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叶宁潇吴光都市小说(重生之娱乐影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之娱乐影后)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叶宁潇吴光都市小说(重生之娱乐影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之娱乐影后)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醉酒 试读

2022-11-14 09:20 作者:叶宁潇
  • 重生之娱乐影后 重生之娱乐影后

    小说《重生之娱乐影后》,是作者“叶宁潇”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叶宁潇吴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叶宁潇一再推辞,她猜测赵辰意另有所谋。赵辰意见她坚决拒绝,直接用剪掉她在剧里的戏份做威胁,再加上软硬皆施,保证只是单纯的宴会,吃完饭就立刻送她回去。叶宁潇想到自己以前好歹跟着武术教练学过点功夫,又悄悄带了瓶防狼喷雾,勉强同意了。同剧组参加的还有陆金所,安露嘴上的水泡还没好,硬是缠着陆金所一起来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重生之娱乐影后》,大神“叶宁潇”将叶宁潇吴光都市小说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禾市作为有名的旅游城市,不仅有许多拍摄基地,也以风景优美而著称。盛达酒店是禾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许多重要的宴会都在这里举办。董事会决定在盛达酒店设酒宴,由赵辰意出面邀请了很多娱乐公司的经理参加,为的是替即将杀青的《花落宫闱》打下舆论基础。这种宴会本来轮不到叶宁潇,但赵辰意对叶宁潇有企图将她带了过来。叶宁潇一再推辞,她猜测赵辰意另有所谋。赵辰意见她坚决拒绝,直接用剪掉她在剧里的戏份做威胁,再加上软硬皆施,保证只是单纯的宴会,吃完饭就立刻送她回去。叶宁潇想到自己以前好歹跟着武术教练学过点功夫,又悄悄带了瓶防狼喷雾,勉强同意了。同剧组参加的还有陆金所,安露嘴上的水泡还没好,硬是缠着陆金所一起来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在酒店门口停下,一双如玉一般泛着光泽的修长的腿从车里伸了出来,高雅的黑色细高跟,宝蓝色的简洁修身的晚礼服,只是个侧影就吸引了大部分在场人的目光。赵辰意专门从后座的左侧开门绕了一圈扶着叶宁潇下了车。感受到赵辰意眼里的贪婪,叶宁潇按捺住腹部翻涌的恶心感,“谢谢赵总了。”来参加的男人都带了女伴,大多身材高挑,面容姣美,轻快的音乐声突然响起,不论男女都将大厅中铺着红毯的空地露了出来,齐齐望向正在从门外走进的叶宁潇和赵辰意。安露和陆金所走在后面,看着前方叶宁潇吸引了在场人所有的注意,安露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赵辰意今天穿的是阿玛尼的西装,大牌的做工和剪裁将他的身形很好地衬托了出来,只是叶宁潇仍旧不喜欢跟他站在一起。他拉起叶宁潇的手,叶宁潇微微挣扎,“娱乐圈里的宴会总是要搞得跟国外的宴会似的,主办的一方有个开场舞,我想来想去,叶宁潇你跟我跳这个舞太合适不过了。”叶宁潇将额前的碎发捋到一边,朝着赵辰意绽放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眼底里的轻蔑快得没有让人捕捉到,她就知道赵辰意让她来没那么简单。赵辰意以为叶宁潇默许了和他跳舞,抬手搂了叶宁潇纤细的腰,叶宁潇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像是有什么在皮肤里钻来钻去。“赵总,我实在不会跳舞……”,赵辰意将叶宁潇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手轻抚过叶宁潇的背,“不会正好,我教你!”叶宁潇像吞了苍蝇一样,脚下的步子也僵硬起来。看到有人跳起了开场舞,来宾们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和甜点鼓起了掌,带着舞伴一起进入了正中。赵辰意轻阖着眼,十分享受和叶宁潇肢体上的接触,叶宁潇看在眼里却毫无办法,她巴不得舞曲早一点结束,现在的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此时场上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对叶宁潇投来了好奇的眼光。“那个女的是谁?跟赵总倒是挺搭。”“你管她是谁?赵辰意那些事你还不知道?他给当经纪人的那些女明星,哪个不是靠着——”落进叶宁潇耳里的大多都是鄙夷和不屑,不过前世她已经听了太多的闲言碎语,这些话对她来说只是隔靴搔痒。好几对跳舞挪动着舞步来到他们面前,又一晃而过,大多都是抱着好奇和看热闹的心态靠近的。赵辰意的手搭在她的腰上,害得她浑身都不舒服,叶宁潇不想看赵辰意那双闪着桃花的眼,打量起身边这些跳舞的人来。人群中一对人吸引了她的注意,这对人离她越来越近。其中的男子身材颀长,动作绅士,到了转圈的动作,他右手高举牵着舞伴的手,眼神刚好朝着叶宁潇望来。