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清苏掣武侠修真(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苏清苏掣武侠修真(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六十三章 共乘 试读

2022-11-14 10:02 作者:苏清
  •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

    小说《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清苏掣,由作者“苏清”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就这样被忽视,长青蒙圈看向容恒。容恒一脸虚弱,“我病的要死了,谁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的,稍稍动气,我要吐血的。”长青……算了算了,他的职责是保护他家殿下。至于眼下,等未来王妃实在不能支撑,他再出手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九王妃她又帅翻天了》本书主角有苏清苏掣武侠修真,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苏清”之手,本书精彩章节:说着话,眼睛若一滩碧波,直直的,深情的,含冤带屈的凝着容恒。苏清顿时抖了一身鸡皮疙瘩,朝容恒道:“我在二门那等你。”抬脚离开。很明显,宁远心昨天没有见到容恒,今儿是来截胡的。作为一朵优秀的小白花,在容恒遭受了霸王硬上弓这样的人间惨剧之后,岂能不贴心安慰。她可没有心情听那些话。苏清离开,宁远心颤巍巍看着容恒,直起身来,向前一步,“殿下……”一句叫唤惊得长青差点跌倒。知道的,这是宁远心说话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发出的春叫!难道以后的日子里,宁侧妃都要这么说话……太可怕了!长青默默的翻了翻眼皮,看天空流动的云。容恒在宁远心上前一步的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来请安?”声音没有什么温度。容恒的后退让宁远心眼底顿时含了泪花,点点头,“从进门都没有见到殿下,妾不放心,来看看。”容恒道:“现在看了?”宁远心……一时间没有找到合适的话来接这一茬。容恒又道:“既是看了,就先回去吧,等本王和王妃从宫里回来,你还要给王妃敬茶。”容恒说完,转身就走。一点多余的感情没有。宁远心不甘心,上前一步扯住容恒的衣袖,“殿下难道忘了,我们幼时曾一起玩过得。”容恒笑笑,“本王最近病的都快失忆了,更别说那么久远的事。”说完,从宁远心的手心里扯出衣服,离开。宁远心望着容恒的背影,死死咬住嘴唇。她给苏清敬茶?那也要苏清有命回来!方才还温柔似水的眼睛,一时间阴暗下来。长青追在容恒身后,很八卦的道:“殿下,奴才怎么不知道您和宁侧妃幼时还一起玩过?”容恒道:“她以前和澜儿关系好,是见过几次。”容恒一提,长青想起来了。那都是五六岁的事了,谁能记住!兰儿,大名何清澜,是慧妃娘家的侄女。小时候随着家人进宫给慧妃请安,曾在宫里小住过一阵子。宁远心作为公主伴读,时常出没宫中,不知怎么就和何清澜玩到了一起。不过,何清澜在宫里一共也就住了三个月,就算一起玩了,能有多大的友谊。刚刚宁远心就是在寻找话题,扯出感情。长青撇撇嘴,没再多话。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苏清面前,再多话,万一惹出事来怎么办!苏清穿着裙装不好骑马,容恒的身体,明里暗里都应该少骑马。苏清已经在一辆车辇上坐了,隔着车门,朝容恒道:“我和福星坐这个,你坐那个。”容恒一脸宠溺的笑,“什么这个那个,王妃当然要和本王共乘一辇,这才不负一夜春宵不是。”说着,容恒就翻身上车。长青……福星……眼睁睁看着容恒已经上车,福星护主心切,忙翻身就要跟着上去。长青立刻拉住她,“你做什么?”福星道:“你家殿下上了我家主子的车!”容恒眼看长青根本拉不住福星,唯恐福星真的上来,忙朝苏清道:“我有话同你说。”苏清狐疑看他一眼。容恒冷哼,“难道你以为本王想要和你共乘一辇?”苏清放下狐疑,这倒是。“就这样吧。”苏清朝福星道。主子都发话了,福星只得作罢,不安的叮嘱苏清,“主子,您多小心。”容恒骤然脸黑。车帘一拉,马车开拔。苏清问容恒,“什么话?”容恒抱臂倚靠在车厢上,眉眼微凉,“我想,为了我们以后都过得舒坦,有必要人前恩爱一下。”苏清觉得她的鸡皮疙瘩已经蓄势待发了。“为什么?”“你也知道,太后不喜欢你,德妃更不喜欢你,以后你进宫的次数多,难免遭了毒手,本王总要有个理由去捞你不是!”容恒一副为苏清着想的语气。苏清眼皮一番,“真是谢谢“本王”殚精竭虑为我着想了。”“不必客气。”容恒坦然接受苏清的谢意。苏清……““本王”,其实你完全不必要这么委屈自己,你只要给我一封休书,咱俩就一拍两散,这样,我也不必提心吊胆害怕太后要害我,你也不用苦心竭虑的救我。”“你是正妃,无缘无故,不能轻易休掉。”容恒眼底闪着得逞的小火花。苏清就道:“不会无缘无故,那就有缘有故,你说吧,我做什么你就能顺理成章的休我了,偷情还是养奸夫?”容恒……他想吐血!苏清挑挑眉毛看着容恒,“所以,“本王”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同我说?”容恒……深吸一口气,容恒道:“我们的婚事,是父皇赐婚,除了生老病死,根本不存在休妻一说,你要是做出不该做的,结果只能是被赐死。”说完,容恒悠悠看向苏清。小样,治不了你!苏清的挑战欲被激起,开口就道:“我要是被赐死,就没人给你治病了,你就等死吧。”容恒嘴角一抽,脸就黑了。是了,就算是要赐死苏清,也得等苏清治好他的病再说。苏清抿唇一笑,又道:“等我把你的病治的差不多了,我就给你再下点毒,除了我,无人能解,这样,我也不用担心你过河拆桥了。”容恒……苏清看着容恒一脸掉进茅坑的表情,哈哈笑起来,“所以,“本王”你还不说实话?”容恒咬牙切齿,“本王想要肃清府邸,但是本王不好亲自出面。”苏清顿时了然。一个偷养暗卫的人,岂能是坐吃等死之辈。容恒懒得管理府邸,一则是因为身体原因,二则,怕也是中庸之道,麻痹那给他下毒的人吧。现在,既然身体有望痊愈。他当然要开始暗戳戳的行动起来。了然之后,苏清冷笑,““本王”是打算拿我当枪了?”他不方便做的事,只要他们夫妻和睦,他对苏清百依百顺,苏清就能全权代劳替他做了。真是好算计。容恒看着苏清,“我不白用你。”苏清挑眉,“哦?是吗?什么好处?”“你要什么好处?”

