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清苏掣武侠修真《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完结版免费阅读_苏清苏掣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苏清苏掣武侠修真《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完结版免费阅读_苏清苏掣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第三十三章 神兽 试读

2022-11-14 09:46 作者:苏清
  •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小说《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清苏掣,由作者“苏清”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就这样被忽视,长青蒙圈看向容恒。容恒一脸虚弱,“我病的要死了,谁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的,稍稍动气,我要吐血的。”长青……算了算了,他的职责是保护他家殿下。至于眼下,等未来王妃实在不能支撑,他再出手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是大神“苏清”的代表作,苏清苏掣武侠修真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领头人先被匕首刺瞎眼,现在又喊着口号半条腿掉进坑里。他身后的几个黑衣人脸上就浮出难以描述的表情。七人迟疑一瞬,重新提起一口气,挥剑朝苏清扑过去。直接越过了已经做好准备的长青。就这样被忽视,长青蒙圈看向容恒。容恒一脸虚弱,“我病的要死了,谁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的,稍稍动气,我要吐血的。”长青……算了算了,他的职责是保护他家殿下。至于眼下,等未来王妃实在不能支撑,他再出手吧。他就不信他家殿下真的能坐视不管。容恒的暗卫坐在树上,看着他家殿下这样厚脸皮的观战,默默翻了个白眼,顺手扯下一把树叶。未来王妃战斗不利的时候,他就暗中帮助一下吧。七个半黑衣人,功夫委实不低。苏清和福星背靠背,勉强维持个平手。若不是那个领头人被苏清一刀刺中眼睛,成为半个战斗力,这个平手的状态,根本维持不住。长鞭挥舞,苏清朝福星咆哮,“你能不能把手里那只鸡先搁一边!”真是没谁了。生死关头,这货还抱着她的鸭鸭。福星一面迎敌,一面道:“鸭鸭,你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说完,手一松,鸭鸭从她怀里落下。受到惊吓的鸭鸭死命的扑腾着翅膀,满场乱蹿。你死我活的战斗场面,因为一只脑回路奇特的鸡,变得无法直视。鸡叫声响彻山林。鸡毛漫天飞舞。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是什么心情,苏清反正有一种把它炖了的强烈欲望。随着打斗继续,苏清和福星渐渐体力不支。一柄利剑朝着胸口刺来,苏清却也只能勉强堪堪躲过。黑衣人的进攻,却越发激烈。容恒皱眉看着苏清,弯腰捡起几块石头。每每那只鸡蹿跳起来,他手中的石头就朝着它蹿跳的方向打出,打中那鸡旁边最近的一个黑衣人。别处不打,只打麻穴。于是,原本苏清和福星处于劣势的战况,随着一只鸡的诡异崛起,逆转了。“主子!我的鸭鸭会功夫!”福星第一个发现了鸭鸭的不同寻常,兴奋的大叫。容恒……容恒在一旁观战,他原本是黑衣人眼中无关紧要的人,根本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所以,他手中的石子,想打谁打谁。树上的暗卫发现他家殿下的动作后,跟着就射出手中的树叶。激烈的战斗场面中,崛起的鸭鸭在凄厉的鸡叫声中,上蹿下跳,它身边,总伴随着莫名出现的石子和树叶。苏清手中长鞭若游蛇般卷到那些黑衣人身上。逆转过来的战斗,维持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那些黑衣人就撤了。福星一脸流光溢彩,兴奋的抱起鸭鸭,恨不得嘴对嘴亲一口,“鸭鸭,你真棒!”苏清……鸭鸭貌似接受不了福星的热情,挣扎着扑腾出福星的怀抱,扇着翅膀逃命。福星立刻去追。苏清懒得理这个活宝,转脚朝容恒走去,“九殿下你可真能看得下去,你就不怕我和福星战死,他们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死你?”容恒面上带着惭愧的痛心疾首,“我……咳咳……实在抱歉,我稍微走的快些都要吐血,更不要说帮你了。”长青……暗卫……苏清看着虚弱的容恒,翻了个白眼,“没见你那天钻洞的时候这么虚弱啊!”长青转眼看向容恒。被揭穿了吧!容恒面色不变,认真的道:“我这个病,随机发作。”长青……殿下,这种瞎话您也说得出口?转眼心惊胆战看向苏清。见苏清没有怒起要暴揍他家殿下一顿的征兆,悄悄松下一口气。容恒语落,福星抱着鸭鸭折返回来,“主子,鸭鸭真是神了,它发现了这个。”一手抱着鸭鸭,福星将一个瓷瓶儿递给苏清。苏清接过瓷瓶儿,拔开盖子轻嗅里面的东西。微微蹙眉,捡了片树叶,将瓷瓶儿里的粉末倒出来些许在树叶上。苏清做这些的时候,容恒和长青默默离开。福星指着他们的背影,朝苏清道:“主子,九殿下他们怎么走了?”苏清冷声道:“没脸见人了呗。”福星点点头,“哦。”沉默一会,又道:“主子,刚刚你为什么让我假装气力不足啊?我们明明能速战速决秒杀那帮人的!”苏清笑得意味深长,片刻后,道:“我不让你假装,你能发现你家鸭鸭的深藏不露?”深藏不露四个字,苏清几乎说的咬牙切齿。不过,福星此时满心都是她的神兽鸭鸭,没有注意苏清的异样。眼底闪着熠熠亮光,福星笑道:“也是哈!”说完,一脸爱意的低头抚摸鸭鸭的羽毛。苏清研究了一会树叶上的药粉,然后将瓷瓶儿盖子盖好交给福星收了,“走吧,下山。”福星装好药瓶儿,“这是什么呀,主子?”“之前那个人中的毒,就是这种药粉。”苏清道。“啊?”福星大为意外。苏清虽然知道药粉就是那种毒,可她不明白,这些黑衣人为什么要来刺杀她。为什么对容恒一指不碰。是不知道容恒的身份,还是只针对她个人?打斗过程中,苏清感觉的到,那些人不打算要她的命,却只是在试探她的武功功底,以及磨耗她的精气。虽然不解原因,可发现了对方的目的,苏清就有意示弱。一则,不把自己的全部势力展露出来。二则,逼得某个乌龟王八蛋出手。她就不信,她真的体力不支,某人还能看得下去。主仆俩一路下山,才到山脚下,就看到长青和容恒正站在她租来的马车旁和车夫说什么。长青一脸央求,车夫一脸为难。车夫一眼看到苏清,大松一口气,“这位公子,您可算来了!他们想要租我的马车,我说我的马车已经租给您了,他们不信。”说完,车夫朝长青道:“我的车就是租给这位公子的。”容恒和长青看着苏清这位“公子”,苏清则问容恒,“你们的马车呢?”容恒没答话。长青则道:“我们来的时候,是骑马过来的,不知道哪个天杀的,把我们的马偷了。”福星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长青,“你是说,你们刚刚上山,把马拴在山脚下,没人看着?”长青后知后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福星爆出一串笑。

