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苏清苏掣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全文阅读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苏清苏掣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全文阅读 第四十三章 一样 试读

2022-11-14 09:58 作者:苏清
  •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小说《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清苏掣,由作者“苏清”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就这样被忽视,长青蒙圈看向容恒。容恒一脸虚弱,“我病的要死了,谁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的,稍稍动气,我要吐血的。”长青……算了算了,他的职责是保护他家殿下。至于眼下,等未来王妃实在不能支撑,他再出手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是大神“苏清”的代表作,苏清苏掣武侠修真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这么说,是朝晖郡主让你害我的?”苏清瞥了镇国公一眼,朝小宫女道。镇国公立刻道:“紫荆将军,她只是说,她气不过你屡屡冒犯朝晖郡主……”苏清一双眼睛澄澈分明看向镇国公,“朝晖郡主在平阳侯府,且不说我是不是真的冒犯,就算是真的,她在宫里的,如何知道?”冷哼一声,苏清继续道:“难道是朝晖郡主跑到宫里来和德妃娘娘诉苦,被她听到了?可看她的品阶,应该只是德妃娘娘宫中一个粗使的宫婢吧!”镇国公恼道:“朝晖郡主是你二婶,她害你作甚!”苏清冷哼,“她既是不害我,为何她进宫一趟,太后娘娘就要给九殿下抬侧妃!”呃……无力怼回!说不是朝晖郡主撺掇的,是太后自己的主意?那是坑太后!全场目光落向镇国公,镇国公的胸口要炸裂了,却也只能发狠的盯着那个宫女。小宫女咬牙道:“不是朝晖郡主指使奴婢的,就是奴婢自己气不过。”苏清冷笑,“那你气性真大,既然如此,你说说,你是因为我如何冒犯朝晖郡主,才要对我痛下杀手?”小宫女……她能说,她其实连朝晖郡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她新来的啊!可镇国公手上捏着她的弟弟妹妹,她若敢说出镇国公,凭着镇国公的势力,最后一定还是平安无事,而她的弟弟妹妹……狠狠攥了攥手心,小宫女不理苏清,只朝皇上道:“陛下,奴婢认罪,的确没有人指使奴婢,就是奴婢一人所为。”“那你说说,你是如何得到那种药粉的?”皇上冷声道。小宫女深吸一口气,道:“药粉是奴婢托人从宫外买的,奴婢并没有未卜先知,药粉是宫人准备颜料的时候,奴婢偷偷放进去的。”顿了一下,小宫女继续道:“奴婢怕给查出来,就趁着文馨公主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意外撞了文馨公主一下,趁机把药瓶儿藏在她身上。”这话,牛唇不对马嘴。且不说可行性如何,逻辑都不通。“文馨公主给皇后娘娘请安在先,宫人准备颜料在后,这时间顺序,有点不对吧。”苏清冷笑。宫女一脸决绝,“奴婢是先把药瓶儿放到文馨公主身上,放之前,奴婢倒出一部分备用。”四皇子捏着拳头看着她,“放肆,你这胡话,连鬼都不信!说,到底是谁指使了你!”镇国公……宫女决然,一口咬定,“没人指使。”北燕三皇子看了那宫女一眼,朝皇上道:“陛下,文馨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的确是有个宫女冒冒失失撞了她一下。”北燕三皇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是真的。可朝晖郡主的人格魅力真的那么大么?一个小宫女,气不过苏清对朝晖郡主不恭顺,就要毒杀苏清,还要嫁祸给北燕的公主?这宫女要上天?人人心里一杆秤,这事情究竟如何,大家都有自己的盘算。苏清一脸笑容看向北燕三皇子,“刚刚殿下不是说,那瓷瓶儿是文馨公主的贴身之物吗?怎么眨眼功夫,贴身之物成了别人栽赃陷害?还是,刚刚的话是殿下您信口拈来?”北燕三皇子……这个时候,一直装晕的文馨公主就不得不苏醒救场了。其实,最一开始,她是真的晕了。但她身体素质好啊,就晕了一瞬间,等御医来的时候,她就醒了。虽然被人说因为打不过苏清就装晕,非常丢脸。可……她屁股被苏清踢那一脚,火辣辣的疼,只要她一起来走路,必定能让人看出来她屁股不对劲。同样是丢脸,她当然更看重屁股的面子。只能睡晕。现在,不醒都不行了。幽幽睁眼,文馨公主道:“本公主的确是有一个贴身瓷瓶儿,和这个长得一模一样,我皇兄情急之下认错了,也是有的。”苏清非常温和的笑,“这么说,你身上现在应该还有个瓷瓶儿才对。”文馨公主淡定的取出一个瓷瓶儿,“诺。”看吧,都是真的!瓷瓶儿朝桌上一搁,文馨公主狠狠瞪了苏清一眼。苏清笑道:“果真是一模一样。”“那是当然,不然我皇兄也认不错!”文馨公主扬着下颚道。她是公主,时时刻刻要有公主的骄傲。只是,随着她话音儿落下,大家脸上的表情,直接往死里诡异了。宫女随随便便托人在京都街上买的毒药,药瓶儿和北燕公主的贴身药瓶儿,一模一样……一模一样!文馨公主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一脸惊恐看向北燕三皇子。北燕三皇子脸色青黑。苏清乖巧的闭嘴。之后,就不是她的舞台了。自圆其说这种事,你们自己解决吧。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从各个方面,不遗余力的羞辱打压北燕,让他们不敢生出非分之想。单单一个北燕边防图,就直接打击的北燕三皇子不敢轻举妄动。不说其他,北燕若是想要发动战事,不重新修筑边防,是不可能的。这是主要目的。毕竟,军事弱国,没有发言权。至于这个药瓶儿……苏清的目的很简单。一则给皇上提个醒儿,让他知道北燕使团和镇国公之间的勾当。皇上是明君,更是有手段的明君,今儿的事,不管是什么结果,皇上都会让人继续深入调查。想要查出北燕使团提前进京,不难。二则,便是告诉北燕使团,想要害她,没门儿!只是没想到,镇国公找人给她下毒,居然牵扯到德妃。更没想到,通过宫女,进一步牵扯到朝晖郡主。这算是老天给她的额外福利吧。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德妃和朝晖郡主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除非,镇国公自己招了!事已至此,这件事,大家心里基本都有了结果。很明显,文馨公主想要赢了比赛,而镇国公府和平阳侯府一贯不和。德妃也好,朝晖郡主也好,就成了文馨公主的合作伙伴。一方提供毒药,一方负责下毒。但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人当场抓了现形。满场文武百官,看北燕使团的目光,都愤怒中充满鄙夷,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北燕!而坐在妃嫔席中的德妃,脸色难看的要死。她从来没有背过这么大的锅!到底是哪个天杀的陷害她,让她找出来,非弄死他!