在线试读

第六十三章 共乘

说着话,眼睛若一滩碧波,直直的,深情的,含冤带屈的凝着容恒。

苏清顿时抖了一身鸡皮疙瘩,朝容恒道“我在二门那等你。”

抬脚离开。

很明显,宁远心昨天没有见到容恒,今儿是来截胡的。

作为一朵优秀的小白花,在容恒遭受了霸王硬上弓这样的人间惨剧之后,岂能不贴心安慰。

她可没有心情听那些话。

苏清离开,宁远心颤巍巍看着容恒,直起身来,向前一步,“殿下……”

一句叫唤惊得长青差点跌倒。

知道的,这是宁远心说话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发出的春叫!

难道以后的日子里,宁侧妃都要这么说话……太可怕了!

长青默默的翻了翻眼皮,看天空流动的云。

容恒在宁远心上前一步的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来请安?”

声音没有什么温度。

容恒的后退让宁远心眼底顿时含了泪花,点点头,“从进门都没有见到殿下,妾不放心,来看看。”

容恒道“现在看了?”

宁远心……

一时间没有找到合适的话来接这一茬。

容恒又道“既是看了,就先回去吧,等本王和王妃从宫里回来,你还要给王妃敬茶。”

容恒说完,转身就走。

一点多余的感情没有。

宁远心不甘心,上前一步扯住容恒的衣袖,“殿下难道忘了,我们幼时曾一起玩过得。”

容恒笑笑,“本王最近病的都快失忆了,更别说那么久远的事。”

说完,从宁远心的手心里扯出衣服,离开。

宁远心望着容恒的背影,死死咬住嘴唇。

她给苏清敬茶?

那也要苏清有命回来!

方才还温柔似水的眼睛,一时间阴暗下来。

长青追在容恒身后,很八卦的道“殿下,奴才怎么不知道您和宁侧妃幼时还一起玩过?”

容恒道“她以前和澜儿关系好,是见过几次。”

容恒一提,长青想起来了。

那都是五六岁的事了,谁能记住!

