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苏清苏掣武侠修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精彩小说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苏清苏掣武侠修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精彩小说 第五十三章 进宫 试读

2022-11-14 09:55 作者:苏清
  •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小说《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清苏掣,由作者“苏清”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就这样被忽视,长青蒙圈看向容恒。容恒一脸虚弱,“我病的要死了,谁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的,稍稍动气,我要吐血的。”长青……算了算了,他的职责是保护他家殿下。至于眼下,等未来王妃实在不能支撑,他再出手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男女主角苏清苏掣武侠修真,是小说写手苏清所写。精彩内容:面对苏清没心没肺明显要坑他钱的笑容,容恒恨不能给她两巴掌。怎么有这种人!苏清笑得英姿飒爽一脸坦荡,“我不逼你,省的你又说我抢你钱。”容恒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多少!”苏清笑得发欢,“五千!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容恒很想说,你怎么不去抢!但是他忍住了。苏清就是在抢!容恒有点后悔找苏清,难道,除了苏清他堂堂皇子还找不到别人合作!长青心有灵犀的洞察了他家殿下的想法,然后忠心耿耿在容恒身侧低声吐出两个字,“没有。”容恒转头凶狠的瞪了长青一眼。长青立刻缩了脖子,“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容恒很想吐血。深吸了一口气,容恒朝苏清恨恨道:“好,五千两!现在没有笔墨纸砚,不能写欠条。”一面说,容恒一面不放心的朝福星看过去。深怕这个“小厮”转眼给他变出笔墨纸砚来。见福星专心致志抱着鸭鸭,容恒松了口气,转而看向苏清。下一瞬,容恒心里有些气恼。他刚刚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真是见鬼!苏清不知道容恒的心里活动,只是非常爽朗的笑道:“何须欠条,殿下这张脸就是信誉的保证。”容恒……他大概等不到毒发就会被气死吧。商议好价钱,苏清就道:“殿下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容恒倒是意外苏清的态度。苏清坦然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应该的,你不用不好意思。”容恒......“现在,你带着尸体和镯子悄悄进宫,秘密见我父皇,莫让别人知道。”容恒定了定神,决定不和苏清计较。“之后,你要力求我父皇答应,让你私下去查这件事,等你求下了这个差事,就安心等我这边的结果,这期间,不要让任何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苏清是平阳侯的女儿,平阳侯当年深陷其中,苏清去求,再合适不过。苏清没有异议,“好,你大概多久能有结果?”毕竟是七年前的旧案,这人又死了一年多。容恒没有正面回答苏清,“有了结果就会通知你。”苏清也没介意,只是朝容恒笑道:“有个事挺奇怪,想要问问你。”容恒有种不祥的预感。能让苏清好奇的事,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容恒没开口,苏清也没客气,直接道:“你看啊,你养暗卫钻密道查案子这种事,很明显都是不能说的秘密,但是,为什么你就不避着我呢?你就不怕我出卖你?”看着苏清亮晶晶的眼睛,容恒顿时怔住。是啊,这么些年,他的人设就是骄蛮孱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和病魔作斗争。他所有的事,都是暗中进行的。就连那几个天天监视着他的皇兄,他都紧紧的瞒住了。可和苏清才接触几天,这就一百零八死士尽数出现在她面前。而且,这里发生了这种事,他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通知苏清。这……容恒心头仿佛有什么划过。很快,没有抓住。苏清看容恒怔住,笑的肩膀发颤,朝容恒靠近一步,“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容恒看着一身男装玉树临风的苏清,顿时打了个激灵,脸色瞬间苍白。苏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转头离开,留给容恒一个后脑勺,“福星,叫两个人把尸体搬了。”容恒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看着苏清走远的后脑勺。一旁,长青笑得岔了气。戳戳容恒的胳膊,长青道:“殿下,您真的爱上未来王妃了?”容恒杀人一样看向长青,“信不信我捏死你!”长青绷住脸上的笑,但止不住发抖的肩膀,身体一颤一颤道:“这算不算恼羞成怒?”……苏清和福星离开没多久,就听到背后传来长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福星一脸担忧回头看了一眼,不安道:“主子,难道诈尸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福星就怕鬼。苏清笑道:“可能是长青太过忠心耿耿吧。”福星不解,“啊?”苏清没接话。派人回军营拿了麻袋,苏清将尸体往麻袋里一装,带着进宫。当然,进宫之后,就是福星炸了一身汗毛扛了麻袋。好容易坚持到御书房,福星手脚冰凉瘫倒在一边。福公公疑惑的看了福星一眼,朝苏清道:“紫荆将军,这是……”苏清笑道:“我给陛下送点礼,礼物太重,累着她了,劳公公给她口水喝。”福公公扫了一眼脚下的麻袋,立刻道:“好说,好说。”点了个小內侍带福星去喝水歇着,福公公朝苏清道:“将军且稍等,陛下正在和侯爷商议要事。”苏清意外,“我爹在?”福公公笑道:“侯爷出征在即,要商议的事情太多。”苏清心不在焉点点头。她明明失忆了,一会却要当着她爹的面,痛心疾首,声情并茂的说出七年前的事?苏清抽了抽嘴角。福公公立在一侧,看着苏清变幻来变幻去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平阳侯从御书房走出。一眼看到立在门前的苏清,平阳侯意外道:“清儿,你怎么来了?”苏清狗腿的笑道:“我来汇报军营训练的事,爹你快回去吧,娘都等不及了。”等不及了……一旁的内侍们……连平阳侯的老脸都有点发红,朝着苏清脑袋就是一巴掌,“胡说什么!”苏清缩缩脖子,补救道:“娘难得下厨房,爹快回去吧,回去晚了,娘的心血就凉了。”平阳侯皱眉看着苏清。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眼睛看到苏清脚下的麻袋,平阳侯道:“这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福公公从御书房出来,朝苏清笑道:“将军,陛下传您进去。”苏清麻溜提起麻袋,“爹你快回去吧,我进了去啊!”苏清一面朝里走,一面和福公公低声道:“快关门!”福公公……御书房的门,当然没有关住平阳侯。苏清前脚进门,平阳侯就跟着折返回去。苏清给皇上请安之后,只好硬着头皮将麻袋的绳子解开。