在线试读

第四十三章 一样

“这么说,是朝晖郡主让你害我的?”

苏清瞥了镇国公一眼,朝小宫女道。

镇国公立刻道“紫荆将军,她只是说,她气不过你屡屡冒犯朝晖郡主……”

苏清一双眼睛澄澈分明看向镇国公,“朝晖郡主在平阳侯府,且不说我是不是真的冒犯,就算是真的,她在宫里的,如何知道?”

冷哼一声,苏清继续道“难道是朝晖郡主跑到宫里来和德妃娘娘诉苦,被她听到了?可看她的品阶,应该只是德妃娘娘宫中一个粗使的宫婢吧!”

镇国公恼道“朝晖郡主是你二婶,她害你作甚!”

苏清冷哼,“她既是不害我,为何她进宫一趟,太后娘娘就要给九殿下抬侧妃!”

呃……

无力怼回!

说不是朝晖郡主撺掇的,是太后自己的主意?

那是坑太后!

全场目光落向镇国公,镇国公的胸口要炸裂了,却也只能发狠的盯着那个宫女。

小宫女咬牙道“不是朝晖郡主指使奴婢的,就是奴婢自己气不过。”

苏清冷笑,“那你气性真大,既然如此,你说说,你是因为我如何冒犯朝晖郡主,才要对我痛下杀手?”

小宫女……

她能说,她其实连朝晖郡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

她新来的啊!

可镇国公手上捏着她的弟弟妹妹,她若敢说出镇国公,凭着镇国公的势力,最后一定还是平安无事,而她的弟弟妹妹……

狠狠攥了攥手心,小宫女不理苏清,只朝皇上道“陛下,奴婢认罪,的确没有人指使奴婢,就是奴婢一人所为。”

“那你说说,你是如何得到那种药粉的?”皇上冷声道。

小宫女深吸一口气,道“药粉是奴婢托人从宫外买的,奴婢并没有未卜先知,药粉是宫人准备颜料的时候,奴婢偷偷放进去的。”

顿了一下,小宫女继续道“奴婢怕给查出来,就趁着文馨公主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意外撞了文馨公主一下,趁机把药瓶儿藏在她身上。”

这话,牛唇不对马嘴。

且不说可行性如何,逻辑都不通。

“文馨公主给皇后娘娘请安在先,宫人准备颜料在后,这时间顺序,有点不对吧。”苏清冷笑。

宫女一脸决绝,“奴婢是先把药瓶儿放到文馨公主身上,放之前,奴婢倒出一部分备用。”

四皇子捏着拳头看着她,“放肆,你这胡话,连鬼都不信!说,到底是谁指使了你!”