两人视线交接,方安望眼中闪着微光,微微上翘的眼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面上却冷若冰山。叶宁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他。和方安望搭档的女人也愣了一愣,脚下的步伐一乱,两人干脆停了下来。方安望看了赵辰意一眼点了点头就当是打过招呼,他面对叶宁潇,眼神诚挚,“上次的事多亏了你,今晚有机会一起吃个饭。”赵辰意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危险的信号,“叶宁潇是我的员工,今晚她可是要陪我的。”方安望不理会赵辰意的挑衅,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倒是挺符合他风格。只是他临走时特意回头看了叶宁潇一眼,顺带着瞟向一旁的赵辰意。叶宁潇被这一眼看得脸上通红,难道他误会了什么?一双手又蹭了上来,触碰到了叶宁潇的手指,叶宁潇迅速将手缩回,不着痕迹地将散在额前的碎发拢了拢,赵辰意克制住了心中的不满,“不过是间新成立的公司,也敢来跟我抢人?”宴会厅的自助食物只是开胃餐,宴会结束过后的小范围聚餐才是谈事情的关键所在。叶宁潇被赵辰意带到了饭局上,指着饭桌旁一个身形有些猥琐的男人说道,“潇潇,这是岩苏公司的钱总,最近很多热门戏都是他们拍的。”说罢赵辰意从服务员手上接过一瓶红酒,为叶宁潇倒了半杯红酒,玩味似地将酒杯递到叶宁潇的面前,“钱总的面子总不能一点也不给吧?”叶宁潇略微思索,以她的酒量一杯酒还不至于将她喝醉,叶宁潇仰头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赵辰意叫过服务员,将手上的酒瓶又递了回去。服务员看了眼叶宁潇,露出有些惋惜的神情。不一会,叶宁潇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了,原本雪白的肌肤也透着粉色,眼光盈盈泛着秋波,不经意的动作也散发着致命的媚态。只是她的身上现在又热又痒,像是有人用轻柔的羽毛将她轻轻挠着她的身体,叶宁潇的身体在座位上不自然的轻扭起来。叶宁潇蓦然明白了什么,她抬头望向赵辰意,燥热的身体突然一凉,她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测——赵辰意在酒里下药了!是了,否则以她的酒量,怎么会一杯也受不住?叶宁潇竭力让已经乱成一团的脑子保持清醒,她思索着如何将这个局面应付过去。她悄悄打开包,将里面的防狼喷雾握在了手里。就在这时,手机开始震动,叶宁潇吓了一跳,手上的喷雾滚到了邻桌的凳子下,她已经没有力气弯腰捡起来了,好在显示的是方安望的电话,她悬着的心沉了下来。“赵总,我先去回个电话。”叶宁潇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身体一斜就靠在了赵辰意的肩膀上,赵辰意将她一把抱在怀里坐在他的腿上,从她的手指一直抚摸到她的肩膀,“你喝醉了,让我陪你去。”赵辰意扶着叶宁潇出了包房的门往右边走廊走去,然而厕所却在右边。同桌的安露垂眸思索了一阵,将包里的手机取了出来,也走了出去。叶宁潇的意识还保留了一份清醒,她发现自己离包房越来越远,经过的也都是套房的房间,心里凉了一半,“赵总,我……我,厕所不在这个方向……”。想要用力挣脱,却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眼前天旋地转,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推开身边的赵辰意了。拐角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身着白色蕾丝裙的安露将自己藏在角落处,拿出手机假装打电话,不时往走廊尽头看着,等到两人走远,她又悄悄跟了上去。赵辰意衣冠禽兽的一面终于暴露了出来,“少装了!臭娘们!欲擒故纵这套这些年老子经历多了。想要把身价抬高卖个好价钱?”赵辰意将叶宁潇按在了墙上,身体朝前一挺。叶宁潇使出浑身力气一拳打在赵辰意的胸上,柔弱的声音听上去反倒像是娇喘,“赵总,我不是为了自抬身价,我没那个意思,你放开,放开我!”赵辰意按住叶宁潇的双肩,“女人都是口是心非。你跟了我以后有的是片子让你挑!”说罢嘴唇就要往叶宁潇的脸上亲去,叶宁潇拼命挣扎。“撕拉”,衣服破碎的声音,叶宁潇的礼服从肩膀处断了线,雪白的香肩裸露了出来。赵辰意在这里包了场,没有外人进来,又是在楼道口,几乎没有人注意。叶宁潇双眼泛红,她明明不想再过前世的生活,为什么这辈子还是要走上这条路?“叶宁潇,不接我电话,是想我亲自来找你?”冰冷的话突然在楼梯间响起,冷肃的面容和雕刻般硬挺的眉眼,方安望突兀的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他的话虽然是对着叶宁潇说的,可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冷冷地看着赵辰意,如同刀削一般的目光让赵辰意身上发冷。方安望将站着的赵辰意推开,赵辰意瘦削的身形比不上方安望,加上扶着叶宁潇走了一阵,喝下去的酒让他身子发软,身上虚脱无力。方安望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披在了叶宁潇的身上,将她暴露的皮肤遮住,一把将叶宁潇抱了起来,“跟我走。”赵辰意眼中醉意全无,阴狠的眼神在叶宁潇身上扫了扫,喉头一动,“方老板,这可是我的员工,你凭什么把她带走!”

