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纹身)关公钟馗悬疑惊悚_《纹身》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纹身)关公钟馗悬疑惊悚_《纹身》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16章 好功夫 试读

2022-11-14 10:04 作者:关公
  • 纹身 纹身

    悬疑惊悚小说《纹身》,讲述主角关公钟馗的甜蜜故事,作者“关公”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幼童能幸免于难,正是因为有刺青的庇护,因此他长大后利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创出了一种新型刺青,既生死绣。生死绣,绣尽死生与贵富。生死绣可以改变人的生死、富贵、命运,作用非常大,但也很邪性,好坏均在一念之间。我外婆是生死绣的嫡系传人,我从五岁开始跟着她学习纹身,一直到十八岁那年,外婆去世......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纹身》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关公钟馗悬疑惊悚,讲述了​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我的身体是诚实的,我感受着甄黎唇温,渐渐迷失了自我。不得不承认甄黎的‘功夫’很好,她很会带动我。我刚开始的时候尚且有些自我意识和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融化在甄黎的温存里,失去自我,变得只会跟着她的动作而动,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竟记不得昨晚和甄黎做事的全部经过,只觉得全身精疲力尽,乏力的很。我从甄黎家的床上醒过来,发现甄黎并不在家,我叫她的名字,也没有人答应。我起床到处看看,没有看到人。难道出去了?我给她电话,却提示‘已关机’。这是什么情况,昨晚才一起共度良宵,今天就跟我玩失踪?我在客厅里等了一会,等不到甄黎回来,只好离开回我的纹身店。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和甄黎玩得太疯狂,我总觉得都没精神,哈欠连天的,走路的时候感觉双腿特别沉,像是脚上被绑了几十斤的水泥。回到纹身店,一进门看到秋子坐在电脑桌前玩游戏,我问她在这儿干嘛,她瞥了我一眼,回答说:“上班啊,怎么,你答应过的,忘记了?”之前在处理赵雄一家的事情时,确实有答应过秋子让她来纹身店里上班,只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她真来了。我感觉身体被掏空,没和她多计较,秋子这人看着神经兮兮的,关键时候有些用处,留着她说不定对我有帮助,我不再理她,让她看着店,自己正好回家休息。走到门口的时候,传来秋子的声音:“程乐,昨晚出门前我跟你说的话,你没听是吧?”我不想让秋子这个小丫头知道昨晚我和甄黎发生的事,于是故意绕开话题。秋子给我一记白眼,“行了,别跟我装了,我知道你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儿。行了,既然你不听我的,你倒霉也赖不上我,好自为之吧!”“什么意思?”我问秋子。秋子不搭理我,自顾自的玩自己的。经过赵惟一的事情之后,我发现秋子并不简单,再加上我和甄黎发生关系后,身体确实有点异常。所以,我深信秋子肯定知道点什么。我摸索到秋子身边,一脸讨好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过了好一会,秋子终于开口:“那个叫甄黎的女人有问题。”“什么问题?”我有些急。“她克夫!”秋子说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什么,她前几天刚死了老公,你就说别人克夫?那是不是死了双亲的,就是克父克母了?”我不解。秋子一声冷笑,说的不疾不徐:“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女人是传说中的绝体命,注定一辈子无夫无子,孤独终老。别看她长相漂亮,她命格太硬,你是降不住她的,我劝你离她远点,再跟她纠缠不清,迟早害死你自己。”甄黎失踪本来就让我心里一阵不舒服,现在听秋子这么一说,我一阵怒气忍不住往上涌,忍不住低吼:“既然只知道甄黎有问题,你为什么要介绍给我?”秋子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她说:“我怎么知道你跟她认识?我好心给你介绍生意,你自己犯贱,非要被她迷惑,关我什么事儿。再说了,昨天你出门的时候,我已经提醒过你别跟她上床,你说你听了吗?”一句话说的我哑口无言。秋子继续说:“回头等我婆婆回来,让她帮你整顿整顿,驱驱邪,只要以后离那个女人远点,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堂堂一个生死绣的传人,什么时候轮到请神婆帮我驱邪了?“周婆婆什么时候回来?”心里存着一丝傲骨,嘴里却硬不起来,因为生死绣的传人,是无法帮自己纹身的。秋子已经懒得看我,淡淡地回答:“婆婆去湖南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前两天不是还在家吗?”“昨天才走的!”“那给她打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婆婆事情没办好,打了也是白打,你就再等等吧!”