在线试读

第五十三章 进宫

面对苏清没心没肺明显要坑他钱的笑容,容恒恨不能给她两巴掌。

怎么有这种人!

苏清笑得英姿飒爽一脸坦荡,“我不逼你,省的你又说我抢你钱。”

容恒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多少!”

苏清笑得发欢,“五千!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容恒很想说,你怎么不去抢!

但是他忍住了。

苏清就是在抢!

容恒有点后悔找苏清,难道,除了苏清他堂堂皇子还找不到别人合作!

长青心有灵犀的洞察了他家殿下的想法,然后忠心耿耿在容恒身侧低声吐出两个字,“没有。”

容恒转头凶狠的瞪了长青一眼。

长青立刻缩了脖子,“良药苦口,忠言逆耳。”

容恒很想吐血。

深吸了一口气,容恒朝苏清恨恨道“好,五千两!现在没有笔墨纸砚,不能写欠条。”

一面说,容恒一面不放心的朝福星看过去。

深怕这个“小厮”转眼给他变出笔墨纸砚来。

见福星专心致志抱着鸭鸭,容恒松了口气,转而看向苏清。

下一瞬,容恒心里有些气恼。

他刚刚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

真是见鬼!

苏清不知道容恒的心里活动,只是非常爽朗的笑道“何须欠条,殿下这张脸就是信誉的保证。”

容恒……

他大概等不到毒发就会被气死吧。

商议好价钱,苏清就道“殿下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

容恒倒是意外苏清的态度。

苏清坦然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应该的,你不用不好意思。”

容恒……

“现在,你带着尸体和镯子悄悄进宫,秘密见我父皇,莫让别人知道。”

容恒定了定神,决定不和苏清计较。

“之后,你要力求我父皇答应,让你私下去查这件事,等你求下了这个差事,就安心等我这边的结果,这期间,不要让任何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苏清是平阳侯的女儿,平阳侯当年深陷其中,苏清去求,再合适不过。

苏清没有异议,“好,你大概多久能有结果?”