在线试读

第三十三章 神兽

领头人先被匕首刺瞎眼,现在又喊着口号半条腿掉进坑里。

他身后的几个黑衣人脸上就浮出难以描述的表情。

七人迟疑一瞬,重新提起一口气,挥剑朝苏清扑过去。

直接越过了已经做好准备的长青。

就这样被忽视,长青蒙圈看向容恒。

容恒一脸虚弱,“我病的要死了,谁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的,稍稍动气,我要吐血的。”

长青……

算了算了,他的职责是保护他家殿下。

至于眼下,等未来王妃实在不能支撑,他再出手吧。

他就不信他家殿下真的能坐视不管。

容恒的暗卫坐在树上,看着他家殿下这样厚脸皮的观战,默默翻了个白眼,顺手扯下一把树叶。

未来王妃战斗不利的时候,他就暗中帮助一下吧。

七个半黑衣人,功夫委实不低。

苏清和福星背靠背,勉强维持个平手。

若不是那个领头人被苏清一刀刺中眼睛,成为半个战斗力,这个平手的状态,根本维持不住。

长鞭挥舞,苏清朝福星咆哮,“你能不能把手里那只鸡先搁一边!”

真是没谁了。

生死关头,这货还抱着她的鸭鸭。

福星一面迎敌,一面道“鸭鸭,你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

说完,手一松,鸭鸭从她怀里落下。

受到惊吓的鸭鸭死命的扑腾着翅膀,满场乱蹿。

你死我活的战斗场面,因为一只脑回路奇特的鸡,变得无法直视。

鸡叫声响彻山林。

鸡毛漫天飞舞。

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是什么心情,苏清反正有一种把它炖了的强烈欲望。

随着打斗继续,苏清和福星渐渐体力不支。

一柄利剑朝着胸口刺来,苏清却也只能勉强堪堪躲过。

黑衣人的进攻,却越发激烈。

容恒皱眉看着苏清,弯腰捡起几块石头。

每每那只鸡蹿跳起来,他手中的石头就朝着它蹿跳的方向打出,打中那鸡旁边最近的一个黑衣人。

别处不打,只打麻穴。

于是,原本苏清和福星处于劣势的战况,随着一只鸡的诡异崛起,逆转了。

“主子!我的鸭鸭会功夫!”