说完秋子不再搭理我,虽然相信她的话,但心里仍然带着些许侥幸,希望她说的是假的,希望甄黎不是她说的绝体命。我现在只希望甄黎联系我,主动告诉我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忐忑不安中过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终于等来了甄黎的电话。因为有了秋子的告诫,我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如果秋子说的是真的,那甄黎找我一定有所图,但我不过是一个只会生死绣的纹身师,她能图我身上的什么?说句难听的话,以甄黎的姿色什么样的男人他找不着,为什么非要找我这个没什么钱,也没什么色的人?思量一会,我还是接起了电话,为避免甄黎生疑,我故意先抱怨她,为什么整整一天手机都处在关机中。她在电话里连连给我道歉,说今天白天很忙,忙到忘了给手机充电,还说为了弥补她今天的过错,她决定今晚再请我去她家一趟,好好聊一聊。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我当然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绝体命虽然克夫,但偶尔相处,也不会存在太大的问题,并没有像秋子说的那么严重。说实话,不管她长相、身材、或是床上功夫,都是我喜欢的型,我是真的想去再会会她,顺便深入了解一下,她怎么会突然之间对我有了爱意。昨晚发生的事实在是太突然,让我措不及防,我完全来不及多问。这次我提前和自己做了个约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和甄黎上床。甄黎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睡衣,衣服质地很薄,隐约透露着里边纤细妖娆的身躯。刚进门,她递给我一杯热水,说这两天夜里怪凉的,喝点热开水暖暖身体。我没多在意,一口闷下大半杯,喝完没多久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酒的感觉,之后被甄黎扶进了卧室,迷迷糊糊中和她缠绵在了一起。等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的三点多,天还未亮,窗外外黑漆漆一片。我看我睡在甄黎的主卧,但身边没有甄黎,我疑惑着从床上起来,蹑手蹑脚走了出去,在路过一间卧室的时候停了下来。卧室门留有一条很小的缝隙,通过缝隙我看到里头黑漆漆的,只有一对红色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线。除了蜡烛,房间里还设着一个香火的案台,供奉着一尊成年男人模样的泥像,泥像有鼻子有脸,特别的生动,仔细看看依稀觉得有些眼熟,但我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此刻甄黎正坐在案台前,背对着房间门的方向,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这样的场面,说不出的诡异。我感觉后背一阵凉悠悠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脑子里迅速想起前几天甄黎找我纹纹身的事情。她在自己的后背整成墓碑,把自己老公的魂魄纹在里边,配合着眼前这幅场景,让我想到一个可能:甄黎囚禁了她老公的魂魄。有了这样的想法,再看那尊泥像就觉得更加熟悉,和卧室里甄黎摆着的一张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连右边眼角的痣都在同一个地方。甄黎说过,卧室里照片上那个人就是她的老公。我联想着卧室里照片上的那个人,再看着眼前的泥像,吓得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当即也不想知道甄黎在搞什么鬼,拿着自己的衣服逃也似地离开了甄黎的家,一直回到自己屋里,锁上门,方才觉得心里踏实一点。如果说之前我尚且有点怀疑秋子的说法,现在我是彻底信了。甄黎不仅用身体封印她老公的灵魂,还在家里设置香火,明显是想把他老公的灵魂永远囚禁在她家里,永远封锁在她自己的身体中。她和她老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她到底是有多爱她老公,要以这样的方式,把老公留在自己身边?可是,我仍有一个地方想不明白,甄黎既然如此舍不得她老公,她为什么要拉上我,连续两晚和我做男欢女爱的事情?想的出奇的时候,手机忽然想起一阵电话铃声,一看是甄黎打来的,我直接连电话一起给扔了。我用被子蒙着脑袋狠狠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全身大汗淋漓,跟刚洗了澡没擦干一样。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卫生间冲个凉,脚刚着地,腿上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等我再站起来时,发现腿上特别酸软无力,身上也很疲倦,就像背着很重的东西,在街上跑了一整夜的感觉。很累,很乏力,虚脱了一样。为什么会这样?是甄黎吗?她在我身上做了什么?对了,秋子,她应该知道点什么。我收拾好疲倦的身体去往纹身店,刚开门进去,传来秋子的声音: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说完后她朝我背后看了一眼,又补充一句:“你背后是谁?”我背后是谁?我背后没人,我是一个人来的……