在线试读

第4章 醉酒

禾市作为有名的旅游城市,不仅有许多拍摄基地,也以风景优美而著称。盛达酒店是禾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许多重要的宴会都在这里举办。

董事会决定在盛达酒店设酒宴,由赵辰意出面邀请了很多娱乐公司的经理参加,为的是替即将杀青的《花落宫闱》打下舆论基础。这种宴会本来轮不到叶宁潇,但赵辰意对叶宁潇有企图将她带了过来。叶宁潇一再推辞,她猜测赵辰意另有所谋。赵辰意见她坚决拒绝,直接用剪掉她在剧里的戏份做威胁,再加上软硬皆施,保证只是单纯的宴会,吃完饭就立刻送她回去。

叶宁潇想到自己以前好歹跟着武术教练学过点功夫,又悄悄带了瓶防狼喷雾,勉强同意了。同剧组参加的还有陆金所,安露嘴上的水泡还没好,硬是缠着陆金所一起来了。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在酒店门口停下,一双如玉一般泛着光泽的修长的腿从车里伸了出来,高雅的黑色细高跟,宝蓝色的简洁修身的晚礼服,只是个侧影就吸引了大部分在场人的目光。

赵辰意专门从后座的左侧开门绕了一圈扶着叶宁潇下了车。感受到赵辰意眼里的贪婪,叶宁潇按捺住腹部翻涌的恶心感,“谢谢赵总了。”