镇国公……

宫女决然,一口咬定,“没人指使。”

北燕三皇子看了那宫女一眼,朝皇上道“陛下,文馨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的确是有个宫女冒冒失失撞了她一下。”

北燕三皇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是真的。

可朝晖郡主的人格魅力真的那么大么?

一个小宫女,气不过苏清对朝晖郡主不恭顺,就要毒杀苏清,还要嫁祸给北燕的公主?

这宫女要上天?

人人心里一杆秤,这事情究竟如何,大家都有自己的盘算。

苏清一脸笑容看向北燕三皇子,“刚刚殿下不是说,那瓷瓶儿是文馨公主的贴身之物吗?怎么眨眼功夫,贴身之物成了别人栽赃陷害?还是,刚刚的话是殿下您信口拈来?”

北燕三皇子……

这个时候,一直装晕的文馨公主就不得不苏醒救场了。

其实,最一开始,她是真的晕了。

但她身体素质好啊,就晕了一瞬间,等御医来的时候,她就醒了。

虽然被人说因为打不过苏清就装晕,非常丢脸。

可……

她屁股被苏清踢那一脚,火辣辣的疼,只要她一起来走路,必定能让人看出来她屁股不对劲。

同样是丢脸,她当然更看重屁股的面子。

只能睡晕。

现在,不醒都不行了。

幽幽睁眼,文馨公主道“本公主的确是有一个贴身瓷瓶儿,和这个长得一模一样,我皇兄情急之下认错了,也是有的。”

苏清非常温和的笑,“这么说,你身上现在应该还有个瓷瓶儿才对。”

文馨公主淡定的取出一个瓷瓶儿,“诺。”

看吧,都是真的!

瓷瓶儿朝桌上一搁,文馨公主狠狠瞪了苏清一眼。

苏清笑道“果真是一模一样。”

“那是当然,不然我皇兄也认不错!”文馨公主扬着下颚道。

她是公主,时时刻刻要有公主的骄傲。

只是,随着她话音儿落下,大家脸上的表情,直接往死里诡异了。

宫女随随便便托人在京都街上买的毒药,药瓶儿和北燕公主的贴身药瓶儿,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文馨公主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一脸惊恐看向北燕三皇子。

北燕三皇子脸色青黑。

苏清乖巧的闭嘴。

之后,就不是她的舞台了。

自圆其说这种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从各个方面,不遗余力的羞辱打压北燕,让他们不敢生出非分之想。

单单一个北燕边防图,就直接打击的北燕三皇子不敢轻举妄动。

不说其他,北燕若是想要发动战事,不重新修筑边防,是不可能的。

这是主要目的。

毕竟,军事弱国,没有发言权。

至于这个药瓶儿……

苏清的目的很简单。

一则给皇上提个醒儿,让他知道北燕使团和镇国公之间的勾当。

皇上是明君,更是有手段的明君,今儿的事,不管是什么结果,皇上都会让人继续深入调查。

想要查出北燕使团提前进京,不难。

二则,便是告诉北燕使团,想要害她,没门儿!

只是没想到,镇国公找人给她下毒,居然牵扯到德妃。

更没想到,通过宫女,进一步牵扯到朝晖郡主。

这算是老天给她的额外福利吧。

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德妃和朝晖郡主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除非,镇国公自己招了!

事已至此,这件事,大家心里基本都有了结果。

很明显,文馨公主想要赢了比赛,而镇国公府和平阳侯府一贯不和。

德妃也好,朝晖郡主也好,就成了文馨公主的合作伙伴。

一方提供毒药,一方负责下毒。

但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人当场抓了现形。

满场文武百官,看北燕使团的目光,都愤怒中充满鄙夷,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北燕!

而坐在妃嫔席中的德妃,脸色难看的要死。

她从来没有背过这么大的锅!

到底是哪个天杀的陷害她,让她找出来,非弄死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