福星第一个发现了鸭鸭的不同寻常,兴奋的大叫。

容恒……

容恒在一旁观战,他原本是黑衣人眼中无关紧要的人,根本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所以,他手中的石子,想打谁打谁。

树上的暗卫发现他家殿下的动作后,跟着就射出手中的树叶。

激烈的战斗场面中,崛起的鸭鸭在凄厉的鸡叫声中,上蹿下跳,它身边,总伴随着莫名出现的石子和树叶。

苏清手中长鞭若游蛇般卷到那些黑衣人身上。

逆转过来的战斗,维持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那些黑衣人就撤了。

福星一脸流光溢彩,兴奋的抱起鸭鸭,恨不得嘴对嘴亲一口,“鸭鸭,你真棒!”

苏清……

鸭鸭貌似接受不了福星的热情,挣扎着扑腾出福星的怀抱,扇着翅膀逃命。

福星立刻去追。

苏清懒得理这个活宝,转脚朝容恒走去,“九殿下你可真能看得下去,你就不怕我和福星战死,他们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死你?”

容恒面上带着惭愧的痛心疾首,“我……咳咳……实在抱歉,我稍微走的快些都要吐血,更不要说帮你了。”

长青……

暗卫……

苏清看着虚弱的容恒,翻了个白眼,“没见你那天钻洞的时候这么虚弱啊!”

长青转眼看向容恒。

被揭穿了吧!

容恒面色不变,认真的道“我这个病,随机发作。”

长青……

殿下,这种瞎话您也说得出口?

转眼心惊胆战看向苏清。

见苏清没有怒起要暴揍他家殿下一顿的征兆,悄悄松下一口气。

容恒语落,福星抱着鸭鸭折返回来,“主子,鸭鸭真是神了,它发现了这个。”

一手抱着鸭鸭,福星将一个瓷瓶儿递给苏清。

苏清接过瓷瓶儿,拔开盖子轻嗅里面的东西。

微微蹙眉,捡了片树叶,将瓷瓶儿里的粉末倒出来些许在树叶上。

苏清做这些的时候,容恒和长青默默离开。

福星指着他们的背影,朝苏清道“主子,九殿下他们怎么走了?”

苏清冷声道“没脸见人了呗。”

福星点点头,“哦。”

沉默一会,又道“主子,刚刚你为什么让我假装气力不足啊?我们明明能速战速决秒杀那帮人的!”

苏清笑得意味深长,片刻后,道“我不让你假装,你能发现你家鸭鸭的深藏不露?”

深藏不露四个字,苏清几乎说的咬牙切齿。

不过,福星此时满心都是她的神兽鸭鸭,没有注意苏清的异样。

眼底闪着熠熠亮光,福星笑道“也是哈!”

说完,一脸爱意的低头抚摸鸭鸭的羽毛。

苏清研究了一会树叶上的药粉,然后将瓷瓶儿盖子盖好交给福星收了,“走吧,下山。”

福星装好药瓶儿,“这是什么呀,主子?”

“之前那个人中的毒,就是这种药粉。”苏清道。

“啊?”福星大为意外。

苏清虽然知道药粉就是那种毒,可她不明白,这些黑衣人为什么要来刺杀她。

为什么对容恒一指不碰。

是不知道容恒的身份,还是只针对她个人?

打斗过程中,苏清感觉的到,那些人不打算要她的命,却只是在试探她的武功功底,以及磨耗她的精气。

虽然不解原因,可发现了对方的目的,苏清就有意示弱。

一则,不把自己的全部势力展露出来。

二则,逼得某个乌龟王八蛋出手。

她就不信,她真的体力不支,某人还能看得下去。

主仆俩一路下山,才到山脚下,就看到长青和容恒正站在她租来的马车旁和车夫说什么。

长青一脸央求,车夫一脸为难。

车夫一眼看到苏清,大松一口气,“这位公子,您可算来了!他们想要租我的马车,我说我的马车已经租给您了,他们不信。”

说完,车夫朝长青道“我的车就是租给这位公子的。”

容恒和长青看着苏清这位“公子”,苏清则问容恒,“你们的马车呢?”

容恒没答话。

长青则道“我们来的时候,是骑马过来的,不知道哪个天杀的,把我们的马偷了。”

福星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长青,“你是说,你们刚刚上山,把马拴在山脚下,没人看着?”

长青后知后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福星爆出一串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