不想走到那一步,让自己再也不认识自己。

看着云碧雪犹豫的神色,谢黎墨嘴角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刹那间的风华堪比百花盛开,“有时候,你越心软,你的退路便越少。”

云碧雪点了点头,对谢黎墨劝慰的话认真的在嘴边念了几遍,整个人若有所思。

待云碧雪出来后,整个人状态不太好,如今耽误了一天多的时间,她都快没办法了,去验证文件时,得知文件生效必须是以她结婚为前提,而且对方的身价不能太低。

而就在她验证往回走的时候,一道消息铺天盖地的传遍了整个A集团,几乎所有人开始讨论和谢少度过一夜的女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