来参加的男人都带了女伴,大多身材高挑,面容姣美,轻快的音乐声突然响起,不论男女都将大厅中铺着红毯的空地露了出来,齐齐望向正在从门外走进的叶宁潇和赵辰意。安露和陆金所走在后面,看着前方叶宁潇吸引了在场人所有的注意,安露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

赵辰意今天穿的是阿玛尼的西装,大牌的做工和剪裁将他的身形很好地衬托了出来,只是叶宁潇仍旧不喜欢跟他站在一起。他拉起叶宁潇的手,叶宁潇微微挣扎,“娱乐圈里的宴会总是要搞得跟国外的宴会似的,主办的一方有个开场舞,我想来想去,叶宁潇你跟我跳这个舞太合适不过了。”

叶宁潇将额前的碎发捋到一边,朝着赵辰意绽放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眼底里的轻蔑快得没有让人捕捉到,她就知道赵辰意让她来没那么简单。

赵辰意以为叶宁潇默许了和他跳舞,抬手搂了叶宁潇纤细的腰,叶宁潇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像是有什么在皮肤里钻来钻去。

“赵总,我实在不会跳舞……”,赵辰意将叶宁潇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手轻抚过叶宁潇的背,“不会正好,我教你!”叶宁潇像吞了苍蝇一样,脚下的步子也僵硬起来。

看到有人跳起了开场舞,来宾们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和甜点鼓起了掌,带着舞伴一起进入了正中。

赵辰意轻阖着眼,十分享受和叶宁潇肢体上的接触,叶宁潇看在眼里却毫无办法,她巴不得舞曲早一点结束,现在的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此时场上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对叶宁潇投来了好奇的眼光。

“那个女的是谁?跟赵总倒是挺搭。”

“你管她是谁?赵辰意那些事你还不知道?他给当经纪人的那些女明星,哪个不是靠着——”

落进叶宁潇耳里的大多都是鄙夷和不屑,不过前世她已经听了太多的闲言碎语,这些话对她来说只是隔靴搔痒。

好几对跳舞挪动着舞步来到他们面前,又一晃而过,大多都是抱着好奇和看热闹的心态靠近的。

赵辰意的手搭在她的腰上,害得她浑身都不舒服,叶宁潇不想看赵辰意那双闪着桃花的眼,打量起身边这些跳舞的人来。

人群中一对人吸引了她的注意,这对人离她越来越近。其中的男子身材颀长,动作绅士,到了转圈的动作,他右手高举牵着舞伴的手,眼神刚好朝着叶宁潇望来。

两人视线交接,方安望眼中闪着微光,微微上翘的眼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面上却冷若冰山。叶宁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他。和方安望搭档的女人也愣了一愣,脚下的步伐一乱,两人干脆停了下来。

方安望看了赵辰意一眼点了点头就当是打过招呼,他面对叶宁潇,眼神诚挚,“上次的事多亏了你,今晚有机会一起吃个饭。”

赵辰意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危险的信号,“叶宁潇是我的员工,今晚她可是要陪我的。”

方安望不理会赵辰意的挑衅,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倒是挺符合他风格。只是他临走时特意回头看了叶宁潇一眼,顺带着瞟向一旁的赵辰意。叶宁潇被这一眼看得脸上通红,难道他误会了什么?

一双手又蹭了上来,触碰到了叶宁潇的手指,叶宁潇迅速将手缩回,不着痕迹地将散在额前的碎发拢了拢,赵辰意克制住了心中的不满,“不过是间新成立的公司,也敢来跟我抢人?”