毕竟是七年前的旧案,这人又死了一年多。

容恒没有正面回答苏清,“有了结果就会通知你。”

苏清也没介意,只是朝容恒笑道“有个事挺奇怪,想要问问你。”

容恒有种不祥的预感。

能让苏清好奇的事,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容恒没开口,苏清也没客气,直接道“你看啊,你养暗卫钻密道查案子这种事,很明显都是不能说的秘密,但是,为什么你就不避着我呢?你就不怕我出卖你?”

看着苏清亮晶晶的眼睛,容恒顿时怔住。

是啊,这么些年,他的人设就是骄蛮孱弱。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和病魔作斗争。

他所有的事,都是暗中进行的。

就连那几个天天监视着他的皇兄,他都紧紧的瞒住了。

可和苏清才接触几天,这就一百零八死士尽数出现在她面前。

而且,这里发生了这种事,他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通知苏清。

这……

容恒心头仿佛有什么划过。

很快,没有抓住。

苏清看容恒怔住,笑的肩膀发颤,朝容恒靠近一步,“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容恒看着一身男装玉树临风的苏清,顿时打了个激灵,脸色瞬间苍白。

苏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转头离开,留给容恒一个后脑勺,“福星,叫两个人把尸体搬了。”

容恒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看着苏清走远的后脑勺。

一旁,长青笑得岔了气。

戳戳容恒的胳膊,长青道“殿下,您真的爱上未来王妃了?”

容恒杀人一样看向长青,“信不信我捏死你!”

长青绷住脸上的笑,但止不住发抖的肩膀,身体一颤一颤道“这算不算恼羞成怒?”

……

苏清和福星离开没多久,就听到背后传来长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福星一脸担忧回头看了一眼,不安道“主子,难道诈尸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福星就怕鬼。

苏清笑道“可能是长青太过忠心耿耿吧。”

福星不解,“啊?”

苏清没接话。

派人回军营拿了麻袋,苏清将尸体往麻袋里一装,带着进宫。

当然,进宫之后,就是福星炸了一身汗毛扛了麻袋。

好容易坚持到御书房,福星手脚冰凉瘫倒在一边。

福公公疑惑的看了福星一眼,朝苏清道“紫荆将军,这是……”

苏清笑道“我给陛下送点礼,礼物太重,累着她了,劳公公给她口水喝。”

福公公扫了一眼脚下的麻袋,立刻道“好说,好说。”

点了个小內侍带福星去喝水歇着,福公公朝苏清道“将军且稍等,陛下正在和侯爷商议要事。”

苏清意外,“我爹在?”

福公公笑道“侯爷出征在即,要商议的事情太多。”

苏清心不在焉点点头。

她明明失忆了,一会却要当着她爹的面,痛心疾首,声情并茂的说出七年前的事?

苏清抽了抽嘴角。

福公公立在一侧,看着苏清变幻来变幻去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

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平阳侯从御书房走出。

一眼看到立在门前的苏清,平阳侯意外道“清儿,你怎么来了?”

苏清狗腿的笑道“我来汇报军营训练的事,爹你快回去吧,娘都等不及了。”

等不及了……

一旁的内侍们……

连平阳侯的老脸都有点发红,朝着苏清脑袋就是一巴掌,“胡说什么!”

苏清缩缩脖子,补救道“娘难得下厨房,爹快回去吧,回去晚了,娘的心血就凉了。”

平阳侯皱眉看着苏清。

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

眼睛看到苏清脚下的麻袋,平阳侯道“这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福公公从御书房出来,朝苏清笑道“将军,陛下传您进去。”

苏清麻溜提起麻袋,“爹你快回去吧,我进了去啊!”

苏清一面朝里走,一面和福公公低声道“快关门!”

福公公……

御书房的门,当然没有关住平阳侯。

苏清前脚进门,平阳侯就跟着折返回去。

苏清给皇上请安之后,只好硬着头皮将麻袋的绳子解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