兰儿,大名何清澜,是慧妃娘家的侄女。

小时候随着家人进宫给慧妃请安,曾在宫里小住过一阵子。

宁远心作为公主伴读,时常出没宫中,不知怎么就和何清澜玩到了一起。

不过,何清澜在宫里一共也就住了三个月,就算一起玩了,能有多大的友谊。

刚刚宁远心就是在寻找话题,扯出感情。

长青撇撇嘴,没再多话。

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苏清面前,再多话,万一惹出事来怎么办!

苏清穿着裙装不好骑马,容恒的身体,明里暗里都应该少骑马。

苏清已经在一辆车辇上坐了,隔着车门,朝容恒道“我和福星坐这个,你坐那个。”

容恒一脸宠溺的笑,“什么这个那个,王妃当然要和本王共乘一辇,这才不负一夜春宵不是。”

说着,容恒就翻身上车。

长青……

福星……

眼睁睁看着容恒已经上车,福星护主心切,忙翻身就要跟着上去。

长青立刻拉住她,“你做什么?”

福星道“你家殿下上了我家主子的车!”

容恒眼看长青根本拉不住福星,唯恐福星真的上来,忙朝苏清道“我有话同你说。”

苏清狐疑看他一眼。

容恒冷哼,“难道你以为本王想要和你共乘一辇?”

苏清放下狐疑,这倒是。

“就这样吧。”苏清朝福星道。

主子都发话了,福星只得作罢,不安的叮嘱苏清,“主子,您多小心。”

容恒骤然脸黑。

车帘一拉,马车开拔。

苏清问容恒,“什么话?”

容恒抱臂倚靠在车厢上,眉眼微凉,“我想,为了我们以后都过得舒坦,有必要人前恩爱一下。”

苏清觉得她的鸡皮疙瘩已经蓄势待发了。

“为什么?”

“你也知道,太后不喜欢你,德妃更不喜欢你,以后你进宫的次数多,难免遭了毒手,本王总要有个理由去捞你不是!”容恒一副为苏清着想的语气。

苏清眼皮一番,“真是谢谢“本王”殚精竭虑为我着想了。”

“不必客气。”容恒坦然接受苏清的谢意。

苏清……

““本王”,其实你完全不必要这么委屈自己,你只要给我一封休书,咱俩就一拍两散,这样,我也不必提心吊胆害怕太后要害我,你也不用苦心竭虑的救我。”

“你是正妃,无缘无故,不能轻易休掉。”容恒眼底闪着得逞的小火花。

苏清就道“不会无缘无故,那就有缘有故,你说吧,我做什么你就能顺理成章的休我了,偷情还是养奸夫?”

容恒……

他想吐血!

苏清挑挑眉毛看着容恒,“所以,“本王”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同我说?”

容恒……

深吸一口气,容恒道“我们的婚事,是父皇赐婚,除了生老病死,根本不存在休妻一说,你要是做出不该做的,结果只能是被赐死。”

说完,容恒悠悠看向苏清。

小样,治不了你!

苏清的挑战欲被激起,开口就道“我要是被赐死,就没人给你治病了,你就等死吧。”

容恒嘴角一抽,脸就黑了。

是了,就算是要赐死苏清,也得等苏清治好他的病再说。

苏清抿唇一笑,又道“等我把你的病治的差不多了,我就给你再下点毒,除了我,无人能解,这样,我也不用担心你过河拆桥了。”

容恒……

苏清看着容恒一脸掉进茅坑的表情,哈哈笑起来,“所以,“本王”你还不说实话?”

容恒咬牙切齿,“本王想要肃清府邸,但是本王不好亲自出面。”

苏清顿时了然。

一个偷养暗卫的人,岂能是坐吃等死之辈。

容恒懒得管理府邸,一则是因为身体原因,二则,怕也是中庸之道,麻痹那给他下毒的人吧。

现在,既然身体有望痊愈。

他当然要开始暗戳戳的行动起来。

了然之后,苏清冷笑,““本王”是打算拿我当枪了?”

他不方便做的事,只要他们夫妻和睦,他对苏清百依百顺,苏清就能全权代劳替他做了。

真是好算计。

容恒看着苏清,“我不白用你。”

苏清挑眉,“哦?是吗?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