宴会厅的自助食物只是开胃餐,宴会结束过后的小范围聚餐才是谈事情的关键所在。叶宁潇被赵辰意带到了饭局上,指着饭桌旁一个身形有些猥琐的男人说道,“潇潇,这是岩苏公司的钱总,最近很多热门戏都是他们拍的。”

说罢赵辰意从服务员手上接过一瓶红酒,为叶宁潇倒了半杯红酒,玩味似地将酒杯递到叶宁潇的面前,“钱总的面子总不能一点也不给吧?”叶宁潇略微思索,以她的酒量一杯酒还不至于将她喝醉,叶宁潇仰头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赵辰意叫过服务员,将手上的酒瓶又递了回去。服务员看了眼叶宁潇,露出有些惋惜的神情。

不一会,叶宁潇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了,原本雪白的肌肤也透着粉色,眼光盈盈泛着秋波,不经意的动作也散发着致命的媚态。

只是她的身上现在又热又痒,像是有人用轻柔的羽毛将她轻轻挠着她的身体,叶宁潇的身体在座位上不自然的轻扭起来。叶宁潇蓦然明白了什么,她抬头望向赵辰意,燥热的身体突然一凉,她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测——赵辰意在酒里下药了!

是了,否则以她的酒量,怎么会一杯也受不住?叶宁潇竭力让已经乱成一团的脑子保持清醒,她思索着如何将这个局面应付过去。她悄悄打开包,将里面的防狼喷雾握在了手里。

就在这时,手机开始震动,叶宁潇吓了一跳,手上的喷雾滚到了邻桌的凳子下,她已经没有力气弯腰捡起来了,好在显示的是方安望的电话,她悬着的心沉了下来。

“赵总,我先去回个电话。”叶宁潇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身体一斜就靠在了赵辰意的肩膀上,赵辰意将她一把抱在怀里坐在他的腿上,从她的手指一直抚摸到她的肩膀,“你喝醉了,让我陪你去。”

赵辰意扶着叶宁潇出了包房的门往右边走廊走去,然而厕所却在右边。同桌的安露垂眸思索了一阵,将包里的手机取了出来,也走了出去。

叶宁潇的意识还保留了一份清醒,她发现自己离包房越来越远,经过的也都是套房的房间,心里凉了一半,“赵总,我……我,厕所不在这个方向……”。想要用力挣脱,却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眼前天旋地转,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推开身边的赵辰意了。

拐角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身着白色蕾丝裙的安露将自己藏在角落处,拿出手机假装打电话,不时往走廊尽头看着,等到两人走远,她又悄悄跟了上去。

赵辰意衣冠禽兽的一面终于暴露了出来,“少装了!臭娘们!欲擒故纵这套这些年老子经历多了。想要把身价抬高卖个好价钱?”赵辰意将叶宁潇按在了墙上,身体朝前一挺。

叶宁潇使出浑身力气一拳打在赵辰意的胸上,柔弱的声音听上去反倒像是娇喘,“赵总,我不是为了自抬身价,我没那个意思,你放开,放开我!”

赵辰意按住叶宁潇的双肩,“女人都是口是心非。你跟了我以后有的是片子让你挑!”说罢嘴唇就要往叶宁潇的脸上亲去,叶宁潇拼命挣扎。

“撕拉”,衣服破碎的声音,叶宁潇的礼服从肩膀处断了线,雪白的香肩裸露了出来。赵辰意在这里包了场,没有外人进来,又是在楼道口,几乎没有人注意。叶宁潇双眼泛红,她明明不想再过前世的生活,为什么这辈子还是要走上这条路?

“叶宁潇,不接我电话,是想我亲自来找你?”冰冷的话突然在楼梯间响起,冷肃的面容和雕刻般硬挺的眉眼,方安望突兀的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他的话虽然是对着叶宁潇说的,可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冷冷地看着赵辰意,如同刀削一般的目光让赵辰意身上发冷。

方安望将站着的赵辰意推开,赵辰意瘦削的身形比不上方安望,加上扶着叶宁潇走了一阵,喝下去的酒让他身子发软,身上虚脱无力。方安望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披在了叶宁潇的身上,将她暴露的皮肤遮住,一把将叶宁潇抱了起来,“跟我走。”

赵辰意眼中醉意全无,阴狠的眼神在叶宁潇身上扫了扫,喉头一动,“方老板,这可是我的员工,你凭什么把她带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