在线试读

第16章 好功夫

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我的身体是诚实的,我感受着甄黎唇温,渐渐迷失了自我。

不得不承认甄黎的‘功夫’很好,她很会带动我。

我刚开始的时候尚且有些自我意识和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融化在甄黎的温存里,失去自我,变得只会跟着她的动作而动,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竟记不得昨晚和甄黎做事的全部经过,只觉得全身精疲力尽,乏力的很。

我从甄黎家的床上醒过来,发现甄黎并不在家,我叫她的名字,也没有人答应。

我起床到处看看,没有看到人。

难道出去了?

我给她电话,却提示‘已关机’。

这是什么情况,昨晚才一起共度良宵,今天就跟我玩失踪?

我在客厅里等了一会,等不到甄黎回来,只好离开回我的纹身店。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和甄黎玩得太疯狂,我总觉得都没精神,哈欠连天的,走路的时候感觉双腿特别沉,像是脚上被绑了几十斤的水泥。

回到纹身店,一进门看到秋子坐在电脑桌前玩游戏,我问她在这儿干嘛,她瞥了我一眼,回答说“上班啊,怎么,你答应过的,忘记了?”

之前在处理赵雄一家的事情时,确实有答应过秋子让她来纹身店里上班,只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她真来了。

我感觉身体被掏空,没和她多计较,秋子这人看着神经兮兮的,关键时候有些用处,留着她说不定对我有帮助,我不再理她,让她看着店,自己正好回家休息。

走到门口的时候,传来秋子的声音“程乐,昨晚出门前我跟你说的话,你没听是吧?”

我不想让秋子这个小丫头知道昨晚我和甄黎发生的事,于是故意绕开话题。

秋子给我一记白眼,“行了,别跟我装了,我知道你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儿。行了,既然你不听我的,你倒霉也赖不上我,好自为之吧!”

“什么意思?”我问秋子。

秋子不搭理我,自顾自的玩自己的。

经过赵惟一的事情之后,我发现秋子并不简单,再加上我和甄黎发生关系后,身体确实有点异常。所以,我深信秋子肯定知道点什么。

我摸索到秋子身边,一脸讨好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

过了好一会,秋子终于开口“那个叫甄黎的女人有问题。”

“什么问题?”我有些急。

“她克夫!”秋子说的一本正经。

“胡说八道什么,她前几天刚死了老公,你就说别人克夫?那是不是死了双亲的,就是克父克母了?”我不解。

秋子一声冷笑,说的不疾不徐“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女人是传说中的绝体命,注定一辈子无夫无子,孤独终老。别看她长相漂亮,她命格太硬,你是降不住她的,我劝你离她远点,再跟她纠缠不清,迟早害死你自己。”

甄黎失踪本来就让我心里一阵不舒服,现在听秋子这么一说,我一阵怒气忍不住往上涌,忍不住低吼“既然只知道甄黎有问题,你为什么要介绍给我?”

秋子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她说“我怎么知道你跟她认识?我好心给你介绍生意,你自己犯贱,非要被她迷惑,关我什么事儿。再说了,昨天你出门的时候,我已经提醒过你别跟她上床,你说你听了吗?”

一句话说的我哑口无言。

秋子继续说“回头等我婆婆回来,让她帮你整顿整顿,驱驱邪,只要以后离那个女人远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堂堂一个生死绣的传人,什么时候轮到请神婆帮我驱邪了?

“周婆婆什么时候回来?”

心里存着一丝傲骨,嘴里却硬不起来,因为生死绣的传人,是无法帮自己纹身的。

秋子已经懒得看我,淡淡地回答“婆婆去湖南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前两天不是还在家吗?”

“昨天才走的!”

“那给她打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婆婆事情没办好,打了也是白打,你就再等等吧!”

说完秋子不再搭理我,虽然相信她的话,但心里仍然带着些许侥幸,希望她说的是假的,希望甄黎不是她说的绝体命。我现在只希望甄黎联系我,主动告诉我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忐忑不安中过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终于等来了甄黎的电话。

因为有了秋子的告诫,我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

如果秋子说的是真的,那甄黎找我一定有所图,但我不过是一个只会生死绣的纹身师,她能图我身上的什么?

说句难听的话,以甄黎的姿色什么样的男人他找不着,为什么非要找我这个没什么钱,也没什么色的人?

思量一会,我还是接起了电话,为避免甄黎生疑,我故意先抱怨她,为什么整整一天手机都处在关机中。

她在电话里连连给我道歉,说今天白天很忙,忙到忘了给手机充电,还说为了弥补她今天的过错,她决定今晚再请我去她家一趟,好好聊一聊。

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我当然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

绝体命虽然克夫,但偶尔相处,也不会存在太大的问题,并没有像秋子说的那么严重。

说实话,不管她长相、身材、或是床上功夫,都是我喜欢的型,我是真的想去再会会她,顺便深入了解一下,她怎么会突然之间对我有了爱意。昨晚发生的事实在是太突然,让我措不及防,我完全来不及多问。

这次我提前和自己做了个约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和甄黎上床。

甄黎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睡衣,衣服质地很薄,隐约透露着里边纤细妖娆的身躯。

刚进门,她递给我一杯热水,说这两天夜里怪凉的,喝点热开水暖暖身体。

我没多在意,一口闷下大半杯,喝完没多久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酒的感觉,之后被甄黎扶进了卧室,迷迷糊糊中和她缠绵在了一起。

等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的三点多,天还未亮,窗外外黑漆漆一片。

我看我睡在甄黎的主卧,但身边没有甄黎,我疑惑着从床上起来,蹑手蹑脚走了出去,在路过一间卧室的时候停了下来。

卧室门留有一条很小的缝隙,通过缝隙我看到里头黑漆漆的,只有一对红色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线。

除了蜡烛,房间里还设着一个香火的案台,供奉着一尊成年男人模样的泥像,泥像有鼻子有脸,特别的生动,仔细看看依稀觉得有些眼熟,但我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此刻甄黎正坐在案台前,背对着房间门的方向,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

这样的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我感觉后背一阵凉悠悠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脑子里迅速想起前几天甄黎找我纹纹身的事情。

她在自己的后背整成墓碑,把自己老公的魂魄纹在里边,配合着眼前这幅场景,让我想到一个可能甄黎囚禁了她老公的魂魄。

有了这样的想法,再看那尊泥像就觉得更加熟悉,和卧室里甄黎摆着的一张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连右边眼角的痣都在同一个地方。

甄黎说过,卧室里照片上那个人就是她的老公。

我联想着卧室里照片上的那个人,再看着眼前的泥像,吓得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当即也不想知道甄黎在搞什么鬼,拿着自己的衣服逃也似地离开了甄黎的家,一直回到自己屋里,锁上门,方才觉得心里踏实一点。

如果说之前我尚且有点怀疑秋子的说法,现在我是彻底信了。

甄黎不仅用身体封印她老公的灵魂,还在家里设置香火,明显是想把他老公的灵魂永远囚禁在她家里,永远封锁在她自己的身体中。

她和她老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者说,她到底是有多爱她老公,要以这样的方式,把老公留在自己身边?

可是,我仍有一个地方想不明白,甄黎既然如此舍不得她老公,她为什么要拉上我,连续两晚和我做男欢女爱的事情?

想的出奇的时候,手机忽然想起一阵电话铃声,一看是甄黎打来的,我直接连电话一起给扔了。

我用被子蒙着脑袋狠狠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全身大汗淋漓,跟刚洗了澡没擦干一样。

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卫生间冲个凉,脚刚着地,腿上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等我再站起来时,发现腿上特别酸软无力,身上也很疲倦,就像背着很重的东西,在街上跑了一整夜的感觉。

很累,很乏力,虚脱了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是甄黎吗?她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对了,秋子,她应该知道点什么。

我收拾好疲倦的身体去往纹身店,刚开门进去,传来秋子的声音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

说完后她朝我背后看了一眼,又补充一句“你背后是谁?”

我背后是谁?

我背后没人,我是一个人来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